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 151 章

    他手头上积压一件无法延后的工作,只能快速处理。

    夏轻灵知道穆祁言不是那种玩物丧志的男人,他的责任心让他对工作的态度很严谨。

    夏轻灵想了想,试着说:“其实我自己去就好了。”

    他这么跟着,真的不耽误工作吗?

    穆祁言终于抬头,眼神黑暗,“我怎么可能长时间将你跟梁斯诺放在一起,而且我还要去听听你们有什么美好的回忆呢。”

    听他们的美好回忆干什么。

    “不听完你们的美好回忆,我怎么破坏,反正梁斯诺跟你当初是怎么谈恋爱的,我就复制一遍,用比他好一万倍的方式来覆盖他的经历,以后你别想想起他的好,因为我比他好一万倍。”

    穆祁言冷哼,嘴角的讽笑明显起来。

    夏轻灵对他这么理直气壮的吃醋方式给震惊了。

    怎么有这么这么

    夏轻灵很不想用这么厚脸皮的称呼来形容穆祁言。

    虽然穆祁言确实很厚脸皮。

    夏轻灵匆匆赶到医院,她希望能快点跟梁斯诺说完回忆,赶在穆祁言跟过来之前。

    他的薰衣草灯海,确实让她清楚。

    穆祁言确实能将她跟梁斯诺的一切,都给复制出来。

    穆祁言简直就是不折手段的代表。

    连她跟梁斯诺的这种回忆,他都要强行破坏。

    夏轻灵说了一些她怎么跟梁斯诺去打工的经历,很有趣,也很辛苦。

    那个时候梁斯诺总会一种特别复杂的目光看着她。

    当她问怎么了的时候。

    梁斯诺就会笑着说:“等以后你嫁给我,我不会让你再碰一点这种工作了。”

    什么工作,那个时候她好像是在麦丹劳打工,其实工作简单,就算工资一般,但是时间很短。

    第321章 一切都是穆祁言干的

    这种工作,一点都不辛苦。

    可是在梁斯诺的嘴里,就好像她在做这个世界上最辛苦的工作一样。

    她那个时候可能是有一些感动的,但是并没有当真,只是当作梁斯诺对她的心疼而已。

    毕竟两个人过日子,没有钱怎么可能过得下去。

    她当时并不知道梁斯诺的家世那么好,所以他说的都是真的。

    夏轻灵说起这些回忆的时候,心已经很平静了,没有一丝被伤害到的波澜。

    如果不是梁斯诺变成这样,需要这些回忆来刺激,她肯定不会翻出来说,以后可能就会慢慢遗忘吧。

    夏轻灵说完后,发现梁斯诺依旧没有什么反应,只好开始放音乐。

    都是梁斯诺喜欢的音乐。

    音乐缓缓放了一半,她有些想上卫生间,就站起来往外走。

    病房里的卫生间她不习惯,毕竟这是梁斯诺的病房,她跟他已经分手了,这么私密的空间她就不打算分享了。

    这是她一个小怪癖。

    夏轻灵走到公共卫生间,很快就解决生理需要,然后走了出去。

    在走廊的时候,她遇到一个她不想遇到的人。

    赵春蓉。

    梁斯诺的母亲。

    她坐在走廊的长凳上,一脸憔悴。

    夏轻灵的脚步一顿,很想立刻转身绕路走。

    但是来不及,赵春蓉已经听到脚步声抬头,她看到夏轻灵,脸上狰狞了一下。

    “你要走了?”

    赵春蓉说得咬牙切齿。

    夏轻灵脚步一顿,终于还是抬头面对着她。

    夏轻灵口气淡然地说:“待会就走。”

    两个钟头快要过去了,她当然要走。

    穆祁言可能是被公务绊住,一时间没有来得及赶过来。

    她谢天谢地,不然她可不敢想象穆祁言听到他们一起去打工的表情。

    更可怕的是,穆祁言不会过后也会要模拟打工的场景吧。

    就穆祁言那么疯狂的xìng格,确实很有可能。

    赵春蓉冷声说:“要走就快点走,我还要看望我的儿子。”

    看梁斯诺?

    夏轻灵不解地问:“你要看就去看,在这里坐着干什么?”

    赵春蓉眼里的怨dú加深了,她冷冷一笑,“我看得到吗?你没有走之前,我怎么可能看得到?穆祁言已经将这里封锁了,除非你走,不然谁都别想看到斯诺。”

    夏轻灵微微一愣,没有想到穆祁言会这么做。

    难怪她去看梁斯诺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看过别人。

    夏轻灵脸上带着一丝若有所思的表情,慢慢的走过去。

    她不打算跟赵春蓉有什么jiāo集,毕竟如果不是梁斯诺的缘故,她现在肯定恨死赵春蓉。

    可是如果不是因为梁斯诺,她也不会跟赵春蓉有关系。

    突然身后传来赵春蓉的声音,“你是报复我

    们吗,夏轻灵。”

    夏轻灵的脚步一迟疑,心里闪过一丝疑惑,但是很快就想明白赵春蓉的话。

    她以为,不让她看梁斯诺是在报复她吗?

    夏轻灵回头淡淡地回答:“你觉得是就是吧。”

    赵春蓉猛然站起身,恨意十足地看着夏轻灵,“你真是够心狠的,夏轻灵,你将斯诺害成这样,你还假惺惺干什么?你都攀上穆祁言那棵大树了,还不放过我们,你的心怎么那么dú辣。”

    夏轻灵面无表情地看着赵春蓉,dú辣?

    其实比起他们这群豪门中人,她已经算是善良的小天使了。

    夏轻灵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跟这群人打jiāo道,要不是认识梁斯诺,她可能一辈子都不可能跟他们有所jiāo集。

    赵春蓉冷笑,“你让穆祁言来打击梁家,害的我们破产,现在又害得斯诺躺在医院里当植物人,还不让我们探望,你还想报复我们到什么时候,我当初不让你跟斯诺在一起,你就那么恨我们吗?”

    夏轻灵听着赵春蓉颠倒黑白的话,终于转身,走到赵春蓉面前。

    夏轻灵冷漠地看着赵春蓉,她上上下下打量了赵春蓉一下,突然冷笑出声,“你以为我像是你吗?你们梁家会破产关我什么事,斯诺会出车祸还不是因为被你们赶出家门,去打工才会遭受意外的,当时我们是因为你们的yīn谋而分手,我其实不想再翻旧账了,可是你这是要逼着我去翻吗?”

    夏轻灵的气势早就不是那个当初刚出校园的女孩,能比拟的了。

    她的青涩与无措,早就消失在灾难的磨砺中。

    赵春蓉被她的冷漠与强大的气势,给吓到往后退几步。

    夏轻灵步步紧逼,“要不要我给你说说,我当初自杀的时候,你们是怎么做的?”

    她当初自杀被发现及时,总算是在医院里抢救回来。

    可是后来赵春蓉竟然找人,以不得拖欠医yào费的借口,强制要将当时还处于重伤的她赶出医院。

    就算后来没有实施成功,但是当初在医院里被人强硬拉着,拖着差点被扔出医院的场景,她还是倍感耻辱。

    其实当初她早该想到不对劲,因为梁斯诺及时赶到医院,跟她母亲对峙又将她重新塞入医院里。

    可是当时她跟梁斯诺的感情已经糟糕到极点,她以为梁斯诺也是来羞辱她,根本就没有想到梁斯诺当初的举动其实在保护她。

    后来梁斯诺对着还在医院里的她,不断冷嘲热讽,也让他们的关系分崩离析。

    不过现在想想,当初他们的关系那么糟糕,梁斯诺还是跑到医院里报道。

    她以为他是来报复她的,可是现在回忆起来,他也许只是不想她被赶出医院而已。

    夏轻灵不想再想当初那些糟糕的事情,这会让她心情非常烂。

    夏轻灵冷声对赵春蓉说:“我从来都没有报复过你,你们梁家弄到现在这种地步,你们真的没有反省过吗?你口口声声说是我报复你,你有什么证据吗?”

    夏轻灵说完,不打算跟她多纠缠,立刻转身就要走。

    赵春蓉却突然歇斯底里地大喊起来,“夏轻灵,你说没有报复,可是穆祁言就要直接收购梁家了,而斯诺根本就不是意外,而是被人故意撞成重伤的,这些你怎么解释?这一切都是穆祁言干的。”

    第322章 梁家被收购

    夏轻灵回头,眼神凌厉,带着令人惊艳的冷然光芒。

    “他收购梁家,难道不是你们无能让自己陷入困境不得不买企业吗?他不收购你们就等着宣布破产,然后背负债务吧,难道你不是应该感谢他。还有斯诺的事情”

    夏轻灵最好的冷然消失了,她眼带信任地说:“我相信他,他说斯诺不是他伤的,我就相信他。”

    夏轻灵说完,不去管赵春蓉震惊的模样,直接转身就走。

    而转角,穆祁言靠在墙边,身边是司机。

    “信任?”穆祁言回味着夏轻灵刚才的话,最后反反复复地咀嚼着这两个字。

    夏轻灵坚定的模样,还有充满信任的话语,都甜美得让穆祁言忍不住一再地回味。

    穆祁言突然笑起来,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在傻开心什么。

    司机目瞪口呆地看着穆祁言这么傻的样子,几乎都不敢承认眼前这个人是那个精明残忍的穆少了。

    穆祁言嘴角的笑容突然隐去,“让人加速收购梁家的脚步,还有,先保护梁斯诺到一个月后吧。”

    免得一个月内,他跟夏轻灵的约定又会出现什么幺蛾子。

    他答应给夏轻灵一个月,哪怕再想踩死梁斯诺,也得忍耐一个月。

    要是这个月内梁斯诺被人弄死或者弄伤了,他跟她的约定岂不是又要生出变故来。

    上次撤走人手也是因为实在太生气了,没有考虑那么多的缘故。

    司机点了点头,“是。”

    很难见穆祁言会在同一件事情上反复修改的,可是夏轻灵却让穆祁言一直在反悔自己的决定。

    她对他的影响力,已经越来越大了。

    不过信任吗?

    穆祁言忍不住的低头看向自己的手指,眼神深邃起来。

    如果了解真正的他,她还会这么信任她吗?

    穆祁言的眼神yīn暗起来,那就不要让她发现自己的真正的面目吧。

    不让她发现,穆家是怎么一个黑暗的存在,又是怎么丑陋的一个存在。

    更不让她发现,穆祁言其实是一个卑鄙到无耻的男人。

    穆祁言露出一个微笑,却不知道为什么带着一丝悲伤。

    ——

    夏轻灵走出医院,才忍不住松一口气。

    医院这个地方总是给她一种极其压抑的感觉。

    夏轻灵刚要上了车,突然她愣住了,因为她看到李念念站在停车场那边,冷冷地看着她。

    夏轻灵一恍惚,却发现李念念已经消失了。

    奇怪?

    她为什么会看到李念念?

    这是不正常的。

    夏轻灵摇了摇头,只好将这件事给抛之脑后。

    可能是最近压力太过大了,所以才会出现幻觉。

    夏轻灵回到城堡后,佣人说穆祁言去医院还没有回来。

    她跟穆祁言肯定是错过时间了,所以她回来,他却还在医院里。

    夏轻灵走回房间,突然想起什么地跑到床边,拉开抽屉。

    里面是她的避孕yào,她沉思了一下,才拿起避孕yào走到厕所里,她拧开盖子刚要将yào片倒入马桶的时候,却迟疑了。

    她真的已经做好准备,在没有任何保障的情况下,要给穆祁言生一个孩子吗?

    穆祁言对她真的很好,可是他的态度

    想起穆祁言对待孩子的态度,那种冷漠不在意,仅仅只是要一个孩子当作工具,当作他上位的筹码。

    她突然就心酸难忍。

    孩子必须是在双方都已经准备好,并且能给孩子一个温暖的家庭才可以生的。

    她已经吃透了没有一个健全温暖家庭的苦,难道也要自己的孩子生活在这种勾心斗角,并且将他当成工具的环境里吗?

    虽然能帮助穆祁言,可是对孩子呢?

    何其不公平。

    夏轻灵伸手抚摸着肚子,她突然低声说:“要不,我们再等等吧,等到有一个好的环境,我再准备要你好不好。”

    她是在对自己未来的孩子说,生一个孩子是一件非常郑重的事情,她不能拿这种事情去冒险。

    不然的话,不管是对自己,对孩子,还是对穆祁言都是不公平的。

    夏轻灵重新将避孕yào放回柜子里,她叹息一下,心里实在拿不定注意,要不要告诉穆祁言避孕yào的事情。

    她知道自己该说,不然将来穆祁言自己发现了,他会有多生气她几乎能想象。

    可是说了,以穆祁言要孩子的态度,他可能会扔掉避孕yào逼迫她生。

    因为孩子是助他成为穆家家主的关键。

    穆祁言会为了她放弃当家主吗?

    夏轻灵一时间突然有些患得患失,她竟然不敢赌了。

    要不,再等一等吧。

    夏轻灵知道自己的举动很懦弱,可是还是想要将这件棘手的事情往后拖一拖。

    再拖一拖。

    ——

    时间就在鸡飞狗跳中,不知不觉过去大半个月。

    夏轻灵也从因为穆祁言跟随着的紧张,到自然而然地接受这个男人跟自己挤在同一个病房里,读故事书的情况。

    她今天给梁斯诺读了他最喜欢的一本故事书,是关于自由与花的。

    故事书非常优美,让人忍不住一直回味着。

    而梁斯诺依旧安静地睡着。

    就好像他会一直睡下去。

    睡到天荒地老一样。

    夏轻灵想到刚才她看到的新闻,今天是梁家被收购的日子。

    经过穆家的催促,梁家的人终于逐渐退出了梁氏企业,而正式接手的穆家,已经在今天派遣人员过去接受。

    而穆祁言却依

    _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