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 63 章

    些脸红起来。

    毕竟这件事情明眼人一看就是李佳佳的错误,就连李致远也让她道歉了,所以夏轻灵并不是那种混进婚礼的人。

    夏轻灵走入酒店的走廊,远离婚宴现场。

    她需要呼吸的空间。

    那个婚宴,让她都要感觉到窒息。

    如果不是为了遗物,她绝对不会来参加梁斯诺的婚礼。

    毕竟来参加自己前男友的婚礼的女人,不是来炫耀的,就是来自虐的。

    她没有带能让人觉得称赞的男朋友,所以算是来自虐的。

    自己独身一个人,却来参加前男友幸福的两个人婚礼。、

    不是自虐是什么。

    夏轻灵决定找个没有人的角落,呆到婚礼结束。

    反正李致远有没有让她出现在婚礼的现场,所以她来到这里,就算是参加婚礼了。

    夏轻灵边想,边随意地往前走。

    突然前面一开阔,是一扇白色的镂空雕花门。

    她脚步一顿,才伸手推开。

    海浪声扑面而来。

    金色的沙滩,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原来这条走廊连接的竟然是梦幻之岛上,最美丽的沙滩。

    沙滩空无一人。

    只有远处停留着一辆游艇,大而豪华,有着皇家制造的标志。

    她迎着海风,才微微松一口气。来参加梁斯诺婚礼的郁闷,总算是出了一些。

    夏轻灵一个人,她看向平静的海面,突然默默地往前走。

    一直走,一个脚印,一个脚印,从沙滩上,延伸到海里。

    她的脚踝沾湿了海浪,海风吹乱到了长发,站在涌动的海水里,有一种随意慵懒的美感。

    远处,皇家游艇甲板上。

    穆祁言随意抬头,突然愣住,然后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

    “夏轻灵?”

    他这次喝得有些醉,头昏眼花的时候,竟然看到夏轻灵站在海浪里,宛如海之女神。

    他呆呆地看了一会,还是不确定自己是不是酒醉幻觉,然后他随手拉过一个佣人,指着夏轻灵的方向。

    他问:“那里,是不是有一个女人?”

    佣人看过去,也发现夏轻灵,连忙点头,“是啊,她站在海里,难道是自杀。”

    每年因为情杀的人跑来跳海的人也不少,毕竟有幸福的结婚者,就有失恋的,被抛弃的悲哀者。

    夏轻灵站的地方有些危险,只要再向前几步就会落海被海浪卷走。

    也不怪佣人会这样联想。

    穆祁言下一秒已经消失到甲板上,他直接冲到驾驶室里,将船长一脚踹开,然后伸手就将游艇调到手动。

    然后接过方向盘,将游艇加大最大的速度,整只游艇就往海滩上冲过去。

    船长整个人坐在地上惊呆了。

    “穆穆少,我们不能再向前行驶了,船会直接冲上沙滩搁浅的。”

    穆祁言头都没有回,“闭嘴,给我滚到一边。”

    船长还在竭力劝阻,毕竟游艇的价值可是以亿来算的,穆少不心疼,他一个小船长很心疼的。

    “我们这里已经是浅滩了,不能上去了。”

    穆祁言冷笑,“搁浅了,你自己一个人给我重新将游艇推下海。”

    船长突然很想跳海。

    ——

    夏轻灵站久了,突然觉得冷。

    毕竟现在这种天气,站在海里会让人冷的发抖。

    如果不是心情郁闷,她也不会脑残到一直站在海水里。

    她一步一步,打算走上海滩,突然身后,传来了一声海浪的轰鸣。

    夏轻灵一个吃惊,转身却看到让她目瞪口呆的一幕。

    一辆皇家游艇,高达好几层的超级巨无霸,竟然直直往她这边冲过来。

    她如果没有搞错,她站的地方,其实已经是海滩了。

    那辆游艇,就这样冲上来,不会搁浅,然后侧翻吗?

    还是那辆游艇喝醉了,以为自己是海陆两栖的跑车?

    夏轻灵脸色发白,连忙就往海滩上跑。

    担心自己一个动作太慢,会被游艇给碾压过去。

    这一压,连尸体都不全了。

    游艇却像是可怕的大怪兽,轰隆隆地直接往夏轻灵的方向开着。

    在夏轻灵跑上海滩,以为终于安全的时候,身后却传来一阵可怕的声响。

    就好像什么东西狠狠割过石头的声音。,

    她回头,看到那辆游艇就这样冲上海滩,底部狠狠碾压过海滩,在海滩上割出一道可怕的深痕。

    就好像将海滩给劈成两半一样。

    更可怕的是,那辆游艇,是冲着她来的。

    这是多很她,开着游艇来撞她?

    夏轻灵看到游艇竟然还有余力往上冲,连忙转身继续跑,可是因为太慌乱,竟然没有看清楚路,整个人踉跄一下就跌倒了。

    而游艇却已经冲上来,直接冲到她面前。

    绝大的yīn影,如同史前怪兽,笼罩住夏轻灵发白恐惧的脸孔。

    她抬头,几乎是惊恐地看着这辆游艇,往她这边冲来。

    就在她以为自己会死的时候,那辆游艇奇迹的,停了下来。

    停止得特别惊险,游艇一半在水里,一半在沙滩上,看起来就好像是海浪搁浅一样。

    夏轻灵浑身发抖,心跳得飞快,她刚才还以为自己死了。

    不过开这个游艇的人,是谁?

    是谁跟她有深仇大恨,弄辆游艇来弄死她?

    普通人哪里会开着游艇来撞人的?

    神经病。

    ——

    穆祁言冲出驾驶室,他头还是有些晕,好不容易下了游艇,却没有看到夏轻灵。

    他来回冲撞,发现沙滩上空无一人。

    穆祁言觉得不对,他明明看到夏轻灵站在沙滩上。

    可是怎么下了游艇了,他根本就看不到人。

    难道是幻觉?

    他迷糊间看到远处的白色雕花门,知道那里是连接酒店的后门。

    没有任何迟疑,他面容冷峻,长腿一伸就将门给踹开。

    第一百三十二章 女人,给我站住

    “夏轻灵,你给我出来。”

    吼完,却发现走廊空无一人。

    难道真的是幻觉?

    穆祁言摇摇头,才往回走。

    可是走到一半,又探头去看隔壁的转角,也没有人。

    看来不是夏轻灵。

    穆祁言走到沙滩上,看到惊慌失措的佣人纷纷从游艇上跑下来,包括船长船员。

    他突然心情暴躁起来,“统统给我集合起来,将游艇重新推回海里。”

    这辆游艇大到可怕的底部。

    就是一千个人也不一定能推下去。

    穆祁言冷冷命令:“不推,就给我去填海。”

    佣人们觉得生气的慕少简直就是地狱。

    如果能让他开心起来,他们什么都愿意去做。

    就是不要让他们去推游艇。

    ——

    夏轻灵身体上的颤抖还没有停息,她从走廊的一个角落里走出来。

    其实穆祁言差一点就发现她了。

    可是可能是他喝醉了,竟然直直往前走,根本没有发现,她就在他身边,一伸手就能接触到的地方。

    夏轻灵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反shèxìng地躲避着穆祁言。

    可是夏轻灵一想到,他竟然开着游艇来撞她。

    原来穆祁言已经恨她恨到这种地步了。

    不过就是说了句不喜欢他,竟然这么狠dú,就要碾死她。

    穆祁言果然就是一个绝情绝义的变态。

    夏轻灵决定,还是远离穆祁言好了。

    她实在不敢惹一个,敢开着游艇冲上沙滩撞人的神经病患者。

    ——

    佣人们哭脸地去推游艇。

    穆祁言却突然问:“你们刚才,有看到她站在这里吗?”

    他喝醉了,可是这群人可没有喝醉了。

    佣人迟疑了一下,才点头。“有一个女人站在沙滩上。”

    而穆祁言还开着游艇去撞她。

    这是多大仇啊。

    穆祁言突然转头又重新冲入白色的门里。

    该死的夏轻灵,竟然敢看到他当作看不到。

    最好不要被他抓到。

    ——

    夏轻灵认命地重新回到婚宴现场。

    比起郁闷,还是命重要。

    婚宴刚刚开始,音乐已经开始转化为甜蜜的乐曲。

    李致远已经去接李念念。

    这场王子公主的童话婚礼,刚刚要开始。

    夏轻灵站在角落,面无表情。

    突然她看到一个熟悉的,嚣张无比的身影出现在酒店大厅的另外一边。

    他黑发凌乱,眼神狠戾,冷酷的脸上有一种精致到极致的俊美,整个人就好像炫目的流星,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眼光。

    一时之间,没有人认出他是穆祁言。

    穆祁言平时的商业形象,矜贵高雅,就算脾气烂也是私底下的传说,每次在商业杂志跟电视,看起来都是翩翩浊世的大家公子。

    而现在的穆祁言,脚步不稳,眼神通红,黑发乱糟糟的,虽然俊美依旧,却给人一种邪肆到颤栗的感觉。

    他四处张望,只觉得人怎么多到让他烦躁。

    管家尽责地跟随着他,就担心喝醉酒的慕少会出什么意外。

    “能叫这群人滚出去吗?”

    穆祁言不耐烦地说。

    管家犹豫了一下,才说:“到底是梁家的婚礼,来者是客,穆家也要顾及一些商业形象。”

    穆祁言沉默了一会,就在管家以为他想通了,他才冷冷看了管家一眼,“关我什么事,还不赶人。”

    要是无缘无故赶人,可是会出大乱子的。

    管家连忙改口,“赶走了人,夏小姐也会有机会跟随着人群走掉,毕竟那个时候,监管总是无法十全十美的。”

    穆祁言冷哼,“一群废物。”

    可是也不提将所有人赶走的命令。

    他恶狠狠地说:“夏轻灵,不要让我找到你。”

    敢不来上班,敢将他的电话号码拉入黑名单,都让她没有工作了,还不来求他。

    甚至是,他不去找她,她竟然就敢彻底忽视他。

    他吼完,突然余光一闪,看到一个身影鬼鬼祟祟地钻入人群里,然后往楼梯上那边走。

    穆祁言突然觉得眼熟。

    那个身影,那身寒酸到像是租赁来的礼服,那头黑如深夜,闪着碎光的长发都熟悉到令穆祁言刺眼。

    他突然狠狠推开面前的人,人群开始惊呼。

    “女人,给我站住。”

    夏轻灵似乎是听到了,她站住了。

    她甚至回头,隔着人墙,用一种平静却带着颤抖的眼神看着他。

    他们中间有着很多人,却在这一刻,眼光jiāo汇的瞬间,四周似乎空无一人。

    穆祁言不知怎么,心里剧烈一个颤抖,有一种炙热的感觉呼之yù出。

    他突然说:“给我站在原地。”

    然后等他过去。

    等他

    夏轻灵低垂下眼睑,睫毛颤抖,似乎在隐忍什么。

    就在穆祁言以为她听话不走的时候,她突然却加快脚步,当作听不到就往楼梯上冲。

    穆祁言几乎是咬牙切齿,“你在找死。”

    竟然敢忽视他。

    接着他将所有人都推开,“给我统统滚。”

    都是一群碍眼的阻碍。

    没有看到那个女人跑了吗?

    穆祁言的粗暴,成功地杀出一条路。

    所有人唯恐避之不及,给他让路。

    而夏轻灵冲上楼后,终于惊慌起来。

    她还以为穆祁言放过她了,没有想到他已经恨她恨到这个地步。

    开游艇撞不死她,竟然还亲自杀来了。

    反正不能落到穆祁言那个人的手里,他现在已经疯了。

    疯了的人,是不可理喻的。

    夏轻灵慌不择路,随便推开一扇门就冲进去。

    结果迎面来走来一个黑色的身影,两个人避之不及撞到一起。

    夏轻灵并不知道,对方见到是她,本来可以避开的身体一僵硬,硬生生地接住她。

    甚至在她差点跌倒的时候,那个人还扶了她一把。

    夏轻灵稳住身体,手按在男人的胸前,有些尴尬地说:“对不起。”

    男人沉默几秒,才说:“不用客气。”

    声音清浅淡泊,熟悉得让夏轻灵一个激灵,她抬头,却发现自己竟然在梁斯诺怀里。

    他穿着正统的黑色新郎西装,头发规矩地往后梳起来,露出饱满的额头,优美的薄唇轻轻抿着,有一丝不悦抿在唇角上。

    夏轻灵几乎是大惊,想都没有想就立刻推开他。

    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来找我家的狗

    梁斯诺的手指一僵,可是并没有再次去抓住她。

    他面容清冷,不带感情地说:“你上来干什么?”

    来找他吗?

    可是这句话还没有问出口,夏轻灵就有些粗暴地打断他,“有地方给我躲一下吗?”

    她几乎能听到穆祁言的声音在外面响起来。

    那个又重又不顾及他人,甚至是嚣张得可以的脚步声,真是让人影响深刻。

    梁斯诺一愣,接着手指向一个房间门,“换衣间。”

    夏轻灵顾不得什么,直接冲过去,打开门,关上门。

    而门关上的瞬间,穆祁言就冲进来了。

    他只看到梁斯诺站着,并没有看到夏轻灵。

    梁斯诺看到穆祁言,几乎瞬间就表情难看起来。

    他想起那天晚上,夏轻灵抱着穆祁言坐在他后座上的事情。

    梁斯诺又看到夏轻灵慌张过来躲避的情况,难道是在躲避穆祁言?

    他忍不住问:“穆少有很贵干。”

    穆祁言看到梁斯诺也没有什么好脸色,他直截了当地问:“找我家的狗。”

    夏

    _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