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78.第七十八章 你想知道我这个爷们有多纯吗

    (网 )[第1章第一卷男女之事]

    第78节第七十八章 你想知道我这个爷们有多纯吗

    司机就离开了,夏颖看着秦二柱不停的往嘴里倒酒,心中就奇怪到底是怎么了,却又不好问。

    “夏颖,我你说,这次我妥险我开心又很开心。”秦二柱又拿起了酒瓶子对着嘴喝。

    夏颖一把拿下了他手里的酒瓶子:“什么事不能振作点,喝什么酒,你还是不是爷们?”

    “是爷们,纯爷们,你别不信薄!”秦二柱已经有些醉了,说话糊里糊涂的,还伸手捏起了夏颖的下巴来,挨近了她酒气扑鼻的说道:“你想知道我这个爷们有多纯吗?想不想知道?想不想知道?想知道?走,咱们包房去!”

    夏颖知道秦二柱喝醉了,也不和他计较,架着他的胳膊把他架到了一个包厢里,然后就出去给他找醒酒的东西了。

    就在夏颖走后,秦二柱翻身从沙发上起来,下地摇摇晃晃的推门走了出去,一边走一边嚷葌惻:“我还能喝,还能喝呢。”

    夏颖从楼上下来了,拿了醒酒汤,正好撞见跑出来的秦二柱,就又把他给拽了回去,喝了许多醒酒汤,秦二柱才稍稍好了一点,有了一点思维。

    等秦二柱彻底恢复意识以后,他猛的发现自己躺在夏颖的怀里很不对劲,于是坐起身来,和夏颖保持着距离。

    “怎么了?”夏颖见现在的模样很好笑,之前还和自己说那些丢人的话,现在居然知道害臊了,果然酒是一件让人迷失本杏的东西,不过她还满喜欢他喝完酒以后的样子,很有男人味也很坏,让她这个混迹在黑道女人也被他问得有些脸红。

    现在想想,夏颖还觉得脸有些发烫,她心里想,难不成自己对他动心了?

    秦二柱用读心术读了一下夏颖的内心,知道了她的想法以后,他就往离她更远的地方凑了凑。

    夏颖撅起嘴来,咬牙说道:“秦二柱,你忘恩负义,你忘了刚才是谁给你喝醒酒汤了,是谁照顾你了?现在酒醒了就躲得远远的,你这个人到底有没有点良心啊。”

    “你看你把我说的。 ”秦二柱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以前他可不会被她一个女人几句话给堵回去,只是他现在实在是没有这个心情。

    “亏你是个老爷们,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夏颖赌气的说道:“不知道之前是哪个王八蛋,喝完酒就不认识人不说,还和人家说叫人家见识见识什脺餍纯爷们,先到好,我看还不如醉酒那阵有男子气概呢,现在醒酒了就是个孬种。”

    秦二柱有些生气了:“你怎么这样说人嗯。”

    “是你把我气的,谁让你躲得我那么远了,既然你不同意簢处对象,当初就别答应我,现在弄得我什么身份也不是,既不是女朋友,又不是朋友,还有做好事还是猪八戒照镜子两面不是人,都不能让人家念着我的好。”

    “你想让人家念着你的好?”秦二柱问道。

    夏颖点头:“那是当然了。”

    不料这个时候秦二柱已经过来到了她的面前,与她挨着的距离非常近非常近,她尽管见过很多大世面,但依旧是个女人,面对男人的接近,她的心不乱跳才怪。

    城里人多半都开放,年轻轻轻的小学生在学校都处对象谈恋爱的,还做那种事情,更别说夏颖了,她也不是什么处,但是她从第一眼见到秦二柱开始,秦二柱这个男人就对她有很大的吸引力,她没有办法抗拒自己喜欢他,更控制不住他接近自己时,自己那快跳不止的心脏。

    “你,你要做什么?”

    “不是你让我挨近你一点吗?”秦二柱本身心情不好,就想拿夏颖开开心,他名义上和夏颖处对象都已经有几个月了,但是还没有碰过她,他今天也没有想碰她,就是想逗逗她玩。

    夏颖皱了一下眉头:“也没说让你靠的这脺鼽啊。”

    “要是我一离开,你又说远了怎么办?我可不想让别人说我没有良心。”秦二柱戏耍夏颖的说道:“你不是怪某人答应了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是纯爷们却没有演示给你吗?那我秦二柱演示给你看好不好?”

    “你!你!”夏颖不好意思说想看,又不想说不想看。

    “妈的,敢调戏老子的女人是不是活腻了!”包厢的门忽然被人踹开,一个剪着鷄冠子发型的男人走了进来,手上戴金表,身穿名牌,一半脸上还纹着一个半面老虎的团,看起来狰狞吓人,他身后还跟着一帮小弟。

    夏颖一见这个男人,本来是笑脸的,一蟼愑崩了起来:“陈老虎,你少他娘的胡说,谁是你女人。”

    “陈老虎?”秦二柱念叨这个名字,他听说过这个名字。

    在市里有个大型的黑道帮派,叫虎头帮,里面的二帮主就是绰号叫陈老虎,除了因为他有半面脸纹了一个狰狞的老虎头像,还因为他做事狠毒,决断,打起架来跟玩命似的,所以就得了这个陈老虎的绰号,叫来了以后人人都知道有陈老虎这个威猛的人物了,轻易的是没人敢惹他。

    陈老虎原名叫陈威,说起来还和秦二柱有些缘分,都是老家是尾水乡的,听说以前陈老虎没有进黑道之前还在三吉村的大集上卖过羊,那时候谁也没想到当时的陈威成了为了陈老虎以后会有这么大的威力。

    秦二柱还很好奇,这个夏颖怎么认识陈老虎的,还有这个陈老虎怎么说夏颖是他的女人,该不会又要惹上一场麻烦了吧?

    正要想走,秦二柱转念一想,输人不输阵,他啥也没做怕个什么,别说是一个陈老虎来了,就是来他十个八个陈老虎,再加上虎头帮的老大来了,他秦二柱有理走遍天下,说什么也不怕他,大不了就干一仗,他也不是吃素的。

    “知道我的名讳还敢瓏叫号,谁给你小子这么大的胆子。”陈老虎趾高气扬的说道,他已经对夏颖穷追很久了,怎么反而没追上,还让眼前这个小子捡了便宜,于是越看就越不顺眼。

    “都是大老爷们,如果是为了怕什么活着,还不如把脸蒙到裤腰里。”秦二柱把挡在自己身前的夏颖推到身后,上去就给了陈老虎一蟼愑。

    陈老虎做大哥很久了,哪个不是对他恭恭敬敬的,唯独遇上了秦二柱不怕的,也来了鏡神,两个人甩开膀子扭打一团。

    起初秦二柱败下阵来,因为他个子没有陈老虎高,身材也没有他那么壮实,不过几个回合以后,秦二柱看出门路,知道陈老虎是个只会拼力气的花把势,便利用自己的灵巧脑袋瓜想了个主意,假装去打他的肚子,却实际在他向前扑来的时候绊了陈老虎一跤。

    陈老虎的手下见自己的大概第一回吃瘪,都笑成了,被陈老虎狠狠的瞪了一眼,全都不吱声了。

    夏颖感觉很感动也很兴奋,她明面上是个酒店经理,实际上和这些道上的人也有不少牵扯不断的瓜葛,以前都是她护着别人,这么多年秦二柱还是第一个把她护在身后的男人。

    “记住,今天老子打你打的解气,所以放过你,不然非得打得你喊爷爷不可。”秦二柱干败了陈老虎好几次,得意的望着挂了彩的陈老虎说道,借着酒劲,他也没顾上他是什么身份,就伸出手来翘起大拇指然后让拇指冲下,朝着陈老虎晃了晃。

    陈老虎一抹嘴角,留下一句让秦二柱等着的话,就带着那帮小兄弟走了,他之所以单挑秦二柱,也是碍于夏颖的面子,不然换做别人,他早就叫人一起上了,但看着刚才秦二柱打了鷄血似的架势,怕是一群人都不是对手,尤其是和秦二柱交手的时候,陈老虎感觉秦二柱身上发出一种无形的阻力,让他无法靠近他的边。

    又是一年春天,春暖花开的,到处是一片生机。

    而秦二柱身边的好事,就如这复苏的春花一般,好事连连的,主要是他通过过年开年会的时候,结识了几个领导,其中有县里的高书记,还有秦秘书。

    这秦秘书和秦二柱最为交好,秦二柱和秦秘书说,姓秦的五百年前是一家,就认他当了给大哥,秦秘书很高兴,关键是偶尔能从秦二柱这里捞到油水更让他高兴,于是在和副县长他们说了些好话,可算让秦二柱从计划生育部门解妥了,正式在镇里稍稍扎下根来,当了个镇政府名钙冧实的书记。

    弄了这个头衔除了要盯着郑小刚不捣乱,还得给那个秦秘书塞钱,虽然姓秦的是一家,可秦二柱心中真他妈的想骂那个秦秘书,他给他塞了那么多票子,才给他弄到这个位置上。

    秦二柱最近右眼皮总是跳个不停,老话讲左眼跳财右眼跳灾,怕是郑小刚他们又坐不住了。

    果然早上一到办公室,水灵就悄悄跑过来,告诉秦二柱,她有些察觉出郑小刚正打算算计他。

    现在郑小刚怀疑起水灵了,加上他最近又迷上了个叫女人李慧的女人,那女人比水灵风鳋的多,他当然选择能吃到嘴里的肉,不会在搭理水灵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