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 25 章

    落水了,落水前,她自己就很疲惫,落水后,她整个人就跟虚脱了差不多。

    还想,她被人救了。

    见到那个工作人员好像要走了,她声音沙哑地说:“谁救了我。”

    那个年轻男人回头,温和一笑,“是我们总裁。”

    总裁?

    锦秀的总裁?

    夏轻灵有些反应不回来,接着她想起什么地立刻坐起身来,穆祁言?

    那个年轻男人继续说:“我们总裁今天才来,打算看一下新员工的训练情况,结果就遇到你落水的情况了,他为此还受伤了。”

    受伤了?

    穆祁言那个神经病竟然会救她?

    还受伤了。

    简直就是今年最不可思议的事情了。

    夏轻灵努力回想,好像是晕过去的事情,她是听到有人叫总裁之类的。

    不过她以为是自己混乱听错了。

    毕竟谁都清楚,锦秀的幕后者,也就是总裁几乎都不出现的。

    不过她怀疑是不是传闻夸大其词了,因为她来到锦秀不过才几天,就两次遇到穆祁言了。

    而且这次,他还救了她。

    好不容易,她才克服内心那种荒唐的感觉,试着关心地问:“那个,你们总裁受伤严重吗?”

    “我们总裁在抱起着你游泳上岸的时候,因为手不小心刮到石头,而受伤了,现在正在外面接受医生的治疗。”

    说完,年轻的男人对她歉意一笑,“我有事要处理,如果你觉得哪里不舒服,就告诉医生。”

    夏轻灵看到他走出去后,才犹豫了一下,才下了床。

    医生见状,立刻制止了她,可是她不管不顾,自己推着点滴瓶的架子,就往外面走。

    她才发现自己竟然在总统套房里。

    这里是这个景区最昂贵的房间。

    能看到这个景区最漂亮的风景,进去也只有三处能建立这个房间,当然价格也是昂贵到让人瞠目结舌。

    好不容易,夏轻灵手脚虚荣地推着架子,来到客厅。

    客厅非常大,白色的大理石地面,铺着手工的花纹地毯,非常有异域风情。

    一个男人低着头坐在沙发上,他面容冷峻,眼眸深邃,整个人有一种冷漠如冰的尖锐气质。

    这也是夏轻灵一直对穆祁言心存戒备的原因。

    慕少洛虽然也淡漠,可是他给人的感觉确实淡淡的,如同暖阳的气息,让人忍不住放松下来。

    而穆祁言,只会被他冻死。

    医生蹲在他旁边,正在为他的手绑着绷带。

    夏轻灵刚刚走过来,医生就给他弄好了。

    穆祁言一言不发,他试着动了一下受伤的手指,眉头却忍不住皱起来,好像很痛的感觉。

    夏轻灵想到这个伤口是因为救她的原因,心里闪过一丝淡淡的愧疚感。

    她没有想到,自己差点死的时候,竟然是穆祁言将她水里拖出来。

    她落水的地点下面那条河,河流湍急,就算会游泳下去也是有生命危险的。

    “穆先生”

    夏轻灵突然开口。

    穆祁言似乎才发现夏轻灵,他抬头,望向她。

    夏轻灵脸色苍白,眼神却清澈,如同阳光下的白水晶般透彻清美。

    穆祁言眼里闪过一丝危险的精光,可是很快他就遮盖过去,眼眸一片淡漠。

    夏轻灵也没有多想,虽然穆祁言在她心里还是那个该绕道的混蛋,但是他的救命之恩却无法视而不见。

    “谢谢你救了我。”

    穆祁言沉默了一下,突然冷冷一笑,“不用谢,我本来是想假装脱手,让你死在河里的。”

    夏轻灵被他这么直白的恶dú噎了一下,她笑容扭曲地说:“你真是恨不得我死啊,那一开始就不要跳下来救人啊。”

    穆祁言讽刺地看着她,“如果你就这样没人救死了,锦秀岂不是会被抹黑。新员工落水无人救,不知道我要花费多少钱才能重新维护企业形象呢。假装救你一下,无论你死不死都跟我的公司没有任何关系。”

    夏轻灵目瞪口呆地看着他,怎么有人能狠到这种地步。

    第五十三章 如同野兽般

    穆祁言站起身,一步一步走向夏轻灵,他脚步沉重,身形高大,给了夏轻灵一种咄咄逼人的压迫感。

    最后他走到她面前,yīn影几乎笼罩住她。

    夏轻灵很想拔腿就逃。

    “要不是你死死抓着我的衣领,我扯不开,只能带着你游上岸,你现在应该还在水里喂鱼吧。”

    穆祁言邪恶地笑起来。

    夏轻灵觉得自己会对这种可怕的男人心存愧疚,真是失策,果然,穆祁言这个家伙还是消失比较好。

    她脸色苍白地站着,没有后退一步,她沉默了几秒,才抬头直视着穆祁言的眼睛。

    他的眼睛,黑漆漆的,浓重的yīn暗遮掩了他所有的内心情绪。

    虽然如此,他的眼睛还是非常漂亮。

    她几乎没有在别的男人脸上看过这种眼睛的形状。

    夏轻灵沉思了几秒,才一字一顿地对穆祁言说:“不管如何,你救了我,我还是谢谢你。”

    穆祁言似乎有些讶异,似乎是没有想到她会这样说。

    说完,夏轻灵转身就打算走。

    结果她没有走两步,穆祁言已经伸手拉住她,因为力气过大,她整个人身体摇晃了一下,挂着点滴瓶的架子哗啦响着。

    扎在她手上的针被扯落,手上立刻出血。

    穆祁言的手立刻松开力气,然后他有些慌乱地伸出双手,将有些迷糊的夏轻灵横抱起来,直接走到沙发那里,将她放下。

    然后他呵斥:“医生呢,都死了啊。”

    说话真是难听。

    夏轻灵觉得如果不是穆祁言家大势大,早就因为这张贱嘴被人蒙布袋揍了几次了。

    医生立刻跑过来,帮夏轻灵止血,还想继续给她吊点滴,可是她的手因为吊点滴已经开始肿了,看起来有些吓人。

    穆祁言一把将医生推开,“没见到她手都这样了,你还想往上面扎针。”

    夏轻灵接着再次见到穆祁言霸道得可怕的一面。

    他对医生护士呼来喝去,颐指气使。

    简直就跟个暴君一样。

    夏轻灵觉得自己再待下去,可能会连累医生被穆祁言打,她非常有自知之明地站起来,声音虚弱地说:“我没事,休息一下就行了,我先走了。”

    说完,就要往门口走去。

    可是没有走两步,就被穆祁言抓住手臂,被他一把推入沙发上。

    夏轻灵被他推到沙发上,惊讶地瞪着眼睛。

    穆祁言转头对医生说:“给我开yào,不要用针了。”

    夏轻灵无力地说:“我没事,我回去了。”

    说完,她再次站起来,结果不等迈开脚步。

    穆祁言连头都没有回,长臂一伸,再次将她推到沙发上。

    就算沙发铺着毛茸茸的垫子,非常舒适柔软,夏轻灵也被他推到头晕眼花。

    穆祁言终于回头,他不悦地地看着她说:“给我乖乖待着,你怎么老是那么不安分。”

    你才不安分。

    夏轻灵捂着头,总觉得自己没有事,都要被他给推出事情来。

    医生在穆祁言的命令下,战战兢兢地跑去开yào。

    夏轻灵连忙说:“普通的感冒yào就行了,不要开太贵的。”

    太贵的她实在花不起。

    一时之间,她都忘记这些是能找公司报销的。

    说完,夏轻灵发现不对劲地抬头,穆祁言已经黑着一张脸看着她。

    就好像她做了什么,让他非常没有面子。

    接着他气势迫人,脸色黑沉地伸手放在沙发扶手上,整个人弯身,将她困在自己的臂弯里。

    “难道,我穷得连一点医yào费都要斤斤计较了吗?”

    夏轻灵被他压迫到头皮发麻,她忍不住往后靠着,屏住呼吸。

    医生一时左右为难,正要问什么时,穆祁言已经冷冽地说:“还不快去,要我送你吗?”

    医生连同护士被吓到连连摇头,然后争先恐后地转身就跑了。

    夏轻灵也想跟着他们跑。

    结果穆祁言一只手就按住她的肩膀,将她压在沙发上动弹不得。

    “我救了你,你难道说走就走,连点表示都没有?”

    夏轻灵无语。

    第一次见到这么明目张胆要报恩的人。

    夏轻灵只能说:“我谢谢你”

    “既然谢谢我,就以身相许吧。”穆祁言面无表情地打断她。

    夏轻灵:

    实在太厚颜无耻了。

    夏轻灵刚要反驳,结果一抬头,穆祁言已经低头,刚刚好两个人的嘴唇相互碰撞了一下。

    夏轻灵慌乱地推开穆祁言压着他肩膀的手,她刚要生气地说些什么,却发现穆祁言一脸痛苦地按着自己手上的绷带。

    伤口在手背,听说是一道入骨的伤口。

    绷带绑住了他整只手。

    白色的绷带上面,隐隐预约地血迹渗出。

    夏轻灵心里一震,她连忙问:“你没事吧。”

    穆祁言狠狠地瞪了夏轻灵一眼,“救你不如救一头白眼狼。”

    夏轻灵无言以对,毕竟怎么说都是他救了她,这个根本无法反驳。

    这一耽搁,医生再次过来,他这次拿的是yào丸。

    夏轻灵看着上面一堆不同颜色的yào丸,突然有些难以下咽。

    可是穆祁言二话不说就将yào丸塞到她手里,直截了当地说:“吃。”

    好像不吃,就要直接塞入她的喉咙里一样。

    夏轻灵只好接过水,然后分两次将这些yào丸给吞下去。

    吃完不久,就发现自己晕乎乎起来,医生在一边解释:“这是正常现象,这些yào物有些有镇定效果,吃完会困倦。”

    困倦?

    如果是感冒yào之类的,确实吃了会让人困倦。

    可是这么晕

    却像是她先前被猥亵的时候,所喝下的yào的感觉。

    她彻底昏过去前,唇上似乎被什么擒住,如同野兽般地逼着她陷入缠绵的温热里。

    再次醒过来,已经是半夜了。

    夏轻灵头还是有些疼,她抬起手想要去摸摸头,结果却发现自己的手被什么按住了。

    她有些惊讶地转头,却惊愕地发现自己竟然在穆祁言的怀抱里。

    他紧紧闭上眼睛,将头搁在她的脖颈处,双手环住她的腰,侧着身体将她整个人都抱在自己的怀里。

    穆祁言睫毛浓密,在眼下投入淡淡的yīn影。

    ps:弱弱地求一张推荐票么么哒。

    第五十四 再吵上了你

    他五官立体如同艺术品,在沉睡的时候,出乎意料的没有半丝戾气,只有一种让人忍不住屏息的美感。

    夏轻灵感受到这个男人抱着她的时候,他们两个人肌肤相互贴近的温热。

    还有他的呼吸,轻轻吹拂在她的耳朵上,很快的她就感觉到自己的耳尖在发烫。

    好不容易,她才伸手慢慢将他的手拿开,然后小心翼翼地从床上起来。

    她发现自己还是在穆祁言的总统套房里,时钟指向半夜一点多。

    她竟然睡了近十个钟头。

    可是醒过来,精神却很不错。

    夏轻灵打算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毕竟跟穆祁言共处一室已经让她很紧张了,更不要说躺在同一张床上了。

    她还没有忘记,这个男人就是一个禽兽。

    夏轻灵紧张地看着他,从他的怀抱里出来的时候,非常担心他会醒过来。

    好不容易,她终于从他怀抱里小心翼翼挪动出来,夏轻灵看向穆祁言,发现他还是在沉睡。

    夏轻灵刚刚松了一口气,转身要下床,结果脚刚刚落地,一只强壮有力的手握住她的腰,将刚刚下床的她重新拖回床上。

    “穆祁言。”夏轻灵吓了一大跳,有些生气地说。

    穆祁言伸手按住她的后脑勺,将她按到自己的胸膛上,接着他另一只手环住她的腰,将她彻底藏到自己的怀抱中。

    “别吵,睡觉。”穆祁言连眼睛都没有睁开,把她当抱枕抱着,甚至一只脚还压着她的小腿,让她完全动弹不得。

    夏轻灵浑身僵硬,她的脸贴着他的胸膛上,听着他的心跳声,咬牙切齿地说:“穆祁言,放开我。”

    穆祁言将她抱得更紧,“再吵,我就上了你。”

    这句话,如愿地让夏轻灵闭嘴。

    夏轻灵从头紧张到尾,不知道要怎么推开他。

    可是很快的,她却发现穆祁言睡着了,他的呼吸平静而均匀。

    夏轻灵试着掰开他的手,可是就跟镊子一样,根本无法弄开。

    她勉强抬头,去看穆祁言,却发现他的黑眼圈有些浓重,而环住她腰部的手,那个绷带却很刺眼。

    夏轻灵想到可能是今天救人的时候耗尽了力气,所以晚上才会这么累。

    怎么也是救了她。

    夏轻灵也不是那种别人帮助自己是理所当然的伸手党。

    所以她本来已经想要大力气推开他的动作,悄悄的,放了下去。

    反正他并没有对她做什么,只是抱着而已。

    夏轻灵浑身僵硬地呆在他怀抱里,就像是一只被狮子抱住的小猫般乖巧紧张。

    过了一段时间,发现穆祁言是真的睡死了,她才微微放松身体。

    然后慢慢的,她困倦地闭上眼,最后睡了过去。

    而在她的呼吸平静下去的时候,穆祁言突然睁开眼,眼里非常清醒,没有一丝睡觉的迷糊。

    他低头看着怀里夏轻灵,轻轻的,他吻了吻夏轻灵的额头。

    然后就如同野兽见到猎物般,在黑夜里,露出一个恶魔般邪恶的笑容。

    ——

    夏轻灵睡醒后,就被穆祁言

    _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