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 96 章

    轻灵一字一句地指着上面的法语说,声音婉转优美。

    法语本来就是这个世界上最优美的语言在之一。

    “皇冠与荣耀同在,你与我同行”。

    多么美丽的一句话,也是多么沉重而荣耀的一句话。

    慕少洛看向那张照片。他突然意识到什么地看向夏轻灵,眼里闪过一丝震惊。

    她这是,为了他才跑进来找到这张照片吗?

    夏轻灵并没有自己的举动有多让人误会。

    她只是执着地想要让穆祁言知道,他对慕少洛曾经存在过的感情。

    她没有办法让一个不相信感情的人,懂得喜欢。

    只能迫使穆祁言去面对曾经存在在心里的感情,来唤醒他体内的柔软。

    “这句话是你送给慕少洛的,就算你将它抛弃在这里,可是也是你曾经亲手写下的。”

    夏轻灵深吸一口气,终于说出来,“所以,你曾经,曾经真的很喜欢少洛吧。”

    穆祁言,你曾经是喜欢慕少洛的吧。

    将他当成自己唯一的亲人那样喜欢着。

    你们同样孤独。同样面临着庞大的穆家,同样是继承者。

    不同的是,你强大,他脆弱。

    你光芒万丈,他受尽欺负。

    所以那个时候的穆祁言,是是慕少洛的保护者。

    穆祁言突然说:“够了,扔掉你手里的垃圾,跟我回去。”

    他的眼眶里的红丝,越来越多,一种狰狞的黑暗终于出现。

    只是他第一次对夏轻灵露出这种接近恨意的眼神。

    无论以往他多么气愤,也不会对她露出的表情。

    夏轻灵看到他愤怒,一种针刺的疼痛猛然袭向内心,她跟她好像越来越远了。

    夏轻灵几乎要放弃这种挖穆祁言伤口的举动,可是已经到了这种地步,怎么能说放弃就放弃呢。

    所以她紧紧抓着相册,指着上面的照片说:“他背叛你,可是你不需要就这样放弃守护一个人的心情。”

    慕少洛一个人的背叛,毁了穆祁言内心深处守护他人的。

    这也是她面对的穆祁言。一个没有守护,没有感情,不懂喜欢的穆祁言。

    第203章 别想我放过你

    这不是她想要喜欢的男人。

    可是她喜欢了,就不懂怎么放弃了。

    “他背弃了你的期望,可是你不需要因为他一个人的背弃,而觉得整个世界都放弃你。”

    你可以看看四周,还有还有我的存在。

    夏轻灵一字一句地说:“你并不孤独,你身边围绕着你的崇拜者,你的仰慕者,你的追随者”

    “够了,他们只是围绕着穆家的权势跟金钱,围绕着我?笑话。”穆祁言冷酷而讥讽地说。

    可是夏轻灵却无动于衷地看着他,就好像看着一个注定要被她打败的战败者。

    “他们追随的人叫做穆祁言,而不是叫做金钱,叫做权势。穆家的领导层的精英人数庞大得可怕,他们其中大部分都是因为你是穆祁言才跟随你。”

    因为你叫穆祁言,因为你天才的领导能力,让所有人都相信有你的存在,才能攀登上绝对的顶峰。

    “所以你在害怕什么,害怕背叛就不敢去相信感情,害怕被人伤害就索xìng将所有会伤害跟不会伤害你的人,通通都踢开。”

    “你还是穆祁言吗?这么脆弱不堪,这么暴躁不安,你毁灭少洛喜欢的东西,不是因为你在嫉妒吗?”

    “你在嫉妒,他明明毁掉你通往感情的道路,可是自己却能有喜欢的人跟东西,更有自己喜欢的人。”

    当夏轻灵在说喜欢的人的时候,慕少洛猛然抬头,愣愣地看着她,他眼里的痴迷一闪而过,可是很快就被他掩藏住,不敢被她发现。

    夏轻灵一无所知,她还误会慕少洛其实内心深处有喜欢的人,所以才找到她,让她扮演契约的未婚妻。

    可是穆祁言却敏锐地看到慕少洛眼里的痴迷,他对所有喜欢夏轻灵的人,都抱有一种厌恶到憎恨的态度。

    他的内心翻江倒海,明明他是来抓夏轻灵的,明明是夏轻灵欺骗他,想要来私会慕少洛的。

    可是为什么,现在却是夏轻灵来审判他?

    而且这种审判,字字诛心,刀刀入骨。

    他甚至怀疑,夏轻灵是恨他的。

    恨到他不得好过,让他痛苦不堪才愿意放弃折磨他。

    难道就这么讨厌他吗?讨厌到他逼迫她先说喜欢,现在就要踩着他伤口狠狠地踩着。

    让他疼到无话可说。

    可是就算这么疼了,疼到快要发狂的人,为什么还是没有想过要伤害回去。

    明明他最擅长以牙还牙,以恨报仇。

    但是就因为她叫夏轻灵,他就不肯,也不忍伤害她?

    夏轻灵无视自己内心深处的难受,她知道自己的机会不多,只要错过今天,以后都很难找到这么好的机会来治愈他的陈年伤疤。

    “可是你这么疯狂的报复少洛,不是更加显示你的在乎吗?”

    “你太在乎了,才这么多年都不放过他。”

    穆祁言终于忍受不下去,他手里的古董花瓶,毫不犹豫地甩向慕少洛。

    “够了,你是多心疼这个废物,所以为了他才一次次地对我举起刀子。”

    夏轻灵看到那个花瓶是砸向慕少洛的,而慕少洛根本就不动弹,就好像被砸中脑袋也无所谓。

    她几乎没有多想就将伸手挡住那个花瓶。

    花瓶砸到她的手骨,发出一声沉闷的碰撞声响。

    她疼到立刻低声叫了一声,花瓶摔到地上破碎成片。

    而穆祁言在看到那个花瓶砸到夏轻灵的时候,瞳孔紧缩了一下,这是情绪极度波动的生理反应。

    夏轻灵很想继续说下去,她想说,如果你在乎过一个人,那么请想起在乎的感受,开始在乎才算是喜欢。

    所以也请,分一点在乎给我。

    这些话,都哽咽在喉头,她完全说不出来。

    她捂着手,身后是慕少洛。

    前面是穆祁言。

    穆祁言看着她,明明已经隐忍到气息不稳,可还是yīn鸷地看着夏轻灵。

    他轻声,声音里带着某种压抑的喘息轻声说:“所以你还是喜欢着慕少洛对吗?喜欢到不惜伤害我,来逼迫我不要报复他?”

    夏轻灵皱眉,她不知道穆祁言竟会误会这些。

    她的态度明明那么明确,她只是想要让他承认,他也是有感情的。

    穆祁言一步一步往后退开,“你真是够狠的,你以为我纵容你就能对我为所yù为了,所谓的喜欢我,不过就是想要报复我吧。”

    报复他先前对她的禁锢,还有强硬让她说喜欢他。

    穆祁言冷笑,有些歇斯底里,“所以这就是你说的所谓喜欢我,你说的教我怎么喜欢一个人,就是这么教导的?”

    这种教导,还不如不要。

    这么疼。

    疼到他想杀人。

    “你跟慕少洛来到这里,就是来嘲笑我怎么保护他的?”

    穆祁言眼里的讥讽更加浓郁。

    “夏轻灵,你以为我真的非你不可了吗?”

    “你以为,你这么背叛我,我会原谅你吗?”

    背叛?

    夏轻灵眼里的惶然一闪而过。

    她没有想到自己揭开他的伤疤,竟然会被他当成是一种背叛。

    穆祁言要是认为她背叛他,是不是就会就像是放弃慕少洛那样放弃她?

    可是她知道自己并没有任何后路可退,如果她对他的伤疤视而不见,任由他内心深处的伤口一只在流脓,最终死去,她根本无法过自己内心这一关。

    她希望他能好。

    能像是一个正常人那样感受到最普通的喜怒哀乐。

    很早就知道他其实有些不正常,暴躁的时候居多,其余的情绪却很少。

    理智过度,冷酷过度。

    没有同情心,没有喜爱某一样东西的怜惜之心,没有一丝善心。

    这样的穆祁言太残酷,残酷到她心疼。

    穆祁言看向慕少洛,眼神说不出的冷然恶意,接着他才将目光转向夏轻灵。

    她捂着手,脸色因为疼痛而苍白着,身体微微颤抖,似乎摇摇yù坠。

    他几乎狼狈地想要掩饰自己在乎的心情,可是一种偏执疯狂的感情却涌上来。

    “你以为我恨死你,你就能解脱了吗?”

    穆祁言一字一句,几乎从喉咙逼出来地对夏轻灵说:“要我放过你,做梦。”

    第204章 杀了你也要得到你

    “夏轻灵你听好了,我不会放过你。就算你让我恨你,我也不会让你离开,就算你想要抛弃我,我也会逼到你走脱无路,只能朝我走过来。”

    再恨,再想回到慕少洛身边,再想要抛弃他。

    他也不准。

    夏轻灵不准抛弃穆祁言。

    只有她不能抛弃他。

    谁都可以。

    就这个女人是他,他唯一认定的。

    就连夏轻灵,也没有权利决定离开他。

    夏轻灵无法理解,为什么穆祁言会认为她会抛弃他?

    可是她的疑惑还没有说出口。慕少洛就先受不了。

    慕少洛冲到夏轻灵面前,将她挡在自己的身后,他表情决然而痛苦。

    “够了,你到底在说什么?你以为所有人都是那个女人还有我一样,会背叛你吗?我承认一开始背叛你,可是哪都是过去的事情。那个女人抛弃你,也是过去的事情,你什么时候能摆脱过去,才能变回那个“

    那个保护我,对我笑的哥哥。

    这句话含在慕少洛的嘴里,却没有勇气说出来。

    因为背叛者,是没有权利后悔的。

    就算他再悔恨,也无权让穆祁言来原谅他了。

    穆祁言听到他说起那个女人的时候,猛然后退一步,脸上难得出现一种茫然的表情。

    夏轻灵不知道为什么穆祁言会出现这种表情,就算刚才她气他气到他发狂,他没有出现这种类似害怕的表情。

    害怕,可是又不是害怕。

    好像更多的是不解。

    不解为什么他会被抛弃一样。

    夏轻灵忍不住往前几步,想要接近他。

    可是下一秒,穆祁言已经大步地往前走来,他眼里出现一种红色的狠戾之气。

    然后他直接推开慕少洛,然后伸手就将夏轻灵拽过去,夏轻灵一个不查,被他狠狠按入怀里。

    她的头磕到他的胸口,然后听到他的闷哼。

    血腥味立刻充满了她的鼻间。

    夏轻灵立刻瞪大眼睛,满眼都是红色。

    这是穆祁言的伤口。

    他的伤口刚刚愈合,医生说了愈合的速度神速,恢复得非常好,只要不出意外,肯定不会有后遗症。

    不出意外

    就是伤口不会再次崩裂。

    可是现在伤口崩裂了。

    就这样崩裂在她眼前。

    夏轻灵害怕到嗓子都哑了,“我们快回医院。”

    她突然后悔了,她后悔自己竟然现在揭开他的伤疤。

    她该等一等的,不该听信医生的话,以为他的伤口已经脱离危险期了。

    她忘记了,穆祁言这个男人多么的任xìng乱来。

    他根本不在乎自己的伤口会造成多大的危险。

    他从来都是这样,不顾别人是否会担心地乱糟蹋自己。

    如果不是她察觉到他这种自毁的倾向,她也不会这么着急地想要找到原因,并且逼迫他的心伤痊愈。

    因为她担心,他迟早会毁了自己。

    穆祁言冷冷笑着,“你怕什么,我死了正好

    趁你的意,你不是恨不得我死了,好放过慕少洛吗?”

    他胸口的血,越来越多。

    夏轻灵的脸上溅满了他胸口的血。

    夏轻灵几乎感觉到窒息,味觉视觉嗅觉都是血腥的味道跟颜色。

    这种感觉令她窒息,想要发疯的痛苦。

    可是她根本无法逃离开,因为穆祁言死死按住她的脸孔,让她埋入他的伤口中。

    她脸上甚至传来清晰的,伤口崩裂的声音。

    穆祁言怎么能这么残酷,这样自残给她看?

    穆祁言的声音冷酷到疯狂地响起,“你以为能用这种伤害的方式离开我吗?我杀了你,也不放过你。”

    夏轻灵如果不是被他的血液吓呆了,几乎都想要怒吼出来,她根本不想离开他。为什么他那么执着地觉得她会抛弃他。

    高高在上的穆祁言,几乎拥有一切的穆祁言,怎么就那么没有安全感。

    夏轻灵重复,机械般的说:“快点跟我回医院,祁言。”

    这样的他,简直疯狂到令她害怕的地步。

    他怎么可以这么伤害自己。

    用伤害自己来伤害她。

    夏轻灵觉得自己的心几乎快要被他逼迫到崩溃的地步了。

    穆祁言心里的伤痕,比她想象中的更加深,他心里的深渊裂痕几乎超出她的想象。

    她只不过揭开他的伤疤而已,她以为他能承受得住,可是她却发现穆祁言根本不给她任何机会,来治愈他。

    穆祁言却更加凶狠地按着她,让他胸口的血液跟她的脸接触着。

    可是下一秒,他却愣住了,因为他感受到自己胸口传来了另一种湿漉的感觉。

    这不是他的血液的湿度,而是另外一种让他皱眉的触感。

    他低头,却发现夏轻灵安静地待在她怀里,可是她眼里的泪水几乎跟他血液融为一体。

    她一边脸都染上了血痕,眼里的泪水静静地流淌下来,冲淡了血液的颜色。

    明明是哭着,可是她的表情却非常静谧,几乎没有一丝声音,如果不是穆祁言察觉到胸口的湿度不同,他可能不会发现她竟然在流泪。

    这种比绝望

    _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