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 29 章

    轻灵我公司里的员工,我让她来送些东西,这样你也有意见吗?”

    穆祁言危险地看着李佳佳,突然他微微勾起嘴角,露出一个嘲讽的微笑。

    “虽然我知道自己的魅力大,可是大到遇到女变态跟踪也真是恶心啊。”

    李佳佳宛如雷击,脸色惨白,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穆祁言会这样说她。

    这样,就算她无法跟穆祁言在一起,以后也不要想在上流社会的圈子里立足了。

    夏轻灵低垂下眼睛,她能清晰地感受到身后穆祁言的存在。

    他在为她解围吗?

    虽然变态,可是,至少还没有变态到底。

    夏轻灵对穆祁言的观感,开始出来了松动。

    而梁斯诺。

    她抬头快速地看了那个站在李佳佳身边的男人一眼,发现他只是目光直勾勾地看着她,眼神深沉无解。

    没有温柔,没有爱意,只有陌生的漠然。

    以前她出了什么事,他不管谁的错,肯定会直接站在她身后。

    而现在,站在她身后的人却已经不是他。

    而是穆祁言。

    第六十一章 人丑身材烂嘴贱

    李佳佳眼看四周的目光已经彻底变成厌恶了,她急于拯救自己地摇头说:“祁言,不不不,穆少,我只是,只是喜欢你而已。”

    她这么说,已经将面子里子都豁出去了。

    梁斯诺听到李佳佳的告白,不动声色地看了她一眼。

    其实李佳佳现在最好的退路就是立刻道歉,说是打错人了,然后立刻就离开这里。

    这样才能将影响减到最少。

    可是她却惊慌失措,脑子发热竟然跟穆祁言告白。

    这样这件事只会越来越热烈地存在,因为群众都是热爱八卦流言,李佳佳的告白只会让过路人更加热衷讨论。

    越是讨论,她的名誉就会受到越大的损失。

    梁斯诺明明知道怎么做才是对了李佳佳最好的决定,可是他却只是沉默地站着,特别是当他的看到夏轻灵脸上的伤的时候。

    就算他生气她的残忍。

    可是却还是难以忍受别人欺负她。

    有时候梁斯诺都气愤自己怎么就那么没用,一个夏轻灵,他竟然是死都无法放下。

    穆祁言听到李佳佳的告白,表情丝毫不变,反而是用特别明显的动作上上下下地打量她一下。

    “喜欢我?”

    穆祁言打量完后,脸上的嫌弃明显到人人可见。

    “你这么丑,怎么好意思说喜欢我。”

    夏轻灵听到穆祁言这句话,忍不住扯扯嘴角,是多自大狂的家伙,才能说出这种话来。

    反正她脸皮再厚,也是说不出来的。

    可是穆祁言就是有本事,将这句话说得理直气壮。

    李佳佳伸手捂着脸,她怀疑自己是不是毁容了,不然以她的美貌,怎么可能丑。

    穆祁言看到她的动作,厌恶地说:“好了,长得这么丑,再遮掩也没有用。以后不要让我见到你,不然我将你直接扔到猪圈里吃馊食,人丑身材烂嘴贱,还心肠恶dú,简直不敢相信你怎么还有勇气活着。”

    真是一句一句比上了dú的刀子还要凶狠。

    夏轻灵突然觉得穆祁言平时对待她还算可以,至少没有这么嘴dú。

    梁斯诺突然说:“够了,我们走吧。”

    就算要惩罚,让李佳佳名誉受损成这个地步,也确实是够了。

    李佳佳浑身颤抖,几乎哭出声地叫了声,“姐夫。”

    一声姐夫也让夏轻灵回过神来。

    她看向梁斯诺,发现他面无表情,动作却明显是护着李佳佳的。

    毕竟,李念念是他的未婚妻,他维护李佳佳是理所当然的。

    曾经只维护夏轻灵的梁斯诺,消失了。

    夏轻灵心尖一痛,只能苦笑地低下头不去看他们。

    穆祁言低眼就看到她难受的表情,以为她是被李佳佳气到了,突然觉得就这样放过李佳佳实在太便宜。

    “慢着。”穆祁言懒洋洋地叫住他们。

    梁斯诺的脚步一顿,他冷漠地回头,“慕少,得饶人之处且饶人。”

    穆祁言冷笑,直截了当地说:“我就是不饶你想怎么样?”

    接着他看都不看梁斯诺一眼,对李佳佳说:“你打我的员工,我今天心情不错就不找你要医yào费了,不过就这样放过你,别人还以为我们锦秀的人好欺负,你刚才打她一下,我现在要你过来,让我的员工打十下好回本。”

    穆祁言说完,不顾李佳佳恐惧难受的表情,又漫不经心地继续说:“我是个生意人,不让我觉得回本,我可不会放过你。”

    一句我的员工,我的员工。

    别人听不出什么意思。

    可是夏轻灵却总觉得穆祁言每句话,都是在撩拨般让人颤栗。

    他对待员工才不不会这么上心。

    所以他是在为他出气吗?

    夏轻灵唇舌发涩,最该为她出气的梁斯诺已经站到对立面,而老是伤害她的穆祁言,却在最关键的时候站在她身后。

    她的心情一下,复杂得不知道要怎么形容。

    李佳佳听到穆祁言的命令,她忍不住后退几步,然后她看向夏轻灵,脸上的憎恨一闪而过。

    凭什么她要被夏轻灵打回来。

    夏轻灵不过就是一个穷鬼,贱人而已。

    她从来都是鄙视她,看不起她的。

    穆祁言也不催促,他伸出手指,轻声数着数字,“一、二”

    三还没有出口。

    李佳佳的手机就响起。

    李佳佳看到手机上显示的是自己父亲的号码,就好像看到救星一样,连忙接起来。

    如果是爸爸,肯定能恳求穆祁言救她。

    可是手机那边,传来的咆哮却打碎了她的希望。

    “李佳佳,如果你惹慕少暴怒,连累到家里的生意,我就跟你解除父女关系,然后将你跟你妈都赶出去流落街头。”

    李佳佳已经满脸绝望,她知道,谁都救不了她了。

    因为她知道自己绝对不能被赶出李家,不然以她得罪过的人,她会很惨。

    李佳佳手指无力,手机落到地上。

    然后她一脸惨白,一步一步走到夏轻灵的面前。

    “你打吧。”李佳佳咬牙切齿地对她说。

    打一下,她都会记住,现在她无法弄死夏轻灵,但是以后

    这场闹剧夏轻灵其实也很疲惫,她看着李佳佳脸上的愤愤不甘,突然抬头就甩了她一巴掌。

    这巴掌,响亮得让在场所有人都听得到。

    李佳佳疼得眼泪一下就飙出来,她很想嚎啕大哭,却死死隐忍着。

    已经够丢脸了,再哭岂不是更加没有脸。

    可是一想到还有九个巴掌,要是个个都是这种力道。

    那么她岂不是会变成猪头。

    李佳佳眼泪汪汪地看向梁斯诺,希望他能为自己求情。

    梁斯诺刚要说些什么,夏轻灵已经开口,“好了,我将你那巴掌还给你,你走吧。”

    李佳佳一愣。

    梁斯诺的话也含在嘴里,来不及说。

    然后夏轻灵回头看向穆祁言,发现他脸色并不好,就好像他给她出气,可是她没有打李佳佳十巴掌让他很不爽。

    她想了想,突然对穆祁言说:“手有些痛,打太大力了。”

    然后夏轻灵伸出手给穆祁言看,手掌已经红起来。

    显然她刚才那巴掌用了特别大的力气。

    穆祁言见状,脸色才好点。然后他冷哼一声,“既然你手痛,那么让她自己打吧。”

    第六十二章 你对我心动了吗

    夏轻灵假装听不见,突然她伸手捂住头,“头有些晕,我想去休息。”

    穆祁言想到她早上还在高烧,虽然他的医生用了最好的yào,也确定她好得差不多了。

    可是见到她这么虚弱的样子,穆祁言早已经忘记李佳佳,立刻对夏轻灵没有好气地说:“那你还在这里跟一堆不相干的人磨蹭什么,有病就快去治疗。”

    虽然知道他说的是关心之语,可是为什么听起来那么别扭。

    夏轻灵忍不住笑了笑,然后她转身就跟着穆祁言离开。

    临走之前,她忍不住看向梁斯诺,却发现他的目光早已经移开,看向李佳佳。

    夏轻灵难受地低头,自嘲勾起嘴角。

    其实她刚才是想继续打李佳佳几巴掌的,可是看到梁斯诺要开口替李佳佳求情。

    她就立刻改变注意。

    虽然梁家也是很有权势的家族,可是比起穆家还是差了不少。

    她不愿意梁斯诺跟穆祁言起冲突。

    才假装手疼不打了。

    夏轻灵低着头,不知不觉跟穆祁言走到无人的角落里。

    穆祁言突然转头,伸手抓住她的手,低头问她,“还痛吗?”

    他的脸上出现的不再是刚才那种戏谑,嘲讽,或者冷漠的表情。

    而是淡淡的,带着一丝温和的担忧。

    简直都不像是他了。

    夏轻灵抬头看了他一眼,心尖上也不知道怎么的,颤动了一下。

    然后她有些无措地想要抽回自己的手,“不痛了。”

    其实根本不怎么痛,都是她暗自用力掐出来的。

    穆祁言脸色又变了,他冷冷地说:“你打痛了,不会用脚踢吗?或者应该弄一个水桶,将那个丑女人按到水桶里,让她将水都喝光清醒清醒。”

    夏轻灵简直低估了这个家伙的变态程度。

    她打一巴掌就觉得解气了,结果穆祁言却想将人家弄死。

    夏轻灵有气无力地说:“嗯,下次有机会再说吧。”

    这段时间跟穆祁言相处也勉强知道他的xìng子,跟他对着干,他只会越来越兴奋。

    最好是先顺着他。

    没看到慕少洛也是这么对待他的吗?

    能让就让,能忍耐就忍耐,对于他哥哥,慕少洛真是国民好弟弟啊。

    穆祁言握住夏轻灵的手,突然直勾勾地看着她。

    他眼神深邃,里面倒映着她疲惫的脸孔。

    “你是不是该表示什么?”穆祁言突然不悦地说。

    表示什么?

    夏轻灵一脸蒙了。

    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穆祁言有些生气地说:“我救了你,给你出气,难道你一点表示都没有?”

    夏轻灵愣了一会,才轻声说:“那个,谢谢你,穆祁言。”

    “就这样?”穆祁言不满地说,“我对你这么好,你就一句谢谢打发了。”

    “那你想要什么?”夏轻灵思来想去,实在是想不出能用什么感谢他。

    如果是送东西,她可能无法使他满意。

    穆祁言什么没有见过,怎么可能稀罕她的感谢。

    穆祁言低头看了好几秒,似乎是想在她身上看出什么价值,看能不能榨出一点油水来。

    最后他有些失望地摇头,“我说慕少洛怎么会看上你这么寒酸的女人。”

    寒酸?

    夏轻灵抽着嘴角,实在无法反驳。

    接着穆祁言漫不经心地说:“夏轻灵,抬头。”

    夏轻灵一时没有防备,本能地抬头,结果刚刚抬头,唇瓣就传来霸道而炙热的温度。

    穆祁言抓住她的手不放,低下头,不客气地吻住她仰头的红唇。

    他将她抵在墙角,肆意品尝她唇上的美好。

    等夏轻灵反应回来,穆祁言已经离开她的唇瓣,然后坏笑着说:“就用这个感谢吧,反正你也就这个值钱了。”

    夏轻灵一下就被气到脸色发红。

    她咬牙切齿地说:“穆祁言,你非要占我便宜吗?”

    “我是做生意的,做生意不占人便宜怎么盈利?”穆祁言一点都没有不好意思,他说得光明正大。

    夏轻灵突然鼻间闻到一种熟悉的味道,她突然走凑近穆祁言,闻了闻他衣服的味道。

    是一种隐藏在柠檬味道下面,淡淡的冷冽的薄荷味道。

    若有若无,几乎像是错觉。

    夏轻灵脸上出现一种错愕的表情,她突然浑身发冷,为什么有这种味道。

    这种熟悉得如同噩梦的味道。

    她生怕自己闻错,更加贴近他。

    穆祁言见到她这样,脸色不由得放柔,可是话却依旧那么难听,“你还有病,就算要以身相许也太急切了吧。”

    你有病你才有病。

    实在是被穆祁言的口无遮拦气到没办法,夏轻灵一下就无法静下心来去寻找那个味道了。

    怕自己再贴过去,会被误会成以身相许。

    她生气地转身就走.

    而穆祁言并没有跟随上去,当他见到夏轻灵要下楼梯的时候,突然高声喊道:“如果你感动到想以身相许,我就勉强接受,我的房间你知道在哪里,我等你。”

    夏轻灵被他的话吓到,差点从楼梯上失脚落下去,她连忙抓着楼梯扶手,然后害怕地四处张望,发现没有人才松一口气。

    要是这些话传出去,刚才打李佳佳的脸都成了笑话。

    她一点都不想跟穆祁言有关系,可是别人会相信吗?

    当然不会,他们只会骂死她,绿茶婊白莲花什么的肯定不是什么好词。

    夏轻灵恨恨地回头,刚要让穆祁言不要乱说,却看到穆祁言已经从角落里走出来。

    他嘴角笑意盎然,眉眼如画,俊美无俦。

    整个人刚好站在阳光下,精致完美得不似zhēn rén。

    夏轻灵喉咙一涩,愤怒的话语卡在嘴里,突然就消失了。

    穆祁言低头刚好看到楼梯上,夏轻灵脸上的失神,他姿态从容地伸出手放在楼梯扶手上。

    然后他对夏轻灵说:“你对我心动了吗?”

    夏轻灵脸色一红,终于忍无可忍地说:“你可真是自恋狂啊,穆祁

    _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