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 111 章

    混蛋

    穆祁言的命令就是,夏轻灵不能出事。

    一点事情都不能出。

    所以他们根本不敢让夏轻灵走出他们的眼界外。

    毕竟这是穆少第一次这么在乎一个女人啊。

    夏轻灵没有表情,只是重复,“不要跟着我。”

    保镖跟助理都很为难地面面相觑。

    最后司机跟保镖都分散开来,尽量距离夏轻灵远一点,但是还是远远跟着。

    毕竟夏轻灵某种程度上已经是他们的生命保障。

    如果夏轻灵突然失踪了,他们这群人也不用活了。

    夏轻灵不知道保镖到底距离她多远,她只是仰着头,头顶上的雪花落到她的头发上,脸上。

    她的眼眶突然有些酸涩。

    虽然已经放弃了李致远,也知道这个男人非常渣。

    可是当他出现的时候,至少在走投无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夏轻灵心里竟然还希望这个男人至少有一丝悔意。

    至少表现出对自己的妈妈,有那么一丝眷念的回忆。

    毕竟她妈妈,到死都是在等待着李致远的。

    而李致远竟然还敢说,他没有抛弃她妈妈。

    他敢说,她不敢听。

    夏轻灵突然觉得很疲惫。

    虽然不相信,可是李致远的话却一直回dàng在她脑子里。

    “你姥姥,不是你亲姥姥,她也不是你妈妈的母亲,而是你妈妈的仆人。”

    笑话。

    她都不知道李致远是怎么说出这种话的。

    夏轻灵突然伸手拿起手机,她急于宣泄什么地打电话给夏银华。

    电话久久才被接起,是医院的护士,她问明了来意,才将电话转给了夏银华。

    “姥姥。”夏轻灵只是叫了一声后就沉默了。

    夏银华的声音依旧温和,她轻声问:“怎么了,小灵,遇到难事了吗?”

    夏轻灵到嘴里的话,却不知道怎么说,难道还能问李致远那些混帐话吗?

    夏银华没有听到夏轻灵的声音,有些了然地说:“我知道你这个孩子总是这样,有什么难受都不跟我说,报喜不报忧,其实你负担不要那么重,也能跟我说说你的心事,毕竟我是你的姥姥。”

    这句话,突然让夏轻灵的眼泪瞬间就下来了。

    她不想让夏银华听到自己声音里的哽咽,只能默默地站在街头,忍受着雪花的飘落,寒冷从她露在外面的手指开始蔓延,但是她的心却是暖的。

    其实有这么一句话就够了。

    哪怕夏银华真的不是自己的亲姥姥,她也会当作真的。

    她承认的是感情,而不是这个人的身份。

    更何况,她将李致远那个混蛋的混蛋话说给姥姥干嘛。

    让她伤心吗?

    夏轻灵隐忍了一下,才微微露出笑脸,“我没事,就是想打电话给你,问问你的最近的生活如何,医院呆的还习惯吗?

    夏银华似乎直到夏轻灵有什么难过的事情没有说,可是她也直到自己的外孙女是那种,如果自己不说,别人也不能让她说出来的xìng格。

    所以夏银华只能轻轻叹气,然后才勉强

    自己维持好精神,对夏轻灵说:”很好,我病情非常稳定,医生都说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而且医院的伙食跟待遇都很高,是不是很昂贵啊。”

    最后夏银华表示很担忧医yào费的问题。

    夏轻灵连忙说:“我能负担得起的,姥姥,我现在有工作,足以让你在这里治疗,你不要担心。”

    夏银华只是笑了笑,却不再说什么,她知道夏轻灵的倔强,有时候你不接受她的好意,反而会让她更加难过。

    然后她温和问:“什么时候能带个男朋友来见姥姥,姥姥就心满意足了。”

    夏轻灵沉默了几秒,才有些尴尬地笑着说:“会有的,只要有缘分可能一下子就能结婚也说不定。”

    夏银华开心地说:“你有这个心思就好,姥姥真担心你孤独一人,要是有一天姥姥不在了,你可怎么办。”

    夏轻灵有些着急起来,“姥姥,你长命百岁,不要说这么不吉利的话。”

    夏银华连忙说:“好好好,我长命百岁,等着你带着孩子来看我可以吗?”

    夏轻灵才松一口气,“当然,到时候你会给我的孩子做一桌子菜肴,让她或者他赞不绝口。”

    夏银华的声音有些飘忽,可是却还是带着暖意地说:“会的,真是美好的未来。”

    夏轻灵又跟夏银华说了一些家常,等到心情转好才挂了电话。

    她将电话塞到口袋里,沉重地深呼吸一次,才抬头看向漫天飘雪的天空。

    “男朋友吗?呵,这辈子可能不会有了吧。毕竟他”

    并不算是真正的男朋友吧。

    如果是男朋友,怎么可能连一个电话都不给打。更不要说,说闹失踪就闹失踪了。

    就是因为两个人的感情不对等,身份不对等,所以就注定了她只能在城堡里等待着他的出现。

    而他却是自由的,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昨天还说要去英国出差,今天就能直接取消,并且直接消失得无影无踪。

    穆祁言是不是不知道,有人会担心他的。

    担心他为什么会莫名其就消失。

    更担心他是不是出了什么无法解决的事情,所以才躲起来。

    躲起来。

    这个形容真是新鲜。

    穆祁言这个男人,还能那什么打败他呢?

    他那么强大而无畏,尊贵而优雅,几乎是肆意地用毁灭的姿态活着。

    别人才该躲着他吧。

    怎么可能是他躲起来。

    夏轻灵面色疲惫地低头,然后转身就往保镖那边走。

    孤独的影子长长地拉在她身后。

    她突然很想直到穆祁言在哪里,不是,应该说今天一整天她都在寻找穆祁言在哪里。

    不然她出来逛街干什么?

    难道说她真的只是喜欢买东西而已?

    夏轻灵几乎都要嘲笑自己这个理由,用这么蠢的理由来欺骗管家跟保镖,更可笑的是竟然还能用这么愚蠢的理由欺骗自己。

    如果不是认错人,立刻下车狂追上去。她是不是就要被自己蒙骗过关了?

    夏轻灵忍不住伸手捂着胸口,终于怒骂出声。“穆祁言你这个混蛋,你到底死到哪里去了。”

    第236章 我没有喜欢的东西

    这句话是那么大声,保镖们也听到了,每个人都脸露出惊恐的神情,可是看到是夏轻灵说的,却没有人敢上前去捂住她的嘴。

    不过这也是他们第一次这么明显地听到别人在骂穆祁言。

    大家都选择xìng地假装听不到,担心自己会被灭口了。

    夏轻灵发泄完了,才走到司机面前,只是短短地说了一句话,“回去。”

    司机立刻点头,然后狂奔到前面去开车过来,然后恭敬地给夏轻灵打开后车门。

    夏轻灵上了车后,所有人终于都松了一口气。

    回到城堡后,所有佣人一拥而上,用一种非常让夏轻灵难以理解的热情,服侍着她。

    递热毛巾擦手,擦脸。

    温暖的饮品立刻端上来。

    屋子的温度被调整着,调整到一种令夏轻灵舒适的温度。

    鲜花也跟着端上来,让室内多了一丝春天的味道。

    而大厨已经开始恭敬地过来询问,什么时候要吃晚餐。

    夏轻灵面对这一切,不习惯到无语的地步。

    就算平时在面对穆祁言的时候,也没有这么夸张的吧。

    这群佣人到底知不知道她的背景,她一穷二白,可没有赏金可以给他们。

    穆祁言在的时候,也没有见到他们热情到这么可怕的地步。

    而穆祁言不在,他们反而热情到可怕的地步。

    夏轻灵还担心穆祁言不在,这群人会狗眼看人低,没有想到反而会更加热情洋溢了。

    穆祁言家里的佣人都是这么训练有素的吗?

    雇佣他们肯定很贵吧。

    夏轻灵想到穆祁言,急忙刹住自己的思想,然后对佣人说:“你们不用全部挤上来,人太多我会感觉到不舒服,我先去洗澡吧。”

    佣人听到她说不舒服,好几个人当场就脸色大变了,他们立刻说:“散开,留下两个最有经验的伺候夏小姐洗澡,其余的都散开。”

    佣人立刻跑得跟鬼在追一样,就剩下两个最年长的女佣。

    夏轻灵莫名其地看着他们,总觉得这群佣人的态度实在太诡异了。

    而女佣们已经小心翼翼地上前问:“要洗澡吗?夏小姐,请跟我们来。”

    夏轻灵点头,然后跟着她们走。

    她已经很疲惫了,也懒得去追究这群人的态度变化怎么那么大。

    洗完澡,她上了床睡觉。

    身边空dàngdàng的,大床上只有她一个人。

    夏轻灵以为自己会睡不着,可是可能是因为今天比较疲惫,所以闭上眼睛,慢慢的她竟然睡着了。

    然后夏轻灵发现自己做了个梦。

    梦里,她走在一条黑暗的长走廊上。

    突然前面有一扇白色的门。

    夏轻灵伸手推开,突然漫天的星星就这样袭来。

    她看到了自己头顶都是星河在流转,惊艳异常。

    突然身边有人在说:“很漂亮是不是,简直就是大自然最伟大的奇迹。”

    夏轻灵一惊,低头却发现自己身边没有人,她转头去看,却发现一个身影走开。

    是一个孩子的背影,挺直而优雅,穿着黑色的西装,他脚步从容地往前走。

    夏轻灵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跟过去,心里有个声音仿佛在呼唤她,让她快点追上去。

    &nbsp

    ;   转瞬又是一扇门。

    她推开,就看到那个孩子背对着她,站在楼梯口。

    夏轻灵走过去,却听到花瓶被狠狠砸碎的声音。

    “闭嘴,你的孩子算什么?对我来说你跟他都是一个耻辱。”

    一个男人的声音狠狠响起,带着一种狠戾。

    而女人的声音也尖锐地响起,“是吗?可是你也娶了我,他也是你的孩子,就算你不想承认这个孩子也是你的,就算感觉到耻辱,那你毫无办法。”

    “哼,我再没有办法,也能忽视你们,对我来说你们都是垃圾。”

    “垃圾?祁言那个孩子确实是个垃圾,因为他竟然无法得到你的宠爱,这样的孩子也实在太失败了。”

    两个人在楼下激烈争吵。

    夏轻灵已经听不到他们在吵什么,因为他们满脑子都是祁言是垃圾这句话。

    这是什么意思。

    穆祁言,跟垃圾这个词语竟然会扯上关系?

    穆祁言是谁啊,是穆家最强悍的人。

    是商业天才。

    是无人能撼动的王者。

    这样的人,竟然有人敢说他是垃圾?

    凭什么?

    凭什么这么骂他?

    “丑陋,无聊。”

    突然身边的孩子突然这样说。

    夏轻灵刚刚低头,却发现那个孩子已经转身走开了,就仿佛下面的闹剧真的特别无聊一样。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却看到他的背影,透露出一种寂寥的味道。

    夏轻灵立刻拔腿就追上去,根本没有考虑自己为什么要追上去。

    霎那,她又看到一个门,她立刻打开。

    却发现那个孩子出现在星空下,他面前是一个天文望远镜。

    孩子站在望眼镜前面,然后他轻声说:“星空,果然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东西不是吗?”

    夏轻灵抬头看向星空,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人世间最美丽的风景其实很多,很多,根本就数不完。

    星空其实只是其中一个而已。

    孩子好像并不需要别人的肯定,他安静地抬头看着天空。

    夏轻灵低头看他,却突然发现他的侧脸特别熟悉。

    她似乎曾经看过。

    可是在现实里却肯定没有看过,不然她怎么可能会忘记。

    不等夏轻灵想起什么,孩子又再次走入一个门,夏轻灵迷迷糊糊地跟着上去。

    门里,孩子突然冲过去,整个人趴在一个头发花白的fù女膝盖上。

    “nǎinǎi。”孩子的声音竟然变得温柔起来。

    夏轻灵站在门口,竟然觉得这个画面温馨无比。

    那个五六十岁的女人,满脸岁月的痕迹,可是眉眼慈祥。

    “孩子,你喜欢星星吗?”

    孩子沉默了一下,才回答:“你让我喜欢,我就喜欢。”

    这句话竟然透露出一点卑微的味道。

    可是那个女人听到他这么说,却微微皱眉,她伸手摸了摸他的头说:“真正的喜欢是你发自内心的,而不是我喜欢什么你就喜欢什么。”

    孩子突然说:“我没有喜欢的东西,除了nǎinǎi。”

    第237章 入骨相思

    苍老的女人微微一笑,“你是我最爱的孙子,可是你并不理解真正的喜欢,也许以后的某一天你会遇到你生命里最重要的人,她会告诉你什么是喜欢,甚至是爱吧。”

    夏轻灵看到这个场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微微一刺。

    接着整个画面就黑暗了下去,转眼,她面前只出现了一张病床。

    床上,那个苍老的女人已经死去,安静地闭着眼睛,身上盖着白布。

    夏轻灵心里的难受加大,不等她反应回来,身边那个孩子的声音又响起,“所以,无论我喜欢什么都会消失吧。”

    这种难受猛然变成汹涌的狂潮,让夏轻灵几乎无法呼吸。

    她几乎无法理解自己的感受,实在太难受了。

    就好像在看到一个美好的东西在崩塌,最后终于变成了悲剧被粉碎一样。

    她挣扎了一下,终于

    _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