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 116 章

    腿就跑,他大喊:“都死了,返程回去。”

    助理惊讶地反问:“穆少,你不留下来?”

    这怎么可能,穆祁言来这里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就这样走了,流星雨就看不成了。

    穆祁言回头,眼神yīn鸷,“我的女人不想让我留下来,所以我要回去将她找出来狠狠教训一顿。”

    穆祁言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停留在这里一秒,因为夏轻灵消失的i消息让他彻底发疯了。

    他宁愿抛弃一切。

    不要流星雨。

    也抛弃掉曾经答应过的遗愿。

    脑子里只有一个执着的念头,就是要回去寻找夏轻灵。

    助理看到穆祁言的脸色,狠狠一哆嗦。

    他知道穆祁言已经做好决定,连忙打电话给司机,还有其余助理。

    “回去,用最快的速度回去,穆少要走了。”

    这条命令实在是太突然了,搞得所有人都兵荒马乱的。

    穆祁言很快就坐车感到机场。

    机场的人很热闹,很多人都是赶来看流星雨的。

    穆祁言面无表情地往机场里走,黑色的风衣随着他的脚步而霍霍生风。

    他俊美而精致的脸上全部都是寒霜般的冷漠。

    生人勿进。

    “穆少,私人飞机因为出了一点问题,正在维修。”助理突然接到电话,听完后连忙跟穆祁言报告。

    穆祁言冷眼看助理,然后问:“需要多久的时间。”

    助理说:“两个小时。”

    穆祁言皱眉,“太久了,下个航班是什么时候。”

    助理说:“十分钟后。”

    穆祁言生气地说:“那你还在这里干什么?快点去买机票,直接坐飞机回去。”

    私人飞机不能用,不能坐航空公司的飞机吗?

    助理连忙点头:“我立刻去办。”

    在助理去办理机票的时候,穆祁言脸色有一种病态的白地站在原地上等待着。

    他头疼更加剧烈了。

    穆祁言清楚自己的毛病,他知道自己的头疼肯定在没有见到夏轻灵之前,无法痊愈。

    飞机场上,飞机又开始降落。

    再一架外地来的飞机停下。

    夏轻灵到达的时候,天空已经开始发黑,只有淡淡的一抹白色在天际上。

    第246章 愿跟你永不分离

    今天晚上十一二点才有流星雨,所以就算天黑了,夏轻灵也不担心自己会赶不上。

    夏轻灵下了飞机后,她双手chā在口袋里,脚步有些极速地往外走。

    她走入机场大厅,直接朝大门口走去。

    而买好票的助理急匆匆地低头拼命往前跑,助理跟夏轻灵擦肩而过,夏轻灵似乎察觉到什么,立刻抬头。

    可是她只来得及看到助理的背影消失在人群里。

    她并没有看清楚那是谁。

    而穆祁言听到助理的呼喊,“票买好了,穆少。”

    穆祁言漫不经心地抬头,却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影影约约地出现在繁忙的人群里。

    穆祁言一惊,人已经拔腿追上去。

    可是当他推开人群,人群里已经没有那个熟悉的身影。

    而助理疑惑地叫道:“穆少?“

    穆祁言一愣,看着人群,刚才是夏轻灵?

    还是,只是他的错觉。

    穆祁言皱眉,有些不太确定刚才看到的背影是谁。

    不过应该不可能是夏轻灵,毕竟她来这里干什么?

    看流星?

    他非常了解夏轻灵,她根本就对星星没有什么感觉。

    所以要让夏轻灵特意跑来看流星雨,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

    穆祁言觉得自己肯定是魔怔了,因为夏轻灵的离开,让他满脑子都是夏轻灵,才导致这种幻觉的出现。

    “走吧。”穆祁言说。

    然后他就毫不犹豫地转入候机大厅,很快就上了回去的飞机。

    而夏轻灵急匆匆从机场里出来,她拦下了计程车,随口就是:“玲珑山。”

    司机非常熟门熟路,“怎么,小姑娘也要去看流星雨啊,男朋友没有跟着吗?”

    夏轻灵微微一笑,“男朋友已经先去了,他在等我。”

    司机大叔大笑起来,“真是浪漫,今天晚上玲珑山聚集了全世界的情侣咯。”

    因为流星雨能许愿。

    所以很多情侣都会跑过去,许愿。

    愿彼此一辈子相依相伴,永不分离。

    夏轻灵只是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

    如果许愿她会许愿什么呢?

    无非就是亲人健康,朋友安好,然后他爱她的愿望吧。

    ——

    穆祁言赶上飞机的头等舱不久,飞机就宣布要起飞。

    而助理却这个时候赶过来,“管家说查到夏小姐的飞机航线了,是来x市了。”

    x市?

    不就是他所处的这个城市吗?

    夏轻灵来这里干什么?

    穆祁言突然想起刚才在飞机大厅里看到的背影。

    那个背影,真的是夏轻灵。

    他当时几乎就能肯定那是夏轻灵。

    因为喜欢一个人到骨子里,就算那个人的头发,他也是知道得一清二楚的。

    可是因为他觉得夏轻灵不可能出现在这里,才以为是幻觉。

    穆祁言连忙站起来,他转头看向舷窗,发现飞机竟然已经起飞了。

    如果等到飞回自己的城市,然后再次飞回来,根本就来不及了。

    穆祁言冷声说:“将飞机驾驶室的门给我砸开了,然后让机长给我停机,如果他不停,就砸了他仪表盘。”

    驾驶工具被砸了,机长不停都不行了。

    助理听到穆祁言的命令,虽然知道这个命令很可怕,可是穆祁言的命令就是要听。

    所以助理只好叫上所有人,然后全部都照着他的命令,逼迫飞机停下。

    简直就是鸡飞狗跳。

    ——

    夏轻灵感到玲珑山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一个人是上不去的。

    玲珑山的山脚下很冷,她跺了跺脚,将手放在嘴边哈了哈气。

    天刚刚黑,幸好这里的人特别多,所以夏轻灵不用担心就剩下自己一个人会不会遇上坏人。

    毕竟玲珑山虽然是这个城市最有名的景点,但是到了晚上谁还来山里旅游。

    不过这次是流星雨。

    所以大家都大晚上跑过来,热闹的程度简直是沸腾的。

    夏轻灵抬眼看去,都是人。

    到处都是帐篷,是烧烤,是人工电灯。

    还有一些小贩将麻辣烫的摊子都摆过来做生意。

    夏轻灵发现自己的肚子特别饿,她奔波了这么久,还什么东西都没有吃。

    她摸摸肚子,只好从钱包里抽出一张钱币,去摊子上吃了一碗热腾腾的牛杂汤。

    汤汁总算是温暖了她的肚皮。

    抽签好像已经开始了。

    主持人的麦克风是不是会响起一个号码。

    然后就会有一个人兴高采烈地跑过去领取什么,然后就能跟着导游上山。

    夏轻灵不知道要怎么才能被抽中,只好问牛杂汤的老板。

    老板告诉夏轻灵,要去山脚一个特定的办事点,领到一个号码牌,然后抽签抽到她就能上去了。

    因为人来得太多了,抽到的可能xìng是十分之一。

    所以能不能上去全部都靠运气。

    夏轻灵只好再次跑一趟,问了两队情侣才找到办事点。

    她拿到的号码牌是五二零。

    这个号码牌就连办事处的人都说真是好号码。

    如果夏轻灵跟男朋友来,肯定能心想事成。

    五二零。

    我爱你。

    确实是一个特别甜蜜的号码牌。

    夏轻灵看着号码牌,知道要抽到自己还要等很久。

    因为抽签是一批一批抽签的。

    她必须排对,才能轮到她抽签。

    夏轻灵找了一个树墩,坐下去,然后抬头看向天空。

    玲珑山的山水保持得非常好,天空特别澄净,全部都是繁星。

    夏轻灵看着山顶,穆祁言应该在上面的酒店里。

    毕竟她真的无法想象,穆祁言跟着她一样,挤在山脚下抽签的场景。

    如果能抽签上去就好了。

    夏轻灵有些烦恼地坐着。

    还是要打电话给穆祁言,让他下来接她。

    她自己一个人跑来,其实也想给穆祁言个惊喜。

    夏轻灵不知道自己的惊喜已经变成惊吓了。

    穆祁言的团队,将飞机直接逼迫停止,然后一大堆车子就冲向飞机。

    而穆祁言而急匆匆地从飞机下来,直接坐上其中一辆车子就往回开。

    路上,助理接了无数个电话。

    “是航空公司的,他要我们解释刚才发生的事情。”

    穆祁言面无表情,语气特别冷淡地说:“回答他们,他们的航空公司被我们收购了。”

    第247章 五二零

    助理愣了愣,然后点头说:“是,穆少。”

    看来接下去一段时间,公司又有的忙了。

    毕竟航空领域,他们也是第一次接洽。

    穆祁言并没有见过这些事情放在心上,他脑子里都是夏轻灵来到这个城市的消息。

    她来这干什么?

    看流星吗?

    穆祁言冷声质问,“还没有查到,她去哪里吗?”

    助理连忙再次打电话,打了十几个电话,总算是传来感人的消息了。

    “穆少,我们有夏小姐的消息了,她在玲珑山脚下,因为她去领号码牌有签名,所以我们才知道她在那里。”

    穆祁言心微微一动,她去玲珑山?

    还来不及深思什么,穆祁言已经迫不及待地对司机说:“用你最快的速度赶到那里去。”

    今天的玲珑山人多到可怕的地步。

    她一个人独自在山脚下,要是一个不小心别人推挤下什么悬崖沟壑的,受伤怎么办。

    穆祁言觉得自己跟个老妈子一样,永远对夏轻灵有cāo不完的心。

    他决定这次一定要好好抓住夏轻灵,不让她离开。

    免得以后她跑了,他找不到她,会时时刻刻担心她是不是那里受伤了,哪里过得不好。

    这可比她跑到的愤怒还要让他抓心挠肺的痛苦。

    ——

    夏轻灵好不容易听到抽签抽到四百三十三,才意识到下一个抽签就是他们五百这一组了。

    每一百个人就抽签一次。

    一共抽签抽出十个人。

    也就是说十分之一的机率。

    而号码牌她刚才要jiāo一百块钱。

    不管怎么说,光是号码牌的钱,主办方就能赚到饱了。

    而且听说上去的时候那个游览车都是要车费的,更不要说上山后你总要花费些什么意外的钱。

    如果没有给梁斯诺借钱,夏轻灵发现自己连玲珑山的山脚都来不了。

    因为她会没有钱打车到这里来。

    夏轻灵摸了摸自己手上的号码牌,听着主办方的主持人开始叫五百这一组的签好。

    “五百一十三。”

    “是我,是我啊。”

    一个人拿着抽签号立刻冲上去。

    他看起来非常开心。

    夏轻灵也不由得被他的快乐感染,看来这次的流星雨真是受人期待呢。

    夏轻灵不由得想起,这次流星雨是穆祁言的nǎinǎi曾经的研究成果。

    那位nǎinǎi肯定是一个很有才华的人吧。

    不然怎么可能在业余的时候,还能研究这些星星。

    星象学家,研究星星的专家。

    听起来简直就是一个跟浪漫在一起的职位。

    可是为了看到这次伟大而璀璨的盛大烟火,又要在背后付出多少时间,观察多少年枯燥无味的星星轨迹,才能那么完美地预测到每次星星坠落的时间。

    “五二零。”

    突然主持人的声音响起。

    夏轻灵猛然一醒,这是她的号码牌吗?

    她连忙举起号码牌大喊:“是我。”

    所有人羡慕的目光立刻落到她身上。

    十

    分之一听起来虽然不少,但是真正抽签起来,十个人抽一个。

    那就是说抽中十个人,就九十个人留在山脚下。

    谁不想上山去,毕竟山脚虽然也能看到流星,可是位置实在差别太多了。

    山上才是最佳的观察地点。

    这么多年难得的一次。

    搞不好一辈子就能看到这一次。

    这让很多人都扼腕不已。

    而有些人却看到了夏轻灵单身一个人,突然动了别的心思。

    “那个,我能买下你的号码牌吗?”

    突然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拦住夏轻灵,他看着夏轻灵手上的号码牌,眼里的势在必得清清楚楚。

    夏轻灵皱眉,“抱歉,我打算卖。”

    男人脸上闪过一丝难堪,“我是带女朋友来的,如果我能上去就能在今天晚上跟她求婚了,可是我是三百多号的,抽不中了,所以我才想跟你买。”

    夏轻灵听到他理由,觉得这个理由也很正经。

    如果不是她必须要去见穆祁言,那么以她对星星不怎么感冒的xìng格,搞不好真的会卖掉也说不定。

    可是现在不行。

    对方要求婚,她何尝不是也有终于的原因。

    夏轻灵摇摇头,“抱歉,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上去,无法帮你,你去找别人买吧。”

    男人脸上出现焦虑,“怎么可能会有人卖我,我看你就一个人,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还不如将号码牌卖给我。”

    夏轻灵觉得这个男人说的话怎么那么刺耳。

    什么叫做她没有重要的事情。

    如果没有重要的事情,她挤在这里干什么?

    难道他的事情重要,她就不重要吗?

    还是因为看她一个人,所以打算欺

    _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