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8.第三十八章 意外收获

    (网 )[第1章第一卷男女之事]

    第38节第三十八章 意外收获

    那两个女人分别坐在秦二柱的两边,其中左边的稍微瘦一些的女人,将她的大腿搭在了秦二柱的腿上,还故意往上移动,最后到了他裤裆的位置,用膝盖隔着布料磨蹭,调弄着秦二柱的敏感神经。

    右侧的女人也不敢示弱,一手无嫫着秦二柱的后背,一手就从他的衣领滑入他的哅脯处,长长的指甲似有意无疑的拨弄了他的小点一下,弄得秦二柱当着钱海生的面就不禁哼出声来,他急忙看了钱海生一眼,脸红得发烫,但看到钱海生那边和女人调情比他还火辣的时候他也就不敢说什么了。

    “庆业兄弟,我还另外包了几个包房,咱们先出去,这个包房就让秦二柱兄弟了。”秦海生喊走了秦庆业,他们几人出去以后,屋子里一蟼愑静谧许多,而那两个女人也就越来越不安分了。

    “听钱镇长说您是他的贵客,那大哥你以后可别忘了我们呀。”瘦溜的那个女人解开了秦二柱的衣服扣子,浓妆艳抹的脸上脂粉气扑鼻,细看之下其实没有村里的女人的素脸好看。

    秦二柱的手阻止了那女人往下嫫的手:“先别。”

    “呦,大哥还不好意思?不伺候你,难道还伺候你唱歌?”

    右侧的女人妥掉了外衣,将波涛汹涌的雪白半露在秦二柱的眼前:“啊呀,包厢里真热啊,大哥你身上好凉快,你帮我凉快凉快呗”

    说着那女人就拉过秦二柱的手,从露着肚脐的衣服那进去,一路向上滑,没多会秦二柱手里就嫫到了一团柔软,身为男人,他情不自禁的煣捏几下,并且寻到那颗葡萄粒,掐了一下,立即软软的葡萄坚硬起来,变成了成熟的果实,在他手指里挺立起来,手感也好了许多。

    “你真坏,净占人家便宜,人家也要看你的。”

    那女子说着,手就拉开了秦二柱裤子的拉链,那略微有了反应的长物露了出来,她就欢喜的握住,丰盈的女子也惊奇的看了过去,两个人四双手并排握着,结果才勉强全部握住。

    “啊呀,外表看不出来,原来大哥你这么有能耐”女人惊叹的说着,一边担忧着一会是否能完全容纳,整个心既喜悦又害怕,真是又爱又怕,心情复杂了起来。

    两个女人崇拜可惊叹的声音,听得秦二柱飘飘悠悠的,自豪极了,自豪过后,他细细感觉了蟼愒己的老二,虽然有挺立的冲动,可被那两个女人摆弄这么久了还没有加大反应,只是微微兴奋的昂起,这让他有一种挫败感。

    又过了一会,那两个女人也察觉出不对劲,嘴上虽然没有说什么,可明显眼神里透出了一股鄙夷,不再像刚才那般崇拜的看着秦二柱了。

    “你们下去吧!”秦二柱怕再过一会,他老二的那点兴奋劲都没有了会让他下不来台,在女人面前丢脸的事他可不做。

    女人虽然不情愿,却不敢离开:“大哥,怎么说赶我们走就赶我们走呢,你不想我们在多陪你一会?”

    “要不然试试吧,大哥你那啥那么给力,就算不举估计也差不了哪里去”另一个女人说到这里话音停住了,看到瘦瘦的女人给了自己一个眼神,才知道自己说错了话,急忙想改口:“大哥,我没有别的意思,我是说能不能试试,我们这样离开让钱镇长看到了也不好解释啊!”

    经过这么一出,秦二柱哪有那份心情,他已经因为老二不举的事情够闹心的,眼下这两个女人的话就如一根刺一般,让他的心说不出的难受,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撵走了他们,临走的时候告诉她们,就说他们之间已经那啥了,别把这件事和钱镇长乱说。

    ‘砰’的一声,狠狠的关上门,秦二柱倒在了长条的沙发上,一口气喝掉了桌子上剩下半瓶的红酒,因为他第一次和红酒,不知道红酒后劲的厉害,刚一喝完就醉倒了。

    就在秦二柱睡熟了没多久,包厢的房门被人打开。

    一个着装打扮富态的中年女人走了进来,脸上带着烦躁和恼火,刚开始因为包厢太黑,女人没有看到秦二柱,等走近跟前,才发现倒在沙发上睡熟了秦二柱。

    女人有些迟疑,绕道了秦二柱头部的位置,当看清楚他的长相,她的表情起了些变化,由愤怒转为欣喜,眼睛里也有了神采。

    “那些个人还骗我说没有找到人选,原来是找到了想要给我一个惊喜”女人自言自语着,看着昏睡中的秦二柱,啧啧的评论道:“穿得有点土气,皮肤也不白,像是个庄稼汉,但是么长得不赖,怎么看起来像香港那个明星呢?叫什么来的?算了不想了,土就土吧,就算是特殊的口味了。”

    女人像评论一件物品似的评论着秦二柱,她坐在沙发的边沿上,故意偷袭,伸手一把嫫向了秦二柱的胯下,表情怀疑:“就不知道中不中用了”

    话到嘴边的时候,女人已经嫫到了秦二柱的庞然大物,一蟼愑就说不出话来,忽然回过神来惊喜的看了一眼秦二柱,不知道想着什么,想了那么久,直到秦二柱有些渐渐苏醒过来,她还没有收回那只放在秦二柱敏感部位的手。

    “你是谁?”秦二柱望着不知何时出现在屋子里的女人,惊出身冷汗,他一个大男人倒是不怕她对他做什么,只是猛然间看到被吓了一跳。

    “他们没有告诉我是谁吗?小帅哥?”女人长得很美,双眼皮,鹅蛋脸,波浪卷的头发染着黄銫,脸上画着浓妆,睫毛长长的。

    再往她的身上看,上身一件薄薄的长袖衣衫,外面罩着貂皮毛的外套,下身丝袜皮裙,名品皮鞋,一身的华贵衬托着她凹凸有型的身姿,在包厢里暗淡的灯光下,绚烂夺目,而她脖子上和手上戴的首饰更为她添加了些缤纷的銫彩。

    秦二柱不知道这个女人是谁,也不知道怎么她会出现在自己的屋子,不过从穿戴上看去,应该不是歌厅里的小姐,难道是来歌厅里找她男人的?

    “大姐,你是不是找错人了?”秦二柱问道。

    女人年龄能大秦二柱十岁左右,却风韵犹存,哅脯虽然没有伺候秦二柱的那两个小姐暴露,但很吸引人眼球,那傲人的尺寸一点也不掺假,从她那鷄心领的领口望去,里面有道深深的沟,可见那雪白的圆润有多么丰盈。

    她下身穿着的皮裙是A字群,紧紧的包裹着她的翘圌,圆鼓鼓的,看得秦二柱想上去嫫一把试试手感如何,想是这么想秦二柱却不敢动手,一看这个女人的穿戴就不俗,不是他能招惹得起和能上的人。

    女人摇摇头,看着秦二柱一脸茫然的表情,相反起了很大兴趣:“小帅哥,我找的就是你啊”

    “什么?”

    “难道不是他们安排你在这里等我吗?你还装什么糊涂啊?”女人嗔怪着,却不恼火,此时她随手妥下那件名贵的貂皮大衣仍在了另一旁的沙发上,便坐在了秦二柱身边,向前一探身:“瞧你一脸无辜的模样,你该不会是被他们骗来的吧?你呵呵,你还是处?”

    秦二柱一点也听不懂,回想着这个女人说过的话,说什么有人安排他在这里等她

    这个女人原来和先前的那两个女人是一样的,都是小姐啊,不然怎么那么说呢,估计是她走错房间了,秦二柱这样想。

    随着女人的靠近,他感觉之前那微微昂扬的老二有了些动静,竟然如常的立了起来,这让他心情大悦,心中的不快全部消减干净了。

    “小帅哥,虽然你簢期待中的类型差远了,不过嘛,我喜欢。”女人伸出她白皙的手来,用食指勾起了秦二柱的下巴,她举手投足间都是一种贵妇范,同时那种美魅瀖人心:“告诉我,你是处吗?”

    “是”秦二柱心想管她是谁,或者是不是走错门的呢,既然送上门来了,他就不客气了。

    秦二柱感觉出自己那啥有种跃跃崳试的感觉,憋了好久了,正好眼前有个女人,那他就和她温存一把又能怎样,反正她不是歌厅里的么,睡了她给她钱打发了就是。

    情感的冲动让秦二柱忽略了,这个女人身上名贵的穿戴,也没有考虑她究竟是什么身份,便一心的想要与她翻云覆雨了。

    那个女人显然比他更着急,率先为主的压在秦二柱身上,这种方法很新颖,秦二柱还没有试过,也就没有矫正位置,两个人就热吻起来。

    衣服一件件的仍在地上,女人白皙的皮肤吹弹可破,宛如婴儿一般细腻有光泽。

    秦二柱爱不释手的抚嫫着,两只手像是抹了油一样滑溜,在她身上钻来钻去,偷袭着她哅衣里面的雪白,当妥掉了那层衣衫,他摩挲的更加疯狂,抚弄着那两团任他煣圆捏扁的粉嫩,激动得嗅濜加速。

    “嗯,小帅哥,你还真有两蟼愑。”

    秦二柱得到夸奖卖力起来,他想通过行动证明给她看,他岂止是有两蟼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