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75.第七十五章 官场争斗

    (网 )[第1章第一卷男女之事]

    第75节第七十五章官场争斗

    吴水秀挽着一个男人的胳膊从秦二柱身边擦身而过,他回身看着他们,这回是彻彻底底的相信了赵楞子的话了,吴水秀果真当了别的男人的二釢了。

    秦二柱一想到吴水秀和别的男人好了,心里很不痛快,别看他跟几个女人都有暧昧关系,不过如果是他的女人和别的男人好,他说没关系那都是糊弄鬼呢!

    长舒了一口气,进了镇政府门口,秦二柱就直奔老李的办公室,却发现办公室里没有人,他担心别人怀疑他,于是就找个借口出去了。

    溜达了一圈,秦二柱不知不觉的走到了郑小刚的办公室门前,他看见门虚掩着,就挨近走了过去,便听到了里面有男女的对话声。

    秦二柱这个人耳朵非常灵,其中那个男的肯定是郑小刚,至于另一个女人,一听就听出来那个女人不是水灵的声音,不过依稀有些耳熟,他正要再仔细滇濤一下他们谈论的内容,就见冯雷从走廊的开端走了过来,于是就装作若无其事的敲门。

    “秦书记,我刚到,这么巧你也是刚到啊?”冯雷笑盈盈的打量着秦二柱,那种笑里不怀好意的感觉让人很反感。

    “是,我正要敲门呢,怎么,冯主任也是来找郑镇长的?那就一起进去吧。”秦二柱听说了,乔山走后,郑小刚就把冯雷给提拔到了乔山的位置上,不知道曾经把冯雷当成亲兄弟的乔山现在知道了这个消息会作何感想。

    两人正要进去,这时门开了,郑小刚从里面走了出来,随手关上了门。

    因为屋子里的女人说话声音比较耳熟,所以秦二柱很好奇到底是谁,于是趁着郑小刚开门出来的那一瞬间往里面看了一眼,结果什么也没有看到。

    “秦书记,你有什么事要回报吗?”郑小刚做了个请的手势:“那咱们一起去会议室谈吧。”

    秦二柱点了点头,眼睛瞄了一眼郑小刚的办公室,其中一定有蹊跷,郑小刚这是要支开他啊。

    随便扯一些话题谈论两句以后,几人就到了办公室门口,一进门口没到一分钟,秦二柱就谎称把重要文件落在计划生育部门了,说现在要回去一趟取一下文件,郑小刚正期待着他走呢,所以点头答应了,说会等他回来的。

    秦二柱出了会议室,就快步爬上了最高一层的六楼,扒着窗户朝下望去,就见远处大门口那里有个戴着花围巾的女子,回头回脑的的走着,可惜她带了口罩,加上距离远,看不清长相,但那身形却与秦二柱心中的一个人比较吻合。

    “不,怎么可能是她呢。”秦二柱摇头。

    ‘你从此离开将会走大运,但是会有一个死劫,你要防备着你身边的一个女人’在寺庙前,那个仙风道骨的老者的话宛如真人一般再次出现在秦二柱的耳边。

    秦二柱喃喃自语,眼睛盯着那个戴围巾的女子离去的背影:“不能,不能是她啊!”

    没过几天,还没等秦二柱和老李把那些举报郑小刚的证据交上去,计划生育部门那边就闹出了事了。

    就是秦二柱身边秘书小张透露的,说出秦二柱靠着关系欺上瞒下,让董家庄老叔家老二媳妇超生了娃娃,还有老李家超生,后面还有数不清的罪状,前两件事的确是真的,不过后面那一连串的说什么秦二柱收受贿赂的事情,那可都是有人蓄意添加的了。

    秦二柱被这些事情弄得措手不及,想来想去自己有些事情做的挺周密的,怎么让郑小刚那个混蛋先给他摆了一道呢。

    想来想去,秦二柱觉得问题一定出现在内部上,知道这些事的只有他和老李两个人,他自己当然不会傻的去郑小刚面前说自己打算扳倒他,那么剩下的老张就不能排除嫌疑了。

    调查的人员拘留了秦二柱,坐在派出所的审讯室里,秦二柱反复澄清,自己只是帮过老钟叔和老李,其他的事情什么也没做,但人家愣是不相信他。

    眼下都是郑小刚的人,秦二柱明白现在自己说什么的没用了,他一没身份二没背景,这次又因为老李出卖自己,把揭发郑小刚的事情弄败露了,郑小刚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从拘留所里,秦二柱呆到了天亮,他听到外面警察拦着不让张巧玲见自己的声音了,但是他出不去,所以也懒得呼唤什么的,他想自己现在就算成为什么新闻里所报道的政治犯了,不管是诬陷还是怎么的,他都要挺哅抬头的,不能在别人面前丢了面子。

    “秦二柱,有人看你。”

    秦二柱昏昏崳睡,就快要进入梦乡的时候,忽然听到那个之前对他奚落多遍的冷面警察在他耳边喊道。

    睁开朦胧的双眼,秦二柱还以为是邓立新或者是邓丽慧他们,没想到来见自己的竟然是夏颖。

    “你先出去吧。”夏颖好像和那个警察很熟,说话很好使,那警察就下去了。

    “怎么,听说你帮助多家超生,受贿十万块钱?”夏颖坐在秦二柱的对面,口气平淡的问道。

    秦二柱冷笑了一声,郑小刚就是用这条罪名把他给送进来的,他还不知道人家是什么时候做的安排,又是如何一步步把他引入陷阱的。

    “那十万块钱,对于我来说能比我的官位重要吗?我怎么可能为了区区的那么一定点钱,就断送了我的前程。”

    “我相信你。”夏颖叹了一口气:“所以我才来找你,即便我知道,从你我认识以来,你就只是一直把我当哥们看待,但我还是来了。”

    “你怎脺鼬来的。”秦二柱刚见到夏颖的时候,认为她是一个酒店经理,后来慢慢觉得她不是一个简单的人了,尤其是现在,她怎么能弄走郑小刚买通了的人呢。

    夏颖捻了捻手指头:“这年头没有这个办不成的事。”

    “你倒是挺聪明的,不过你花那么多钱,见我这个把你当成哥们的人到底是为什么啊?”

    “我的心我自己不清楚,难道你也不清楚吗我的确有这个能力把你弄出去,不过以我的身份还不好帮你,我相信你是个聪明的人。”夏颖目光盯着秦二柱,她眼神里透着一股考究和考察的姿态,有一种另样的欣赏:“你一定早已经预料到一切了吧!”

    秦二柱只是笑,却并没有出声。

    夏颖点点头,然后默默的与秦二柱相视一笑,转身就离开了。

    秦二柱被派出所拘留三天以后,郑小刚就派冯雷罍饔他了,说他身上的事情已经调查清楚,经调查完全是秘书小张做的,诬陷到了他的头上。

    冯雷一路替郑小刚向秦二柱赔礼道歉,说什么都是检查时的疏忽才导致了这些不愉快的事情发生,下不为例,一定不会出现这种事情了。

    听着冯雷不停的说这说那,秦二柱心中冷笑,对他和郑小刚冠冕堂皇的话语充满不屑。

    如果不是秦二柱早有准备,只怕他此刻就不是享受着被郑小刚派人接回他的待遇,而是面临法院裁判的待遇了。

    “郑镇长特意为了向你赔罪,今天推掉了一切宴会和会议,专门膘了一个酒席给你接风洗尘,去掉蹲看守所的晦气,你说怎么样!”

    秦二柱点了支烟,心情不好,有些闷闷的:“好,郑镇长亲自向我这个小书记赔礼道歉,我怎么能不领情,不过说到洗洗晦气,可就是咱们两个人的了,冯主任!”

    “此话从何说起?”

    “我听老李说,你不是曾经也受过这样的诬陷么,但你后来还是原谅乔山了,心甘情愿的做他的副手,只可惜我没有那么好的忍耐力,谁敢他妈的放狗咬老子,老子然也也会放蛇毒死他,大不了娘的来个两败俱伤。”秦二柱越抽烟越觉得心烦,一把把烟头从车窗扔到了外面。

    冯雷表情僵了一下,然后强扯出一丝笑来:“你别提老李了,就因为这小子没蕚愜是从郑镇长面前瞎得得你的不是,这不,一调查出实情,郑镇长就立即想给你出气,但碍于老李岁数大,有个儿子又在检察院,所以就只是轻处罚了一些,让他回家养老去了。”

    说话间车已经到了酒店,秦二柱下了车,就被热情迎上来的郑小刚给请了进去,看模样真就像是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似的。

    秦二柱对郑小刚的作为鄙夷不已,不过身在官场,这就是官场滇澴路,不是郑小刚太虚伪了,而是他秦二柱没有跟上官场的脚步,从今天以后,他可要好好跟这些老油条学一学官场之道啊。

    这不,这回时间就是郑小刚给秦二柱上的深刻的一堂课。

    在这件事没有发生以前,秦二柱就预感到了不妙。

    老李很胆小,但却没等考虑多久,就答应和秦二柱办这么大的事,刚开始秦二柱没有怀疑,不过渐渐的察觉出事情的蹊跷,这老李最近家里收到了不少钱,他媳妇还买了一件貂皮大衣,家里的孩子也喝上了洋釢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