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 58 章

    时间努力对她温柔,根本一点用都没有。

    如果有用,冷战,她就会难受才对。

    穆祁言看到桌子上她做的饭,气得一把端起来,然后拿起筷子就狂塞到嘴里。

    难吃死了。

    穆祁言边唾弃,边狂吃。

    结果吃到一半,突然被一块胡萝卜噎住。

    穆祁言脸色特别难看,东西卡在喉咙里,不上不下几乎要窒息。

    所以说他最讨厌胡萝卜。

    夏轻灵那个粗心大意的女人,连胡萝卜都挑不干净。

    然后他开始找水,一手端着盘子,一边团团转地去找水。

    突然总裁室的门打开了。

    是夏轻灵回来。

    她目瞪口呆地看到一地狼藉的总裁室。

    更看到,穆祁言抱着她做的饭,脸憋得通红。

    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一瞬间觉得这样穆祁言特别可爱。

    然后下一秒,她就反应回来。

    跑去倒了杯水,递过去给她喝。

    穆祁言也管不了冷不冷战,将水喝下去。

    刚刚好点,他冷下脸,“你是想要谋杀我吗?”

    夏轻灵一脸冤枉。

    穆祁言将手里的盘子都塞给夏轻灵,“难吃死了,重做。”

    夏轻灵看到自己手里的盘子,饭都吃了十之了,就跟被野兽啃过一样。

    难吃你还吃那么多?

    吃那么多还不够还要做?

    你的胃是黑洞吗?

    ——

    穆祁言又恢复成平时那个可怕的暴君。

    他开始变本加厉地折腾夏轻灵。

    就连咖啡都要她去倒个十次八次,才能让他满意一次。

    夏轻灵只觉得早上的自己真是脑抽了。

    怎么就会觉得穆祁言不理会她,她觉得胸闷呢?

    他还是一直不理会她好了。

    不然她迟早会累死。

    好不容易,这一天终于过去。

    夏轻灵以为自己会解脱,可是穆祁言却直接将她塞入车子里。

    她连抗议都无法说出口。

    很快的,夏轻灵就又看到那个熟悉的城堡。

    穆祁言的家。

    据说是他一个人的家。

    夏轻灵胆战心惊地看向穆祁言,“你想干什么?”

    穆祁言白了她一眼,他冷声道:“你没有看合约吗?你的工作就是跟在我身边,一天都是必须听我的命令。一天有二十四小时,你就给我呆二十四小时,一天有四十八小时,你就不能在四十三小时五十九分钟五十九秒离开我。”

    夏轻灵刚要开口说什么。

    穆祁言又狠声打断,“先前让你下班,是我大发慈悲,现在老子不发慈悲了,你给我好好上班。”

    ps:开学了的第一天,童鞋们要好好努力么么哒哒

    第一百二十一章 夏轻灵,你是喜欢我吗

    哪有工作上班这么长时间的。

    她要去工商劳动局抗议。

    “而且不要妄想辞职,慕少洛没有本事在我的手里抢人。”

    夏轻灵被他的霸道惊呆了。

    穆祁言恶狠狠地说:“对你温柔,给你尊重有什么用?你又不懂的感恩。”

    你这个样子,就是想对你感恩,也没办法啊。

    夏轻灵几乎没有说话的机会,就全部被穆祁言都说了。

    反正他是老大。

    他说了算。

    穆祁言将她带到城堡,然后直接拖着她上了三层楼高的跳水台。

    这里是城堡的游泳池区域,游泳池上面,是十几米高的跳水台。

    夏轻灵见到水就腿软。

    几次遇险都跟水有关系。

    “你干什么?”夏轻灵紧紧抓着栏杆,她跟穆祁言站在高台上,风很大,让她摇摇yù坠。

    加上底下巨大的游泳池,水光粼粼,显得更可怕了。

    穆祁言站在一边,面无表情地说:“我很生气,你竟然敢骗我。”

    夏轻灵简直无语,穆祁言这么小肚鸡肠的家伙,到底是怎么领导这么多公司而不破产的?

    还是公司的成功,源于他的抠门跟记仇?

    穆祁言伸手推了夏轻灵一把,“而且还害我落海。”

    她也落海了。

    而且他落海,关她什么事情?

    不是因为他自己作死吗?

    好好的,就跟暴躁的哥斯拉一样,跟慕少洛打架。

    然后自己踩空脚掉下海里,她去救他,他将她拉下海的事情怎么不说了。

    穆祁言指着游泳池,对夏轻灵说:“你跳水一次,我就当落海的事情没有发生。”

    夏轻灵死死抓着栏杆,一脸震惊地看着他。

    穆祁言认真地看着她,完全没有说笑的感觉。

    十几米高的跳水,如果姿势不对,会造成脑震dàng,甚至如果倒霉点,直接死了也有可能。

    慕少洛刚刚说,穆祁言对她容忍度很高。

    结果今天,他就不对她容忍了。

    摆明态度,要整死她。

    穆祁言皱眉看向夏轻灵,“你快点跳下去啊,跟我落海的时候也不见你这么害怕,怎么,你不是很勇敢吗?还不快去跳。”

    夏轻灵使劲摇头,“穆祁言,你不要太过分。”

    穆祁言冷笑:“我过分,你跟慕少洛一起去相亲相爱,怎么就没有想到会得罪我。”

    夏轻灵一脸莫名其。“我跟他是未婚夫妻,相亲相爱才是理所当然的,不然你以为未婚夫妻是什么关系?仇人吗?”

    穆祁言好像被噎到一下,然后他冷笑起来,“我说你不准跟他相亲相爱,就是不行,管你们什么关系。”

    你这个无理取闹的任xìng鬼。

    如果不是不敢骂,夏轻灵有一肚子的形容词等着狂吐。

    穆祁言见到夏轻灵不听话,更加火大了,突然伸手就掰开她的手,直接拖着她往跳水板上走。

    跳水板微微颤抖。

    夏轻灵抖得更厉害。

    她拼命说:“穆祁言,祁言,我说大总裁,大伯,哥哥”

    几乎什么称呼都用上了。

    穆祁言突然回头勾起一抹坏笑,“如果你叫我别的称呼,我可能会放过你。”

    夏轻灵瞪圆眼睛,似乎在想什么称呼。

    穆祁言不要脸地说:“老公。”

    夏轻灵:“”

    你这个死变态。

    完全叫不出口。

    穆祁言看到她一脸抗拒为难,嘴角的笑,猛然变了。

    他一手环住她的腰部,一手紧锁她的肩膀,然后站到跳板的边缘,下面就是十几米远的游泳池。

    冷风吹来,撩起她的长发,她眼露出恐惧。

    穆祁言的脸近在咫尺。

    他俊美而邪恶,“不叫就将你推下去。”

    夏轻灵动了动嘴唇,却抖得厉害,“你不要这样。”

    穆祁言说:“我就要这样。”

    说完,穆祁言又往前一步,两个人随时都会落下去。

    夏轻灵着急地大喊起来,“老公。”

    喊完,连她都愣了。

    她为了活下去,简直没有羞耻心了。

    这种称呼都喊得出来。

    穆祁言的表情僵硬了几秒,耳边不断回响着,老公老公老公老公

    轰鸣而震撼,几乎震碎了他的心防。

    穆祁言突然轻声的,温柔的,带着一丝期待说:“再叫一次。”

    夏轻灵抿着嘴,脚下就是呼呼的冷风,还有可怕的高度,她想一次也是叫,两次也是叫,不被推下去就行。

    反正她厚脸皮。

    “老老老”

    老了大半天,终于穆祁言逐渐的变黑的脸色下,叫出后面的字,“公。”

    一点感觉都没有了。

    穆祁言又往前迈开一步,夏轻灵已经整个人在外面。

    如果不是穆祁言的手部力量支撑,她已经掉下去了。

    她气急大喊:“你不是说我叫了,就放过我吗?”

    穆祁言扯出一抹邪肆的微笑。“我只说过可能会放过你,没有说一定会放过你,我觉得不想放过你了可以吗?”

    夏轻灵很想是说不可以。

    可是下一秒,穆祁言已经脱开手,她整个人往后仰倒下去。

    夏轻灵心神一震,几乎大脑空白,她本能地伸手抓住穆祁言的衣领,可是领子上的扣子被扯开了,她没有力可以借,下一秒,手就脱离开了。

    完了,夏轻灵几乎是绝望地闭上眼睛,等待着即将到来的坠落。

    可是下一秒,她的手被人抓着,然后一个巨大的力量将她从险境扯回来,她被人用力抱住。

    夏轻灵几乎是颤抖地伸手抓着这个温暖的怀抱,心跳还在极速地加速。

    她几乎怕到腿软。

    就是获救了,也依旧全身发软。

    穆祁言突然笑起来,“怎么,你不是非常害怕高的地方,有水的地方吗?胆小得要死。”

    谁面对自己害怕恐惧的东西,而不颤抖的。

    夏轻灵很想反驳。

    可是穆祁言却接着说:“可是这么胆小的你,却跟着我跳海了,所以夏轻灵,你是喜欢我吗?”

    你是喜欢我吗?

    夏轻灵只觉得这句话明明不大声,却轰隆隆地挤bào她的听觉。

    她喜欢他吗?

    心跳的加速,竟然没有停止下来。

    她几乎无法呼吸。

    甚至不敢深想。

    “怎么可能,不要开玩笑。”

    她听到自己虚飘的回答。

    第一百二十二章 穆祁言你这个禽兽

    抱着她的怀抱一僵。

    而夏轻灵却急于反驳什么的,再次强调,“我不喜欢你,不喜欢。”

    冷风吹来,穆祁言的怀抱似乎也变得寒冷了。

    接着,夏轻灵听到头顶上传来穆祁言的声音,磁xìng的,略带冰冷,如同魔鬼的低沉。

    “很好,你成功惹怒了我。”

    夏轻灵一愣,接着一股巨大的力量袭击而来。

    穆祁言就这样,伸手恶狠狠将夏轻灵给推下去。

    夏轻灵落水前,只看到穆祁言面露恶魔微笑的脸孔,只觉得这个世界都黑暗了。

    寒冷的水流,重重的撞击,让她头晕目眩,接着她听到一声巨大的响动。

    有什么东西跟着跳下来。

    水流更加翻滚。

    接着夏轻灵在晕过去前,被人狠狠抓住,拉到游泳池的上方。

    她刚刚呼吸到新鲜空气,唇就被人狠狠擒住。

    这是一个带着冰凉的水汽,用力到像是惩罚的吻。

    她模模糊糊地睁开眼,却发现是穆祁言在吻着她。

    他的头发全部湿漉漉地塌下来,贴在他白晰如玉的脸孔上,一双浸了水的黑眸,黑亮如夜空。

    他狠决而暴戾。

    将她压在游泳池上肆虐亲吻。

    她昏迷过去前想,穆祁言你这个禽兽,连这样都不放过她。

    简直疯了。

    ——

    大姨妈还没有走,夏轻灵就遭受被人推下水的惨剧。

    如愿的,她高烧了。

    高烧中,她不断地诅咒穆祁言那个混蛋。

    慕少洛还说什么这个混蛋对她很容忍。

    哪里容忍了,明明天天想怎么整死她。

    亏她还以为,穆祁言这个混蛋总算好一点,结果根本是变本加厉了。

    她高烧的时候,似乎又听到穆祁言在发脾气。

    “为什么她还这么烫?你们这群废物,一个小小的着凉而已,快点给我想办法降温。”

    “没有看到她难受吗?什么,脱衣服物理降温,谁敢脱她的衣服我弄死谁。”

    不脱衣服怎么物理降温。

    穆祁言这个医学白痴,是打算让她高烧死吗?

    她可不想死。

    “什么,要用yào物注shè降温,有没有副作用。”

    “”

    “有副作用还敢用,庸医就不用来了,拖出去。”

    你个暴君,哪种西yào没有副作用了。

    比起副作用,救命才是关键。

    如果不是夏轻灵已经高烧到没办法开口,她真是恨不得跳起来掐住穆祁言的脖子跟他同归于尽。

    其实穆祁言是故意的,故意拖延,让她高烧死了算了。

    慕少洛说得对,他就是要弄死她。

    将她变成火锅料。

    将她千刀万剐。

    成破铜烂铁。

    成碎片。

    混蛋!

    魔鬼!

    活该没人爱!!!

    “酒精降温?不准你们动她,滚滚滚,都给我滚出去。”

    酒精降温,不是很有效的降温方式吗?

    夏轻灵费力地想要睁开眼,叫医生留下来帮助她降温。

    她如同坠入地狱里,又冷又热,难受到难以承受。

    可是四周全部都安静下去了。

    安静到接近绝望。

    她知道医生都被穆祁言暴君给赶跑,就留下她一个人静静地等死。

    静默了许久后。

    突然有人开始脱她的衣服。

    接着有什么柔软的液体擦过她皮肤,冰凉而舒适。

    她似乎感受到好一点。

    然后一次又一次,有人不停地给她擦拭身体。

    夏轻灵终于舒服地睡着了。

    ——

    她再次醒过来,是在深夜。

    巨大的房间,华丽而奢华的异国风格的房间。

    床也同样大到躺十个人还有空余。

    深色的大床,浅色是纱幔,穆祁言靠着床边,低着头,短发落下盖住了他美好的眉眼,他睡着了。

    就好像一副画。

    不是恶魔。

    倒像是天使。

    夏轻灵迟疑地看着他,几次想要开口,却发现自己不知道要说什么。

    她隐隐约约发觉,是穆祁言给她擦拭身体。

    一遍一遍,耐心十足。

    可是她又怕是自己的错觉。

    毕竟她烧糊涂,而且想到自己发高烧的理由,简直气愤恨不得用枕头闷死眼前这个如同恶魔

    _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