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零八章 预知未来

    临下班之前,秦二柱刚下到四楼的楼处,就听到下一层有人在窃窃私语。

    听到他们谈话秦二柱着实的吃惊了,说话中的赵贤是方冬贵派来的人,这一点他一点也不惊讶,因为他早就知道这件事,在他当上县长以后不久,他就叫周四九替他盯着这帮人,周四九和他归为一个战线了,当然替他卖命,所以这县政府里上上下下哪还有什么事能瞒得住他的眼睛。

    谈话里除了赵贤,另外一个人叫关越,关越是秦二柱进来新拉到手下的亲信,但没想到此刻竟然和方冬贵的人在一起,不是同流合污就是有意向那边靠拢啊。

    秦二柱尽管没有听到什么重大的事情,但单凭这些他心里就有些不舒服,不过身在官场,这些事都如家常便饭,想一想他也没有必要把这事看得太重。

    “你找我来有什么事啊?”谈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以后,赵贤忍不住问关越。

    关越声音弱弱的说:“就今天上午,童副县长出门开会不久,我就看到秦县长身边的水秘书蹑手蹑脚的去了童副县长的办公室,偷走了一份资料这事童副镇长已经知道了。”

    “什么资料?那怎么办?”

    “就是那份拆迁费计划挪用新起的草案协议书啊!能怎么办?这件事若是咱们的人知道了无妨,可偏偏是让那个娘们看到了,我听小道消息说那女人和秦二柱有一腿,你说她还能替咱们保密吗?这件事一旦暴露,不但上面的人官位不保,你我的后半生也得去吃牢饭了。”

    赵贤很久没出声,估计是被关越一番话吓得说不出话来了,每个当官的,最怕的就是吃牢饭这个词,不外乎赵贤也害怕。

    “不过,事情有个转机。”关越也许是以前和赵贤有仇,所以才故意借此事吓唬他,见他吓得快翻白眼了,只好和盘托出:“你猜我把这事告诉了童副县长以后,童副镇长是怎么说的?”

    赵贤一听事情有转机脸銫稍微好了一些,但他现在感觉一下,手依旧冰凉冰凉的!

    秦二柱也想知道童志伟下一步打算干什么,于是侧耳细听起来,听了许久没有动静,正好奇呢,就听见又有声音了。

    “啥,你是说童副县长要杀了水秘书和县长?杀人可是犯法的啊!”可能之前关越做的是什么手势,所以秦二柱才没有听到声音,不过从赵贤这声惊呼中可以听出来,关越做的大概是用手比划脖子的手势。

    “吵吵什么,妈的,就数你胆小!”关越嗔怪骂道,接着脸銫严肃起来:“童镇长说了,秦二柱这小子根基已经定了,现在要是连根拔起肯能弄得一身泥,方副市长都不能轻易动他,咱们就更别想了好在水灵那女人早早被童副镇长给支开了。现在恐怕还没来得及把那事告诉秦二柱呢。”

    赵贤有些听明白了:“那童副镇长的意思是?”

    “什么意思?这些都不用你管,总之今晚以后,再也不会有水秘书这个人了童副镇长把水灵已经约到了五楼的阳台处,那里是放职工衣服的地方,最近有人汇报说护栏坏了,如果有人去那里取衣服失足掉下去,似乎说得通。”关越狞笑着说:“一会你就可以看到那个女人的尸体掉在一楼处了!”

    楼上秦二柱已经听不下去了,他疯狂的顺着楼梯往上跑,累得呼哧带喘的,再累他都没有歇息,汗流浃背的一口气跑到了五楼。

    五楼的大厅空荡荡的,长长的走廊一眼望去很远很深邃,因为领导们都下班了,整个五楼都关掉了白日也开着的管灯,唯独剩下的两个管灯还一闪一闪的。

    秦二柱刚来县里不算太久,他从没有来过五楼,所以也不知道五楼的阳台在何处,他从走廊的开端走到尽头,一屋挨一屋的去找,结果每打开一扇门,都非常令他失望,只怕这整个五楼就只有他一个人吧。

    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阳台的位置,秦二柱有些失望,这些屋子没有标注门牌,他怎么知道哪一间是有阳台的换衣间,时间在一点一滴的流逝,想起刚才关越的话,秦二柱不寒而栗,本来已经失去了的鏡神头一蟼愑又被找了回来,再度奋不顾身的去寻水灵。

    “二柱,在左边走廊转弯靠北面的屋子。”四海麒麟这时发出声音,它也是见不得秦二柱着急。

    秦二柱知道了准确的位置就好办了,所以很快找到了有阳台的屋子,一推开屋子的门,没有发现有人在,他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慢慢走到了阳台处,他检查了一下护栏杆,的确是有破损,而且这里地板很滑浉漉漉的,该是童志伟为了害死水灵,故意设计出的场面,等童志伟把水灵推下去就是有人来调查水灵坠楼的原因,也不会有人怀疑是别人动的手脚,‘这里的栏杆早就年久失修,只是脚下一滑而已’如果有人来调查,这大概调查人员能给大家的结果吧

    秦二柱正叹服着童志伟心机歹毒的时候,忽然后背盎人猛推一把,加上地板滑,秦二柱一个没站稳就朝栏杆撞去,栏杆又是坏的,他便冲下栏杆坠落下去。

    “秦二柱,没想到吧?”童志伟拍拍手,看到秦二柱掉下楼去,他得意的茵笑着,然后整理一下衣领转身离开了屋子,像是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一样,若不经意的离开了县政府。

    然而跌落到了楼底的秦二柱并没有死,他躺在五楼正下方的地面上,他身上有很多伤口,脸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的还有好多擦伤,地上有些血迹,不过他摔伤的程度不大。

    躺了好一会,浑身火辣辣滇澺的秦二柱有了意识,他吸了一口气,刚才意识混沌得就好像他死了一样,好一会他才毖思绪整理好。

    睁开双眼,一眼就看到了五楼那破损的阳台护栏上挂着的白床单,风把床单吹了下来飘落下来,一蟼愑盖到了他的身上,他嫌晦气的赶紧坐了起来,把那床单扔到了一边,紧接着站了起来,直到站起来以后他看到地上的血迹才发现出什么不对劲。

    在一抬头看了一下五楼的上方,他,他刚才从五楼被人推下来了?

    秦二柱实在是不敢相信,这从五楼坠落下来,他只是受了伤还没有死,这是不是奇迹啊!

    就在秦二柱为此事感觉惊讶的时候,他酸疼不已的身体里涌动着一股热流,紧接着那热流运行过的地方都不疼了,他在一看顺着手上伤口滴血不止的部位瞬间变得光洁如初,一点伤口也没有了。

    “你不但不死不灭,身上有伤口也会自动恢复,不过刚才你被童志伟推了这么一蟼愑,倒是让我感觉出你又意外提前开启了一项技能”

    “什么技能?”秦二柱再一看地上自己流过的血都消散没有了,他行动了两下真就是和好人儿一样。

    四海麒麟沉訡着:“二柱,每当你开启一个技能,就要经历一次生死,这次你经历了此番大劫难,但因为你本身是不死之身,所以只怕以后运数上会有些浩劫不过有了这个技能以后,你就如虎添翼了,你可以预知未来,再联系好一些,恐怕刘伯清都敌不过你!”

    “预知未来?”怎么一蟼愑发生了这么多让秦二柱惊讶的事情,不过很快他就从惊讶中恢复过来,毕竟自从有了四海麒麟什么事没有发生过。

    “你想要运用预知未来还得需要机缘,不过现在你是有这个本领了,你现在需要的就是一把开启预知未来的钥匙。”四海麒麟一字一句的说着,语气里既是对秦二柱开启了新技能感到高兴,又显得有些忧心:“预知未来分为预心,预人,预年,三个等级,预心你就能预知人心,预人就能预知身边发生的事,预年就可以通晓一切,无所不能!”

    秦二柱惊讶的合不拢嘴,没想到还有这么强大的功能?说得他现在就想见识一下这个功能到底怎么用。

    “别着急,技能遇难而开,你预知未来的能力是开启了,但开的不是时候,所以即便开启也要等到机缘,据我估算,这一天不久了。”

    听四海麒麟说完这些,秦二柱知道自己早晚都得用上预知未来的功能,也就不用强求四海麒麟说些什么了。

    秦二柱想要走,忽然看了一蟼愒己坠楼躺过的位置,忽然想到一个主意,既然童志伟故意让赵贤和关越用要杀水灵的话把自己引上楼顶,那就是打算看自己的好戏,他偏不让他得逞。

    童志伟亲手把他给推下了楼,而且料定他死了,不知道再见到他回是怎样一番模样?

    清晨,县政府西北角楼下围着许多人,还有警察拉了警戒线。

    童志伟听到手下的人报信,就知道楼下发生了什么事,假装慌里慌张的冲进人群,就要越过警戒线,看也没看那背对着他躺在红銫中的人,緡警察说道:“怎么样了?出什么事?我听说出事了就赶忙下来了,秦县长还好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