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 176 章

    不是把夏轻灵绑到自己的身边,他就害怕夏轻灵会消失一样。

    所有人都战战兢兢,不知道要怎么回应,毕竟穆祁言心情不好的时候,就算你的创意是世界一流,也无法让他不骂你。

    穆祁言就是个事业上的超级大暴君。

    而且这个暴君还特别的厉害,特别地让人佩服,让人不得不膜拜他。

    所以在穆祁言手下呆久的精英员工,最后都变成超级抖m,还是大写m的那种。

    一天不受虐待都觉得少了什么。

    电话响起的时候,穆祁言的眼神依旧凝聚着可怕的超级风暴。

    他黑着一张能吓哭所有人的脸,看向自己的手机。

    是的,只有大老板能在会议上不关机。

    开大型会议的时候必须关机的铁律,在穆祁言这里是不存在的。

    所有员工都屏住呼吸,看着那台一直颤动的手机。

    不知道是哪个倒霉鬼,竟会

    在穆祁言心情最烂的时候,打电话来。

    会不会被穆祁言给沉湖了。

    穆祁言看到手机,上面显示出“甜甜小轻灵”这个称呼。

    一个坐在旁边的员工不小心看到,鸡皮疙瘩都起来,实在是太梦幻,太ròu麻了这个称呼。

    可是穆祁言看到这个称呼,像是看到了什么一样,眼神里大风暴立刻散去,露出晴朗的愉悦,他手指非常快速就拿起手机。

    这动作迅猛到所有人都无法看清楚。

    接着所有人都看到奇迹的一幕,他们那个大魔王一样的老板,脸上的yīn冷瞬间消失,露出柔情的一面。

    所有的一切变化,堪比魔术。

    实在是太可怕了。

    穆祁言接通电话立刻温柔地说:“轻灵,打电话给我是想我了吗?”

    这个声音,这个语调,这么甜蜜,这么柔和。

    这个人是谁啊。

    真的是他们那个可怕的大老板吗?

    简直就是陷入爱河的傻子。

    穆祁言像是注意到别人震惊的目光,他眼神瞬间狠戾起来,恶狠狠地抬头扫shè了全场所有人一眼。

    所有人如坠冰窖,立刻低头不敢再看。

    穆祁言才满意地露出微笑,夏轻灵竟然会打电话给他,她很少打电话的。

    肯定是因为思念难耐了。

    夏轻灵并不知道那么多弯弯绕绕,她直接问:“你在工作吗?有没有打扰到你。”

    穆祁言笑意更加明显。“没有,我很闲,我的员工都帮我办好了事情,我现在什么事情都办好了,待会就能回去。”

    如果夏轻灵思念他,他当然要快点回去慰藉她的相思之苦。

    旁边的员工苦不堪言,他们的工作还很多啊,多如山,多如海,都能淹死人了。

    很多都需要穆祁言的决策,如果没有他,他们会累死的。

    穆少不会那么残忍全部让他们做完吧,不会

    “真的没有事情了,我们现在在吃午饭,连会议都不用开。”

    他们不是在开会吗?

    他们现在在开会啊,穆少,不是在吃午饭,你刚才还说了,如果不做完工作每个人都不要妄想吃饭的,你的话被你当午饭吃了。

    夏轻灵觉得穆祁言的气氛特别安静,不像是吃午饭的氛围,可是她却没有怀疑什么,而是直截了当地说:“你未婚妻来找你了。”

    穆祁言一愣,眼里闪过一丝惊喜,“你来找我?”

    他连忙站起身,跑到落地窗旁边,往下看,“你在哪里,我去接你。”

    这种急切的模样,简直就像是没有谈过恋爱的毛头小子一样冲动啊。

    夏轻灵抽抽嘴角,“不,我还在家里,我是说刚才有个叫娜娜蓝瑟的女人,坐着马车来找你,说是你的妻子候选人,要求我们打开大门迎接他们进来。”

    穆祁言嘴角的微笑凝固,“娜娜蓝瑟,什么玩意?完全不认识。”

    蓝瑟家族他也就认识个蓝瑟公爵。

    因为这个男人一直都是贵族里非常厉害的人物之一,做生意互相争斗的时候,他也是跟公爵见过几次面的。

    虽然每次见面都不欢而散,但是至少能在穆祁言吝啬的脑子里留下印象。

    第375章 杀妻狂魔

    可是娜娜蓝瑟是谁啊。

    有什么才能会让穆祁言记住?

    抱歉,没有。

    所以这类人一般都是被穆祁言给扫到垃圾堆里,一会就消失的。

    夏轻灵无奈地说:“人家好像似蓝瑟公爵的独女,而且还是什么小公主之类的,身份好像很高贵。”

    穆祁言一听夏轻灵不是因为思念他才打电话,而是为了个完全不知道是谁的垃圾打电话给他,他立刻不高兴了。

    他冷漠着脸说:“让她滚啊,高贵这玩意能吃还是能穿?谁厚着脸皮跑到我家门口说是我未婚妻,我就要打开门迎接啊,当我的城堡是旅游观光地吗?”

    夏轻灵一听,连忙点头,“我觉得她派头很大,所以只是将她关在大门外,不肯让她进来。”

    穆祁言一听,yīn霾的心情立刻好转,“你做的对,最好让人在门口撒盐,免得他们将晦气带进来,你将他们关在外面,是不是吃醋了。”

    一想到有个自称自己妻子候选者的女人出现,夏轻灵的表情肯定是非常难看的吧。

    因为她肯定会吃醋。

    吃醋是什么,就是在乎他啊。

    穆祁言举一反三的能力算是一流的。

    夏轻灵想了想,沉默了三秒才艰难地说:“好像是有些吃醋了。”

    穆祁言脸上立刻出现一丝激动,但是他还是压抑住这种激动的颤抖,毕竟夏轻灵平时算是很隐忍的那种人,就算真的喜欢他,可是平时也完全不热情。

    这让穆祁言很多时候都没有底,担心夏轻灵所谓的喜欢,只是淡淡的,不像是他,都能将她放入心尖上宠着,捧得用力都怕伤到。

    没有一个人女人能让他这么忧着,爱着,甜着,苦着,甚至围绕着。

    所以穆祁言急需她的一切反应,来回应自己这份似海深情。

    “只是有些吗?”穆祁言逼问。

    夏轻灵觉得有些压力,心情本来就因为看到娜娜蓝瑟而难受着,穆祁言的态度却还这么咄咄逼人。

    “现在是只有一些,待会可能会很多。”

    夏轻灵突然这么说。

    穆祁言皱眉,“为什么要待会?”

    夏轻灵闷闷回答,“因为待会你的后宫妻子候选者会出现十几个,听说都是世界各地最优秀的女人,她们都是来竞选你妻子座位的。”

    穆祁言一脸莫名其,什么妻子候选者?一个不够还来十几个?

    什么玩意。

    他早上来出差的时候就是来收拾账户捐赠的烂摊子的。

    一早上都是在解决这件事,忙得很,哪里有空去注意别的事情。

    夏轻灵的电话是唯一能打扰他忙碌状态的东西。

    所以所谓那个什么妻子候选者之类的,穆祁言根本就没有得到消息,或者下面的人已经得到消息,但是因为没有重要过今天的会议,才会暂且搁置,等到开完会再传到穆祁言手里。

    所以穆祁言一脸莫名其也是理所当然的。

    夏轻灵有些没有精神地说:“我觉得,我是不是要搬走,给你的那些妻子候选者让房间啊。”

    穆祁言脸色yīn沉,然后他冷冷一笑,“如果那群女人敢踏入我的城堡,而且是以我的妻子的名义,我可能会给自己换个身份。”

    />

    夏轻灵一时没有反应回来,“什么身份?”

    穆祁言说:“蓝胡子。”

    语气yīn森森的,弥漫着可怕的狠戾。

    夏轻灵一抖,蓝胡子不是那个专门杀妻的变态童话人物吗?

    穆祁言语气一转,变得柔和起来,“好了,我待会就回去,这件事情就由我来解决,你不要出门,免得看到脏东西恶心自己。”

    所谓的那些如花娇艳的妻子候选者是脏东西吗?

    夏轻灵忍不住扶住额头,无奈点头,“恩,你不要太辛苦了,注意休息。”

    穆祁言心情立刻像是吃了无数亢奋丸子一样,脸上高兴几乎亮瞎了所有人。

    “当然,我的能力不到一分钟就能解决所有难题,要不是那些废物属下太过拖后腿,我早就完成了。”

    废物属下一脸生无可恋得看着自己的魔王大老板在秀恩爱。

    为什么他们那么辛苦地工作了,还变成拖后腿了?

    要是他们拖后腿,那么这个世界上的所有员工就没有拖后腿的吧。

    老板就算你要追妹纸,也不能这么诬陷他们啊。

    夏轻灵不放心叮嘱了一两句,才挂电话。

    看来那些所谓妻子候选者,穆祁言还不知道,所以这件事情就不是他策划的了。

    夏轻灵心情转好,转身就去书房继续看书了。

    最近她已经看完了好几本穆祁言给她的金融书籍了,她觉得受益颇深。

    所以她要继续看完。

    而穆祁言这边,却在挂完电话后,表情立刻yīn沉下去。

    简直可怕,这变脸的速度简直世界一流。

    穆祁言回头,对着会议上所有人说:“你们该清楚了吧。”

    清楚什么?

    员工没有一个人敢问的。

    穆祁言就手机塞到口袋里,“我的工作完成了,剩下你们负责。”

    员工立刻目瞪口呆,他们负责,他们怎么负责,很多事情都是穆祁言主导的,要是穆祁言不在了,很多项目都只能等待。

    穆祁言想了想,觉得自己现在就走也是不太负责任了,所以好心地说:“你们将任务都完成后,就直接发到我的邮箱里,我再签名。”

    这还差不多。

    员工立刻点头,担心自己老板又会改变了。

    要是最后连名字都不肯签署,他们这群人都能直接去排队跳楼。

    虽然,那些工作难到他们距离跳楼不远。

    穆祁言吩咐几句后就立刻转身就走,归心似箭都不足以形容他现在这种感觉。

    家里有一个能牵挂的人,是一种特别新鲜的体验。

    穆祁言在遇到夏轻灵之前,都是孤零零的。

    巨大的城堡,空dàng的走廊,无论去哪里都像是没有根的浮萍,完全没有归属感。

    而现在,他无论在世界的哪个地方,都知道有地方回归了。

    ——

    夏轻灵看书籍看了一会,佣人又小心翼翼地来敲门,“夫人,紫罗兰夫人来访。”

    紫罗兰?

    第376章 你迟早被穆祁言抛弃

    那个变态女人。

    这不是夏轻灵的形容,而是穆祁言的。

    她身体虚弱的时候,穆祁言很多次都狠狠地说,紫罗兰那个变态老女人,要不是她还勉强是他生母,他就要将她千刀万剐喂狗什么的。

    这一家变态。

    关系已经扭曲到一种完全无法和睦相处的地步了。

    夏轻灵觉得自己哪里都比不上穆祁言,可是有一样穆祁言至少有一样比不上她。

    至少她家庭正常。

    虽然李致远是渣男,也没有这么扭曲的。

    她妈妈温柔,她姥姥可亲,她们真是一家和蔼啊。

    夏轻灵本来想要说不见的,毕竟紫罗兰已经让她产生yīn影了。

    可是转念一想,如果一直都逃避着,把什么困难都让给穆祁言来担负,她怎么变成乌龟了。

    穆祁言毕竟不能一直当她的壳子,将所有属于她的刀剑霜雨都给挡在外面吧。

    夏轻灵将手里的书籍放下,然后站起来对佣人说:“请她进来吧,我去见她。”

    在穆祁言的城堡,她就不相信紫罗兰还能绑架她。

    紫罗兰坐在客厅里,她依旧是那么优雅,面对夏轻灵也没有丝毫异样。

    就好像她从来不曾想过要杀她的样子。

    夏轻灵大大方方地坐在前面,“要喝茶吗?”问完,也不管紫罗兰的回答,就对佣人说:“上下午茶吧。”

    紫罗兰好像很喜欢英式的下午茶,所以夏轻灵还很好心地吩咐要英式红茶。

    紫罗兰微笑,“看来你已经在这里住习惯了。”

    夏轻灵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深深地看着紫罗兰,“你是不是很失望。”

    她突然问吗,没有一点预兆。

    紫罗兰立刻回答:“是很失望,你竟然还没有消失。”

    这回答,简直冷到骨子里。

    夏轻灵点头,没有半丝动容,“抱歉让你失望,可是我不会消失。”

    紫罗兰看到红茶端上来,也不怕夏轻灵dú死她,而是动作优雅地端起红茶,喝了一口说:“你幸运没有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时间宝贵,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跟你说。”

    就好像夏轻灵差点死掉的事情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紫罗兰完全不在意。

    她说:“你将所有祁言的妻子候选者都挡在门外,是乡村粗fù的举动,穆家所有人都对你举止很不满意,如果你还想当一个合格的候选者,就拿出一点候选者的优雅来。”

    夏轻灵一愣,“什么候选者?我吗?”

    她什么时候变成候选者了。她怎么不知道。

    紫罗兰嘲讽地看了夏轻灵一眼,“你的资料已经并入候选者里,因为祁言喜欢你,所以你也有资格变成候选者,你应该感觉到三生有幸才对,毕竟像是你身份这么低下的女人,将你的资料放在候选者的资料里,都像是侮辱别的候选者。”

    夏轻灵一脸无奈,“你可以将我的资料拿出来,放在粉碎机里粉碎。”

    这么看不起她,还一脸高傲无比地来告诉

    她这些话。

    果然是母子,就算穆祁言不想承认,可是血缘基因的力量是很可怕的。

    紫罗兰跟

    _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