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 138 章

    祁言来说,已经够让人惊讶的。

    经过赵春蓉的时候,夏轻灵突然停顿住脚步。

    穆祁言不满地回头看向夏轻灵,她说不在乎梁斯诺了,可是这哪里是一点都不在乎梁斯诺的模样?

    让她跟他走,她竟然还要去跟赵春蓉亲近,难道是要她好好照顾梁斯诺什么的?

    一想到这些,穆祁言觉得一股苦涩味从口腔深处冲出来,让他难受到皱眉。

    夏轻灵看着赵春蓉,她冷着脸,突然她微微弯身,表情有一种迫人的坚定。

    “斯诺不是祁言撞的,他说没有杀死斯诺,就是没有。”

    这句话,就这么清脆而清晰地传入穆祁言的耳朵里。

    第293章 梁斯诺那个废物不会死

    宛如飓风海啸,瞬间席卷过穆祁言心里的yīn郁与难受。

    她相信他。

    她竟然,就这么相信他。

    哪怕在知道了他想要搞死梁斯诺的计划,可是他说了不是他派人弄死梁斯诺的,夏轻灵竟然真的相信他。

    其实穆祁言已经有背黑锅的准备,毕竟他是真的有想要弄死梁斯诺的计划。

    而且还为了试探梁斯诺在她心里的位置,又没有直接否认这件事情跟他的关系,如果是别人,就算他解释清楚了,也肯定得不到信任。

    可是夏轻灵竟然会相信他。

    这种感觉,让穆祁言几乎无法言语。

    他一瞬间觉得很愉悦,另一瞬间又变成了感动。

    这种感觉他是非常陌生的,陌生到从来没有人给予他。

    夏轻灵说完,才觉得自己的心跳加快了不少,毕竟她这是用威胁的语气在跟梁斯诺的母亲说话。

    当初,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夏轻灵就敏感得在赵春蓉的眼里看出了不喜。

    可是因为她的友好,夏轻灵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可是后来,一张支票狠狠打了她的脸孔。

    她还记得自己跟赵春蓉在咖啡馆的时候,他们中间隔着一张支票,两个人目光jiāo汇。

    一个是不敢置信,一个是冷漠如刀。

    那个时候的夏轻灵是脆弱的,是弱势的一方。

    而现在,她跟赵春蓉依旧目光jiāo汇。

    赵春蓉狼狈不堪。

    她冷漠而强势。

    她们的角色已经彻底颠倒了。

    穆祁言突然快速走到夏轻灵面前,抓住她的手,亲密地揽着着她,“好了,不要跟无关紧要的人说太多话,简直就是浪费生命。”

    他说完,就将她拉走。

    只留下狼狈而绝望的赵春蓉还有梁家的亲戚,在医院里一派愁云惨雾。

    夏轻灵回去,身体里的不舒服就bào发了。

    她经痛加剧。

    明明已经好得差不多,可是今天一整天遭受到绝大的冲击,又累又饿,还没有好好纾解紧绷的情绪。

    这些都是让经痛加剧的罪魁祸首。

    穆家私人医生再次体会到穆祁言哥斯拉般的疯狂蹂躏。

    “你干什么吃的?脑子忘了带出门,身体也不需要了,老子帮你分尸。”

    “她这么痛,什么叫弄个热水袋熬过去就好了,我给你开膛破肚,然后给你个热水袋塞入伤口里,你能熬过去吗?”

    “什么叫经痛没有事,她痛了就是有事,就算是头发丝痛都是事,你哪来的脸有资格说没事,烂医生。”

    夏轻灵跟医生共同苦着脸。

    夏轻灵几乎要跪着求穆祁言不要说了。

    医生都要被他骂到自杀了。

    什么分尸啊,开膛破肚,这么可怕的东西听了,夏轻灵觉得自己更痛了。

    好不容易夏轻灵才说服了穆祁言,夏轻灵抱着热水袋一脸生无可恋地躺在被窝里担心梁斯诺的安危。

    她知道自己的身体状态,只要月事过去后身体就绝对没有大问题。

    现在她的精神负担比身体负担重得多。

    夏轻灵觉得最近自己简直就陷入一个可怕的怪圈。

    &

    nbsp;姥姥跟李致远的话还是一直在她大脑里徘徊。

    梁斯诺被车子撞过去的悲烈场面也一直纠缠着她。

    穆祁言紧绷着脸,眼眸黑沉沉的,他靠在床边,伸手虚虚地抬手环住夏轻灵的腰部。

    他没有用一丝力气在夏轻灵身上,就担心会加重夏轻灵的负担。

    夏轻灵突然问:“医生那边有消息吗?”

    “没有。”穆祁言臭着脸说。

    就算有,他也懒得去打听。

    他恨不得梁斯诺完蛋,可是理智上又分析出梁斯诺现在死,夏轻灵就一辈子都忘不掉他。

    这让他心情巨烂。

    夏轻灵表情暗沉了下去,整个人看起来又颓废了不少。

    穆祁言看着她侧着身体微微蜷缩着,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他心一下就软了。

    软得一塌糊涂。

    穆祁言都觉得怎么会对这个女人这么心软。

    他突然伸手,却在半途放缓了动作,最终慢慢伸入被子里,捂住她的腹部。

    他的手掌温暖干燥,带着一丝力气按住她疼痛的下腹。

    夏轻灵微微一抖,她刚要回头,却发现穆祁言已经整个人进入到被子了,将她抱在自己的怀里。

    穆祁言低垂着眼,手掌开始认真地给她按揉着下腹。

    热水袋根本不及他的手掌半分,因为热水袋不会按摩,也不会这么的让人心动。

    夏轻灵觉得自己脸上火烧火燎的,明明心里很多沉甸甸的东西没有出来,可是身体却开始慢慢放松。

    “好了,不要担心,梁斯诺那个废物不会那么容易死的,这个世界上优秀的人才短命,梁斯诺怎么看都不是短命鬼。”

    穆祁言觉得自己疯了,自己为什么要替情敌说话,为什么要因为夏轻灵为了别的男人而伤心的时候,还这么安慰她。

    简直luǒ在打自己的脸。

    夏轻灵突然闷声笑了一下,声音有说不出的虚弱,“你是说自己是短命鬼吗?”

    穆祁言瞬间就反应回来,他说这个世界上优秀的人都是短命的,这不是将自己也套进去了吗?

    他很优秀。

    这是夏轻灵的潜下意思。

    他很短命,这是他自己说的。

    穆祁言觉得自己因为夏轻灵大脑已经错乱了。

    竟然会犯下这么低下的错误。

    夏轻灵突然转身,伸手牢牢地抱住穆祁言,“睡觉吧。”

    穆祁言觉得她整个人都像是失去了生气。

    脆弱得让人心疼。

    穆祁言抿着唇,突然低声说:“夏轻灵,我不准你为了别的男人这么没有精神,我跟你保证我会将梁斯诺救回来,所以你不准再分一点精神给那个家伙。”

    他已经沦落到要去救情敌的份上了。

    如果被业内的人听到,肯定会笑死。

    穆祁言是谁啊。

    那个神挡杀神,心狠手辣,人人闻之色变的魔鬼。

    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情。

    可是他却为了夏轻灵而去做了。

    他到底为了她做出了跟穆祁言这个人完全不符合的事情了。

    难道他以后会为了夏轻灵而彻底改变自己?

    从恶魔穆祁言,变成圣父穆祁言?

    第294章 她与他的早上激情

    光是想象,就恶心自己的一身冷汗。

    穆祁言突然狠狠揉了一下夏轻灵的头发,有些没好气地说:“你永远不知道我为了你退了大多的步,如果你以后敢离开我,我就掐死你。”

    夏轻灵听到穆祁言语气里认真,忍不住僵硬了一下身体。

    “不。”穆祁言突然皱眉,“掐死你不合适。”

    夏轻灵身体松了一下,以为他要说太残忍了。

    而穆祁言却已经改口,“掐死太便宜你了,我还是将你先虐心,再虐身,再再虐你在乎的人,再再再弄死你算了。”

    夏轻灵觉得,自己真是高估穆祁言的情商了。

    哪有一个男人这么恐吓自己喜欢的人的。

    要是换个女人来,肯定早就被穆祁言给吓跑了。

    不,她其实一开始确实被吓跑了。

    但是被穆祁言死死抓着,根本就跑不掉。

    穆祁言突然加重语气,“所以,不准离开我,夏轻灵。”

    夏轻灵浑身僵硬了很久,最后才微微放松下去,闷声说:“恩。”

    穆祁言不满意地冷哼一下,可是看到她这么累了,却不忍心去为难她,只好用力抱一下她,没好气地说:“睡觉吧,不准为了不相干的人一直这么伤心。”

    夏轻灵淡淡地说:“恩。”

    过了一会。

    穆祁言突然问:“你怎么还不睡。”

    夏轻灵已经闭着眼睛,她沉默了一下,才轻声回答:“肚子痛。”

    “那群废物医生,通通该去跳海。”穆祁言低声诅咒了一下,然后伸手按住夏轻灵的下腹。

    他的手法非常有技巧,轻轻的按揉,温暖的掌心都让夏轻灵舒服得快要像只毛一样,滚成一个毛球。

    夏轻灵突然疑惑,“你怎么这么会按摩?”

    穆祁言停顿了一下,才继续若无其事地按摩起来,“在你身上学习的。”

    夏轻灵一脸问号,她什么时候教过穆祁言按摩了。

    穆祁言突然挨近她的后颈,呼吸吹拂再她的皮肤上,“在床上寻找你的敏感点的时候,我找到你怎么让你舒服的力道,这种力道用力按摩不是刚刚好。”

    他说的是,他们上床的时候。

    在床上一直是野兽,可是野兽也有温柔的野兽。

    他温柔起来简直不是人,非要折磨得她哭出来才甘愿。

    哭出来,指的是愉悦到哭出来。

    夏轻灵脸一下就bào红了,穆祁言却已经对她轻声说:“睡不着不要睡,我给你按摩着,明天你困了再睡。”

    夏轻灵觉得穆祁言让她生活得像是废人。

    就好像有这个男人在,她从来不用为了生活而cāo心,更不用为了自己的难受而强装着。

    因为这个男人他不准。

    夏轻灵觉得自己迟早会被穆祁言给养成一个什么都不会做的大小姐。

    突然夏轻灵又开始觉得,穆祁言可能就是故意的。

    有什么比养一只失去翅膀,并且已经飞不出笼子的金丝雀来得困难呢?

    想到这些,夏轻灵不免有些失笑,觉得自己疑心病比较严重,都这样了,她还在不满足什么。

    &nb

    sp; 明明穆祁言已经,够喜欢她了。

    不知道是不是穆祁言的按摩实在是太舒服了,夏轻灵竟然在背负着无数心事的情况下,睡着了。

    虽然她睡的不久,可是至少比熬夜睡不着来得舒服。

    隔天醒过来的时候,她几乎是惊吓地睁开眼,一睁开眼就反shèxìng地问:“斯诺好了吗?”

    她做了个噩梦,梦里是无尽的白色长廊,当她拼命奔跑的时候,终于看到一扇白色的门,她打开门一看,竟然发现梁斯诺躺在病床上。

    病床冷冰冰的,他也冷冰冰躺着。

    白色布条盖住了他的脸孔。

    这个梦,吓死了夏轻灵。

    结果她吼完,就看到穆祁言黑着脸看着她。

    夏轻灵立刻噤声。

    可是穆祁言已经被惹怒了,“老子辛苦给你按摩了一整夜,就他妈一睁开眼问的就是梁斯诺好了吗?你根本没有放在他吧。”

    夏轻灵摇头,“不是的,我”

    “夏轻灵,我忍耐很久了,你再这样,老子立刻分分钟钟让人拔了梁斯诺的氧气管,让他安静去死吧,我为什么要去救他。”

    穆祁言简直气疯了,他自己一整夜熬着,就是为了让夏轻灵能睡好觉。

    但是夏轻灵竟然一睁开眼,喊的竟然是梁斯诺的名字。

    这不是彻底打他的脸吗?

    这次脸,打得他生疼。

    他是自虐才为了夏轻灵去拯救梁斯诺。

    他的名字不该叫穆祁言,该叫穆圣父傻子祁言!

    夏轻灵看到穆祁言这个模样,终于知道这个男人被自己彻底激怒了。

    她很想解释自己的噩梦,可是一看穆祁言完全就听话的样子。

    他固执起来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夏轻灵看到穆祁言回头,似乎要叫人的样子,她很担心他会真的弄死梁斯诺,大脑一片空白,几乎什么都来不及想。

    她已经伸出手,抓住穆祁言的衣领,狠狠将他往自己身上一扯,然后趁他低头的瞬间,仰头狠狠吻住他的嘴唇。

    他的唇不知道怎么,有些微微发凉,就好像是沾惹上冰淇淋滋味的甜品,让人一时忘记了所有,想要深入探索。

    没有想到,这个男人的滋味是甜的。

    夏轻灵以前就顾着想要呼吸,跟摆脱了穆祁言的狂吻了,根本没有来得及去细致研究他嘴唇的滋味。

    夏轻灵忍不住吸允了他一下,穆祁言颤抖了一下,像是抖了一个激灵,眼睛当初就发红了。

    这个女人,是要勾引他吗?

    她不知道,他早上的时候特别冲动,根本无法控制住自己。

    穆祁言当场就将夏轻灵压到床上,狠狠回吻住她,比她更加凶猛好几倍的吸允,如同剧烈的海潮,瞬间就将夏轻灵给淹没。

    夏轻灵只觉得穆祁言嘴唇上的甜味消失了,变成让人窒息的海浪,将她碾压yù死。

    她想,难怪她平时根本无法察觉到他身上味道。

    因为他根本不给别人机会慢下来。

    他一旦开始那种事情,简直就要杀人一样。

    谁还能在他的激情对待下能稳住心境,不随着他起舞而去想别的。

    第295章 我的女人不准求别人

    穆祁言已经激动到伸手摸进夏轻灵的衣服里,可是突然他想什么,浑身一僵,已经停住了动作。

    _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