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 147 章

    ,穆祁言非常不信任地从头到尾地打量了夏轻灵一眼。

    “你竟然还给梁斯诺准备过礼物。虫子专辑,还放在树上?真是浪漫。”

    穆祁言冷冷地说,几乎将浪漫这几个字给咬碎在自己嘴里。

    夏轻灵有些头疼,她就知道不能让穆祁言来,因为她跟梁斯诺的回忆,基本就是谈恋爱。

    剩下那些惨烈的分手记忆,当然不适合用来唤醒梁斯诺,毕竟要是梁斯诺听到那些误会所造成的后果。

    他可能就不愿意醒过来,反而更加逃避,怎么可能被唤醒。

    所以夏轻灵只能不断用他们彼此谈恋爱的美好回忆,来唤醒他。

    穆祁言听到这些,怎么可能受得了。

    他一yīn阳怪气,她就遭殃。

    夏轻灵只好有些尴尬地笑着说:“年少不懂事,现在想来是有些幼稚了。”

    穆祁言yīnyīn地看着夏轻灵,那目光宛如dúyào,让她背部发凉。

    他沉默良久,才结束这种可怕的打量,只是恨恨地冷哼一声,然后转身就走。

    这是放过她了?

    夏轻灵皱眉,她无奈地跟着上去。

    她跟梁斯诺的回忆,非常多,大多都是很甜蜜的。

    不然她最后也不会跟梁斯诺闹到,一个自杀,一个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依旧不放弃。

    如果没有那些曾经的甜蜜,他们早就和平分手了。

    她无法隐瞒这些,毕竟这是她过去的一部分,她不需要逃避。

    就像是穆祁言,他肯定也有过去

    过去穆祁言过去有别的女人吗?

    夏轻灵突然停住脚步,她竟然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毕竟她跟穆祁言相遇的时候,并不美好,甚至是狼狈。

    那个时候对彼此的印象是,他是变态,而她是出来卖的。

    &

    nbsp; 所以她怎么可能会好奇他过去有没有女人,有多少女人。

    后来他一路逼迫,她一路逃窜,她甚至更加不可能去了解穆祁言的过去。

    她唯一知道穆祁言的过去,是慕少洛带她回到那个城堡里。

    那个慕少洛跟穆祁言曾经童年的地方。

    他们说的过去,都是穆祁言的童年时代。

    那个时代,也不可能出现女人。

    所以穆祁言的少年时代,甚至认识她之前,到底经历过多少女人,她竟然一点都不知道。

    夏轻灵想到关于穆祁言的传说。

    那些种种的商业传奇,还有他尊贵的身份,优雅的举止,俊美如天神的外貌,简直如同神一样。

    可是唯独,没有绯闻。

    搞不好只是隐瞒得好,毕竟像是穆家这种顶级豪门,能轻易cāo控媒体。

    所以穆祁言要是有有一堆女人,可是不想曝光,就没有人敢曝光他的消息。

    夏轻灵的脚步越来越慢,她知道在意穆祁言的过去没有意义。

    她最在意的应该是现在,只要现在穆祁言身边没有出现别的女人,她就不该去在意这个问题。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心情忍不住沉甸甸起来。

    她突然很想知道,穆祁言读书的时候是怎么样的?

    是不是情书绕地球一圈……

    还有他认识她之前,他过的又是什么生活?

    她通通不知道。

    她对这个男人的过去,了解得实在是太少了。

    穆祁言回头,看到夏轻灵茫然地站在走廊上,一副迷途羔羊的模样。

    穆祁言皱眉,她这是在干什么?

    回味跟梁斯诺的美好回忆?

    穆祁言忍着心里的暴烈怒气,脚步忍不住加重地走向夏轻灵,然后伸手就揽过她的肩膀,拖着她就快速往前走。

    他根本不管夏轻灵能不能跟上他的脚步。

    他只想将这个女人快速拖离开这里。

    这个充满了梁斯诺味道的医院。

    这个充满了她跟梁斯诺甜蜜气息过往的鬼地方。

    不快点走,他会忍不住大开杀戒。

    夏轻灵甚至来不及说一句话,就被穆祁言给塞入车子里。

    她抬头,就看到穆祁言怒气冲冲的脸。

    夏轻灵有些心虚地低头,穆祁言坐入驾驶座,直接就开车。

    夏轻灵突然看到一辆黑色的车子的车门打开,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

    她忍不住瞪大眼睛,李念念?

    可是只是一闪而过,并没有看清楚。

    夏轻灵再看过去的时候,车子已经开启,快速消失在医院前面。

    夏轻灵觉得自己应该是看错了,不然怎么会看到李念念出现在医院门口。

    毕竟李念念已经被关进精神病院,可能已经被折磨疯了。

    虽然是自己的妹妹。

    但是夏轻灵从来没有将李家的人当作自己的亲人。

    她也不想当圣母。

    更对李念念没有任何好感,所以她的下场,她根本懒得去注意。

    如果刚才那个人是李念念,那么她是跑出来的?

    夏轻灵觉得可能是看错了,毕竟穆祁言不太可能将李念念放出来。

    第313章 他在乎她,在乎死了

    毕竟当初那一qiāng,足以致李念念死地。

    穆祁言将夏轻灵拉回城堡,就开始大发脾气。

    一路破坏,谁遇到他,都会被他一顿恶整,简直就跟没有长大的孩子一样。

    夏轻灵无奈起来,她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安抚眼前这个幼稚鬼的一样的男人。

    穆祁言最后狠狠说:“工作。”

    接着她被他拉入城堡的工作室,他大声对她说:“秘书,倒咖啡。”

    秘书夏轻灵认命地去倒咖啡,穆祁言看都不看咖啡一眼,就怒斥:“热的?我要冷的。”

    冷的?

    夏轻灵只好又去换,可是穆祁言不满意了,“这么冷怎么喝?我要不冷不热的。”

    夏轻灵总算是知道了,穆祁言这是借故在对她发脾气。

    夏轻灵只好继续去换咖啡,等到咖啡拿来,穆祁言看着文件,连头都不抬地冷声说:“我不要咖啡了,我要水。”

    夏轻灵暗自忍耐,毕竟是她自己惹怒了穆祁言,怎么也要承受他的怒气。

    等到水拿来了,穆祁言说:“我要喝酒。”’

    工作你喝什么酒?

    而且前几天还喝得死醉,差点没有将她折腾死,现在已经酒瘾上升到连工作的时候都没法戒掉了吗?

    夏轻灵几乎想都没有想,“不行,不准喝酒。”

    穆祁言将手里的文件往地上一拍,“就准你以前对着梁斯诺花前月下,花钱买专辑放树上玩浪漫,就不准我喝酒。”

    所以,穆祁言这是嫉妒吗?

    夏轻灵忍不住说:“要不,我也给你买一张专辑,放到树上送给你?”

    与其让他一直这样碎碎念,不如就直截了当将这件事情揭过去。

    穆祁言冷漠地抬头,冷冷一笑,“没有创意,庸俗,同样的事情来两遍,你能不能多用脑。”

    夏轻灵沉默了一会,然后才说:“我知道了,我买瓶酒放在树上送给你?”

    也是,没有听过穆祁言有什么喜欢的音乐,搞不好他根本不听呢。

    目前为止,穆祁言也很少表现出他很喜欢某样东西。

    更多的是喜新厌旧。

    毕竟他自小所受到的教育就是不能表达出自己的喜好。

    所以导致他现在看到什么喜欢的,都不会表达出来。

    除了喝酒。

    他还有什么很喜欢的东西吗?

    表达得很明显的是她自己?

    夏轻灵一下就脸红了,而穆祁言也脸红了,气红的。

    梁斯诺就买他最喜欢的专辑,还特意打工一个月。

    他就买瓶酒?

    他根本不喜欢酒,要不是心情烂,谁愿意喝酒。

    穆祁言狠狠踩了两下地上的文件,“我需要一百份xx的资料,手写的!”

    他恨恨地说重点强调,“你手写的。”

    夏轻灵简直无语了,这个男人还在幼儿园吗?

    这种惩罚手段,也弄得出来?

    可是看到这么幼稚的穆祁言,她竟然都生不起气来,她站了一会,才脸上带着一丝无可奈何。

    她走向自己的小桌子,打开电脑,然后将穆祁言需要的那份资料调出来,拿出钢跟白纸,开始在上面抄起来。

    第一天跟她去医院就这么生气,而且她说到的回忆还是她跟梁斯诺认识开始的时候。

    她

    说到他们怎么热恋的时候,穆祁言会不会气到变成喷火龙?

    夏轻灵简直不敢想象自己以后鸡飞狗跳的生活。

    “这份计划书是谁写的,你脑袋没有带出门吗?要不要我给你重新装一个,再写不好就滚出公司。”

    “烂,烂,烂,除了这个字外,我不想跟你浪费任何时间,滚。”

    “你现在站起来,转身,然后朝前走十步,对,看到那个阳台了吗,你可以跳下去了,你这么平庸的人根本不值得活着,快去死吧。”

    “你女儿婚礼?你女儿婚礼你就敢请假?你以为我们公司是婚庆公司,要不要我附带给你拍一套婚纱照?开除!”

    夏轻灵的脸从惊讶,到无语,最后到生无可恋。

    仅仅一场视频会议。

    所有人都经历了一场可怕的攻击风暴。

    而宛如暴君的穆祁言,如愿让所有人都颤栗颤抖。

    会议结束的时候,每个人都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夏轻灵目瞪口呆,她不是没有看到穆祁言批评别人,但是像是今天这么大型,这么可怕的攻击。

    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今天的穆祁言何止是吃了zhà弹,简直就是吃了核弹。

    夏轻灵默默地低头,然后继续抄写第十遍资料。

    虽然资料不多,但是抄这么久,也不过才十遍。

    手,开始痛了。

    穆祁言将所有的文件都给扫到一边,然后才像是想起什么地抬起头,对着夏轻灵的方向看过去。

    当他看到夏轻灵还在抄写他随口发泄而出的任务时,心里蓦然一紧。

    别的都不听话,这种不值得听话的玩意却这么听话?

    叫她抄写就抄写,难道就不能偷一下懒吗?

    而且还抄写得那么好看干什么?

    拿去展览吗?

    穆祁言看到夏轻灵有些难忍地停下手,然后又继续。

    本来发泄过后的心情好一点,现在更加烂了。

    好的不听话,让她任xìng的地方,她偏偏虐待自己。

    穆祁言走过去。

    夏轻灵抬头,对他笑了笑,“还差九十遍,今天可能抄写不完。”

    穆祁言伸手,“拿给我看。”

    夏轻灵将资料都递给穆祁言。

    穆祁言接过来,看都没有看,就一张一张地撕裂。

    撕裂到最后,都成为碎片。

    他是看着夏轻灵撕的。

    就好像他想撕裂的不是那些废纸,而是夏轻灵整个人。

    夏轻灵被他的眼神看到不寒而栗。

    然后就在她以为穆祁言会对她做什么的事情的时候,穆祁言只是深深地看着她。

    然后他突然转身就往外走,他冷声说:“抄写这些玩意有什么用,有种你将你跟梁斯诺的所有甜蜜的过往都写下来啊。”

    说到底,什么不在乎她的过往都他妈是假的。

    是不在乎啊。

    他在乎死了。

    特别是夏轻灵还记得那么清楚,她跟梁斯诺的过去的时候,他听到自己的心,被刀子一刀刀割下去的疼痛。

    第314章 她写他的名字一百遍

    什么放下了。

    什么不在乎了。

    都放下跟不在乎了,还能记得那么清楚。

    穆祁言根本不理会梁斯诺跟夏轻灵分手不到一年的事实,他大脑里都是各种yīn暗的想法。

    他的多疑注定了他会饱受折磨。

    他恨不得掐死梁斯诺一了百了。

    他为什么要留着这个废物男人来膈应自己。

    谁觊觎夏轻灵谁就该死。

    这不是他一开始就要做的事情吗?

    怎么一看到夏轻灵,他就轻易改变注意,不虐待别人,反而来虐待自己了。

    穆祁言觉得自己迟早有一天会被夏轻灵虐待成抖m(被虐狂)。

    穆祁言转身离开候。

    夏轻灵坐在椅子上,很久才有些疲惫地闭上眼。

    如果可以,她也不想让穆祁言这么难受。

    可是她根本没有别的选择。

    毕竟,梁斯诺的沉睡,她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如果仅仅只是因为顾及穆祁言,只顾着保护自己,而不去理会梁斯诺。

    那么这样丑陋的自己,也不值得任何人的爱了。

    更不要说留在穆祁言身边。

    夏轻灵收拾一下,然后站起身,她本来想要走出去的。

    可是走到一半又折回来,她看着地上的碎纸。

    穆祁言根本没有看,她弯身捡起地上的一片碎纸。

    上面一个残缺的穆字出现。

    她刚才抄写资料的时候,竟然不知不觉写出了穆祁言的名字。

    等到她意识自己在写什么的时候,她已经在纸上写了一百多个穆祁言的名字。

    而穆祁言将这些全部都撕碎了。

    甚至是没有看到这些名字。

    夏轻灵有些忧郁地看着自己手里的碎纸,没有看到也好。

    穆祁言现在,肯定很生气。

    夏轻灵因为身体需要休养的缘故,穆祁言晚上并没有真正碰她,可是还是将她狠狠抱在怀里。

    她感觉,穆祁言的力气就像是恨不得将她掐死。

    可是却更像是,他要将她揉进他骨头里。

    夏轻灵第二天继续去的时候,穆祁言还是厚着脸皮一定要跟着。

    这简直就是折磨。无论是对她还是穆祁言。

    其实

    _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