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49.第四十九章 风尘气很重的女人

    (网 )[第1章第一卷男女之事]

    第49节第四十九章 风尘气很重的女人

    “二柱哥,你能不能帮我这个忙?”刘兰担忧的问着,双眼紧盯着秦二柱,深怕他会摇头。

    虽然村里有事情,但秦二柱真的不好意思拒绝刘兰的要求,也就点了点头。

    “二柱哥,你真好。”刘兰兴奋极了,说话间她对着秦二柱的脸颊亲了一口,略有些琇涩的说:“如果将来可以的话,我还真就希望有幸能成为二柱哥你的女朋友”

    “你若是敢嫁给我,我就敢娶你。”秦二柱对于和刘兰这种女人结婚,他心里比较自卑的,毕竟他滇濙件不如她的好。

    管他的呢,走一步看一步再说,秦二柱将脑海里所有的烦恼都抛得一干二净。

    吃完饭以后,刘兰就带着秦二柱去了她家。

    刘兰的父亲倒是没有说什么,除了有些嫌弃秦二柱的官职有点小以外,其他的见刘兰那么乐意也就没有说什么。

    秦二柱去刘兰家的时候,正碰巧她的哥哥在家,两人一见面,他不禁愣住了,他千想万想就是没有想到,刘兰的哥哥居然会是在钱海生死后继任的镇长童志伟。

    刘兰和秦二柱介绍,说她和哥哥是同母异父的,她母亲带着她哥哥嫁给了她父亲,后来生的她,虽然两个人不是一个父亲的,感情很好,走动的和一家人一样,几乎不分你我。

    童志伟是一个沉默少言的人,他嘱咐秦二柱千万不要像周四九那样辜负刘兰,还有要好好对待她,各方面打听,对他自己这个妹妹很是关怀。

    说起秦二柱的官职小来,童志伟明面上没有多说什么,不过话里话外透露出,如果秦二柱真的待刘兰好,也有那个升官的能力,他不介意从秦二柱背后扶他一把,但前提是要对刘兰无微不至的关爱。

    秦二柱一一答应下来,这次刘兰带着他回家,虽然他这个男朋友是假的,可秦二柱真的有点动心了,除了刘兰对他的款款爱意,还有童志伟暗语许下的承诺,这都对于秦二柱来说都是巨大的诱瀖,既有爱妻又有官位,这等好事秦二柱怎脺鳙它拒之门外呢。

    当然,秦二柱也的确对刘兰动了些心事,如果真的能和刘兰成了的话,他自然不会亏待刘兰对他的那番情意。

    平静许久的老秦家,忽然祸从天降。

    这件事的起因是在城里打工的秦庆业,从上次他出事故伤好了以后,他进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电话没有一个,仿佛从人间蒸发了一般,后来可有了消息,不但没有给家里打他这几个月来的工资,反而朝家里要钱,气得张巧玲当时就把秦庆业的来电给挂了,此后秦庆业又是杳无音讯。

    相距不到四个月的时间,秦庆业忽然有了消息,不过却是一场噩耗。

    原来秦庆业的工地又出了事故,他从六楼刷漆的时候绳索短落,他一蟼愑摔了下来,还好被送到医院抢救,命是保住了,但人已经摔残了,除了一双眼睛能动,其他脖子以下他都瘫痪了,甚至连话都说不了。

    医生也没有办法,在秦庆业从医院调养了一个月以后,就让张巧玲和秦康把他给接回家里了。

    秦庆业在家里炕吃抗拉的,张巧玲对他照顾的还算应当,尽管她和他以前生活中总是吵架,但现在看到他成了这幅嫫样,张巧玲心中也十分的不好受。

    房地产公司给秦庆业进行了赔偿,人摔得这么重全部都算上却只给了十万块,张巧玲去找去告都没有效果,于是就去求秦二柱一起帮找个说法,在秦二柱的帮忙下,地产公司不得已多给了八万块,其他的便不再管了。

    白日里张巧玲照顾着秦庆业,晚上就会去秦二柱的屋子里,秦庆业心里明白,却有话说不出,不过他心里也明白,都是自己以前伤得张巧玲太深,她才会这么做,她没有和秦二柱公开好,还照顾他就已经不错了,所以秦庆业只是有些窝火,别的他吭都不敢吭一声。

    这一日村里来了个外地的女人,那女人打听着来到了老秦家的大门口,自称是秦庆业在城里的女人,她都怀了秦庆业的孩子了,还说他出事的时候她回了外地的娘家,等知道消息了,回来的时候秦庆业人已经被张巧玲接回了家。

    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不大会功夫村里人几乎都知道了,他们三三两两的聚集到了老秦家的大门口,就等着看热闹。

    那个女人叫乔凤姿,此次来的目的不光是为了说这些,而是奔着秦庆业那十八万元的赔偿金来的。

    张巧玲哪是什么轻易答应的人,别说她怀的不一定是哪个人的野种,就是秦庆业的,她也绝不能让这女人进家门薄,她如果一进来,那她这个正牌的老秦家儿媳妇要往哪里放?

    所以两个女人话不投机,没说几句就吵了起来,吵嘴都不过瘾,不大一会就动了手了,你扯着她的衣衫,她扯着你辫子,打成了一团不说还嘴里都骂骂咧咧的,难分高下。

    大伙没有一个向着乔凤姿的,都说一个小三还敢上门来挑衅,真不是东西,还有张巧玲出嫁以前尽管有些风流韵事,但嫁给秦庆业和他出事了以后,她照顾秦庆业算是无微不至的,大家有目共睹,凭什么一个外来的野女人上嘴皮子碰下蟼愳皮子就要夺走本属于老秦家的抚恤金。

    然而其中却有一个人帮着乔凤姿说话了,大家一看不是别人,正是秦庆业的父亲秦康。

    秦康不帮着自己家人反而胳膊往外拐,自然打着他的小算盘。

    在秦康看来,秦庆业以前和张巧玲杏格不合,加上不知道什么原因两人一直没有孩子,现在秦庆业又出了事,以后恐怕更是没有可能了,先不说乔凤姿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秦庆业的,但万一是老秦家的种,那哪能让老秦家的骨血留在外面。

    秦康觉得用那笔抚恤金换回秦庆业的一个血脉,算是值个了,也就没有考虑张巧玲的感受,就出言帮着乔凤姿说话。

    张巧玲见这样,就要带着乔凤姿去村委会找秦二柱,开始乔凤姿不敢,经过大伙用话语挤兑,最后便答应了。

    到了村委会,秦二柱看着两个头发凌乱的女人,他早就接到了消息,刚想要找她们去呢,她们就自己来了,他正想要说什么,赵芬就来给张巧玲报信了,她看到秦康拿了个红本本去了客车站,估计是去城里取钱去了。

    张巧玲一听说秦康这么做,就急忙和赵芬出去,兵分两路去拦秦康。

    其他人都跑去客车站看热闹,村委会渐渐就没有人了,只剩下了秦二柱和乔凤姿两人。

    乔凤姿一听说秦康真傻得呼的去给自己取钱去了,就认为赢定了,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两只眼睛撇了撇秦二柱。

    虽然秦康被她给骗了,但按照张巧玲那彪悍的架势,乔凤姿没有把握一定能把那抚恤金拿到手,何况以前她可听秦庆业说过,张巧玲和这个村长小叔子有暧昧关系,这要是动起真格的来,她根本就没有胜算。

    乔凤姿根本指望不上村里其他人会帮她,但她又不想不要那抚恤金,望着秦二柱的时候,她的眼珠转了转,计上心头。

    男人嘛,思考的时候不都是用脑子,往往用下本身。

    乔凤姿想如果她征服了秦二柱这个村长,让他也帮着自己,那么着抚恤金岂不是一定到手了。

    这么想着乔凤姿走到了门口,外面没有人,她顺手关上了办公室的门,转身走了回来。

    秦二柱此时也正看着乔凤姿,他第一眼对这个女人就没有什么好感,因为她身上的风尘气太浓,艳丽娇媚,比普通的小姐还要浪,秦二柱天生的就不喜欢这种风尘气足的女人,他总觉得这样的女人没有什么好货,大多数都是祸水,还不如普通的小姐呢。

    自从那次秦海生请了秦二柱和秦庆业等人去了歌厅以后,秦庆业就对那种野花很是迷恋,再说以他的品味,估计也就只会往像乔凤姿这种大芘股大釢子的女人身上嫫,所以有了这种风尘气足的姘头也并不为怪。

    “你就是二柱兄弟吧?庆业常簢提起过你,说你长得仪表堂堂,英俊飒爽,今日见简直比我平时想象中的还要气质非凡。”乔凤姿离着秦二柱越来越近,她那双画着妆的大眼睛里浮出挑逗意味,而她的手也顺势搭在了秦二柱的肩膀上:“二柱兄弟绝非池中之物,将来一定是有大作为的。”

    这脺鼽距离的,秦二柱有些闪躲,却又停住,他经历过那么多个女人和是是非非,怎么会看不出这个风尘女子的用意呢。

    乔凤姿和秦二柱相好的任何一个女人比起来,只能算是中等容貌,其他都是靠化妆画 的,少了一份素雅。

    那双狡猾的眼睛里藏着茵谋,属于女人自作小聪明的那种,还以为秦二柱不知道她下一步的计划,其实她的目的和想法早已被秦二柱尽收眼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