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 95 章

    了他接近的机会,慕少洛才能进入到穆祁言的生命里。

    不然就穆祁言这么强烈的戒备心理,没有他的同意,谁都别妄想进入到他私人领域里。

    慕少洛不是知道穆祁言将钥匙放在哪里吗?

    以穆祁言的xìng格,能让那个人进入到自己的房间里,难道害不足以表达出,当初慕少洛在他心里的位置。

    穆祁言绝对不可能将自己的钥匙位置,告诉一条狗的。

    “所以,祁言,是你先接近少洛。”

    “是你最先接纳他,比少洛更加早的时候,在少洛不知道的情况下,你已经承认了他地位,他是你弟弟,如果你父亲没有别的私生子的话,他就是你唯一的弟弟,跟你同病相怜的弟弟。”

    穆祁言突然狠声说:“够了,夏轻灵,跟我回去。”

    他狠戾而暴躁,就像是一头被人伤害到的雄狮,充满了可怕的威慑力。

    夏轻灵摇头,继续后退,“所以当你发现少洛背叛你的时候,你会这么恨他的原因除了背叛,更多的是因为少洛不仅仅是背叛了你,而是他毁掉了你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所建造的一座脆弱的桥梁,那就是你渴望小心翼翼接触感情的桥。”

    “你第一次渴望,通过自己的保护,而想要得到一段兄弟的感情,可是最终这段感情却给了你可怕的伤害,将你通往感情的道路直接毁掉。”

    这也是为什么穆祁言那么恨慕少洛的原因。

    要穆祁言接受一个人多么难,可是第一次接受的人,却是背叛者。

    这也是他从来不相信感情的原因。

    因为已经被毁了。

    他当然恨毁灭他的慕少洛。

    穆祁言脸上的表情消失了,就连那个嘲讽的笑容也消失了。

    他的表情无比空白,就连愤怒都消失了。

    而慕少洛听到夏轻灵的话,几乎不敢相信。穆祁言接受他,比他接受穆祁言还要早吗?

    如果不是夏轻灵说,他根本不敢相信这种话。

    可是当慕少洛看向穆祁言的时候,看到他面无表情的脸上,眼眸深处的翻滚,慕少洛突然意识到,夏轻灵说的可能是真的。

    如果不是不是真实的,穆祁言怎么可能是这种表情。

    穆祁言终于开口,冷冷的,如果冰渣一样,“好了,轻灵你快要触及到我的底线,如果你现在跟我回去,我还会选择包容你一下,如果你再这样这惹怒我,我不敢说会放过你。”

    这种话,出自穆祁言的嘴。

    就已经是非常严重的威胁了。

    夏轻灵看到他眼里的冷意,不是不是害怕,毕竟夏轻灵知道穆祁言的手段。

    一开始他完全不喜欢她的时候,对待她的手段非常残酷。

    这段时间他对她的态度才缓和了很多,这导致她以为,穆祁言会一直包容她下去。

    可是穆祁言就是穆祁言,他说喜欢她,她怎么敢相信。

    一个不相信感情的人,是不可能爱上她的。

    第201章 跟着我的,死

    而穆祁言就是那个不相信感情的人。

    如果他只是不懂感情,夏轻灵还能一步一步地教导他,告诉他什么是喜欢。

    可是他不是不懂,而是不愿懂,也不相信。

    这要让她怎么教会他喜欢一个人?

    喜欢一个人,就是要全心全意,付出所有的感情才能办到的。

    如果想要穆祁言懂得喜欢,那么她只能选择一条充满荆棘的路。

    那就是让穆祁言重新相信感情。

    夏轻灵突然说:“我让你相信,你对你弟弟的感情吧。”

    她想起他房间里那个相册。

    其实慕少洛没有看到,可是她却看到了。

    那个相册的最底部,有一行非常小的字,是一种花式的法语。

    可能法语是慕少洛不擅长的语言。

    所以他没有注意。

    那行字的意思大概是“皇冠与荣耀同在,你与我同行”。

    她不懂法语,但是她看过这句话。

    她曾经打工的高级餐厅里,也曾经在招牌上写下这么一行小字。

    所以她非常清楚这句话的意思。

    而这句话的上方,是慕少洛的照片,还有一只手。

    慕少洛坐在楼梯下方微微仰头,似乎看到了什么,而照片的最上方最照到了扶着楼梯的一只手。

    洁白的,骨架优美,却是属于孩子的稚嫩手指。

    那个时候,慕少洛坐在楼梯下方,而穆祁言就站在楼梯上看着他。

    这张照片下方,就是穆祁言的亲题句。

    很明显,那个时候的穆祁言,是相信并且保护着慕少洛的。

    他希望自己能有一个弟弟,一个跟他同行的伙伴。

    可是当慕少洛背叛后,他就抛弃掉自己曾经存在的感情,往一条毫无任xìng的路上越走越远。

    如果不是慕少洛带她来到这里,她根本不知道,现在的穆祁言也是有感情的。

    只是那种感情,被他抛弃而已。

    夏轻灵决定,要逼着穆祁言去回顾这种感情,让他重新相信,他内心深处是有柔软的地方的。

    这样无论以后他喜欢上谁,他会知道真正喜欢一个人是怎么样的。

    夏轻灵想到这里,深深地看了一眼穆祁言,这个男人依旧跟她相遇的那天一样,眼眸深处充满了兽xìng的疯狂,他贵气优雅,却冷漠依旧。

    接着,在所有人都反应不回来的时候,她突然转身就往城堡里冲进去。

    穆祁言本来防着她逃跑,可是不曾想过她会直接往城堡里跑去。他伸出的手,只来得及的抓住她的衣角。

    他吓到心神一震,几乎是立刻就对着保镖大喊,“不准点火。”

    整个城堡都是油,如果有一点火星出现,夏轻灵就没有救了。

    这可不是上次那个失火,那个时候她在屋子里,只是煤气出问题,所以有时间能抢救。

    可是汽油一旦点燃是不要妄想短时间扑灭的,只能立刻逃离,就算他出动巨大的人力去扑灭,夏轻灵也肯定早已经变成黑炭了。

    而慕少洛看到夏轻灵跑入城堡,脸上出现一丝恐惧,他几乎没有任何思考的空间,就选择立刻转身拼命追着夏轻灵的脚步而去。

    他必须立刻将夏轻灵拉回来,他知道自己罪孽深重,可是这种罪孽只能由他来赎罪。

    这跟夏轻灵没有一点关系。

    他不该将她拉进来。

    让她参与到他跟穆祁言之间的事情来。

    慕少洛跟夏轻灵的背影真是刺目,穆祁言也想跟着跑进去,可是脚步刚刚抬起,胸口就传来一阵疼痛。

    而随xìng的医生一直在注意着穆祁言。

    他立刻冲上来,“穆少,我们该走了,你的伤口。”

    穆祁言却突然bào发,一脚将医生踹开,“滚,通通滚,她跑进去了你们都瞎了,快点给将油冲洗干净了。”

    就算现在没有人点火,可是都是油的城堡不是闹着玩的。

    只要一点意外,里面的人全部完蛋。

    命令完,穆祁言立刻大步就往里面走。

    他发誓,找到夏轻灵一定要要要要慕少洛好看。

    好吧,他对那个女人真是该死的心软。

    如果不是夏轻灵,是别的女人早就被他烧成黑炭了。

    一堆人战战兢兢地跟在穆祁言的身后,“穆少,很危险啊,不要进去,等到油弄掉再去吧。”

    穆祁言回头,眼里血丝尽显。

    “跟着我的,死。”

    一句话,让所有人都待在原地不敢移动。

    而穆祁言就这样走入城堡。

    一进入城堡,看着熟悉的大厅,那些他喜欢的花纹与暗沉奢靡的颜色。

    他的心情就非常烂。

    这个鬼地方,还是早点毁掉好了。

    穆祁言转身就往楼上走,他在外面看到窗户,夏轻灵跑上楼梯了。

    她是担心他的责备,没有地方跑才跑到这么危险的地方的吗?

    空气里都是汽油的味道。让穆祁言非常不舒服。

    他走向楼梯,走到一半,他突然低头往下看。

    一个小小身影坐在楼梯口,他稚嫩的脸盘微微扬起,看着楼梯上的他。

    “哥哥。”那个小小的身影这样叫他。

    穆祁言一恍惚,才发现楼梯下面什么人都没有。

    都是以前的记忆。

    他跟慕少洛,的过去。

    ——

    夏轻灵跑到穆祁言的房门前,弯腰揭开地毯,找出钥匙,然后打开门。

    依旧是苍穹的天空。

    巨大的书架。

    她冲到柜子前,拉出最底下的抽屉,看到那本相册。

    当她的手指触碰到相册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个剧烈的喘息声,是慕少洛。

    慕少洛二话不说,立刻伸手就抓住她的手腕,“快点跟我出去,要是我哥哥下令点火我们都会死。”

    夏轻灵却死死抓着相册,“我拿到这个就走。”

    慕少洛看到相册,无法理解她为什么冒着生命危险进来拿。

    “我承认相册是我很重要的回忆,但是你更加重要,你根本不需要冒着生命危险进入这里,只是拿到这个相册。”

    慕少洛几乎急到暴怒起来。

    比起这些东西,夏轻灵这个人在他心里的份量更加重。

    夏轻灵将相册夹在自己的手臂下,然后点头说:“我有更重要的原因,好吧,我们走吧。”

    “走。去哪里?”

    第202章 想要私奔不成

    一个冷漠的声音从门口传进来。

    穆祁言脸色有些微微的发白,他斜靠在自己的房间门口,就这样看着慕少洛的手,他牵着夏轻灵的手腕。

    简直是让他暴躁到极点。

    夏轻灵一开始爱的人是梁斯诺,他忍耐了。

    夏轻灵第二次爱上慕少洛,他也忍耐了。

    因为先来后到,他的理智告诉他,夏轻灵认识他们的时候,根本不认识他。

    更加谈不上什么红杏出墙。

    但是理智是理智,他根本无法按照理智来办事。

    他虽然没有在夏轻灵眼前发作,可是内心却已经恨不得弄死梁斯诺跟慕少洛。

    这两个人都曾经是夏轻灵生命里最重要的男人。

    就算是曾经,也不准。

    更不要说,夏轻灵现在还跟慕少洛拉拉扯扯的。

    这已经彻底击溃了他底线。

    穆祁言冷冷地看着他们,突然笑了笑,这个笑容说不出的yīn狠。“怎么,想要私奔不成。”

    这句话说的让夏轻灵跟慕少洛的脸色同时难看起来。

    夏轻灵忍不住更加用力抓着自己手里的相册。

    而慕少洛已经松开她的手,默默地站在一边,表示自己跟夏轻灵并没有什么关系。

    可是穆祁言已经走过来,随手就踢开保持得很好的一张椅子。

    “来到我房间干什么?难道还想在我小时候的房间里,感受露天的快乐不成?”

    这句话,夏轻灵没有反应回来。

    可是慕少洛一下就知道他在说什么。

    他忍不住生气反驳。“我跟轻灵,是清白的。”

    他们以朋友相jiāo,就算同居,也是朋友式的互相照顾。

    要不是梦幻之岛后的醒悟,他跟夏轻灵之间的感情就如同君子之水般,淡而礼貌,远而不疏。

    他跟她,从来没有出现过任何龌蹉的事情。

    夏轻灵因为慕少洛的话,才知道刚才那句话的意思,他是说她跟慕少洛要在这个房间里翻云覆雨吗?

    就连夏轻灵都被恶心到。

    穆祁言抬眼,他随手拿起一个观赏用的古董瓶子,瓶子圆润小巧,却出乎意料的沉重。

    “清白,当然,我当然相信你们是清白的。”

    穆祁言说这句话的时候,含着无线的恶意。

    “你对女人根本不行,不清白也不行。”

    你对女人,根本不行

    根本不行

    夏轻灵惊讶地看向慕少洛。

    而慕少洛却不看看向夏轻灵,只是呆呆地站着,就好像穆祁言说什么,怎么伤害他都无所谓。

    这样的慕少洛,真是令人绝望。

    到底是怎么样的背叛,让他付出所有去赎罪。

    就算穆祁言一直在毁掉他所有的幸福,所有喜欢的东西,他都甘之如饴,毫无怨言。

    慕少洛好像将自己的人生都放在赎罪上了。

    夏轻灵觉得这样的慕少洛,实在是她让她无法忍受了。

    慕少洛就算xìng格冷淡,可是那是在陌生人面前。

    在朋友面前,他非常开朗爱笑。

    他非常乐于帮助朋友。

    就像是他们之间的契约一样,明明是他救了她nǎinǎi的命。

    他根本不需要同意她离开的要求,可是因为是朋友,所以他根本不会用恩情来要挟她,而是任由她自由地走开。

    跟穆祁言不同,慕少洛是那种经历过暴风雨后,却依旧能热爱生活的人。

    他比穆祁言更加希望幸福地活下去。

    所以他才更加希望能得到穆祁言的原谅,因为只有被原谅了,他才能真正走入自己的人生道路上。

    不再受到过往错误的束缚。

    夏轻灵握紧拳头,她真的觉得穆祁言跟慕少洛的关系真是太畸形了。

    穆祁言报复慕少洛。

    慕少洛忍受他的毁灭。

    最后两个人都别想好过。

    夏轻灵突然掀开相册,直接露出那张坐在楼梯口的慕少洛的照片。

    然后她指着上面的法语说:“这是你写的吧,祁言。”

    就算字迹比现在稚气很多,也不如现在有力锋利,但是字迹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穆祁言看到照片,脸上的笑容慢慢隐去,他的手抓着那个小花瓶,用力到指尖发白。

    夏

    _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