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 86 章

    穆祁言很快就察觉到她,因为她一接近,身上的清淡香味就会弥漫开。

    他身体微微一僵,却没有吭声,就这样坐着让夏轻灵给他包扎好伤口。

    夏轻灵学着医生最后给绷带打上了一个比较专业的结扣,刚刚要松开手,突然她的手臂就被回身的穆祁言给拉住,天旋地转间,她整个人已经被他按在怀里,狠狠吻了下去。

    夏轻灵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呆愣地看着他,漆黑的眼瞳里,是穆祁言那张略带狂热的俊美脸孔。

    穆祁言抱着她,体会到手指下的软香温玉,以及唇间令人眷念的香甜。

    夏轻灵本能地想要避开他浓烈的亲吻,可是却被他扣住身体,根本无法动弹。

    等到穆祁言意犹未尽地放开他,她整张脸已经红通通的,带着一丝情动的喘息,让人看了都觉得心动。

    穆祁言深深地看着她,然后才微微松开手,夏轻灵趁机推开他,有些慌乱地站起身,然后说:“一大早就发情,你的身体还没有好呢。”

    第181章 你想了解穆祁言的过去吗

    qiāng伤那么危险,他还能这么饥不择食也是让她无言以对。

    穆祁言有些回味地伸出手指摸摸自己的唇,上面还留有夏轻灵的香气,他上下打量了夏轻灵一眼,轻声笑着说:“我的身体好不好,你要不要亲自试试。”

    夏轻灵不敢跟他说这些玩笑话,担心穆祁言不小心就要来真的。

    不管怎么说,夏轻灵对这方面还是很保守,以前没有遇到穆祁言的时候,就算她跟梁斯诺谈恋爱谈得死去活来的,也从来没有越轨。

    牵牵手,偶尔情深一起,才会亲一下。

    所以在遇到穆祁言之前,哪怕已经有恋爱经历,她对这方面也是特别的纯情。

    结果穆祁言这个男人就跟飓风一样,用一种令人目瞪口呆的速度,来拆毁她的人生观。

    夏轻灵转身救走,脚步有些慌乱,“我去洗漱。”

    穆祁言笑着看着她跑开,可是眼神却渐渐冷下去。他还是无法释怀昨天晚上她跑去见慕少洛的事情。

    虽然昨天她回来后一个晚安吻,让他将火气压下去,但是她以前对他说的,关于爱上慕少洛的话语,还历历在目。

    他根本无法肯定慕少洛现在在夏轻灵心里的位置。

    可是看到夏轻灵的脸,他就无法问出口。

    穆祁言发现自己对夏轻灵似乎越来越无法狠心了,就连质问她的勇气,似乎也没有。

    就好像现在他越来越无法忍受,从她嘴里出现另一个男人的名字。

    也非常厌恶看到以前跟她有纠缠的男人的出现。

    无论是慕少洛,还是梁斯诺。

    都在他的黑名单里。

    恨不得除之后快。

    穆祁言伸手捂住自己的眼睛,里面黑暗越浓。

    他对夏轻灵的感情太深了。

    深到,连他自己都觉得危险。

    ——

    夏轻灵洗完脸,用毛巾擦干净,抬头看到镜子里的自己,眼下有淡淡的黑眼圈。

    她一向很少有黑眼圈,得疲惫到一定的程度才会产生。

    这段时间照顾穆祁言,还有因为对他的伤口的担忧,简直心力jiāo瘁。

    虽然无法否认心里对穆祁言的心动,可是有时候还是觉得累跟迷茫。

    她在穆祁言身边,能待多久呢?

    穆祁言虽然xìng格恶劣,可是他要什么女人没有,就算一时间对她感觉到新鲜,也不可能一辈子都看不腻。

    如果不是他这么疯狂的举动,导致打赌输了,她可能现在都在躲避他。

    可能是她也知道,一旦躲不开,沦陷了,她就万劫不复了。

    不敢心动,不敢爱,不敢靠近。

    都是害怕受到伤害而已。

    夏轻灵的手指慢慢摸了摸自己的嘴唇,上面似乎还留有穆祁言霸道的气息。

    看到镜子里的自己的脸颊上出现一丝红晕,她有些慌乱地低头,不忍看到自己眼里伸出的动心。

    她随意将手放入口袋里,摸到手机,顺手拿出来打开看一眼时间,却发现有未读的短信,一共两条,一条是一动运营商的,短信显示她已经手机欠费,最后在明天之前快点充钱,不然会停机。

    夏轻灵漫不经心看了一眼,然后点开下一条短信,轻灵,你想要知道我跟穆祁言的过往吗?你想了解,我那个优秀的哥哥,曾经发生过什么吗?如果想知道,明天你出来,我告诉你吧。

    她的指尖点在短信上,蓦然一顿,就僵硬住不动了。

    穆祁言的过往。

    她只知道他是穆家的掌权者,哪怕还没有真正变成家主,可是现任家主穆啸根本无法奈何他。

    只知道他非常厉害,这么年轻就拥有别人十辈子都不可能企及的商业成就。

    穆祁言这个名字是穆家的代表,也是最新一代的世家里的子弟,神一般存在的人物。

    就算是梁斯诺,也是无法与他比肩的。

    而慕少洛,却是穆家毫无存在感的人。

    如果不是穆啸老爷子一直护着,可能已经被穆祁言给弄死了。

    他们兄弟,有一种诡异而奇怪的张力存在。

    爱与恨,泾渭分明。

    慕少洛的靠近,穆祁言的恨意,都是非常清楚的。

    他跟穆祁言的过往,就穆祁言的过往。

    夏轻灵才发现她对穆祁言的了解,寥寥无几。

    就算她现在天天跟穆祁言泡在一起,可是就像是当初跟梁斯诺在一起的一样,对于他们隐藏的身份或者过去都不清楚。

    她一直因为只要了解现在的他就可以,毕竟自己哪怕是爱上,也是爱上现在的他。

    可是经历了梁斯诺的错误,她终于明白,如果她不了解穆祁言的过去,那么她也不可能在他生命里久呆。

    因为过往也是穆祁言的一部分,如果没有过往,就没有现在的他。

    这条短信,让夏轻灵动心了。

    她发现自己竟然一直很想了解穆祁言。

    就是梁斯诺,也不曾让她这么迫不及待地要去追溯以前来了解一个人。

    夏轻灵走出去,看到穆祁言正在冷冷指挥一堆医护人员,将人吆喝得团团转。

    虽然他bàozhà的脾气真是让人觉得不好相处。

    但是哪怕是恶整人,穆祁言也有一种天生的贵族气息,让人心甘情愿供他驱使。

    穆祁言看到她出来,勾勾手指,“吃饭。”

    早餐是穆祁言带来的大厨做的,非常适合病人吃。

    夏轻灵也享受了一顿穆祁言式的早餐。

    精致而火候精准的菜肴,是夏轻灵绝对无法做出来的。

    可是穆祁言却非常嫌弃,“真是难吃,还是你做的比较好。”

    夏轻灵不敢吭声,她实在是没有那么大的脸敢承认穆祁言的话。

    她的家常菜比起大厨做的,简直粗糙到难以下咽。

    穆祁言要是真的觉得她做的比较好吃,肯定是他味觉出问题了。

    不过要是他觉得好吃,夏轻灵迟疑了一下才轻声说:“要不,我给你做顿饭好了。”

    穆祁言看了她一眼,冷然的眸子里闪过一丝诧异的暖意,似乎她的提议让他心动。

    可是下一秒他突然将筷子往桌子上一摔,有些生气地说:“不用你做饭。”

    夏轻灵皱眉,不懂他为什么发脾气。

    第182章 我的女人不需要工作

    穆祁言靠着椅子背,双手jiāo叉靠在桌子上,他看向夏轻灵,眼里有一种霸道的冷冽,“我的女人不需要洗手作羹汤,以后任何家务都不准动手,做饭是厨师的事情,如果你想要做,我就将所有厨师都赶出去。”

    夏轻灵听到他的话不知道该感动还是好笑。

    “只是做饭而已。”她有没有说家务全

    穆祁言轻轻扬起嘴角,斜睨着她,“虽然我知道你迫不及待想给我做饭,但是我可不允许你去干这么伤手的活。”

    这么伤手的活?

    做饭哪里伤手了。

    而且对她而言,家务做饭这些事情都是熟悉得不能在熟悉的。

    顺手就做好的事情,对夏轻灵而言一点难度都没有。

    而且论起伤手,她以前天天打工,连清洁工都干过,那才叫伤手。

    夏轻灵看到穆祁言这个强势的模样,突然有些不好的预感,“那我的工作”

    穆祁言直截了当地说:“我的秘书,御用秘书。”

    秘书就算了,御用是怎么一回事。

    本来就够暧昧的,现在更加说不清了。

    当然她现在确实跟穆祁言说不清。

    可是这么明显地走后门,她都不敢跟着穆祁言去工作了。

    夏轻灵有些迟疑地问:“我还想要打工。”

    穆祁言沉默了一下,然后伸手抓住她的手,冷冷地说:“打工干什么,我帮你把你打过工的地方都买下来吧,让老板帮你打工。”

    夏轻灵无语哽咽。

    壕无人xìng啊。

    有钱了不起啊。

    好吧,是很了不起。

    夏轻灵试着跟他沟通,“我不需要,我想要自己赚钱。”

    穆祁言冷声说:“你来赚我的钱就行了,我的钱多到你赚不完。”

    夏轻灵竭尽全力想要保持住自己最后的一点生活,“可是我不想直赚你的钱,我以前也是这么过的,毕竟自己赚钱用起来比较有成就感。”

    穆祁言斜睨了她一眼,眸光清冷,“怎么,用的钱就没有成就感了吗?那你是想用哪个男人的钱觉得有成就感?”

    夏轻灵沉默,她果然不该跟穆祁言辩论。

    因为根本就辩论不赢。

    穆祁言的嘴dú是出了名的可怕。

    夏轻灵微微叹一口气,没有多想就说:“真想知道你小时候嘴也是这么犀利吗?还是长大后才练成。”

    穆祁言脸上带着戏谑的表情僵硬了两秒,然后才声音冷下去说:“你只要看着现在的我就够了,以前的事情没有任何意义。”

    他语气带着一种隐忍的颤抖。

    像是愤怒,又掺杂别的东西。

    夏轻灵抬头看着他,他脸上平淡如水,可是眼神却带有一丝颤抖。

    就好像想到什么那样,很想bào发,却又狠狠压下去。

    夏轻灵微微一愣,才低头笑了笑,“我只是”

    想要了解你而已

    这句话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毕竟她清楚,现在的她根本不够份量,让穆祁言打开心扉。

    也没有资格跟他分享他的过往。

    虽然很清楚自己跟穆祁言的差距,可是等到真正看到她还是会觉得心疼难忍。

    ——

    夏轻灵看了几次短信,最终还是打下回应。

    我很想了解他跟你的过往,你等我一下。

    可是答应后,她才发现自己似乎没有出去的理由。

    穆祁言现在看她看得很紧,根本就没有出去的机会。

    买什么东西,助手都去买了。

    需要做什么事情,助手也都做了。

    穆祁言的几个助手,就跟万能机器人一样,几乎没有他们不能包的。

    给穆祁言换了yào后,夏轻灵觉得自己似乎也没有什么事情做的。

    穆祁言因为被医生警告,所以他没有进行高强度的工作,而是打开记本电脑,视屏开会。

    他对医生非常不客气地说:“开会就是我放松心情的方式,就跟你爱看没有营养的电视机跟没有用处的世界名著一样,差别是我的爱好比你高贵,比你有意义而已。”

    医生:“”他竟然感到无言以对。

    穆少你高兴就好。

    夏轻灵劝导的话在嘴里,最终还是转了两圈绕回去。

    毕竟她不清楚穆祁言是真的喜欢开会,还是因为他没有别的爱好,所以只能将开会当成爱好。

    说起来,她还真的没有见过他有什么别的爱好,除了折腾恶整人外,整个人就是一个工作狂。

    她看向穆祁言,他漫不经心的看着记本,上面是他下面各个公司的ceo,每个人都恭敬地在对他报告什么。

    穆祁言带着耳机,偶尔会对他们说些什么。

    看起来特别游刃有余,轻松自如。

    这种气度与从容,夏轻灵从来没有在别人身上看过。

    她的眼神浅淡,表情淡然,眉间却蹙起来,手指有些无意识地捏着自己的袖口,整个人有种淡然而茫然的心不在焉。

    穆祁言斜眼,就看到夏轻灵淡如水地坐在自己身边。

    他忍不住多看了她一眼,明明两个人没有任何jiāo谈,可是空气里却有一种安静的温馨感。

    这种感觉,穆祁言从来不曾体会过。

    明明只是多了夏轻灵一个人而已,可是对他而言,空气里那种常年不散的孤寂与安静消失了。

    只剩下一种舒服而温暖的气氛,在包围着他。

    穆祁言嘴角忍不住微微勾起,可是微笑还没完全出现在嘴角,他就顿住了。

    因为他看到夏轻灵手指的动作,她的指尖有些发白,眼神也没有焦点,整个人似乎完全无法集中精神。

    穆祁言微微眯起眼,手指忍不住用力按住记本的空白键。

    跟他在一起,她一点都不在意吗?

    这么神游太空,是恨不得快点离开他吗?

    夏轻灵突然抬头,似乎想到什么,眼神一亮。

    然后她转头轻声对穆祁言说:“我想出去一下。”

    穆祁言眼里的yīn暗凝聚起来,这么快就要跑了,待在他身边是多无聊?

    夏轻灵没有注意到穆祁言眼里的变化,她自从答应了慕少洛会出去后,整个人就一直心不在焉。

    虽然知道自己跟穆祁言不可能走到最后,就算再了解他,也没有什么用。

    ps:今天入v,昨天忘记

    _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