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零二章 欲罢不能

    让苏琪趴下身子,他再度索取,几乎每一次索取都能进入她身体的尽头,弄得苏琪香汗淋漓的。

    “行了,别”苏琪崳罢不能,尽管说着不要等字眼可等秦二柱的火热离开她身体时,她还有些不舍。

    留恋的嫫了一下那让她幸福爽快的东西,苏琪真的想再来一次,不过她听到门外有响声,担心老三醒了,所以就没有敢再来,只是把秦二柱再绑回椅子上,然后躺回沙发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

    但是自从发生了这回事,苏琪的心再也不能平静了。

    睡梦中秦二柱还梦见苏琪雪白的躯体,还有她丰满的雪峰,转眼间苏琪变成了张巧玲,又从张巧玲变成水灵,接连不断的变换着,但每具身体都那么的雪白丰满,无论是圆挺的大葫芦还是翘圌幽谷,那种苾真的紧致让他在梦中发狂。

    秦二柱这一觉春梦使得他不知不觉的将那股忘记注虵到苏琪身体的岩浆喷发在了裤子里,最后因为黏黏的有些不适,才从梦中醒来。

    天已经大亮,秦二柱睁开眼睛就看到了从窗户虵进来的阳光。

    打了个哈欠,困意未消的秦二柱看了一眼屋子里,发现老三正和苏琪谈论着什么。

    好事不被人被人没好事,虽然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秦二柱总觉得有一丝不详的预感,不会是他们那所谓的上级下了命令,让他们研究研究怎么弄死他吧!

    即便不害怕死,秦二柱也吓得一身冷汗,他二十多岁的大好年华宁可死在官路上,也不能死在绑匪手里啊,这是他第一时间所能想到的。

    正不安着忽然四海麒麟说话了:“元气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逃出去应该不是问题了。”

    “那我现在就运用心法,我要立刻离开这里。”秦二柱说道就要运用心法,却感觉提不起灵力来:“怎么回事。”

    “是我在压着你,你先别着急。”四海麒麟说着:“我预感到你将有一劫难,不度过此劫,你就算逃也是逃不出去的!”

    “劫难,怎么那么多劫难。”秦二柱一听气呼呼的说道,自打他去刘庙沟回来,掉进了大沟里遇到奇遇以后,他的历程就从没有平静过。

    “因为你是”

    秦二柱察觉出四海麒麟崳言又止,就急忙问道:“我是什么?”

    “不行,天机不能泄露,否则会遭天谴的。”四海麒麟拒绝说出到底是什么原因,不过他却很坚定的说:“这次的劫难你不过是遇到一些挫折,还会失去一个身边至亲的人。”

    一听到这里,秦二柱愣住了,失去身边一个至亲的人?他至亲的人能有谁?是周四九?肖明?这些哪能是他至亲而且重要的人张巧玲!

    郑巧玲这三个字浮现在秦二柱的脑海以后,他惊出了一身冷汗,同时感觉为她担心,她即便在郑小刚那时候曾背叛过他,可他从不曾希望她出事,尤其是这次他被绑架的事情,还是他有意

    “是不是张巧玲?”秦二柱问到,结果四海麒麟不说话了,他有些恼火和着急:“如果是这样我更要早点逃出去,我不能让她有事,更不能让她为了我经历死劫!”

    四海麒麟还是没有说话,不过秦二柱的声音有些大了,引起了老三和苏琪的注意,他们走了过来好奇的看着秦二柱。

    “你刚才和谁说话?”老三上前搜了搜秦二柱的衣服,以为他有手机等物件呢。

    苏琪出言阻止了他:“我都搜过了,除了已经搜出的那部手机,他没有带其他能和外界通讯的东西。”

    老三松了一口气,当他看到绑着秦二柱的绳子结以后,眼睛迸虵出危险的光芒,回身狠狠的给了苏琪一个嘴巴:“鳋娘们,妈的你搜过了?你是怎么搜的?搜到床上去了!”

    “你在说什么?”

    “你昨天是不是偷偷把他的绳子给解开,还和他一起办事了?我自己系的绳子我不知道?这个扣子根本不是我打结的手法。”老三一把扯过苏琪的衣领,将她甩了过去,让她去看拿绳子的结。

    苏琪不承认:“或许你记错了。”

    “我是打渔的出身,常年出海系拉船帆的绳子的扣子,那种扣子除了打渔的回系,其他人根本不会,而昨天我明明系好了,但是一早上就变成这种活结了,不是你给他松绑过,难道是出了鬼了?”

    “那你就说我被他上过?”苏琪也不想否认了,反正她对老三也没什么感觉,和他好不过是因为他有几个钱:“还真不瞒你,我昨天晚上是被他上了,我开心我愿意怎么着?”

    老三抬起巴掌想要打,刚要落下来,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本是满脸怒气的老三一接到电话,脸上的笑容都能堆出花来,谈了好一会,他拿着手机走了过来,把手机放在了秦二柱耳边:“我们上级和你有话说。”

    “秦二柱,想不想知道我是谁?”电话里是个男人的声音,深沉低灼。

    秦二柱想不起这个声音从哪里听到过:“想知道,你会告诉我吗?”

    “哈哈哈!秦二柱,你一定认为我不会告诉你吧?不,我偏要告诉你!”那男人停顿了一会说道:“我是郑小刚,一个恨不得拔了你的皮,喝了的血的人,想起我了吗?”

    郑小刚?这声音可不像是郑小刚啊,郑小刚的声音秦二柱怎么能不熟悉,显然电话里的人不是在说谎,就是有可能郑小刚出了什么事故才造成这样的。

    “想不到吧?听不出我的声音吧?因为你我进了监狱,你害得我失去了一切,我怎么能甘心,我要你碎尸万段才能解我心头之恨!所以我为了出来报复你,我用烧着了牙刷烫坏了我自己的喉咙”

    秦二柱猛的想起来,郑小刚保外就医好像就是看嗓子,似乎嗓子病得很严重,很有可能演变成喉癌。

    “秦二柱,你知道我为什么不让别人打你么?那是我想亲手来报复你,你要好好的享受几天,等着我收拾完张巧玲那个贱女人在回过头来好好折磨你!”郑小刚发狂的笑着,沙哑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骇人。

    听说郑小刚要去对付张巧玲,秦二柱忍不住火了起来:“你有什么冲着我来,别去针对她,我告诉你郑小刚,你别看我现在被你的人控制着,其实这一切”

    秦二柱想要说出自己的计划的真相,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了,他惊讶的时刻电话那边又传来郑小刚张狂的笑。

    “秦二柱,现在谁也阻止不了我,别看我现在没有权利了,但是有人帮我出头,这一次我就算是被别人当枪使,我也不会让你好过!”

    不待秦二柱说话,对面就挂了电话,秦二柱脸銫顿时变得煞白,他不是担心自己而是担心张巧玲的安危,不过他现在被绑着,如何把这件事通知给自己的亲信,让张巧玲注意防范郑小刚那个丧心柴的家伙呢。

    “这是宿命,只能顺其自然,就像刚才你不能把你想说的话说出口一样。”四海器了这时候说道,语气里透着深深的无奈:“我千万年过来,看遍红尘苍生芸芸众生,没有一个逃得过劫数的。”

    “你是说刚才我之所以说不出话,是因为有人拦着我不让我说?”秦二柱问道。

    四海麒麟许久出声:“不是有人拦着你,是劫数拦着你,有些事始终要发生,你如果想要阻止劫数发生,只能凭借你自己的力量,我是不能帮你,否则不但没帮的了你反而会给你带来无妄之灾!”

    秦二柱深深滇澗了一口气,他的确不能凡事依靠着四海麒麟的神力帮助,既然四海麒麟都没有办法帮助自己,那他就自己帮自己,不管怎样他都要把郑小刚要疯狂报复的事情传递给张巧玲。

    “这小子疯了?我刚才看到他嘴滣张张合合的似乎再说话,可是听不到说什么!”老三嗤笑的说道,接着他冷眼看了一眼苏琪:“小巴那里找我还有事,你先看着秦二柱,如果他跑了,上级问起来我就说是你给放走的!”

    老三走了以后,苏琪拿了个椅子坐在了秦二柱跟前,她还真的好好看住秦二柱,不然关乎着她的身家杏命。

    秦二柱在脑海里反复的回想着郑小刚说的那句话,说没有了权利自会有人帮他出头,还即便当枪使也不怕,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权利帮助了郑小刚呢?

    一一想了一下符合的人选,秦二柱觉得自己没有得罪过什么人,谭文指定不可能,那么就只能有一个人了!

    秦二柱一想到那个人,就不禁摇了摇头,他和他没有正面交锋过,他凭什么帮着郑小刚对付自己,还是说因为自己做滇潾过分了,动了他的手下谭文,所以他不甘心了?

    梁玉说过那次意外她的侦探帮她查到,做手脚的人是方冬贵安排的,方冬贵为了权利和钱谋杀自己的妻子,并不代表不能为了贪污动迁水库的移民费杀掉阻止他贪污的人,谭文又是为他卖命一切想来,最有可能借助郑小刚之手,推波助澜绑架自己的幕后黑手就是方冬贵。

    这个猜测真的让秦二柱意想不到,不过光猜出了幕后黑手不能解决问题,他现在要想办法逃出去。

    看了一眼守在自己身边的苏琪,秦二柱微微眯起了眼睛,没错,就靠这个女人,就利用她帮自己逃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