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9.第三十九章 村官不好当

    (网 )[第1章第一卷男女之事]

    第39节第三十九章 村官不好当

    颔住她浑圆上一边一颗的红梅,秦二柱啃咬着,舌尖围着打转,他的手滑下她的香圌,她立即配合的让他进入,感觉女人已经泛滥成灾。

    秦二柱就将已经憋了很久的长物狠狠的进入,她的束缚感让他觉得自己的那玩意似乎好了,这么一想,他感觉了一下果然和以往不一样,于是就运动起来,听着身下女人的急促娇喘,他郁闷多天的事情终于化解了。

    “嗯”

    欢爱多时,女人累得软软的趴在秦二柱的身上,秦二柱翻身把她压在沙发上,在次进入那个幽谷,巨根闯入她最后的边缘才算罢休,秦二柱忽然坏心思的起来,把灼热的东西喷了进去,在她身体洒下了他的种子,引得她娇圌一阵颤抖。

    “你,做起事来可一点也不像没有经验的。”女人休息一阵恢复过来,对抱着她的秦二柱说道。

    秦二柱嘿嘿笑了,算是承认自己不是处,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她不也不是么。

    “如果我是处的话,还能让你这么爽?那我进的就不是‘这里’,而是‘这里’了。”秦二柱咬住那几个字眼,手一边行动着,让女人理解自己指的是哪里。

    先前是她的幽谷,后面是她的似菊花的后庭,当女人理解这个意思,脸銫变得绯红起来,而秦二柱的摩挲又给她带来了一种空虚感。

    “那你还能继续不?”

    “还能?太小瞧人了吧?!我让你看看我能不能?”女人疑问的语气,刺激到了秦二柱,毕竟莫名不举的情况让他苦恼了很久,这突然又神勇大发的状态,让他欣喜若狂

    秦二柱越战越勇,刚才本来就没有弄够,一听女人主动开口,就二话不说的指挥着自己的兄弟杀向新一波的战场

    深夜。

    从歌厅出来已经是后半夜,钱海生来找秦二柱的时候,那个女人已经离开了,所以也没有跟秦庆业、钱海生两个人撞上。

    秦二柱也以为这是钱海生为了笼络住他而做滇澵殊安排,也没有放在心上,毕竟后面来的这个女人竟然让他又金枪不倒了,算是让他心安不少。

    钱海生叫司机把秦二柱他们送回村里,他就自己一个人与歌厅里一个妙龄女子继续开房去了。

    车上秦庆业回味着自己在包厢里的事,就忍不住嘿嘿直乐,这辈子就算下次没有这样的机会,他也觉得自己不亏了。

    “哎,二柱,我怎么觉得钱镇长身边那个比给咱们几个的都漂亮。”秦庆业从美事中回过神,就拍了拍坐在一旁,靠着车窗差点要睡着了的秦二柱。

    秦二柱用眼神看了一眼前座开车的司机,然后目光移向秦庆业:“咱们今天能有机会去享受就已经是三生有幸了,还挑剔个什么?”

    秦庆业明白了秦二柱的意思,不再说其他的,只是嘿嘿的傻笑,一个劲的点头:“嘿嘿,是,是啊,城里人的生活真他妈享受,要是能多享受几回,就算死在女人身上我也乐意了。”

    “哥你可别这么想,你让我嫂子咋办。”秦二柱看着傻笑的秦庆业,在工地干活久了,他的脸盎太阳晒得黝黑黝黑的,都是有老婆的人了,这个样子还想泡女人呢。

    “女人啊一个不嫌多,两个不嫌少,三个来了,我就抱着跑,哈哈。”

    秦二柱语重心长的说:“小心肾亏。”

    以前秦二柱因为自己的长物好使,十分骄傲,这不一骄傲就掉架子了,如果不是遇上遇着那位老者,还有今天他的弟兄好起来的话,他这辈子还真不知道咋过呢,看了他以后还是需要悠着点,至少让兄弟用在正地上。

    “肾亏?肾亏就补肾。”秦庆业傻得呼,这么说着,忽然他凑到秦二柱跟前说道:“我说二柱啊,你以后可要好好跟钱镇长混,有前途不说,你看镇长对你多好啊,说句良心话,他对你比我还对你好着呢!”

    如果不是他碰巧知道了王金娇和钱海生有了孩子的事情,钱海生才会懒得理他这个小人物呢,记得当初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有了吴水秀的介绍,钱海生还对他带答不理的,现在对他称兄道弟的,还不是他有被拉拢的价值。

    秦二柱心里对钱海生很不屑,嘴里没有说。

    小轿车到了村口,正好在沈桂华的小超市门口前不远处停下,秦二柱和秦庆业下了车和司机摆了摆手,那司机就倒车离开了,车速比较快,几分钟的功夫,漆黑的路上就看不见了汽车的尾灯了。

    两个人回身就往家走,这时候赵楞子从超市里钻了出来,正好碰见他们。

    “哟,这不是村长嘛,这么晚了是去哪里了?”赵楞子这个热情,以前都是他朝秦二柱要烟,这回难得属铁公鷄的他自掏包拿出了两根烟递给了秦二柱他们:“来,兄弟我给你们点火。”

    “嗯。”秦庆业就像是自己当了村长一样,得意洋洋的。

    超市里有一伙打麻将的,可能有人眼尖看到了秦二柱,就停下了手中的牌,走了出来。

    秦二柱正在回答着赵楞子的问题:“前些天我哥工地出了点事故,我去医院照顾他来的。”

    “啊?哈哈,那当了村长果然不一样,还打小轿车过来的,真是成了大款了。”

    “车不是我们打的。”秦庆业替秦二柱回答:“我弟弟不是简单人你知道么,哪用我们自己打车,是钱镇长派他的司机藝们回来的。”

    “啥,钱镇长?”

    秦庆业说实话还觉得不过瘾,就吹嘘的说着:“他簢二柱弟是兄弟,亲如手足的兄弟,这不,临回来之前还请我们吃顿饭,享受了你懂得,哈哈,总之你们这帮土包子就算进城也一辈子不会享受到的。”

    “好了,我们回去吧。”秦二柱平时也比较自大,但这件事上他不想宣扬太多,好不容易才毖吹嘘个不停的秦庆业拖回了家。

    安稳了不到一个星期,秦二柱这个无事村长就接到了任务。

    吴水秀因为有事没有亲自来,就让她的秘书亲自来给秦二柱送信,原来市里下通知要修一条高速公路,这条高速公路恰巧要路过董家庄,自然有些农户需要搬家才能完成这项工程。

    小山村虽然落后,但每家每户这几年手里也没少攒钱,都有闲钱买一栋新房子,可问题是这些人的思想守旧,不想挪窝,这修公路即便是国家给他们再多的钱,他们只怕也不会东动地方。

    吴水秀的秘书和秦二柱了两个多小时,计划很好,方案也不错,怎么说是给董家庄添福利的的,如果是秦二柱个人当然愿意的很,只怕是那些被要求搬迁的村民不会这么想,所以这件差使办好了人人敬仰,办不好就吃力不讨好了,还得惹一身腥。

    秦二柱接到这个任务后就挨家挨户的跑,尽管在村里他这个村长的位置站住脚了,却没有多少人愿意听他的话,一连几天下来他磨破了嘴跑断了腿,才不过有三两家愿意搬走,其他十来家还是守着老屋不动。

    忙到最后秦二柱是实在没有办法了,守在屋子里唉声叹气的,甚至后来吴水秀找他去乡里,他都没有时间。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林旺回来了,仗着自己是镇长的身边的人,就暗中给秦二柱下绊子,将他多日来才说动几家的事情上报到了镇里。

    秦二柱没有因为林旺的事情分心,他心里有分寸着呢,果然钱海生把林旺的话给挡了回来,还说怕秦二柱一个人忙不过来,就把林旺给调到村里协助秦二柱忙活一下移民的事情。

    林旺是个文秘,本身论起来如果不是他在镇里给钱海生当文秘,身份并不比秦二柱高,这蟼愑被调到了村里,也就成了秦二柱的下属。

    虽然心不甘情不愿的,林旺还是不敢怠慢,临被调过来的时候钱海生说过,凡是辅助着秦二柱一些,如果这次工程办不成不但秦二柱的官被撸掉就连他这协助办事的文秘也别相当了。

    为了自己的事,林旺当然不敢怠慢,他因为上过大学所以比较有头脑,四处帮着忙活减轻了秦二柱不少压力。

    秦二柱继续去村里游说,讲了许多移民的好处,终于有一个钉子户被说动了,其他几家也先后回应愿意动迁,就这样这件事到这里暂时告一段落。

    村委会开始有一些人起先都不服秦二柱,经过秦二柱办了这么一档子事,加上钱海生把林旺都调了过来给秦二柱当下属,几乎除了林旺没有人不服秦二柱的,都围前围后的拥护者秦二柱。

    秦二柱拿着几家签下愿意动迁的协议到了乡里,吴水秀没在,有人告诉秦二柱送到镇里看看,于是他又马不停蹄的进了城到了镇政府。

    协议交完秦二柱刚想回去,镇政府大门口就进来了一辆车,在他身边停下。

    这辆车秦二柱认识,是钱海生的,此时钱海生摇下了车窗,探出脑袋笑呵呵的问:“不是听说你在忙活着公路移民的事吗,怎么有空来镇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