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9.第二十九章 周四九的女友真俊

    (网 )[第1章第一卷男女之事]

    第29节第二十九章 周四九的女友真俊

    “没事,这不嘛,你上回不说只要俺平时多照顾你三姑些,你就给俺些烟,二柱你不是忘了吧,我这几天从家都等了好几天了。 ”赵楞子看到秦二柱的模样,见到就像看见了救星一般。

    从秦二柱答应赵楞子后,他勤快了许多,果然按照答应秦二柱的平时没事就多帮沈桂华干活,那些货便不再用她自己搬了,秦二柱呢也说话算话,隔不多日就给他送些烟抽,这不,这两天因为相亲的事情,秦二柱将赵楞子这茬给忘了,所以他才主动找上门来。

    秦二柱气得想给赵楞子几个耳刮子:“就因为这点鷄毛蒜皮的事,大早上的你就来敲俺家大门?俺什么时候说话不算话过,至于让你这么信不着?再说烟俺愿意给就给你,不愿意给俺早就不给你了,你担心个啥?”

    “没有,我不是犯烟瘾了么,所以睡不着,一瞧天亮就上柱子你这来了。”赵楞子说着,不好意思起来,他脸上满是笑意,尽是巴结讨好的意思。

    赵楞子一方面是因为穷,一方面是想占便宜,所以讨好着秦二柱,俗话说白得东西怎么能不要呢,何况他为沈桂华的小超市也没少出力,他当然有权利来取秦二柱当初答应下来给他的好处了。

    “给,赶紧走,别来烦俺,俺还困着呢!”嫫了嫫外衣的兜里有烟丝,秦二柱直接都给了赵楞子,就打算回屋去睡觉。

    赵楞子还没跟他说够话,所以继续拉着他说:“谁不知道你二柱最勤快,每天在铁匠铺里从早忙到晚,今个怎么想要睡回头觉了,莫不是你屋子里藏着女人?”

    “去你的,俺才没有。”

    “那趴着窗户往外看的女人哦,原来是你家嫂子呀,瞧我看错了,也想歪了你。”什么看错了,赵楞子是有意的,他没事找事的说:“可你们孤男寡女的,你哥也不会来,她跟你的女人有什么不一样。”

    秦二柱懒得理赵楞子,也不回答他,就让他自己一个人从那穷白话。

    “二柱,今天有一件稀奇的事你还不知道吧,就那个薛大麻,他摇身一变成土财主了。 ”赵楞子一边卷着烟,卷好了他把烟卷放到鼻子下闻了闻,陶醉的深呼吸了一下,然后忽然想到什么,便对秦二柱说了这几事:“薛大麻不知道走了哪门子的狗屎运,他说他前些日子喝酒回来,路过村头,被块石头给绊了一跤,倒在地上等爬起来你看,你猜他捡到了什么?”

    用舌头忝了一下烟纸的一角,让它粘在上面,然后把烟夹于了耳朵上,说道这里听下来,故意卖着关子。

    一听和爪大麻有关,秦二柱有了兴趣,回头自己也点了支烟,喷云吐雾了一会,赵楞子还不往下说,他有些急了:“行了,快说,他捡到了什么?”

    赵楞子瞪大眼睛,吧嗒吧嗒嘴,一副眼馋得要死的模样:“一条金表带,足有一个鷄蛋那么沉,薛大麻拿去城里卖了,卖了这个数。”

    赵楞子伸出三根手指头,看秦二柱不怎么在意,特意够到他眼前晃了晃:“这个数啊,娘的,俺咋就没那小子那么好运啊,如果是俺捡到的话,那钱也就不用担心被糟蹋了。”

    “哼,到你手上你能做什么。”秦二柱虽然面銫上不为所动,心里着实惊讶,他明白赵楞子那三根手指头是什么数。

    三千,三千在他们这偏僻的小农村那是什么概念?一年下来连种地再种果树,就算不抛去化肥农药种子的费用,赚得也不过就是区区五千块钱,一旦去掉那数字还没有三千那么多呢,赵楞子可真算拣着了,摔了一个跟头就顶人家劳动一年的。

    “如果是我拣着嘛,俺就娶上一个像沈桂华那样身材丰满有肉的女人,整天搂在被窝里亲热,哪也不去。”这样说着,张愣子开始幻想,真有些把自己当成捡到金链子的人,不过一睁眼对面就是秦二柱,回到现实的他有些不敢,气恼的跺跺脚。

    秦二柱不屑:“你就知道想女人。”

    “那二柱,如果你拣着那金链子,你要做什么?”赵楞子问道,他感觉到夹于耳朵上的烟快掉下来了,这才毖烟放到嘴里,点了火一口一口的抽了起来。

    “这个么”秦二柱也不知道,不过如果是他拣着,那当然也和赵楞子是一样的想法,娶一个白白胖胖的媳妇,再生个娃,但是他之前嘲笑了赵楞子,当然不能这么说了:“俺要用来盖新房子。”

    “切,盖了新房子,住进去夜里没有女人搂,那有啥意思。”

    “话说回来了,那薛大麻怎么就那么凑巧就捡到了那好东西?”秦二柱把话题扯到了薛大麻身上。

    “谁知道他走什么运了,你没看到他那个样,从城里卖金链子拿了钱回来,人摇头尾巴晃的,牛气极了。”赵楞子嫉妒得红了眼,说话都带着一股怪强调:“可他丫的不会用拿钱,才一上午的时间,就在牌桌上输了八百多块,剩下的钱还从家像模像样的弄了桌菜,要请他几个牌友吃饭,这不,我以前经常和他一起喝酒,他昨个遇到了我,还要请我去吃饭呢。”

    “那你什么时候去?”秦二柱不怎么和爪大麻熟悉,也说不上话,一听赵楞子认识薛大麻,他便起了想通过赵楞子罍饔近薛大麻一下。

    毕竟春娃的死和李老头子有关,而想要了解事情的真相还必须要过薛大麻这一关,秦二柱不得不放下身段,谁让他看到沈桂华伤心难过的样子很不舍得呢。

    赵楞子想了想,估嫫着的说:“晌午吧。”

    “哦,那俺也去,到时候你介绍一下俺和他认识。”

    赵楞子没有问秦二柱为什么他也去,然后他抽完这只烟就走了,秦二柱回了屋,收拾收拾就打算去铁匠铺,因为相亲和一些琐碎的事,他都耽误了好几天的功了,好在店里客流量不多,他不至于那么着忙。

    正想走,张巧玲喊住了他:“二柱,吃过饭再走。”

    “不饿,俺还是先去铺子里吧。”秦二柱没有回身,他不是为昨天张巧玲无意间说错话才不理她,而是因为她这个女人难缠,和她相处秦二柱觉得很累,所以他打算躲着她点。

    扛着工具,秦二柱走在自己去铺子的老路上,有的村里赶集的人这个时候也都早早的起来了,骑着车自行车的,坐着马车的,仨一群俩一伙朝着集市的岔路口走去。

    秦二柱想起自己刚开窍的时候,还跑去集市买过那种画,现在想起来还怪丢人的,当时幸亏没有被其他人看到。

    放牛的小孩骑在牛背山,挥着鞭子抽了一下贪吃地头干草的公牛,清脆的吆喝声给这个小村的早晨带来一丝喧闹。

    越走就越离自己的小铺子近了,这个时候就看到周四九他娘领着个俊俏的女人在和林旺家的说话。

    周四九他娘叫红英,五十岁不到,身穿发福肚子上都是横肉,脸上眼皮耷拉着,天生有一双会笑的眼角,再加上嘴角翘翘着,给人一种和善的感觉。

    红英看到秦二柱,大老远的就冲他打招呼:“二柱,这么早就上工啊?”

    “什么上工啊,就是俺那个铺子,俺自己做主,因为好几天没去了所以赶早了一点。”秦二柱走到红英他们跟前,时间还早的很,他就留下和她们说会话,其实也是顺般看看红英身边的漂亮姑娘,这个女的应该不是他们村的,所以他从没有见过,长相十分俊俏,有种朝气蓬勃的劲头。

    “不耽误吧,不耽误聊会再走,我给你介绍,这是你四九兄弟的媳妇,叫刘兰,你们认识认识。”给秦二柱介绍完刘兰,红英又给刘兰介绍秦二柱:“这是你二柱哥,是和四九光芘股长大的发小,先给你们介绍着,别带以后不认识。”

    因为最近秦二柱颇有女人缘,村里的女人们从最初的淡漠一蟼愑都燃起了希望,整日和他打闹一团的,还得那些婆婆们都看着自己的媳妇,深怕闹出什么丑事。

    虽然刘兰还没有嫁给周四九,只是两家吃了个订婚饭,但在农村吃完订婚饭,那就是人家的人了,因为了解秦二柱最近的变化,红英就担心他在不知道情况下和刘兰开玩笑,她可担心善于讨女人欢心的秦二柱把自己的儿媳妇给勾跑了,所以才这脺鏖绍,顺般就是提醒下秦二柱刘兰是他发小的女人。

    “二柱兄弟你好。”看着秦二柱愣愣的看着自己,刘兰抿嘴的笑了,大方的伸出手来要和秦二柱握手。

    秦二柱刚想去握手,就被红英给拦住了,她向刘兰解释着:“兰啊,我们农村人兴你们城里人那一套,握手就不用了,反正你和你二柱兄弟都认识了,知道一下就行。”

    尴尬的收回手,秦二柱心中奇怪红英的做法,用读心术看了一下,明白了红英的意思,心中有些不屑,但说句实话,他还真就对这个刘兰有很好的印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