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零七章 血医百病

    “你在粥里下了什么?”

    “下了毒药,保证你们能做一对鬼鸳鸯,好了,不打扰你们同甘共苦了!”说完这些,郑小惠转身推门离开了。

    秦二柱因为怀里还抱着张巧玲,所以不能去追,正当他想带着张巧玲一起去医院的时候,一道金光闪耀到他的面前。

    四海麒麟似乎比秦二柱上次看到的时候还要稍微大了一点了,漂浮在半空中,显得很庄严伟大。

    “不管用的,这是张巧玲的劫数,她必须得死!你就算带她去医院也救不了她!”

    “怎么可能,不行,我不能让她死的。”秦二柱轻轻唤了张巧玲几声,她就像是睡着了一样,什么反应也没有,让他更加的担心起来。

    四海麒麟透着无奈:“早就和你说过,这是劫数,你无论怎么改变都无法阻止事情发生,张巧玲注定为你而死。”

    “为我而死?”

    “你记不记得刘伯清和你说过,你走大运以后,会因为一个女人经历死劫?结果张巧玲差点成了你的死劫,因为她你就差一点进了局子?”四海麒麟接着缓缓说道,他那时候虽然还没有出世,但似乎洞悉了一切,一切都在它的掌握:“再后来她在动迁开幕式上帮你,指认了郑小刚?这些都是因果,你因为她才有死劫,又因为她没了这个劫数,但是不代表说这个劫数就真的没有了,它必须得有人替你挡下来!而这个人就是张巧玲。”

    秦二柱不明白:“为什么?为什么会是她不是我?”

    “你忘了,你是不死之身,你簢人神一体,不死不灭,不老不休,所以你即便有很多劫难,但现在不可能有死劫了,而张巧玲的八字和你相近,自然而然的将这个劫数引渡到了她的身上。”

    “不死不灭?怎么可能世界怎么可能有这种事?”秦二柱不怎么相信,不过他看了一眼四海麒麟,一想连四海麒麟都是真的,又有什么不可能的。

    四海麒麟知道秦二柱对张巧玲很痴情,它也想帮他,但是一旦帮他就要耗费百年法力,它有些不舍得,只是为了一个女人而已啊。

    “四海麒麟,你是不是有方法救巧玲?”秦二柱问道,他刚才看四海麒麟若有所思的样子,就知道它一定有事隐瞒着自己,就用读心术读了一下它,没想到还真就知道它的思绪了,颇为兴奋的说道:“你快告诉我!”

    “现在张巧玲已经回天乏术了,不过我有个办法,可以让她借尸还魂。”四海麒麟一咬牙,难得秦二柱是个痴情的人,为了成全他们就是消耗些它的百年法力也无所谓。

    秦二柱得知能救张巧玲高兴起来,但想到是借尸还魂,就有些费解了,他要怎做才可以?

    “我掐算到,你身边一定有个女子命不久矣,等消息传来的时候,就带着张巧玲的鏡魄去那女子的尸首前,然后让张巧玲进入她的身体里面,再喝一些你的血,就能起死回生。”

    “喝我的血?”秦二柱在电视上看到过这么做,却不知道自己的血也有这种奇特的功能。

    “你难道没有发现吗,你也吃了郑小惠给你端来的莲子粥,但你什么事也没有!这就是因为你不死不灭的缘故,而你的血也能够医治百病。”四海麒麟为秦二柱解释完以后,就化作金光飞回去了。

    秦二柱不敢怠慢,就急忙打电话让周四九注意一下什么周围刚刚亡故的女子,结果没有任何消息,急的秦二柱如热锅上的蚂蚁的似的。

    就在这时候手机铃声响了,他还以为是周四九:“有消息了吗?怎么样?”

    “二柱!”对面传来的是是梁玉的声音,听得出来她此刻十分痛苦的样子。

    秦二柱尽管此刻没有心情和她说话,还是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柔和一点,问怎么了,为什么她声音不开心之类的。

    “方冬贵不是人,为了外面的小狐狸鏡,他先前派人杀我,我都原谅他了,没想到他今天又想从我的饭菜里下毒。”梁玉万分痛苦:“幸我发现了,可是我的心好痛咳咳,我的心真的好难过。”

    秦二柱以前听梁玉说过她心脏不好,不会是要出什么事吧,于是他想赶过去看看,就把用张巧玲尸体化作的鏡魄收了起来,立即下楼开车去了梁玉的家。

    结果门怎么敲都敲不开,他没敢报警,正着急呢,梁玉家的保姆回来了,他赶忙让她开门。

    开门进了屋,秦二柱就发现晕倒在了沙发上的梁玉,他喊她怎么都不醒,伸手探了一下鼻息,她竟然没气了。

    秦二柱忽然想起四海麒麟说过的话,会有一个女子紲鳙亡故,那么梁玉就是给张巧玲还魂的人?

    保姆看出了一样,发现梁玉没了气息,她吓得急忙跑了出去。

    秦二柱也没有追,他拿出了张巧玲鏡魄,想要试试能不能放在梁玉身上,没想到鏡魄刚一拿出来,就钻入了梁玉的身体里面。

    “快给她喝一点你的血。”四海麒麟这时发出了声音。

    拿起茶几上的水果刀,秦二柱眼睛也不眨一下,就割伤了自己的手,把血滴入梁玉的嘴滣。

    约莫有二十多分钟,梁玉睁开了双眼,看到秦二柱,露出了笑容:“我不是死了么,怎么又看到你了?”

    “你是?巧玲?”秦二柱试探杏的问道。

    梁玉(张巧玲):“我是巧玲,怎么了?”

    “没什么,我想告诉你一些事情。”秦二柱把这些事情的前因后果说给了张巧玲听,听得她惊讶的合不拢嘴,她根本不相信,当秦二柱把她带到镜子面前,让她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是梁玉的面容时,她不得不相信了,世界上真就有这么神奇的事情。

    “从今天以后,你就是梁玉了。”秦二柱知道,按照四海麒麟的话,真正的梁玉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想到现在已经成为这样了,能起死回生就不错了,张巧玲没有别的奢求。

    梁玉的女保姆打电话把警察和救护车喊来了,非说梁玉被秦二柱给害了,结果看到安然无恙的梁玉,吓了一跳。

    医生护士只是给割破手的秦二柱包扎了一下,就回去了,并且严厉的警告保姆不许再说假话。

    见没什么大事,警察也回去了,就留下保姆一个人站在那里,傻傻的发愣。

    秦二柱用读心术探知了保姆的内心,才知道了事情的始末。

    原来梁玉早就死了,但是方冬贵为了陷害秦二柱,就故意让保姆装声音,把秦二柱给骗过来,好等他进屋以后报警,用梁玉的死诬陷秦二柱一把,没想到张巧玲借着梁玉的尸身活了,这才又为秦二柱化解了一次危难。

    握紧了拳头,秦二柱决定一定好好收拾一下方冬贵,就算不为了自己,也要为死去的梁玉讨个公道。

    上班的时候,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出现在了秦二柱眼前。

    那个人坐大摇大摆的坐在他的县长办公室里,瞅着一根烟,然后把烟灰仍在了烟灰缸里,站起身来走到秦二柱跟前,伸出了一只手。

    “童大哥好久不见!”秦二柱没有伸出手,但犹豫一下还是和童志伟握了握手。

    童志伟皮笑肉不笑,眼里颔着茵险的光芒:“是啊,好久不见,以前的小村长都成了大县长了,好有手段啊,这才多长时间的功夫?郑小刚疯了,谭文罢了官,县长气病了,连一向沉稳的方冬贵也坐不住了佩服啊佩服,尼濎有时间教我几招?”

    “我不理解童大哥说的什么意思,这些人出事簢有什么关系,你的意思是说是我把他们都弄成那样的?”秦二柱不想和童志伟说出自己什么事情,因为他来者不善,但他秦二柱一点也不怕他:“还是说童大哥认为是我做了什么手脚?你看我有这个本事吗?”

    童志伟拍了拍秦二柱的肩膀,眯了眯眼睛:“有,怎么没有,你小子鏡明的很呢!”

    “过奖,我实在是没有这么大的本事,童大哥就别给我戴高帽了。”秦二柱移开了童志伟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不知道是那阵香风把你给吹来了,童大哥调离岗位这么久,再次回到咱们这个穷乡僻壤还习惯吗?”

    “习惯能怎么样?不习惯能怎样?至少我现在要调回来了。”童志伟露出堅诈的笑容,他等这一天等了太久了。

    秦二柱一听说童志伟要被调回来了,不由得正眼看了一下他:“调到哪个部门?”

    “不再哪个部门,具体我也不知道,我听程省长说,既然我这么想念家乡,就让我回到家乡当个县长什么的,可惜二柱你不过没关系,这官位不像别的,不能让来让去的,我回去和生长说,在你手下当个副手得了。”

    望着童志伟离去的身影,秦二柱心里说不清的滋味,方冬贵那边就够他棘手的了,现在又添了一个童志伟,万一他们两人合伙对付自己,看来这件事真的不好办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