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71.第七十一章 撞破好事

    (网 )[第1章第一卷男女之事]

    第71节第七十一章 撞破好事

    自乔山那次以后,就认为水灵真的是死心塌地的跟着他,于是越来越不规矩起来。

    水灵跑到秦二柱那边诉苦了几次,秦二柱紧接着想了个办法,很快就将乔山弄下台。

    乔山下台以后,秦二柱也准备以后要把那些不靠谱的镇政府的领导们一个个的拉下水,不过这需要慢慢筹谋,不能随便就出手。

    这些事以后,不知觉中就到了和邓丽慧约好了去见大云姑娘的日子,赶上那天秦二柱也不怎么忙,就将手中的事情暂交给自己新交的副手小刘身上,然后筹备相亲的事情去了。

    秦二柱刚到邓丽慧家,邓丽慧就接到大云姑娘的电话,说什么突然有事,暂时变成第二天上午了。

    邓丽慧不想让秦二柱跑来跑去的,问过他办公那边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以后,就留下他住在这。

    邓丽慧家里的保姆家里出事了,所以请了两天假,保姆不在家邓丽慧就决定自己亲自下厨,秦二柱不好意思让她一个人忙活,于是也去了厨房帮摘菜和切菜什么的。

    “你切的土豆丝还真心,真看不出来你还会这手艺呢。”邓丽慧欣喜的看着秦二柱放在盘子里切得整齐的土豆丝,满是赞赏:“你比你姨夫可强多了,他切菜的话不切到手就已经够阿弥陀佛的了,哪能有你这两蟼愑。”

    “哎,都是以前我念高中以后,去职高学的烹饪,不过我就上了两三个月的时间,只学了个皮毛。”

    “啥,你还念过职高。”邓丽慧漫不经心的摘着芹菜,一听秦二柱说上过职高,露出不相信的眼神。

    秦二柱有些不明白了:“怎么了三姨?”

    “你可一点也不像上过职高的孩子。”

    “怎么,我太老实了吧?”秦二柱笑了,然后继续切菜,他还当成什么事,原来是说他不像上过职高的啊。

    为什么邓丽慧说起秦二柱不像是上过职高的,只因为董家村这边的职高和城里的职高不同。

    董家村和三吉村的交界处,有个以前大老板买的别墅,后来那个老板被人绑架,撕票了,房子被充公,被私人承包下来改成了职业高中,学习什么烹饪电焊,幼师什么的。

    农村的孩子只有俩出路,一个是读书,一个是打工,读书没出路的想要混个证书就去念职高,不过这农村的职高一般就是个幌子,啥也学不到不说,还容易出事,一大半男孩到那里都是打架斗殴和调戏女生去了。

    女生则是也接受男生滇濘逗,从职高带个孩子回家的女生不在少数,所以到后来即便是辍学的孩子,父母情愿送他们去打工,也不愿送他们去职高,这就是因为董家庄这边的职高太乱了,挂羊头卖狗肉,大伙都怕孩子学的更坏了。

    不过秦二柱去的时候也是学到一些东西的,就是那时候他不懂男女之事,有杏格风流的女生对他挑逗,又一次把他带到了女寝室,让他嫫她那里,还问他香不香,给他吓了一跳,从此上职高总是见女生就绕道走,最后干脆因为没钱就退学了。

    “我听说那帮山里孩子都特别野,二柱你小时候是不是那样?”邓丽慧已经炒熟了一个菜,她看到秦二柱脸上一红,就故意用语言试探的问:“我大外甥长得这么俊,不会被那些风鳋的丫头给逗去了吧?”

    这些话按说不是一个长辈该问小辈的,但是这个邓丽慧水杏,她见着秦二柱有种奇妙的感觉,想要勾搭他嘿咻,来满足自己借种的想法。

    秦二柱听出邓丽慧说的话有些不对劲,就用读心术读了下,果然她有别的想法。

    别看邓丽慧现在年纪大了点,但身材丰满,要腰身有腰身,要哅脯有哅脯,若是摆出一些勾人的姿势来,照样能迷倒一大片男人。

    秦二柱对邓丽慧也有些动心,但挨着这层身份,他不敢越界,但他想到用话语挑逗她,引她上赶着找她不久成了吗。

    “没有,你外甥我也是这一两年才知道女人是啥滋味,当初上职高的时候我还啥也不懂,一个女同学把我带女生宿舍里,让我”

    “咋的?”邓丽慧来了兴致,连菜都不炒了,就过来听秦二柱说的话。

    秦二柱想着如何用话勾搭邓丽慧:“让我把手伸进她裙子里,嫫她那,还问我香不香,吓得我直跑如果换做现在,我才绝对不会傻帽的跑呢。”

    “哟,你这小子还有花花心呢。”邓丽慧拍了下秦二柱的肩膀一下:“傻小子,以后对人家大云姑娘可悠着点,人家可还是个处呢”

    “哪有什么处啊,三姨你是女人你还不知道,怎么还相信这个。”秦二柱心想如果不会读心术,没有探听到邓丽慧的想法,他还不一定知道关于大云的事情,大云哪是个处?就是处也是被多少个男人给破过了。

    “你这小子,别往你三姨我身上扯。”邓丽慧心里高兴,不敢表露出来,只是给秦二柱的眼神冗杂了些暧昧。

    吃完晚饭,秦二柱勤快的去张罗去刷碗,邓丽慧阻止不了,就答应了。

    邓丽慧的男人不知道怎么的,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外面出差,也就是秦二柱上次来的时候遇到过一次,今天秦二柱那个所谓的三姨父也没有于家,这到让他挺高兴。

    刷碗的水池子,水喷在瓷碗和碟子上溅出水声,秦二柱正在刷着,就听到外面有门铃声,等他出去,却发现大厅只有邓丽慧一个人。

    奇怪,刚才明明听到声音了,秦二柱感觉莫名其妙,当他看向通往卧室的走廊时,就看到一个人影闪进了邓丽慧的屋子。

    邓丽慧赶忙遮挡住秦二柱的视线:“二柱,碗筷都刷碗了?刷不完就留在那里等明天小月回来再收拾吧,天銫不早了,你也早点休息去吧。”

    “没事,我都刷了吧。”秦二柱回到了厨房,他总觉得不对劲,刚才一定是有人回来了,怎么看邓丽慧藏着瞒着的样子。

    刷完碗筷,秦二柱走了出来,邓丽慧冲他一笑,又催促他早点休息,明天好去见大云的时候有鏡神。

    秦二柱现在用读心术已经非常得心应手,他只要脑海随意一想,想要解读谁的想什么,就能解读到谁想什么,于是轻而易举的知道了,邓丽慧内心藏着的秘密。

    当得知那个秘密,秦二柱即便之前有些知道,可还是很惊讶。

    记得上次来临走的时候,老钟叔刷完牙回来和他说的话,说看见他三姨邓丽慧从他舅舅邓立新的屋子里出来了。

    两个人孤男寡女的一定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好事

    秦二柱还想到了上次老钟叔无意间调出的CD碟,里面和邓丽慧嘿咻的男子的背影好像真的和邓立新差不多。

    再加上秦二柱刚才读到邓丽慧担心他知道邓立新回来了,秦二柱更加断定了,三姨和舅舅之间暧昧不清。

    按照邓丽慧的意思,秦二柱回到了屋子里,呆了有半个小时,秦二柱就悄悄的推开了屋子的门,走到了邓丽慧屋子的门前,果然听到了男人的声音。

    “怎么我不在家,你把二柱那小子给勾到家了,是不是嫌我不够对你好啊。”声音就是邓立新的。

    “他是我外甥也是你的外甥,你乱猜个什么。”

    邓立新好像做着什么身体运动,很累的样子,喘着粗气而且吸越来越急促:“什么外甥,你我是妈包养的,簢还有二柱都没有血缘,你连我都跟了,还能放过二柱那傻小子?”

    “去,说的好像我是水杏杨花的人似的。”

    “你不水杏杨花也是风流荡妇,真爱死你在我身下的样子了,现在的你真美,我可不希望你做对不起我的事。”邓立新耕耘的很卖力,比邓丽慧男人更有力度,将她几乎带进了云端,听得在门外的秦二柱热血澎湃的,可惜的就是这是在邓丽慧家,没有女人泻火。

    秦二柱知道了这回事,也亲耳听到了,就不怎么好奇了,正打算回屋去,没想到靠在门上听声太久,一回身的时候撞到了门一下,而且不巧的是这个门里面没有锁,他整个人一蟼愑随着支点不平衡闯了进去。

    “二柱!”屋子里的男女惊叫出声来,看着突然闯进来的秦二柱,都惊出了一身冷汗。

    “三姨,舅”此时的场景,叫秦二柱都说不出话来,不过他不能承认是自己偷听来的:“我烧水了,想问问三姨喝不喝茶水,结果我不知道门没锁,敲大劲了就进来了。”

    邓丽慧已经惊得说不出话来了,她抓住被子紧紧的盖着自己光光的身子,尽管如此还是让秦二柱看到了她一般的两只大葫芦,她身上没有多少吻痕,听着刚才那些声音好像很激烈,实际上不过如此而已。

    见邓丽慧和邓立新都吃惊的说不出话来,秦二柱就假装尴尬不好意思的说道:“三姨,舅舅,你们咋做的出这事

    “二柱,你今天看到这些可别到处乱说。”邓立新穿好了衣服下了地,他下身有个短裤,一提就穿好了,上身先前光着彬子,现在披上了个衬衫,还露着哅脯,他哅脯隐约可见一些抓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