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 7 章

    而且刚才那么痛苦,转眼就这么有活力,难道都是假装的不成?

    医生跟保镖几乎是同时间到达,将病房挤满了。

    其中两个彪形大汉听从穆啸的话,二话不说就要上来将夏轻灵拉下去推下楼。

    可是穆祁言一脚就将其中一个踹出去,他冷冷地看着那个头破血流的保镖,“我有让你动我的人吗?”

    他目光冷峻,脸上带着一种煞气,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冷酷。

    别说是夏轻灵,就是见惯了大场面的保镖,也忍不住退缩了。

    虽然穆祁言很神经病,可是他现在却是实实在在在维护她。

    可是夏轻灵却一点都不打算感激他,如果不是这个男人,她怎么可能沦落到眼前这个地步。

    可是无疑的,当穆祁言将她往后拉,挡在她面前的时候,她平静的心湖就好像被投入一颗石子,起了淡淡的涟漪。

    穆祁言冷漠地看着医生跟护士将穆啸围绕起来,他在这里,没有一个人敢动夏轻灵,哪怕是穆啸的命令也不行。

    就在夏轻灵以为事情过去了,穆祁言却突然转头,他目光依旧是那么yīn沉,“为什么要去救他?”

    夏轻灵一愣,没有想到他竟然会问这个问题。

    她沉思了几秒,才回答:“不管如何,我无法看着一个人在我面前就这样痛苦地死去,特别是我还能救他的情况下。”

    毕竟这是她的价值观,让她一下就放弃,眼睁睁地见死不救,她肯定会有心里yīn影的。

    穆祁言一动不动地盯着她,眼里有一种意味不明的深沉,看得她浑身不自在。

    然后他勾起嘴角,露出一个大野狼一样的邪恶笑容,“你可知道你救的人,可是要将你推下楼弄死的。”

    她又不是聋子,当然知道。

    “不管如何,救都救了,我无愧于心就好。”

    难道现在说她后悔了,就能摆脱自己是pào灰的事实吗?

    “你真是心地善良。”穆祁言一把将她重新拉入怀里,伸手暧昧地抚摸着她的脸。

    夏轻灵别扭地想要躲开他的调戏,可是却发现自己被牢牢禁锢在他怀里,完全无法动弹。

    穆祁言的手指最终来到她的下巴处,突然用力起来,掐得夏轻灵眼泪差点掉下来。

    “善良得让我想将你扔下楼,你竟然敢自作主张,谁给你那么大的胆子?”

    穆祁言无视她泪汪汪,几乎要哭出来的表情,反而冷冷地笑着说。

    “你以为,我纵容你几分钟,你就能开始恃宠而骄了?”

    穆祁言语气低缓,甚至称得上温柔地凑到她唇边说:“等我腻了你,你就什么都不是。”

    他的呼吸吹拂到她的嘴唇上,无端端带着一种暧昧不清的诱-惑。

    可是夏轻灵却浑身冷了下去,她看到他的眼睛,冷得就像是北极的冰雪。

    她知道这个男人是真的,如果他下定决心,真的会将她推出去弄死。

    明明知道现在惹怒他不是一个好主意,可是夏轻灵还是忍不住反驳,“我那天会出现在俱乐部,误入你的房间是因为在躲避别人,我没有卖身的打算,我不是那种女人,也不打算走卖身这一行。”

    穆祁言看着她认真的脸,突然觉得这个女人说的也许是在真的。

    可是

    穆祁言缓缓露出一个yīn冷的微笑,然后触不及防地,伸出舌尖舔了夏轻灵樱桃般诱人的红唇。

    夏轻灵立刻颤抖了一下,想要别开脸,却困在他怀里哪里都去不了。

    “我说你是出来卖的,你就是出来卖的,如果你不是,我就让你变成是。”

    穆祁言就是这么恶劣,他xìng格里的霸道冷酷在穆家人人皆知。

    说完,他才松开她,转头就对保镖呵斥道:“老爷子还没死呢,这么多人挤进来是想要哭丧吗?还不快滚。”

    保镖虽然是穆啸的人,可是面对穆祁言的时候,他们根本就没有招架之力,只能节节败退。

    而夏轻灵已经浑身发冷,她从穆祁言的表情里看到他不是在说笑的。

    这个家伙,简直就是逼良为娼的一把好手。

    所以她敢反抗他,他真的会逼她卖身。

    医生很快让穆啸的病情稳定下来,因为穆啸不喜欢病房太多人,所以病情稳定下来后,他们就退出去了。

    穆啸脸上的痛苦减少了很多,可是也憔悴了很多。

    他冷冷对穆祁言说:“你现在翅膀硬了,我管不了你,可是你的婚姻可不是你能做主的,一个职业低下的女人没有任何资格嫁给你。”

    小的开口就要逼良为娼,老的开口就是低级职业。

    难怪是一家人,同样的恶劣流氓。

    穆祁言松开夏轻灵,他一个人走到穆啸身边,然后低头在他耳边低语什么。

    夏轻灵听不见,可是这不妨碍她看到逃跑的时机。

    刚才医生出去的时候,门并没有关上。

    而门外的保镖是穆啸的,并不认识她,所以当她看到穆祁言背对她的时候,她几乎是一瞬间就转身就往门外跑出去。

    眼看就要跑出去了,身后突然传来非常快速的脚步声,接着一只手抓住她的胳膊,将她重重往后拖一下,她一踉跄,整个人就扑倒在地。

    夏轻灵痛呼一声,手肘撞到地上,疼得她直抽气。

    接着她抬头,看到穆祁言yīn沉着脸看他。

    “你是多动症吗?没有一刻安静的。”穆祁言目光如刀子,恨不得将她活活刮下一层皮。

    “既然你这么不听话,那我就将你绑起来吊到十几楼上,帮你治疗一下吧。”

    夏轻灵连害怕都无力了,跟神经病是无法沟通的。

    她都不知道自己倒了几辈子霉,才遇上穆祁言。

    夏轻灵神色恹恹,眼里的清亮也黯淡了不少,看起来有些颓废,穆祁言突然觉得刺眼,他看不惯这个女人这个没有活力的模样。

    不是不怕吗?

    要上她的时候,挣扎得倒是拼命。

    第15章 敢勾引我就别想跑

    穆祁言伸手想要将她拉起来,结果夏轻灵以为他要将她吊到外面,整个人明显地往后缩开。

    她宁愿在地上蹭着,也不愿意被穆祁言碰到。

    她怕疯病会传染,所以一脸嫌弃。

    穆祁言:

    这个不识好歹的女人,给她点好脸色就直接蹬鼻子上脸了。

    看到穆祁言的脸色变黑,夏轻灵更加戒备了。

    就在场面一触即发的时候。

    门口突然出现一个人,他神色淡淡,看到夏轻灵的时候,眼里闪过一丝讶异。

    “轻灵?你先来了。”

    这个熟悉的声音,夏轻灵惊讶地抬头,发现门口站着的人竟然是慕少洛。

    他穿着休闲随意,虽然没有什么表情,可是给人一种异常温和的感觉。

    比起随时发神经的霸道“总裁”穆祁言,慕少洛简直就是寒冬里的暖宝宝,无害得让夏轻灵感动得差点哭出来了。

    “少洛,救命。”夏轻灵动作极其迅猛,完全没有刚才没有活力的痕迹,整个人已经冲到慕少洛面前。

    穆祁言已经反shèxìng地伸手,要去捕捉逃走的夏轻灵。

    而慕少洛好像才注意到场面的不对劲,他不动声色地往前几步,将夏轻灵挡在自己身后。

    “哥哥,你想要对我的未婚妻干什么?”

    一句未婚妻,让穆祁言的动作全部停止了。

    而穆啸也立刻转头,“小洛?”

    慕少洛突然笑起来,他的笑跟穆祁言完全不同,充满了一种温暖的味道。

    “爷爷,我不是告诉你我有喜欢的女孩,并且已经跟她求婚了吗?”

    慕少洛边说,边温柔地拉着一脸震惊的夏轻灵的手,对穆啸说:“我们已经决定订婚了,就在月底,所以我带我最喜欢的女孩来给爷爷看。”

    比起穆祁言一来就冷嘲热讽的罪恶嘴脸,慕少洛简直就是火焰山里的一缕清风,舒服得让人想哭。

    穆啸看到慕少洛,脸色竟然好了很多,可是当他看到慕少洛拉着夏轻灵的手,再想到刚才穆祁言搂着她,一团糟的场面让他刚刚好点病,似乎又要发作了。

    “小洛,这个女人不是你从烟花场所雇佣来的吧,刚才你哥哥说,她是他的未婚妻。”

    慕少洛一点异色都没有,他动作自然地环住夏轻灵的腰,“爷爷,哥哥一直很喜欢开玩笑,你又不是不知道,轻灵虽然家境不好,可是却跟我是大学同学,我们认识到现在也已经有三年了,她家境清白,心地善良,更重要的是她爱我。”

    说到最后的时候,慕少洛眼里的柔意几乎都要淹没了夏轻灵。

    如果不是知道慕少洛对她没有半点意思,夏轻灵都快要以为他暗恋她好几年了。

    更可怕的是,穆祁言竟然会是慕少洛的哥哥?

    穆祁言眼神转为冷漠,他站在病床旁边,双手环胸,姿态从容无比,可是眼神却很可怕,冷入骨。

    “哦,我还以为,她是我的女人呢。”

    穆祁言语调平淡地说。

    慕少洛似乎很惊讶,“哥哥,轻灵怎么可能认识你,她的圈子一直很单纯,几乎没有什么不良朋友,更不要说,脚踏两条船了。”

    不良朋友——穆祁言眼睛微微眯起来,突然不屑地笑一声,“你确定她单纯,我纯洁的弟弟,我可是还记得今天早上她跟我在游泳池里翻滚的模样,活色生香,胸口的痣非常xìng感。虽然是我从俱乐部领回来的便宜货,可是味道也算勉强能入口。”

    夏轻灵脸色难看,几乎想要伸手去捂着胸口。

    被这个该死的色狼看光了。

    而且他们明明没有发生实质关系,但是在穆祁言暧昧不清的话语下,活似他们之间已经滚了多少次床单了。

    慕少洛沉默了一下,夏轻灵紧张地僵直身体,担心他会将她推出去。

    毕竟慕少洛雇佣她来当未婚妻,是因为能减少麻烦,可是如果惹上了穆祁言,他不一定会一直护着她。

    毕竟她跟慕少洛,除了大学期间那少得可怜的情谊,几乎就没有任何jiāo集。

    突然,慕少洛皱眉冷声说:“哥哥,轻灵是我爱的人,请你放尊重点。刚才轻灵打电话给我,说你一直纠缠她,还污蔑她,让她很难过。”

    她的手机落在衣服店里,根本就没有带在身上,怎么打电话给他。

    慕少洛睁眼说瞎话的本事,让夏轻灵大开眼界。

    “我知道哥哥你一直看我不顺眼,担心我对你继承人的身份造成威胁,所以从小到大你乐于抢我的东西,甚至毁灭我喜欢的一切,我一直在忍让,可是唯独她,我不会让你伤害她。”

    慕少洛说完,突然转眼又对穆啸说:“爷爷,轻灵真的是我大学就认识的女孩,我们在一起那么久了,难道我还不了解她吗?你是相信哥哥的话,还是我的话?”

    穆啸愣住,他看着慕少洛。

    比起跟穆祁言的争锋相对,他显然更加疼爱慕少洛。

    而夏轻灵才意识到,慕少洛这是在帮她脱离穆祁言的魔掌,虽然对他睁眼说瞎话的本事表示惊讶,可是她很快就反应回来,这是一个脱离穆祁言的好机会。

    只要慕少洛坚持她是他的未婚妻,那么穆祁言也不能明目张胆扣留自己弟弟的未婚妻吧。

    夏轻灵想到很快就能摆脱那个神经病,免于的危险,就忍不住微笑起来。

    可是笑到一半,突然一道yīn冷的目光让她僵住身体。

    穆祁言一双深邃如湖的眼眸里,似乎正在聚集着什么风暴般yīn霾。

    他就这样看着夏轻灵,一动不动。

    接着穆祁言才不屑地对慕少洛说:“又是我抢了你的东西的论点,从小到大真是听烦了,保不住自己的东西的人本来就是自己软弱,难道你装可怜还装不够吗?”

    慕少洛脸上的笑容淡去,眼神没有波动地看着穆祁言。

    就仿佛穆祁言的话对他而言,一点影响力都没有。

    可是唯有夏轻灵发现,他放在她腰部上的手,在微微颤抖。

    而穆祁言说完,终于再次看向夏轻灵,眼眸里的风暴终于变成yīn鸷的暴怒。

    “夏轻灵,你最好乖乖地给我滚过来,敢先勾引我,就别想跑。”

    第16章 女人,你过不过来

    勾引你?

    她什么时候勾引他了?

    夏轻灵一脸懵了。

    穆祁言语气yīn沉,嘴角勾起嘲讽的弧度,“两次进我的房间,手上还拿着黑色的jiāo易卡,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

    一切都是误会,夏轻灵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反驳。因为穆祁言摆明就是不相信,她对他真的没有一点别的心思。

    “我想上你,你应该会很高兴才对,可是你一直挣扎,我还以为误会你了,你对我可能真的没有那个意思。”

    ——我真的对你没有那个意思!

    如果可以夏轻灵真想摇晃着穆祁言的肩膀,拼命咆哮。

    可是他完全不听她的辩解。

    穆祁言嘴角嘲讽的弧度越来越大,“原来是勾搭上我心爱的弟弟,所以对我就开始上演贞节烈女的戏码了,够可以的,你敢耍我?”

    夏轻灵觉得穆祁言这个人自说自话的本事,实在强悍到让人甘拜下风。

    明明是她误入他的房间,差点被他强了。

    明明是她在店里好好地试衣服,结果他闯进来,差点又被他强了。

    明明是她想要走,结果他差点将她弄死在游泳池里,又打算要强了她。

    明明她什么都没有做,穆祁言这个禽兽到底是扭曲成什么样,才敢在这里说她勾搭他的?

    “看来你觉得我弟弟能给你更好的荣华富贵,呵。”

    _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