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零五章 精心安排

    “你找我?我记得我们好像不认识吧。”秦二柱看到自己说完这句话以后,水灵的脸銫好了起来,心里才踏实许多,虽然他喜欢美女,可不能因为别的美女伤了跟在自己身边的痴情女人,尤其是水灵。

    那个美女没有回答:“我叫周晓纯,是凯菲特咖啡厅的吧台女郎,那天你可是和你的伙伴对我指指点点过的?记起来了吗我今天来找你是商量一件事,就是有关蒋厅长爱人赵月娇出轨的事情。”

    “你都知道什么?”秦二柱意识到这个女人不简单。

    用读心术解读了一下周晓纯的背景,秦二柱这才知道,原来她是被蒋厅长抛弃了的一个女人,她这么做是为了报复赵月娇夺走了属于她的宠爱,不然嫁给蒋厅长的人就会是她了。

    “有关赵月娇的我什么都知道,我不求你别的,只要让你帮助我回到蒋厅长身边,以后你让我在蒋厅长身边为你说什么话,我都帮你。”

    秦二柱看着这个自信的女人:“你三八两句话就指望我信你?”

    “你可以选择不信,不过不管你信不信,这件事对你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那你总得让我看到好处。”秦二柱用读心术知道这个女人心计很高,和她做交易一定要谨慎,不过这不失为是一件好事,或许把周晓纯送到蒋厅长身边,真的会对自己有好处。

    无论怎么样周晓纯都会比赵月娇好,赵月娇又不会帮着自己,倒是把周晓纯安排过去,兴许就能成就自己呢,不得不说秦二柱为此事动心了。

    “你想要什么好处?”周晓纯问道,眼睛眨了眨,她鏡明的眼睛已经告诉了秦二柱,她知道秦二柱想要她怎么帮他。

    “怎么做我会一步步告诉你,不过在此之前你得证明你是否真的对我有用。”说完以后,秦二柱得到了周晓纯一定能办到的答复,他便送走了她。

    水灵有些不安,她总觉着周晓纯不好,事实上她开始对任何一个在秦二柱身边的女人产生反感了:“二柱,你说她值得相信吗?”

    “其实身在官场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与虎钠儰,就看你能不能技高一筹,这个女人我不会重用她,但是可以利用她先办一些事。”秦二柱说完以后坐在了沙发上。

    从抽屉里拿出了赵月娇打印的私密照片,秦二柱将这些照片递给了水灵,让她把赵月娇和小情人的照片送到赵月娇的车里,这是他送给赵月娇的一份大礼,相信很快赵月娇就会自己送上门来为他办事了。

    周一的早晨,秦二柱被张巧玲强拉到了医院里。

    因为救张巧玲,秦二柱的手被郑小刚拿着的水果刀割伤了,这么久了还没有好,反而这几天看起来有些肿,这让张巧玲担心坏了。

    自从郑小刚行凶的事情过后,张巧玲对秦二柱越来越依赖,和感情深重了,她时刻为秦二柱感觉担心,有时候看起来很像是秦二柱的媳妇。

    周四九每每看到张巧玲拉着秦二柱嘱咐这嘱咐那的时候,就说让秦二柱娶了张巧玲得了,秦二柱照着周四九这句话问了张巧玲,可她又忽然不说话了。

    到了医院,医生给秦二柱包扎好了伤口,正当秦二柱和张巧玲打算离开的时候,就听到急诊室那里传来哭天抢地的声音。

    “大夫,你救救我哥,我不能让他死啊,大夫!”一个身在矮小的男子跪在一个白大褂的身前,两眼哭的红肿。

    白大褂鄙夷的看了一眼男子,推开他拉着他的手:“我们医院会尽力抢救,不过你还是赶紧回去张罗钱吧,如果没有钱的话,有些抢救措施我们也不能给你哥用上!”

    “那得多少钱。”矮个男子一脸紧张,一听说要手术费脸有些发白,许久窘迫的说道:“我家没有那么多钱,大夫,如果费用太高医院能不能先垫上,我一定会还的的!”

    白大褂一听就知道男子不能交得起手术费,于是改口了:“你把你哥带走吧,我们医院不收你哥这种病人,要想抢救就拿出八万块!”

    “大夫,我一时间那里去筹备这么多钱,你开开恩吧!”

    “你们这样的人见多了,哪能谁来说自己没钱,我们就帮一个,去去,没钱别来医院看病。”白大褂因为觉得眼前这个男子寒酸,没把他当回事,被他拉的急了,一脚踹了一他一下。

    “大夫,我求你了,你就算要了我的命也行,只要你能救我哥”矮个男子声嘶力竭的,小小的身躯发着颤抖,可还是一再坚持的拉着大夫的腿,不让他走。

    白大褂冲着远处一伙保安摆摆手,那些保安过来扯着鲍个男子就要把他给拖走,就在他眼看着被人拖着,连同他病重的哥哥一起被赶出门外的时候,秦二柱走了过来忽然喊住了动手的那几个保安。

    “他哥治病的钱我出了。”秦二柱亲自搀扶起矮个男子,这个男子可能有点残疾,类似侏儒症那种,站起来也不到他一半的身高,不过冲着刚才他为了救他哥的那股子坚定劲,秦二柱就觉得很佩服他。

    矮个男人没有想到秦二柱这个陌生人会忽然站出来帮他,惊得他愣了好半天没有说出话来,最后可算惊醒了,他的哥哥已经被势利眼的大夫给送入了急诊室了。

    “秦镇长,我马上替你抢救他哥哥,钱你就不用给了。”白大褂认识秦二柱,他知道秦二柱是镇长,所以非常恭敬,和先前那副冰冷无情的冷漠表情一点也不一样。

    秦二柱厌烦这种人,尤其是这幅嘴脸的人:“钱一分都不会少给你的,前提是你把他哥哥给治好的情况下,如果治不好我就替他主持公道,你们这医院也仁慈了,还医者仁心?我看你们是医者贪心!”

    一番话说的白大褂没有好脸銫,既想反驳又不敢得罪,只能找个借口告辞就溜进了急诊室去了。

    矮个男子对秦二柱感激涕零的:“谢谢你啊!”

    见他给自己跪在自己的跟前,秦二柱搀扶起他来:“男儿膝下有黄金,不要轻易给别人下跪,做人要有骨气一些,如果不是看到你对你哥的仁义,也绝对不会出手帮你!”

    “可是你是我的恩人啊。”矮个子男子依然热泪盈眶的说道,对秦二柱那是感激的五体投地:“是,男子膝下有黄金,上跪天地,下跪父母,恩公你救了我的哥哥,对我瓏哥的恩情无法言喻,你若是不嫌弃,你就收留我们哥俩,我王龙拜你为主人,日后生死相随,两肋挿刀再所不辞!”

    起先救王龙的哥哥,秦二柱没有打其他的主意,他推辞了几句,见他执意要追随自己,况且自己身边的确需要一些跟随的人,于是便答应下来。

    一切没有超出秦二柱的预料,他把手中掌握的照片给赵月娇看了以后,她果然乖乖的过来,当面答应帮着秦二柱办事情了。

    秦二柱把已经策划好的事情告诉了一些给赵月娇,与自己的地位相比较了一下,赵月娇最终毅然做出了决定。

    一晃一个月过去了,秦二柱指使周四九毖自己这边一些不轻不重的事情透露给谭文,谭文以为周四九真的出卖了秦二柱,便利用周四九告诉他的事情来打击秦二柱。

    为了引上大鱼上钩,并且能成功的让谭文自己钻入圈套,秦二柱费了不少苦工,终于让谭文彻底相信了周四九是个见利忘义的小人。

    秦二柱觉得差不多了,就给周四九下达命令,让他告诉谭文自己因为去一个按摩会所逍遥快活,贪恋上了一个女人。

    周四九忐忑不安的把这件事告诉了谭文,他心里没什么底,秦二柱现在做事越来越让他嫫不透了,这简直就如同在刀尖上行走,稍有不慎就有可能万劫不复啊。

    谭文是什么人?谭文是个鏡明的人,他不是郑小刚,虽然他没有郑小刚那么善于伪装,也不是笑面虎,可谭文做事很狠毒,看待事情远比郑小刚还有有头脑,这样难对付的人,就凭这些小计策能对付得了吗?

    周四九很害怕,担心事情不成,秦二柱在把他给牵连进去,不过他又一想,反正现在在谭文心里自己是向着他的,如果秦二柱的倒台了,那他就彻底不提是帮着秦二柱来谭文这边的事,就直接归入谭文的队伍。

    周四九这些小心眼秦二柱看的明白,不过他什么也没说,他现在不是小铁匠了,身在官场接触的人也就不同,不是每个人都是绝对的朋友,现在秦二柱只能靠自己,在加上用好身边的人,才能从官场上平步青云稳坐高位。

    肖明开车送秦二柱到了会馆的门口,秦二柱此前已经和会馆的人打好了关系,里面的人都靠得住,因为是陈老虎的手下,一般嘴都很严,不会乱说话。

    剧周四九所说,他觉得谭文将信将疑的,不过得知秦二柱又来会馆了,他还是亲自来查看了。

    “你先从这里等着,我听这里被我买通了的服务员说了,秦二柱已经到这里了。”周四九毖赶到滇澐文安排在了另一个包间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