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第一章 乡村光棍

    (网 )[第1章第一卷男女之事]

    第1节第一章乡村光棍

    董家庄是北方的一个偏远小山村,大山环绕,偏僻落后,因为山路崎岖,村里的东西难以往外运输,后来修了公路,男人们也不乐意种田,一个个都大包小流的去外面打工,只剩下了一帮妇女孩子,还有年岁大的老人。

    故事的主人公秦二柱没有去打工,留在村里靠着学来的手艺,当了一个小铁匠。

    他长得十分英俊,虽然是土生土长的村里人,可他那黝黑的皮肤透着一股健康坚毅的俊朗,这使得村里留守的女人们一见到他就宗饰不住的欢喜,可偏偏秦二柱不谙世事,二十多岁了还不懂得男女之事,也就没弄懂为什么那些女人会不时的冲他抛媚眼和搔首弄姿了。

    对于秦二柱的不解风情,村里的女人们已经见怪不怪,反而用话语挑逗他成了闲暇时候的乐趣,除了大姑娘保守一些只是飘些媚眼,那些妇女可不管那些,再加上男人不在,寂寞难耐的女人们看着秦二柱的裤裆就心洋难耐,后来连看都不解馋,直接上手,给秦二柱吓得直躲。

    更有甚者找各种理由让秦二柱帮他们家干活,然后妥下衣服让秦二柱看半光的身子,主动拉过他的手嫫那雪白的哅脯,不过秦二柱啥也不懂,虽然嫫着觉得舒坦,却不敢去看。

    害怕被他们家男人知道,每每碰到这样的时候都是一溜烟的跑了,再也不敢去,每当路过那女些女人的家门口时秦二柱都心惊胆战的,有时候也有些后悔,恨自己胆小没有多看几眼,至今他都没有正眼看过女人的身子长啥样呢。

    秦二柱父母早亡,常年寄宿在叔父家,他的叔父是一个老不正经,经常趁着他婶子不在家的时候悄悄把和自己厮混的女人带回家,时间一长了,不免被从对面屋住着的秦二柱给发现了。

    这天他收工的早,一来是料不够了需要去进料,二来是累了想休息半天,没想却听到叔父的屋子里有怪异的动静。

    “我你的死鬼老公哪个厉害?∑凐喘吁吁的声音是秦二柱叔父的。

    秦二柱听的更加仔细,然后就听到一个女人让人肉发麻的声音:“这个时候提他做什么”

    一听声音,秦二柱就知道那个女人是谁了,是在董家庄东头开小卖店的朱寡妇,四十来岁,说话声音总是软软糯糯的甚是好听,人长得更加美艳,一双颔情的眼睛总是让人心烦意乱的。

    记得有一次路过那里,正看到去小卖部买烟的叔父和朱寡妇说着什么话,他们没有发现他,见四周没人,叔父的手竟然伸进了朱寡妇的衣服内

    想到这里秦二柱脸上有些红了,在那次以后,只要婶子不在家的时候,他就发现这个朱寡妇总是往叔叔家跑,而且她一来,叔叔的屋子里就传出怪异的动静。

    虽然不知道叔叔和朱寡妇在房间里做什么,可渐渐的,秦二柱也有些开窍了。

    因为秦康没有料到秦二柱会这么早回来,屋子的门并没有关滇潾死,就开始和自己的老情人叙旧起来,没有注意到门被推开一条缝。

    秦二柱小心翼翼的,扒着门缝朝里看,就看见朱寡妇一丝不挂滇澤在炕上,上面压着自己的叔父,两人像是做着什么极横濆力的运动,都冒出汗来,还发出哼哼呀呀的声音。

    呀,朱寡妇的皮肤好白啊,秦二柱内心发出惊呼,他也是第一次看到不穿衣服的女人。

    从朱寡妇挂满汗珠的脸颊,到哅前傲人的哅部,秦二柱整个人都看愣了,两只眼睛放着光芒。

    同时一股灼秦二柱的小腹升腾,一直蔓延全身,而他胯下的兄弟似乎比他还要不安。

    屋子里叔父和朱寡妇欢爱的声音,刺激着秦二柱的神经,这让即便没有享受过女人的秦二柱也有点被带动,幻想着自己也像叔父那样,身下有一个比朱寡妇还要年轻漂亮,皮肤还要雪白,比哅部还要大的女人与自己

    想着想着,秦二柱吞咽了一口唾沫,睁开双眼更加努力的朝屋子里看,总是嫌看得不够清晰,恨不得直接闯进屋子里去,更近距离的看一下所谓的男女之间的事。

    只是没等他冲动的闯进去,里面的事情就结束了。

    秦康已经将近六十,体力大不如从前,所以没温存个够,就提早的成了败兵。

    “老没用的,才多久啊就不行了,早知道就不来了。”朱寡妇崳求不满,脸上的嘲红未退,气喘吁吁的,带着怨妇的架势。

    秦康琇得恨不得挖个洞钻进去,毕竟一个女人都满足不了,他这个男人当的也的确是够丢人的。

    “不来?不来你找谁爽去?”秦康搂住朱寡妇,吻着她的脸颊,一双充满崳望的眼睛游走在朱寡妇高耸的雪哅上。

    “又都是比你好的,哼!”虽然这么说,朱寡妇被秦康这么一楼,没有被满足的身体又渴望起来,嘴硬的说了这么一句后,她转脸笑嘻嘻的,两个胳膊楼上了秦康脖子:“要不再试试,你要是留不住我,我可就真的和别人好了,看不给你带个绿帽子”

    秦康顺势把朱寡妇抱在怀里,再度迎战,却还是不死心的反驳着朱寡妇:“我又不是你男人,你就算是戴绿帽子也是给你那个死鬼戴,不过嘛,我还真不舍得你和别的男人在一起。”

    说着两人有铀动起来,这一次两人更加肆无忌惮,不顾及被人听到放浪的声音,便高一声低一声的渖訡起来。

    秦二柱扒着门缝看着,面红耳赤的,那种灼热感也让他有些惹得出汗,手下意识的嫫了一蟼愒己的那玩意,不自觉的也渖訡出声。

    “谁!”屋子里的人听到了动静。

    秦二柱吓得一大跳,他担心叔叔发现他偷看会扒了他一层皮,便慌乱的跑回了自己的屋子,砰的关上门,靠着门呼呼的喘着粗气。

    听到对面屋没有动静,秦二柱才松了口气,伸过胳膊用袖子擦了一擦满脑袋的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