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 41 章

    李致远跟她同样,没有什么表情,他坐在沙发上,只是斜眼看了她一下。

    眼神冷漠,就好像在看一个陌生人而已。

    管家上来,端着茶。

    李致远对她说:“坐吧。”

    语气倒是客气。

    可是就跟在招待不熟悉的陌生客人一样。

    夏轻灵坐到他对面,再次说:“我只是来拿我妈妈的遗物的,喝茶就不必了。”

    李致远无动于衷,他自己端茶杯喝了一口。

    夏轻灵觉得自己的母亲临死还念念不忘这个男人,也是有理由的,这个男人的外表确实有一种迷惑女人的资本。

    李致远本来就是靠女人上位的。

    李念念的母亲来自大家族,当初他回来商业联姻,本来面临危机的企业竟然起死回生了。

    就是现在,李念念的母亲也是很有权利的。

    加上李念念要跟梁斯诺结婚。

    等于李家要攀附上更上一层楼的梁家,所以说李致远现任的大老婆,在李家也是说一不二的存在。

    而李佳佳,夏轻灵忍不住冷笑一声。

    也是私生女。

    不过跟她不同,至少李佳佳的母亲还非常貌美,勾搭男人的手段也非常厉害,所以李佳佳也能入住李家。

    不过她跟李佳佳一向没有什么冲突,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一见到她,就跟暴怒的哥斯拉一样。

    还是因为要讨好李念念?

    毕竟李佳佳为了要活得好,也只能当李念念的一条狗才能维持荣华富贵的生活了。

    李致远冷笑道:“你母亲的遗物都在我这里,里面很多东西都是我花钱买的,我拿回来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夏轻灵听到火大,她站起身来,“如果你让我来只是为了来听你这些废话的,就不要叫我来了。”

    李致远也跟着生气起来,他狠狠一拍桌子,“你这是什么态度,我怎么说也是你父亲。”

    夏轻灵冷笑不已,“我父亲早死了,如果你是块牌位我就考虑来认你。”

    李致远气得脖子都粗了,可是他好像又想到什么,忍耐了下去。

    “你想要看一下你母亲的遗物吗?”

    夏轻灵本来已经打算转身就走,听到他话忍不住停下自己的动作。

    最后渴求自己母亲的遗物,还是抵过了对李致远的厌恶。

    她忍耐着暴怒的心情,对李致远说:“你有什么目的?”

    李致远没有说话,他起身往楼上走。

    夏轻灵跟随上去。

    他们来到一个房间面前,他打开房门,走在他身后的夏轻灵忍不住一愣。

    这个房间

    小清新的白色墙壁,干干净净的藤椅木桌,桌子上是盛开的小雏菊。

    窗户开着,浅青碎花的窗帘微微随着风飘dàng着。

    这是妈妈的房间。

    她一下就想起小时候,她妈妈还在的时候。

    那个时候的他们,三个人一起生活着。

    一切都是那么幸福。

    就算不富有,家里却满满都是爱。

    夏轻灵走到桌子前,连雏菊花都是妈妈最爱的花。

    如果不是知道李致远已经对她们没有一丝感情,她看到这个房间会以为这个男人还爱着她妈妈。

    可惜,这不过是这个男人的一场戏而已。

    布置这个房间的时间肯定也不长,不然的话,他的老婆怎么可能同意。

    李致远看到这个房间,眼里似乎闪过一丝怀念的迷醉,可是很快的,却是冷漠覆盖上去,没有人发现。

    他走到书架前,对夏轻灵说:“这是你妈妈的生前最喜欢的书籍。”

    妈妈爱书。

    所以也收藏了很多书。

    没想到这些书,李致远也不放过。

    这个男人到底是多抠门。

    还是他觉得妈妈的东西,都是他买的?

    然后李致远又拉出一个箱子,“这里面都是你妈妈生前的全部遗物。”

    夏轻灵心里一阵激动,眼眶都要红了。

    她身上唯一剩下的,是她妈妈小时候送给她的项链。

    里面有一张他们一家三口的照片。

    可是那个项链却因为她去俱乐部卖身,后来逃跑的时候遗失了。

    甚至是,她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的。

    现在也不可能找回来了。

    所以她看到这么多关于自己最爱的妈妈的东西,心情激动也是情有可原的。

    她忍耐下自己的激动,再次问:“要什么代价,才肯将妈妈的东西还给我。”

    李致远看了她一眼,才冷声说:“你跟梁斯诺还有来往吗?”

    夏轻灵听到这个名字心情就不好,“怎么,担心梁斯诺外遇吗?我跟他早八百年前就没有任何关系了。”

    “念念说,你们还有来往。”

    “笑话,我跟他要是还有来往,李念念还能这么安心地等着结婚?”

    夏轻灵冷笑不已地看着李致远。

    李致远冷漠地说:“你们的关系断干净最好,我不希望你招惹梁斯诺,毕竟这是你妹妹的丈夫。”

    夏轻灵只觉得齿冷。

    招惹梁斯诺,要说招惹,也是梁斯诺先来招惹她。

    他们的感情,岂是一句谁招惹谁能说清楚的。

    她跟梁斯诺相爱的时候,李念念指不定还在哪个角落里暗自嫉妒呢。

    现在倒好了,闹得像是她来抢自己妹妹丈夫的小三。

    夏轻灵口气不好地说:“你有什么目的直说可以吗?不要端起父亲的做派来说教,而且我可没有妹妹,我跟你们李家人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第八十七章 我就那么下贱

    李致远一时被气到差点挥起手就要打她。

    夏轻灵往后一退,不客气地说:“老不死,我现在可没有求于你,你以为想打就打想羞辱就羞辱吗,小心我打回去。”

    虽然李致远是男人,她是女人,可是如果真要打起来,李致远怎么说也快要五十了,体力总是不可能跟小年轻比较的。

    所以夏轻灵还是有自信能打得过他。

    什么父亲,什么妹妹,都是笑话。

    她早就过了要父亲关注,要童年玩伴的年纪。

    现在才来装家人,会不会太晚了。

    李致远想到有求与她,忍耐了下,才收回手。

    “我要你回到李家,参加念念的婚礼。”

    夏轻灵以为自己听错了,“你开什么玩笑。”

    李致远冷声道:“我不开玩笑,念念这个月底就要结婚了,你作为姐姐也应该到场。”

    夏轻灵火从心头起,她斩钉截铁地说:“我不去。”

    李致远转身走到书架前,突然拿出打火机,点燃了书架上的书籍。

    夏轻灵一时惊愕得愣住,等到看到火光从书的一脚开始燃烧,她猛然扑过去。

    可是已经开始燃烧的书籍却回不来,夏轻灵只能将那本烧掉的书仍到地上,免得蔓延到整个书架。

    书架上的书籍她也熟悉,特别是烧掉的这一本小王子,是妈妈最喜欢的童话之一。

    她还能回忆起妈妈坐在床头,念给她听哄着她睡觉的画面。

    “你干什么?”夏轻灵气到眼睛都覆盖上一层薄雾的水汽,眼角都是红的。

    李致远只是冷眼旁观,然后他继续走到桌子边,拿起一个相框,里面是她妈妈的照片。

    她笑颜美丽地坐着,年轻的脸上没有一丝痕迹。

    那个时候的妈妈,多么美丽。

    夏轻灵咬牙切齿地说:“你敢,李致远。”

    连父亲都不叫了,直截了当叫名字。

    这个王八蛋才不是她的父亲。

    李致远点头,“我敢,你去不去?”

    夏轻灵深深呼吸,然后忍住冲上去将他暴打一顿的冲动,“你为什么一定要我去参加李念念的婚礼?”

    李致远冷笑,“不知道为什么梁家竟然知道你的存在,月儿说念念的婚礼怎么没有姐妹到场,如果你不去,别人会以为我们家庭不和睦。”

    月儿,也就是陈月,李致远的现任大老婆。

    夏轻灵光是想到那个女人就生理xìng厌恶。

    “本来就不和睦,难道你以为我跟李念念关系很好吗?”

    明明知道梁斯诺跟她在一起,还上了梁斯诺的床,这种女人就是她妹妹。

    她没有这种不要脸的妹妹。

    李致远说:“我不管你们和睦不和睦,反正你必须去,而且还要笑脸吟吟地去,我要让念念的婚礼完美无缺。”

    你们倒是完美了,她却残缺了。

    夏轻灵看着李致远,虽然理智上她早就不承认这个男人跟自己的关系,可是当他这么为了李念念着想,心里还是会一抽一抽地疼。

    同样是女儿。

    一个就是宝贝。

    一个就是杂种。

    这差别简直就是天与地。

    “如果你去,让念念没有遗憾,让梁家知道我们家庭和睦,给念念长脸,我就将你母亲的遗物统统还给你。”

    李致远说起李念念,脸上难得出现一种疼爱的表情。

    这种表情真是刺目啊。

    夏轻灵忍耐住伸手捂住胸口的冲动,她绝对不会在李致远面前露出一丝难过。

    “只要我去参加婚礼,就还给我。”

    李致远立刻点头。“统统给你,反正放在这也是浪费空间。”

    李致远的话,就如同刀子,很合扎入夏轻灵的心。

    妈妈爱的男人,她曾经最仰慕的爸爸。

    就这样,一次又一次毁灭在他残忍中。

    这种男人怎么有脸在自己的屋子里布置妈妈最喜欢的房间,怎么有脸拥有她的照片,她的东西。

    留在这种薄情的男人的手里,简直是对她妈妈的羞辱。

    夏轻灵想到要亲自参加梁斯诺的婚礼,而且还要带着祝福,笑语盈盈地去,简直像是吃了苍蝇一样恶心。

    如果可以,她这辈子都不想看见梁斯诺,还有李念念。

    夏轻灵的牙齿狠狠咬着下唇,几乎咬出血来。

    李致远见状,担心她不去,立刻点燃打火机,然后伸手就要去烧相片。

    夏轻灵眼里闪过一丝痛苦,“好了,我会去。”

    李致远的动作停止,可是并没有马上移开打火机。

    夏轻灵狠狠握住拳头,忍住一拳挥过去的冲动,终于难受地说:“我会努力扮演好一个花瓶的角色,我会笑着过去参加婚礼,可是别想我会献殷勤。”

    要她像是李佳佳那样谄媚,做梦。

    李致远想了想,觉得再这样逼下去,夏轻灵肯定也不去,他就收回动作,免得彻底让她恼羞成怒。

    夏轻灵说:“婚礼开始的时候打电话给我,我会去参加,你准备好将妈妈的遗物打包,我会来拿的。”

    李致远见目的达成,立刻转身走出去,好似没有耐心跟她多说一句话。

    夏轻灵突然开口问:“为什么要我去参加李念念的婚礼,别说什么姐妹和睦的鬼话,我要听真话。”

    如果不是有什么目的,李致远怎么可能费那么大的功夫。

    李致远脚步一顿,才回答:“梁斯诺要你去,不然他不结婚。”

    梁斯诺?

    夏轻灵愣住,梁斯诺要她去参加婚礼干什么?

    现任未婚妻与前任女朋友同处在婚礼上,他不尴尬吗?

    简直莫名其。

    梁斯诺这个混蛋到底在想什么?

    李致远回头,眼神yīn沉,“梁斯诺已经要跟念念结婚了,你不要妄想进入梁家了。”

    夏轻灵心越来越沉,虽然知道她跟李念念云泥之别,可是当李致远这么luǒ地表达出来,她还是心寒。

    “我在你眼里,就这么下贱?”

    夏轻灵突然轻声这样对李致远说。

    李致远一愣,然后他别开眼,面无表情地转身就要走。

    可是夏轻灵的声音已经传来,“就算梁斯诺要回头,我也不会要他,一个犹豫不定的男人,一个连自己女人都无法保护的男人就是个废物,我不要废物。”

    ps:晚了点么么哒

    第八十八章 这对狗男女

    一个连自己女人都无法保护的男人就是个废物。

    李致远脚步僵硬,可是他还是没有停留,继续往前走。

    夏轻灵看着他走出去,才回头看了一眼这个充满母亲味道的房间。

    如果可以,她很想现在就打包妈妈的遗物。

    可是她知道李致远不会让她将东西带出去,如果他一个生气,报警说她偷东西就糟糕了。

    这是李致远可能会做的事情,她怎么可能留下这么大的破绽给他。

    夏轻灵最后深深地看了这个小清新的房间一眼,然后身体一转,头也不回地走了。

    她脚步很快地来到楼下,突然见到李念念开门进来,身后跟着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梁斯诺。

    他穿着薄款的棕色风衣,身姿利落,脸上没有悲喜,眼神淡漠。

    看到她下楼,梁斯诺眼里似乎闪过什么。

    可是很快的,他就别开脸,似乎看到她九厌烦的样子。

    反而是李念念,一开始见到她似乎很惊讶,差点就露出厌恶的表情。

    可是很快的,李念念就笑着说:“姐姐,你是来看望爸爸的吗?”

    看到李念念这个做派,她心里涌上来一个难受。

    明明互相讨厌,她就是无法做到像是李念念这么自然亲切的表情。

    夏轻灵不咸不淡地说:“我没有爸爸,你才有。”

    李念念笑脸一僵,接着露出一丝委屈的模样。

    夏轻灵觉得她真是厉害,永远都能摆出一副自己受尽欺负的模样。

    懒得跟这对狗男女说话,她面无表情地走过去。

    经过梁斯诺的时候,他突然恶狠狠地叫她一声,“夏轻灵。

    _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