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5.第十五章 三姑的用意

    (网 )[第1章第一卷男女之事]

    第15节第十五章 三姑的用意

    赵楞子不答腔,忽然笑嘻嘻的站起身子,用那个破抹布掸了掸身上的尘土,接着凑到沈桂华的身边,抱住了沈桂华正抱着的箱子:“桂华妹子,来我帮你抱着,哎呀,你一个女人怎么能抱这么沉的东西,还是让俺这个大老爷们来吧。 ”

    秦二柱眼睛看的清楚,赵楞子趁着和沈桂华抢那一个箱子的时候,手有有意的在沈桂华丰满圆润的哅脯上嫫了把,惹得沈桂华抬起脚,差点踢到他的兄弟上。

    “哎呦,妹子,别的,兄弟我不是和你开玩笑呢吗。”赵楞子连连赔笑,一副嬉皮笑脸泼皮无赖的相貌。

    沈桂华根本看不赵楞子这年纪一大把的老光棍,自然不给他什么占便宜的机会:“瞧你那一脸褶子,什么时候你发达了能把你那张脸上的褶子给拉平了,在来和俺开玩笑吧。”

    赵楞子笑呵呵的,手中还捂着发痛的裤裆,便不知琇耻的往沈桂华身边凑合:“妹子,你别看我一脸褶子,我的那玩意可中用的很。”

    秦二柱不再从远处蹲着,将手里的烟芘股狠狠的往地上一丢,踩了一脚,走过来一把将赵楞子推到一边。

    “少从这里占我三姑便宜,该干什么去干什么去,小心我三姑火起来把你那玩意切下来炒葱花给你下酒。”秦二柱说话向来挺狠,真的把赵楞子给唬住了。

    赵楞子抹了一把头上的汗,点头哈腰的:“别的,赶明俺还想说房媳妇呢。”

    说起来赵楞子,他除了比秦二柱年纪大,杏格懒惰以外,几乎可以说是和秦二柱同病相怜。

    赵楞子原本有个媳妇,那时候是六几年,他那时候二十出点头,血气方刚的,和秦二柱一样是个上无父母兄弟姊妹,下没有老婆孩子的光棍,他甚至比秦二柱还要惨,连个收留他的亲戚都没有。

    但是不知道怎么的,该着赵楞子有福,他给村里韩狗子家盖房子,没多少天把人家的新媳妇给勾搭走了,不过跑到城里以后那娘们又跟了别人,他回来以后就成了现在这幅懒汉模样了。

    沈桂华知道赵楞子正天没个正行,再说和她开这种玩笑的也不再少说,她不是很生气。

    三个人收拾了一同,好不容易把东西都搬进屋子了,赵楞子还不打算走,站在门口冲着沈桂华用勾搭的语气说道:“妹子,我累得够呛,能从你家歇一宿再走不。”

    “中,一会俺还请你吃好东西。”沈桂华歇了一口气,双手叉着腰,脸上看不出表情的对赵楞子说。

    赵楞子眼睛一亮,嫫了下八字胡,灿灿的问:“不用吃啥好吃的,妹子,我吃你就不饿了。”

    “俺不请你吃,请你的兄弟吃,吃刀子,你还敢不敢留下。”

    赵楞子双腿夹紧,浑身颤抖一下,脑袋摇得像是拨浪鼓一般,紧跟着二话不说就上了他的破毛驴车,挥着鞭子甩在了驴芘股上,嘴里叫喊着,终于架着驴车走了。

    就剩下俩人了,沈桂华走到了二柱身边,目光炽热起来:“二柱,一会留下吃过饭在走吧。”

    秦二柱正想说要留下,听沈桂华主动留自己,乐不可支,就帮着沈桂华收拾收拾超市的杂物,直到天见黑了,她才去做饭。

    “饭做好了,别忙活了,洗把脸快来吃吧。”做完饭沈桂华出去把店门给关上了,不再继续卖东西,这比她往日关店门,早上五六个小时。

    放下手里活,秦二柱去了里屋,一进里屋,他不由得想起下午那会,从这里和刘翠发生的一场事,这一想本来没有满足够的东西又在他胯下蠢蠢崳动起来,他紧忙收起思绪,怕三姑看见。

    秦二柱胡乱的在水盆子里洗了洗手,拿起毛巾擦擦,然后就跑到厨房帮忙,把沈桂华做的才一道道的端到屋子里来,整整齐齐的码在桌子上。

    伸手一数,竟然有五道菜那么多,每盘菜里都有肉,炒的油汪汪引人直流口水。

    春娃洗完手也回来了,围着桌子转了圈,眼睛盯着一盘五花肉炒豆角,伸出手也不管手脏不脏就抓了起来往嘴里塞。

    这一幕被沈桂华看见了,一把拉下春娃的手,责骂着说:“脏不脏,等会再吃。”

    “吃就吃吧,一个孩子。”秦二柱哄着一咧嘴就哭了的春娃,擦了他眼角上的泪水,托着他肉呼呼的小芘股把他抱了起来:“哎呀,春娃咋这么沉,是个小胖墩啊,小胖墩,别哭了。”

    以前春娃哭了,沈桂华咋哄着都不不管事,这回秦二柱三两句话,小家伙就不哭了,红着眼圈,傻兮兮的冲着二柱笑。

    坐下吃饭,秦二柱一个劲的给沈桂华夹菜,他趁机喝了点酒,借着酒劲他试探的用眼神去勾搭沈桂华。

    沈桂华只顾照顾春娃吃饭,一点回应也没有,但是秦二柱一点也着急,一杯接一杯的喝着。

    眼看着饭快吃完了,秦二柱脑瓜一转,胡言乱语的说了一通以后,就倒在了里屋的炕上,假装醉了。

    按说沈桂华孤身一人,不该留着秦二柱在家吃饭的,虽然两人名义上是姑侄,却只是按一些俗套的亲戚关系排序,从根本上来说两个人啥关系都没有,沈桂华留他在家不免会说闲话。

    在村里女人多,男人少,管他是美人西施的,要么用自己的男人,要么就去偷人,可眼下男人们去城里的去城里,留下的又都是游手好闲没副好德杏的,女人们自然把目光都投到了小伙子身上。

    小伙子们年少气盛,没钱娶媳妇就和这帮女人厮混,几乎年轻小伙和半老徐娘有事在村里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了。

    秦二柱倒在炕上,鼾声如雷,本想装睡觉却因为白天太累真的睡着了。

    在梦中,秦二柱脑海上演着春梦,继续着下午那没有完成的事,但梦中故事的主角却变了人选,让他体验了一番更加销魂蚀骨的滋味。

    梦里,秦二柱起先睡的是刘翠,她瘦瘦的身子,个子很高,长发遮挡着后脑勺,让秦二柱看不清到她的模样,两人像上午那样,身子用她的裙子盖着,低蟼愽着见不得人的事,尽管是在梦中,也令他感觉到下身苾真的肿胀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