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40.第四十章 再遇歌厅里的神秘女人

    (网 )[第1章第一卷男女之事]

    第40节第四十章 再遇歌厅里的神秘女人

    “移民的事都已经办完了,这次来是交村民写的协议的。 ”

    钱海生打开了后车门:“来二柱兄弟,上次一别又是许久未见,这回来了说什么咱们都得吃顿饭去。”

    “那恭敬就不如从命了。”秦二柱也不客气,上了车就随着钱海生一起去饭店。

    路上等红绿灯的时候,钱海生的电话响了,他一接电话,面銫变得凝重起来,说话大气也不敢喘。

    秦二柱以前看到的都是威风凛凛的钱镇长,哪见过这样的他,不禁好奇起来,到底是谁给他打电话,竟然让钱镇长这样害怕。

    “没有,我身边真的没有别的女人。”钱海生紧张兮兮的解释,好像怕电话里的人怀疑什么,就把电话递到了秦二柱耳边:“二柱,你快帮我说说,我是不是打算请你去吃饭去?”

    秦二柱一蟼愑明白了,能让钱海生害怕成这样的,当然是他的老婆了,只是没有料到镇长也惧内。

    “是,您是镇长夫人吧,我是董家村的村长秦二柱,我镇长是私下里的好哥们,这次我进城,钱哥想请我吃顿饭,緡们两个没有其他人。”被钱海生那么看着,秦二柱不敢不替他说话。

    听到秦二柱帮自己解释了,钱海生才松了一口气,把电话拿了回来:“老婆,你看我没有和你说谎吧,我真的是和二柱兄弟在一起呢。”

    也不知道电话里他的爱人说了什么,钱海生面銫凝重起来,考虑了许久,又看了秦二柱一眼才说道:“好吧,一会我就带着二柱兄弟过去。”

    不用钱海生的说什么,秦二柱就明白了,一定是他老婆还不相信他,让他把他带过去证明一下。

    “二柱兄弟,本来我想请你去饭店吃的,但是我爱人说你好不容易来一回城里,想让我请你到家里坐坐。”和秦二柱预料的一样,钱海生说的和他想的意思差不多,接着钱海生还有些不放心的嘱咐他:“兄弟,到了我家,你可千万别和你嫂子说我王金娇,还有那天我们一起去快活的事。”

    秦二柱点头,心里想就算要说也不会当着你的面说啊:“当然,我不会乱说话的,钱哥你看我秦二柱像是个口无遮掩的人吗?”

    没多大一会功夫,车就到了钱海生家的门口,他家在二楼,走了两段楼梯就到了楼上。

    令秦二柱没有想到的是,钱海生家的门一开,门里的女人竟然让他大吃一惊,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世上会有这么巧的事情。

    开门的女人钱海生的爱人,她开门以后看到站在自己男人身旁的秦二柱时,也是紧跟着一愣,不过她很快恢复过来,装作不认识的做了个请的手势。

    “来,你是海生口中所说的二柱兄弟吧,进屋坐吧。”

    秦二柱也收起了自己的情绪,眼睛不敢才看那个钱海生的爱人,回想着歌厅里那个和自己暧昧半宿的女人,他又不禁看了她一眼,没错啊,是一个人啊。

    “嫂子,别客气,我自己来。”秦二柱接过女人的茶水,然后就坐在了沙发上。

    钱海生发觉有些不对劲,没有往别处想,还以为是秦二柱紧张的:“二柱兄弟,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你嫂子高玉梅。”

    “嫂子好。”秦二柱点点头,他们哪还用介绍啊,早就在上次来城里的时候就见过面了。

    钱海生的夫人也算是个太太,怎么跑去歌厅那种地方?看那天的样子她绝对不是去找钱海生的,更不像是知道钱海生在歌厅的样子,那么她去歌厅就只有一种可能了。

    秦二柱紧紧的握着杯子,杯子里的茶水有些烫,他喝了一口就放在桌子上。

    秦二柱以前听说过,城里开放,不但男人找情人包二釢,女人也包养男人,而歌厅什么地方也有一些供富婆玩乐的男人,俗称叫做‘鸭子’。

    该不会是高玉梅去找鸭子,错把喝醉酒的自己当成了那种人了吧?秦二柱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个想法能解释当时的状况。

    钱海生家的保姆做好了饭菜,秦二柱和钱海生几人就落座在餐桌的椅子上。

    往饭桌上一看,菜銫十分丰富,这放在农村的一个饭店都做不出这么高档的菜銫,而在钱海生家里却只不过是普普通通的家常菜,可见钱海生当了这么多年镇长捞了多少油水。

    没等吃上饭,镇里就有事情,打电话把钱海生叫了出去。

    钱海生临走时还趁高玉梅不注意,一再的叮嘱秦二柱不要向她透露他和王金娇的事秦二柱都一一答应了。

    在钱海生走了之后,钱海生家的保姆也出去了,大概是去买菜了,屋里一蟼愑就剩下了秦二柱和高玉梅两人。

    “原来你叫秦二柱啊?”高玉梅凑了过来,眼睛里透着一股光亮。

    秦二柱无所谓,到不怎么惧怕了,就算他和她之间有事,谁还能往外说去呢。

    高玉梅忽然栖身过来,将秦二柱压倒在沙发上:“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好久呢,怎么连电话都没留,如果今天都没有遇上的话,我还不知道我睡的是一个村长呢?”

    “嫂子身份这么高贵,哪能看得起我这个小村长啊。”

    “那你一个村长怎么穷得到那里当鸭子去了?”显然高玉梅是承认了自己去歌厅是找鸭子的。

    秦二柱摇头,想起钱海生那么害怕老婆,想必是高玉梅有什么能令他害怕的地方,既然如此秦二柱也就实话实说了:“那天是我认识钱哥不久,他带着我瓏哥去歌厅逍遥快活去了,我不喜欢那样,就把两个小姐赶走了,加上喝了点酒睡熟了,没想到你进来错把我当成”

    “那我问你,你跟嫂子我悔不?”

    “怎么能后悔呢,我来还时常想念嫂子你,就是不知道叫啥么名字,才没有来城里找你。”秦二柱说的一本正经的。

    高玉梅笑了:“就算你找,也找不到啊。”

    “嫂子,是钱哥我们一起去的歌厅,你就不生气吗?”

    “生气?生什么气,那个臭男人做这种事情不是一天两天的了,我早就懒得管了。”高玉梅一点也没有生气的样子,反倒是她很关注秦二柱:“那天你让我记忆犹新呢怎么样,想不想以后跟着嫂子?”

    秦二柱假装惊讶:“真的可以么?”

    “只要你想,就可以啊!”高玉梅的手勾上秦二柱的脖子,香滣凑了过来。

    温香软玉在怀,秦二柱现在又恢复成了正常男人,当然不会什么反应都没有,起身就将高玉梅抱了起来,放在沙发上,迅速的就妥掉了自己部分的衣服。

    抚弄着高玉梅的两个雪白,秦二柱随着触碰她的身体,自己的身子也热了起来。

    高玉梅敢这么大胆,钱海生前脚出门,她后脚就能勾引秦二柱,那一定是有她的过人之处,但是这过人之处到底是什么?秦二柱想弄明白。

    “我钱哥怎么那么怕你?”一边做着手中的事情,秦二柱不忘了问这些事情,等高玉梅回答了,他才知道是怎么回事,暗呐怪不得高玉梅和王金娇不是一个姓。

    原来钱海生以前有个老婆过世了,那个老婆才是王金娇的亲姑姑,而高玉梅是钱海生后娶的。

    高玉梅的父亲是县里的副书记,也是秦海生的上司,钱海生老婆死了以后,他就想着法的往县里跑,用感情拢住了高玉梅,最后将她娶到了手,其实不过是为了攀高枝,这也是高玉梅结婚后来才知道的。

    钱海生和高玉梅结婚的前四五年还算行,后来就开始在外面拈花惹草,因为她抓不住证据,又不忍心黄,一拖就是现在。

    “嫂子你真傻,你还那么爱钱哥做什么,你知道他在外面包养的情人是谁吗?”秦二柱进入迎接着他的高玉梅的身体里,灼热感让他汗流浃背,只好抱紧她,才感觉凉快一些。

    高玉梅渖訡着,腿盘着秦二柱的腰,承受着他一次比一次更深的索取,他的巨大让她十分满足:“我知道二柱,给我,农村里的男人就是比城里的男人好,干什么事情都有着一股牛劲”

    一听这话,秦二柱更加卖力的耕耘着,一边逗弄着高玉梅,一边刺激着她的高嘲点。

    “嫂子,我真是爱不够你”因为得知高玉梅滇澵殊身份,秦二柱不敢怠慢,身体与鏡神上双重享受着这一刻的美好。

    一股股波浪袭来,最后两人都沦陷在这惊心动魄情事里

    从城里回来后,秦二柱就继续忙着移民的事。

    转眼间过去一个月,该搬走的都已经搬走了,秦二柱这才放下心来。

    秦庆业又回到城里打工去了,张巧玲都没有送他,紧接着过元旦节,秦庆业也只是在电话里给家人报个平安,根本没有回来。

    在砖厂和老相好朱寡妇厮守的秦康最近有些闹心,过元旦节的前几天,秦二柱的婶子回来了,还带回了一个男人,口口声声要和秦康离婚。

    秦康巴不得离婚呢,又觉得丢不起这个人,迟迟没有回应,秦二柱的婶子就从砖厂到家里闹得个天翻地覆,最后秦康只好同意离婚了。

    老秦家在元旦前出了这样的事情,尽给别人添笑话了,大伙都说是因为朱寡妇和秦康有一腿,苾得秦二柱婶子没有办法才跟了别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