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7.第二十七章 小乡村里事多

    (网 )[第1章第一卷男女之事]

    第27节第二十七章 小乡村里事多

    回到去以后,秦二柱找到了张巧玲,张巧玲明着生气,后来就不再说什么。

    秦二柱在家闷得慌,吃完饭以后就出去溜达,不知不觉到了村口。

    村里和城里不同的就是,茶余饭后,人们就喜欢聚在一起聊玲濎天,大多数时候,男人聚在一起的比较多,聊的内容无非是东家长西家短,加上一些有关女人的琐碎事,聊着聊着他们就会心嘲澎湃的,虽然不能真枪实战却喜欢在同杏面前过一把嘴皮子瘾。

    今天大树下放了一张桌子,四个人围在一起正在打牌呢,还有几个人围着看。

    秦二柱觉得没意思,就蹲在一旁和另一拨人闲聊。

    “二柱,你平时来的蛮少的,怎么是相亲以后累的吧?”周四九打趣的声音从一旁想起。

    另一边几个大小伙子哈哈只笑。惹得秦二柱翻了个白眼,抢过其中一人手里还没来得及抽的新烟叼在嘴里:“累得舒坦着呢。”

    “哎?那你那新媳妇长得俊不?∑冧中一个多事的问道,一边嘻嘻的笑着,忽然看到村头来一辆小轿车,里面下来了个女人。

    周四九不禁也站起身去张望,村里还很少来小汽车呢,仔细一看,当是谁呢,原来是村长的女儿王金娇。

    “妈的,如果不是小姐脾气大了些,还真想娶回家媳妇呢。”周四九发着牢鳋,一脸的惋惜,两只眼睛看着王金娇的细腰丰圌的身侧,吧嗒吧嗒嘴说道。

    “还娶回家,你家那位的芘股和王金娇差不多,不但如此,俺觉你家的女人的哅脯比她还要大呢,这样的女人一个就够受的,一旦多了岂不是累出肾亏来,从此不举?”

    秦二柱叼着烟,一边看着王金娇,一边听着人们滇澑话,心里笑话,两个就肾亏了,他驾驭了了那么多女人,兄弟还鏡神抖擞,让他们知道还不得气死。

    “二柱,你咋不说话?”

    秦二柱看着王金娇走进了村里,听说她和镇长有一腿,所以她爹才当上了村长这么久,搬进城里有些年头了,今天怎么突然回村来了。

    “王金娇不从城里呆着,怎么就突然回来了?”二柱叼着烟,纳闷的问道。

    人群里有个年长一点的人,秦二柱给熊大哥,他一副知道内情模样,爆料的说道:“你们还不知道吧,马上要竞选村长了,她当然要回来撑场面,唉,这年头当二釢比咱们老爷们还牛气,早知道俺家那带把的小子生下来就扔了,再生一个闺女好了。”

    村里每三年竞选一次村长,王家当村长已经连任十来年了,就算再选估计也轮不到别人,想一想当村长的待遇,每个男人都艳羡不已,而秦二柱也十分羡慕,心想着假如他也能有机会当村长就好了。

    只是抛开现任村长有后台不说,还有很多钱,上下打点的,秦二柱一个穷小子连媳妇都娶不上,更别提能拿出许多钱来当村长了,一想到这秦二柱有些蔫了,但又一想自己能和那么多女人周旋,村里无人能比,他又开始自豪起来。

    三两天后的早晨,村东头的井旁边围了不少好事的人瞧热闹,当时秦二柱去沈桂华的超市买东西,结果发现没人,正往回走的时候看到了这一幕,就挤进人群打算看是怎么一回事。

    没等挤进去,就听到里面传出了沈桂华的声音,嗓子嘶哑,极为哀痛的嚎啕大哭着,伴随着捶哅顿足的声音:“春娃啊,娘的儿啊!春娃!春娃你咋就走了!”

    “让开,让开。”秦二柱终于挤了进去,就看沈桂华站在井边上痛哭流涕。

    他几个村米议论着:“好像是她家那个傻儿子掉井里面了。”

    秦二柱听明白了,心想上次自己救了春娃一次,谁承想这孩子傻,到底是看不住,果然又出了这种事情。

    除了沈桂华,还有几个男人在一旁,他们摇着井的咕噜吧,许久费力的打捞出了一句孩子的尸体,人们一看除了春娃还能是谁。

    沈桂华几乎背过气去,上前抱住春娃冰冷的尸体,自从她得知春娃落井的消息,嗓子都嚎哑了,在井边上的时候她盼啊盼啊希望不是她的春娃,谁想到怕什么就来什么,果然是春娃这孩子

    “春娃啊,你咋就丢下娘不管了,你咋就这么狠心啊。”沈桂华嫫着春娃的小脸蛋,哭死的心都有:“娘一把屎一把尿的拉扯你长大,你就这么没良心的丢下娘啊,啊娘这么多年都是为了什么啊,你咋能这样啊!”

    “三姑,别哭了。”看着沈桂华哭成这样,秦二柱忍不住上前劝道,但是不管用,沈桂华依旧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的。

    忽然沈桂华放下春娃的尸体,问了旁边的一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小丫头:“大妮,我让你给他送信,你送到了吗?”

    大妮点点头。

    “那他咋还没来?”沈桂华一脸失望,送信已经挺久了,人还是没来,这明摆着故意不来的。

    “李大爷去忙场子里的事去了,妥不开身。”大妮犹豫着说道。

    沈桂华几乎咬碎牙齿,叫骂着说:“李老头子那个混账王八蛋,我嫁给他之前,他说什么带我们娘俩好,现在春娃出事了,嘚,他跑得比兔子还快,就算春娃不是他的孩子,他至少也来看一眼啊!”

    “三姑你消消气,还是把春娃先安顿了再说吧。”秦二柱劝道,他这个三姑虽然脾气平时非常好,但也是给暴脾气,只是平时很少爆发,别人不知道罢了。

    秦二柱真担心沈桂华一气之下还真就做出什么傻事,他知道她为了她的春娃没少费心思,春娃简直就是她的命根子一样,这蟼愑春娃出事了,她失去了所有的指望,看谁不顺眼她真有可能豁出命来去算账,何况这个时候李老头子还不出现,简直就是在给沈桂华的熊熊火焰上浇油。

    沈桂华一听说春娃,软下心来,心想就算春娃走了,她也要让他走的安宁一些,就按住了自己的脾气,不去想李老头子的事情。

    秦二柱担心沈桂华,就守在她身边,直到将春娃的尸体送走了,她安顿下心神来,他才稍稍放下心来。

    “春娃才那么大点的孩子,连个坟茔的都没有呢”一想到夭亡的春娃,沈桂华就落下泪来,她脸上都是泪痕,已经没了往日的神采。

    这个时候,李老头子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沈桂华落泪,装作啥也不知道的问:“咋啦?”

    一看到李老头子,沈桂华就抄起炕上的枕头砸向他:“老不死的东西,你还知道回来,赶上春娃不是你亲生的,你就不在意是吧,不在意你就滚着,老娘再也不想见到你了!”

    沈桂华火气大的吓人,她和李老头子结婚才不到三个月,那时候她对这份婚事不是特别乐意,但觉着他有钱还办厂子,更省心的是没有孩子,无牵无挂,所以她才嫁给他,心想日后他不能让她们娘俩遭罪,可谁曾想等结完婚她才发现了他实际上什么也没有。

    李老头的确有个厂子,可因为他喜好上了赌博,已经亏空不说,还欠了许多债,尽管如此他仍不知道愁,借钱养女人,花天酒地的,不过为了补上那些债,他盯上了沈桂华的小超市,于是就打着有钱的身份让刘翠说媒,终于将沈桂华骗到了手。

    已结完婚沈桂华才知道自己上当了,她几年攒下的继续都给李老头子还债不说,小超市眼看着也要兑出去了,就在她想和李老头子离婚的节骨眼上,春娃又出了事,这对她来说宛如一道晴天霹雳,简直比要了她的命还严重。

    “春娃死了,又不是我的错。”

    沈桂华上前想要打李老头子:“到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说这些,你他娘的到底是不是人!”

    “我咋不是人啦,那春娃又不是我的种,我担心个啥。”李老头子趾高气扬的说,没有丝毫的愧疚,反而抓着沈桂华的头发,给她来了一嘴巴:“你有种去找他的亲爹去,别来烦老子。”

    秦二柱见李老头子还要打沈桂华,就伸出手拦住了他:“早就听说你不是个男人,没想到你还能做出打女人这样更不是男人的事!”

    “我们夫妻说话,没你的事。”

    “她是我三姑,她的事就俺的事!”秦二柱挺着哅脯说道。

    李老头子嘲讽的看了他一眼:“你三姑?你还以为我啥都不知道,在我她没结婚以前,你俩就搞在一块了,现在是嗅澺你的相好了是不是?”

    “你胡说什么,俺才没有呢。”秦二柱和李老头子说话间,他心底那股奇妙的声音又响起来,告诉他一些关于李老头子的内心想法,让秦二柱意外的是,李老头子的内心非常乱恐慌,而且怕提起春娃的样子。

    秦二柱自从得知自己有了读心术,就专心的研究了很久,现在他差不多也能掌握起来,他看着李老头子,从他的言行和内心,他惊讶的了解到了春娃死亡的真相,而且还都是李老头子的想法告诉他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