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 127 章

    负责这个项目的所有人冷汗直冒。

    本来已经十拿九稳的项目,竟然被人横chā一脚,简直就是耻辱。

    每个人看着穆祁言冷漠的脸,内心泪狂流。

    可怎么办啊,穆少会将他们集体捆在一起弄死的。

    “据说是紫家的人”

    有人战战兢兢的说。

    毕竟所有人都知道紫家代表什么。

    这个世界上有几大股势力,古老而厉害。

    穆家是其中的佼佼者。

    而紫家也是其中之一。

    而穆祁言的母亲紫罗兰,更是紫家的嫡系。

    据说在嫁入穆家前,也是紫家的备选继承者。

    所以他们说起紫家的时候,都是有些胆战心惊的。

    穆祁言听到紫家,脸色有些晦涩不明。

    他微微勾起嘴角,声音有些轻柔地问:“你们是要告诉我,仅仅因为对方都是紫家,就退让失败了?”

    所有人立刻摇头,“不是的,穆少,只是这次紫家有备而来,特别是对着这个项目哪怕将价格压到亏本的地步也要拿下来,这都不像是做生意赚钱,反而更像是找茬。”

    一个精英有些迟疑的下定论。

    毕

    竟如果是要赚钱,那么紫家这次将项目压到这种地步,根本是不可能的。

    而且这个项目接下后肯定会亏本,他们穆家肯定会放弃。

    毕竟做生意做到亏本,可比拿不到项目还要失败。

    所以他们集体决定在最关键的时候停止竞争,将这个项目的损失争取到最小的地步。

    可是因为失败了,所以他们都非常胆战心惊,毕竟穆祁言的怒火可是很可怕的。

    因为在穆祁言眼里,不管怎么失败都是失败。

    就算他们将损失争取到最少,在穆祁言这里,他们也是一败涂地,是要接受惩罚的。

    穆祁言眼神黑沉地看着屏幕,他的视线所及之处,开会的人员冷汗就直流下来。

    他们都知道,惩罚肯定是有的。

    可是还是害怕被当作第一个典型,被穆祁言盯上。

    毕竟穆少的惩罚,一向都特别可怕。

    例如上次有一个家伙不开眼得罪了他,现在还在街头捡剩饭吃。

    就穆少的说法,要人死太简单的,必须要让他生不如死才行。

    穆祁言眼神露出一丝yīn狠的光。“虽然是为了不亏本而将放弃项目,可是我给你们的任务就是拿下项目,你们竟然给我就这样退让了。紫家的人chā入项目的时间是两天前,那个时候你们这群废物在干什么?竟然没有有一个人有危机感,那个时候就不折手段也要知道紫家的价格底线,然后想出应对方法。”

    穆祁言冷声说。

    “结果你们倒好,一个两个,等到人家打上门才节节败退。如果是我,哪怕是在争取项目的前十分钟才知道紫家会来争取,我也会直接让人开车将紫家的代表人撞残废,我让他们怎么跟我争取。”

    穆祁言从来不是君子。

    他手段狠辣,心xìngyīn狠。

    没有哪个人会轻易得罪他,因为他记仇。

    更因为他层出不穷,完全不顾道德的做派。

    穆祁言的声音就跟一把刀一样,在空dàng的房间里冷冷响起,“你们通通都是废物,给我”

    惩罚的话还没有说完,房间的门突然被人敲响。

    所有人立刻屏住呼吸,根本不敢说话。

    现在谁来触霉头?

    真是倒霉。

    穆祁言的声音沉默下来,他面无表情地回头,冷声道:“滚。”

    他现在心情不好。

    夏轻灵不舒服本来就让他心情特别暴躁,为了生怕自己控制不住自己而惊扰了沉睡的她,他才跑来工作。

    结果一开会,就知道这群废物下属将一个大项目丢了,这让他更加暴躁。

    他现在见谁都不乐意,不舒服。

    敲门的声音停止,门并没有真正关上,而是仅仅关上一半。

    这个会议室,是豪华套房里的其中一个房间,非常安全,根本不需要在意是否会被人窃听。

    门板那边沉默了一下,才传来一个娇柔而微颤的声音,“恩那我走了。”

    这个声音是那么熟悉,微微颤抖的尾音刮过穆祁言的心,酥酥麻麻。

    他立刻急切地站起来,“轻灵?”

    夏轻灵在们那边有些尴尬,“你在工作吗?我打扰到你?”

    第270章 你做的我都吃

    穆祁言暴躁又不是一天两天,她本来想着他现在还在工作很辛苦,所以才过来看看。

    可是她并不知道工作是不是特别重要,是不是会打扰到他。

    毕竟需要穆祁言决定的工作,一向都是最重要的。

    “不打扰,根本没有重要的工作需要处理。”穆祁言立刻冲到门那边,打开门就看到夏轻灵手里端着一个餐盘,亭亭玉立地站在他面前。

    灯光下,夏轻灵穿着丝绸材质的睡衣,松松的花苞头,一个雏菊花的发夹别在花苞头下面固定着。

    这样的她,清新得很舒服平和。

    瞬间就让穆祁言暴躁的心安稳下去,他眼里闪过一丝紧张,可是声音还是保持一贯的平静,“你好点了吗?”

    夏轻灵点头,“好很多,医生很厉害。”

    她趁机帮医生刷一刷功劳,毕竟在穆祁言身边当医生真的很不容易。

    “你还在忙吗?”

    因为门还开着,所以她看到里面电脑的屏幕又在开国际会议。

    她当秘书的时候,看到这种场面已经看到习惯了。

    穆祁言微微摇头,“没有什么重要的工作,随时能叫停。”

    身后那些听到这些话的精英们完全不敢吭声,其实事情很重要。

    他们的项目被人抢了,有什么比这还要重要的事情。

    夏轻灵点头微微一笑,工作不怎么重要那么就代表穆祁言不需要熬夜。

    她将手里的餐盘抬高了一点,“我给你煮了一些宵夜,工作也要顾好身体,不要饿自己。”

    穆祁言工作起来六亲不认,有时候没有人提醒他,他能一整天都忘记吃饭这回事。

    所以夏轻灵在当秘书的时候,经常会提醒他三餐的时间。

    以往要是工作非常重要,穆祁言甚至都不会听她的话,而是将她推出总裁办公室,将她关在外面,不让她来打扰他。

    所以夏轻灵有时候算是怕了穆祁言那副拼命三郎的模样。

    自己够天才了,还努力到疯魔到地步。

    他还要让那些对手活不活。

    毕竟他比别人聪明,更可怕的是,他聪明也就算了,还比别人努力。

    这种对手,跟他为敌的公司都该哭了吧。

    宵夜。

    穆祁言低头看着她手里的餐盘,简简单单的一盅白粥,几盘非常易消化的小菜。

    是家常菜。

    不精致,但是很温馨。

    “我自己做的,晚上的宵夜还是做些比较易消化的东西吧。”夏轻灵端着盘子,直接就掠过穆祁言的身体,走入会议室。

    穆祁言到哪里都会在房间其余的地方选定会议室。

    这是他的习惯。

    就算他不工作,他的助理也习惯给他定好这间房间。

    屏幕上开会的成员们都一脸沉默地看着夏轻灵走入会议室。

    其实他们或多或少都见过,或者说是知道夏轻灵。

    毕竟自己老大那么高冷洁癖的男人,身边竟然第一次出现女人,是个人都会好奇一下。

    但是他们中间很多人只是以为这个女人只是穆祁言玩乐用的。

    并没有地位。

    可是今天他们看到什么?

    这个女人竟然简简单单的,就让穆祁言跑去开门,就让她直接进入会议室。

    而且穆祁言一脸宠

    溺,除非是瞎子才看不出来。

    刚才穆祁言明明还生气到要拿他们开刀的。

    穆祁言跟着夏轻灵走入会议室,他看着夏轻灵弯身,将东西放置在桌子上。

    又看着她轻巧地掀开盖子,拿着汤勺放到盅里,动作非常好看自然。

    穆祁言突然被这个画面击碎了心里的防备一角。

    他似乎意会到,自己会这么渴望接近她的原因。

    她就像是月光一样。

    淡淡的,却异常温馨而温柔。

    而这种温馨如光的东西,却是他这个身处黑暗的人,几乎无法得到的。

    越是缺少什么,越是要努力地抓住。

    夏轻灵有的一切,他都没有。

    穆祁言甚至在心里隐隐约约有一些逃避的想法。

    那是自卑?

    因为她美好,衬托出他内心最yīn暗的卑劣。

    这无关财富,也无关身份。

    如果仅仅只是对比他们两个的内心。

    夏轻灵肯定是一个非常富有丰盛的人。

    而他,满心黑暗,满心的yīn谋诡计,满心的冷酷无情。

    他突然发现,他不尊重她的意愿是对的。

    因为以夏轻灵的xìng格,如果他一开始就特别尊重她,她肯定不要他。

    如果不是他强迫开始,他们就永远错过了。

    “吃完再继续吧。”夏轻灵突然对屏幕上开会的人说,“你们也休息一下吧,既然今天的工作内容不重要,就休息个三十分钟再继续,毕竟开会这么久了肯定也饿了。”

    开会的所有精英几天沉默,他们简直目瞪口呆。

    夏轻灵这是在左右穆少的决定吗?

    谁不知道穆少开会的时候,最恨别人打扰。

    夏轻灵还直接决定穆少什么时候休息。

    她是想被穆祁言直接踢到海里喂鲨鱼吧。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夏轻灵死定的时候。

    穆祁言却淡淡开口:“好,全部人休息一个小时。”

    会议众人:“”

    他们觉得,今天的穆少肯定被莫名物体附身了。

    这么温柔,这么听话的穆少真的是穆少吗?

    穆祁言直接关了会议的视频,然后二话不说坐到桌子前,他的动作非常优雅。

    夏轻灵随意坐在他对面,看着他拿起汤勺喝了一口白粥。

    她看到他喝完微微一愣,忍不住笑了出声,“我加了一些白糖。”

    穆祁言喝粥从来不加任何东西,他似乎只喝清淡的白粥,可是夏轻灵却喜欢在白粥里加一点白糖。

    因为小时候,她姥姥经常这样做给她吃。

    白粥加糖会让她有一种幸福的回味感觉。

    她也想让穆祁言体会到这种感觉。

    穆祁言抿了抿唇,“难吃,哼。”

    夏轻灵脸一下就拉下来,这个家伙就不能甜言蜜语哄一下她吗?

    亏她还担心他会饿肚子。

    穆祁言嫌弃完继续吃,“难吃也是你做的,你做的我都吃。”

    夏轻灵难受的心情一下就卡住了,不上不下难受得很。

    说这个家伙不会哄人,他随口一句话就温暖到让人想哭的地步。

    第271章 没有什么比她更重要

    穆祁言吃完饭后,又让人端来一些饮品跟甜点。

    他是给夏轻灵吃的。

    夏轻灵喜欢这些玩意,他一向记得很清楚。

    以前要是有人告诉他,他会费心去记住某一个女人的喜好的东西,食物,颜色跟衣服什么的,他一定会嗤之以鼻。

    他甚至想过以自己的个xìng,就算真的喜欢上某个女人,肯定也是主导者的地位。

    怎么也是那个女人来记住他的爱好。

    怎么可能是他去记住。

    可是没有想到遇到夏轻灵后。

    他会变化这么快,甚至是甘之如饴,有时候他都不是特意记住,而是自然而然就注意到了。

    因为只要夏轻灵在场,他的目光就会无法控制地看着她,追寻着她。

    就算他勉力控制,也无济于事。

    穆祁言只能庆幸自己表面伪装得不错,所以夏轻灵很多时候无法注意到他的目光。

    不然她会被他可怕的凝视吓死。

    夏轻灵乖乖地吃点心,她看了一眼时间,一个小时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我会打扰到你吗?要不要我回避。”

    穆祁言随手打开视频,所有参加会议的人依旧在原位,没有一个人敢离开。

    毕竟穆祁言刚才还在宣布他们的惩罚。

    可是说到一半,夏轻灵就来了。

    他们虽然一时间松了一口气,可是等了一个小时,心里的忐忑却更加难受了。

    毕竟快速死跟凌迟死,好像凌迟死更加痛苦。

    所以大家竟然硬生生地在原位坐了一个钟头,比起穆祁言的幸福,他们难过得几乎要流眼泪。

    穆祁言看着视频,眼神还带着一丝暖意。

    这丝暖意让所有人都毛骨悚然。

    这根本不是他家穆少会有的表情,这么温和,这么温暖的穆少。

    真的不是撞坏脑子吗?

    当然当穆祁言看向视频的时间久一点,他的眼神就逐渐转冷。

    特别是看到这群失败者的嘴脸,他就忍不住皱眉,心里的暴躁感又出现了。

    本来十拿九稳的项目,就是因为这群该死的废物才丢的。

    他从来没有失败过,结果因为他一时没有注意,这群蠢才就这样决定了项目的失败。

    他很生气。

    刚才他想惩罚他们什么?

    集体脱光衣服在街上跳舞?

    不,太便宜他们了。

    应该是脱光衣服冲入女人的更衣室,卫生间里,大喊我是变态什么的。

    越是想,穆祁言的眼神就越是yīn暗。

    他嘴角冷冷勾起,让人不寒而栗。

    所有开会的人瞬间知道,他们家穆少心里肯定在演示一些很可怕的惩罚。

    穆祁言惩罚人总是能想到一些诡异而可怕的法子来。

    他不仅要

    _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