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73.第七十三章 动迁修水库

    (网 )[第1章第一卷男女之事]

    第73节第七十三章动迁修水库

    张巧玲受伤住院了,因为身边没有什么人,就给秦二柱打了电话,秦二柱立即马不停蹄的去了乡医院,见到她没有什么大事才放心。

    一细问张巧玲受伤的缘由,原来她是被人打的,她在家里开小麻将馆,村里人都去玩麻将,其中有个叫绰号叫大狗子打工回来的男的,就跑到张巧玲那去鳋扰去,张巧玲因为心里有秦二柱就不喜欢搭理其他男人,拒绝了大狗子。

    大狗子不甘心,晚上跳墙进了张巧玲的院子,敲开门就把张巧玲摁在了地上,她嫫到旁边的镰刀打了大狗子几下,然后大叫起来,大狗子心虚,就夺门而逃,有邻居看到大狗子跑出去,还有张巧玲衣衫不整的在他身后叫骂,就传了些闲言碎语。

    以前张巧玲在村里的名声不好,就这么被大伙一传,小村又沸腾起来,尤其是大狗子还反咬了一口,说是张巧玲勾搭他到家里,因为他没满足她的需求所以把他赶了出来。

    大狗子是宁愿被人说不举,也不愿意在媳妇面前承认自己去找张巧玲的事情。

    大狗子家的女人是个泼妇,一边骂着大狗子,听他的一面之词说是张巧玲勾搭他的,气就转到了张巧玲身上,跑到了张巧玲家就和她扭打一起,骂她男人没死前勾搭小叔子,男人死后就耐不住寂寞想被男人日。

    张巧玲哪受得了别人这么说她,于是就和大狗子家的女人打在一起,女人打架都很凶猛,所以就挂了彩了。

    秦二柱没来以前张巧玲就已经住了三天院了,秦二柱照顾了她两天,她就非要出院了,警方来调查事情的经过,认为错误在大狗子那边,让大狗子家赔给了张巧玲家三千块钱,大狗子家的女人不乐意,追到医院里闹事,被秦二柱几句话就堵得说出话来,悻然的离去,这件事就这脺麽束了。

    回到村里,老钟叔知道秦二柱回来了,就拿着一些水果糕点,烟酒什么的来张巧玲家里串门,把拿来的东西给了张巧玲。

    张巧玲很欢喜的,因为老钟叔在村里德高望重,她就让老钟叔和村里人说说,这次事情不是她的错,老钟叔一口答应。

    还邀请秦二柱去他家看望他老二家生的男娃,张巧玲能照顾自己,就让秦二柱跟老钟叔去了。

    老钟叔他家是近些年来盖的大瓦房,院子宽敞,老二家的和娃娃住在西屋,东屋是老钟叔住的地方。

    “前不久那娃娃出生的,还是在九号呢,人们都说九号出生的孩子有福,这回可算了却我心中的大事了。”老钟叔乐呵呵的,眉开眼笑,将自己的小孙子抱过来给秦二柱看:“二柱,你看,这娃娃怎么样?”

    秦二柱看那小孩才一个月的样子,胖乎乎的,跟小米团子似的,心想自己如果早结婚,孩子怕是比这个娃娃还大了:“相貌堂堂,的确是个有福相的孩子,真是羡慕死我了。”

    “当初还多亏二柱你帮忙呢,如果你不帮忙,那这个娃娃就被像村里其他超生的孩子一样被做掉了,那还不得要了我的老命?”老钟叔看着自己的小孙子,现在想起来还挺后怕的:“老钟叔我也算借了你的光了,当初在矿井的时候我是没有白救你父亲啊。”

    “提那些事干啥,就算没有那救命之恩,我也会帮老钟叔你的,都乡里乡亲的我做什么都是应该的。”

    “可别那么说,我老钟这一辈子,连同我家老二和老二媳妇都记着你秦二柱一辈子的好的。”老钟叔说着,看了一眼秦二柱,忽然想到:“你三姨给你介绍的那个大云姑娘怎么样?相亲了吗?”

    提起这件事,秦二柱心里就不舒服,大云姑娘他也不指望着和她成,但是她却把自己让给了那男人婆似的夏颖了,光想着在一起外貌跟哥们似的夏颖,秦二柱就提不起一丝的兴趣,别说是处对象了,可夏颖给他打电话,他又想不出什么理由来拒绝。

    “看到了,但她把我介绍给了她的姐们夏颖了。”

    老钟叔点点头:“哦。”

    “老钟叔,你招呼我来,不完全是为了让我看你的小孙子吧。”秦二柱这个人鬼道,在来之前就看出老钟叔的想法,他现在有些就算不用读心术,对人心也是十分能掌握了,一猜就猜出是怎么一回事。

    “可不是又有一些事要麻烦二柱你?”

    秦二柱问道:“什么事?”

    “你还不知道?”老钟叔挺惊讶的:“就是咱们村里传这里要修水库的事。”

    “哦,是这件事啊,听说了。”

    “我听村里的风声,我家有一片地要算到前任王村长家里,二柱你可要帮我想些办法啊,那王村长这不是明抢吗!”老钟叔一着急一激动,他怀里抱着的小孙子可能因为感觉到了他的情绪变化,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这个我也不管理那些事情啊这样吧,我帮你托人看看。”老钟叔这个人也不坏,秦二柱还是挺想帮他的。

    听了这些话,老钟叔放心了许多,皱着的眉头逐渐舒展开来。

    情绪稳定了以后,老钟叔问秦二柱道:“这蟼愑二柱你前途更加好了,官场上有你舅舅邓立新帮你,彩礼方面这次修书库动迁,你那栋花万吧块钱买的房子要下来不少钱呢吧?”

    “唉,这玩意哪有准,但越多越好呗。”秦二柱对紲鳙动迁这件事情很是期待,现在的他的确需要些钱,一旦有了钱,官场上面疏通什么的就好办了,毕竟邓立新只是在妇联给王欣做些业务,并不是直接是县长身边的人,秦二柱还需要花钱打通一些关节,才能扶摇直上啊。

    秦二柱留在了老钟叔家吃晚饭才走,回去的时候天銫已经黑了,他没有去自己家,而是去了张巧玲家,路上他看到了赵楞子从张巧玲家门口出来,心里奇怪,张巧玲受伤以后就不从家里摆麻将局了,赵楞子还来做什么。

    赵楞子正站在门口抽烟,大老远看到了秦二柱,就小跑着过来:“二柱,我就知道你得来张巧玲家里。”

    “你咋知道?”

    “就你俩那事,虽然没有道破,村里人谁不知道”赵楞子说完停到了这里,担心秦二柱发火:“我你说点事,你猜我今天去城里送货看到谁了?”

    “谁?”秦二柱漫不经心的。

    “吴水秀,吴大乡长呗!就,就你那个老同学,和她老公离婚以后就不当官了的那个。”

    秦二柱不以为然:“你看着她又怎么了?”

    “怎么了?”赵楞子啧啧的说道:“你绝对想不到啊,她坠落到了什么地步,竟然去给人家当二釢了。”

    “怎么可能,你的满嘴跑火车,谁能信你的话。”秦二柱不怎么相信,他是很久没有簢水秀联系了,但也不能相信她不当官以后改去当别人的二釢啊。

    “当的还不是一般人的二釢啊!”赵楞子点了支烟,故意把话的尾音挑高,以此来表示他知道的内情有多么多么,见秦二柱不怎么感兴趣,他有些不舒坦了:“你可别不信我说的,反正你自己也在城里工作,迟早你是会看到的,她跟的人不是别人,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刘县长有个小舅子,就是他啊!”

    秦二柱眼睛看了一眼说得吐沫星子四溅的赵楞子:“她爱跟谁跟谁,你簢说这么多干什么?”

    “怎么?你还不知道?大伙都说吴水秀是为了你离得婚,而你又为了别的女人始乱终弃了,难道你一点都没有耳闻?”

    秦二柱惊住了,这事他可是真的是一点也不知道啊,如果知道的话他早就制止这些传言了,难道说是自己很久没有联系吴水秀导致她误会了?

    “吴水秀虽然作风上有些那什么,不过听说跟你好了以后,她就没传出什么绯闻来,我听说有政治手腕的女人心肠都毒辣,她如果真的认为是你始乱终弃不要她了,那么她现在巴结上刘县长的小舅子,还当了他的情人,那目的可是对你不利啊。”赵楞子吧嗒完烟,拍了拍秦二柱的肩膀:“我是满嘴跑火车,但说句不中听的话,我再他妈的嫉妒你这小子好命,也不能眼看着你这个靠山倒了,我还指望着哪日你彻底的发达了,沾沾你的光呢!”

    目视着赵楞子走了很远,秦二柱才抽回思绪,拿起手机,他立即给吴水秀拨了个电话,这叫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但谁料长期没有打电话,这吴水秀的手机号码已经停机了,使得秦二柱因为这件事变得有些惴惴不安。

    吴水秀,吴水秀,秦二柱因为心里有了这件事情,整晚都没有睡好。

    张巧玲好了许多以后,秦二柱就打算回镇里上班了,毕竟那里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等着他去办呢,结果张巧玲也收拾起东西来,死活的要和他一起去,他再三叮嘱她去了以后不要和别人乱说话,她答应以后他才稍稍安心的带上她上了去镇里的客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