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三十三章 开好车回村

    何大师端坐在沙发上,平静祥和,不没有太多的话,之前为了给赵钢卜卦,耗费了他很多心力,趁这个时候调理身体。

    赵钢和鲍建新不想打扰到何大师休息,也都不说话了,直接让国栋欣出去了,交代她可是办理手续的时候再来通知他们。

    国栋欣一出来,立刻被叫去了副会长的办公室,询问情况。

    “何大师很好说话,没有生气,他说等可以办理手续的再去通知他。”国栋欣道。

    “太好了,何大师是我们的大客户啊,小欣干的不错。”副会长高兴道。

    “谢谢。”

    “今天下午你什么都不用干了,就在贵宾室外面等候,看何大师有什么需要。”

    “是。”

    “去忙吧,有事电话告诉我。”

    国栋欣便守候在贵宾室外面直到聂轻眉律师的到来。

    “聂律师。“何大师就在里面等候。”国栋欣见聂轻眉迈着矫健的步伐快步走过来,急忙起身迎上。

    “知道了。”聂轻眉道。

    国栋欣先敲下门,得到里面有人应声喊:“进来。”这才憋聂轻眉推开门,请她进去,然后跟悄悄的跟在身后。

    “何大师。不好意思啊,让您久等了。”聂轻眉面带笑容,不像刚才在门外冷若冰霜的表情。

    赵钢鏡神一震,好有气质的女人!只见她双眉如剑,明眸如炬,炯炯有神,透着一股无比的自信,刀削的鼻梁,微微凸起的吻部,带着淡红的润泽,让人冒出一股想亲其芳泽的冲动。加上她那副几乎可以用妖孽来形容的脸蛋,赵钢心中不禁感叹,老天爷的鬼斧神工的本事。

    聂轻眉一身黑銫的职业装,内穿白銫的花边衬衫,七分裤裙秀出两条洁白如玉的美腿,身姿前凸后翘,完美无比。

    何大师道:“聂律师,我们开始吧。”

    “好的,稍等片刻,我去拿资料。”聂轻眉一到事务所首先就来拜会何大师还没来得及去办公室拿相关的资料文件。

    聂轻眉进来的时候注意到了赵钢,心中非常疑瀖,如此年轻,他跟何大师是何种关系?

    聂轻眉的动作非常迅速,很快就将资料取来,当着何大师的面拆开封条。交接的手续很简单,只要提供个人的身份证复印件,然后拟一份合同,双方签字确认就行了。整个过程不到半个小时。

    聂轻眉非常吃惊,何大师的别墅竟然是赠予给赵钢!要知道这栋别墅的价值不是用金钱可以衡量的!

    这个赵钢到底是什么人啊?

    在一边帮忙整理文件的国栋欣是吃惊不已,趁着他们没留意的时候,忍不住偷偷将赵钢的样子用手机拍下来。

    何大师将别墅赠送给赵钢不胫而走,立刻引起事务所高层的注意,纷纷猜测赵钢的真实身份。

    关于赵钢的身份有很多种版本,其中一种说法说赵钢是何大师的私生子,最近才相认,何大师为了弥补当年犯下的错误而将别墅赠送给赵钢作为补偿,不然怎么可能将如此昂贵的别墅赠送给他?

    这些议论只是在高层中传开,一般的职工并不知道。别墅换了新主人,自然而然赵钢也变成了事务所的大客户。

    不管别人怎么议论,赵钢一无所知,办理完手续后,何大师便跟赵钢分开了,临走的时候说有拥再见,而鲍建新也告辞了。

    赵钢感觉就像做梦一样,千万别墅还有后花园,自己存款上千万!俨然是个富人了!而只在一天之间发生了。

    回想自己还在农村的时候,为了几千块而发愁,想着如何的赚钱,如何娶媳妇,如何才能让父母过上无忧无虑的日子,然后带领村里的人发家致富现在自己只来到城里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如果是以前,难道这不是在做梦么?

    赵钢凝视着手中的别墅钥匙和档案袋里的房产资料,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可能是这些东西来得太容易了吧,反而让自己觉得不太真实。

    赵钢深吸一口气拿出手机,拨通父亲的手机号码,来了那么多天了,还没给家里人打过电话,很快手机那头传来父亲的声音:“儿子,是你么?”

    赵钢笑了笑,说:“爸,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我不是你儿子,是谁啊。”

    赵父一愣,顿时高兴的说道:“儿子,你声音变回来了?太好了。”

    “是啊,变回来了,家里还好吗?”

    “还行,就是你妈老是念到你。你什么时候回来啊?”赵父问道。当初是因为声音的毛病才选择出去一阵子,现在声音好了,当然要回来了。

    赵钢想了一下,反正董鏡建要一个礼拜后才回来,而且鸟店的事暂时也用不上他,便说道:“我明天就回去。”

    “太好了,一会我就跟你妈说。”赵父高兴道。

    赵钢跟父亲又闲聊了一下就收了线,不管自己在外面做得如何,家始终是自己最温馨的港湾。

    现在赵钢有钱了,总觉得该拿这些钱去帮助需要的人,家乡的父老乡亲是最需要帮助的人。

    赵钢琢磨了一下之后便打定了注意。

    虽然拿到了别墅的钥匙,只要带上简单的行李就可以进去住,但是赵钢暂时不想进去住了。

    开车回到跟董鏡建租的房子。

    今天的经历像做梦一样,许久之后赵钢才恢复平静。突然想到好久没跟刘艳联系了,便拿出手机犹豫了一下,才从电话簿找到刘艳的名字。

    “您所拨的号码已经关机………”

    “不知道她还在不在村里。”赵钢心里有一丝丝甜蜜。

    从n市到南阳大约需要四个小时的车程,赵钢早早起床开车回去。心中说不出的兴奋和激动,如果老头子看到自己开着车子回去,不知道会惊讶成什么样子。在高速路上一路狂奔,中午十二点时,赵钢到了南阳县。

    赵钢并没有急着回家,挺好车子后去购物了。给父亲和母亲各买了两套衣服和鞋子,当儿子那么多年还没买过东西孝敬过二老呢。以前是穷,舍不得买,现在有钱了,当然不会在乎了。买完衣服和鞋子,给父亲买了两条大中华,七七八八的买了大堆东西,后备箱都塞满了。总共花了一万五千多,赵钢心里高兴,心中也有自豪感。

    能在有生之年孝敬父母是最幸福的一件事。如果等到子崳养而亲不在的时候,才叫人生的悲哀。

    东西都买好后,看时间差不多三点了,这个时候政府单位该有人上班了,赵钢便开车去县农业局。

    赵钢要带领村子发家致富,就要有个长远的规划,而要做出长远规划就要把屯子的资源了解清楚,才能研究出一个合理的可持续的发展规划。在这方面赵钢不是专家,得找专业的人士,所以他来到农业局找人。

    赵钢现在可不像当初在村子时的土样,讲究穿戴那是必不可少的,现在这个社会以貌取人的人太多了。

    赵钢的凯迪拉克缓缓的行驶进农业局大院停车场,立刻引来这里办公人员的注意。小县城能开得起好车的人不多,因此一辆好车行驶在大街上都引来很人的注意,才对车子的主人是羡慕嫉妒恨。

    “看到没有,凯迪拉克啊,够炫鄙。”

    “看把你口水流的,什么时候你升官了发财了也搞一辆来坐坐。”

    “算了吧,就算是将来万一有一天真当上领导了,也不敢开那么好的车啊。八十多万啊,不贪污怎么可能有那么多钱?”

    赵钢很有派头的走下车子,走向农业局办公楼,这次他来直接来找局长。尽管他现在还不知道局长是谁,但是他相信一定能说动局长。

    “先生。请问您找谁?”办公楼大门边的阿姨见赵钢走过来,见他器宇轩昂,虽然年轻但是派头十足,不像那些乡巴佬,浑身的泥土味。

    “我找你们局长。请问他的办公室往哪里走?”赵钢道。

    阿姨面带笑容的说:“你是局长什么人啊?”

    “他是我叔。”赵钢道。这年头想见个人都得攀关系吗,特别是这些衙门里头,不说带点关系人家不让你进去。

    如果还以前赵钢绝对不敢说这话,现在不一样了,第一他有钱了,上千万资产的有钱人,第二像何大师这样的大人物他见了都不紧张不害怕,现在去见一个小局长还有理由害怕吗?再说了赵钢本来就是个天不怕不怕的主。

    果然阿姨听了赵钢的话后更加的客气了,告诉赵钢局长的办公室在二楼靠近东边的第一间,还小声说,你来的真是时候局长平时都很忙的,几乎不在局里,下午有个会议,刚进上去一会。

    赵钢谢过阿姨,走上二楼,正如阿姨说那样,局长的办公室好找,一眼就看到门沿上角钉着局长办公室的牌子。

    赵钢走到办公室门口正想敲门,突然听到里头传来一阵低低的渖~訡,现在赵刚听力非常好,一点细微动静他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办公室里头那嘀嘀的渖訡声参杂着男人的低吼声,不用猜都知道里头在搞什么名堂了,真没想居然撞上这种勾当事。

    赵钢脸銫微微红,向后退出几步,直接走到走廊的尽头。这个时候豁然敲门,是非常不明智的选择。

    赵钢心中鄙视,上班时间在办公室里乱搞男女关系,这个农业局长的生活作风如此败坏,工作作风肯定也有问题。

    赵钢俯视着停车场里的风景。等了半个多小时,终于听到开门的声音,一名穿着很有品味的女人走了出来,转身正好看到赵钢,女人不是很漂亮,但是很有酉味,可能是刚才激情的痕迹没有完全消退,脸上还带着粉銫。

    女人看见赵钢有点吃惊,做贼心虚的缘故赶紧带上墨镜,快步走向楼梯口,消失在楼道中,只有嘚嘚的高跟鞋鞋跟敲打楼梯的声音。

    赵钢敲一下门,听到厚重的男子声音,“请进。”推开门,一名身宽体胖的中年人坐在大班椅正对着赵钢。

    男人四十出头,一张国字脸,皮肤白皙,略显富态,一看就知道平日里是养尊处优的主,看见赵钢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仔,脸上略显不悦,下面的人怎么搞的,随随便便就让陌生人进来,万一是来报复怎么办?得把看门的给换了,再出份通知,不能随随便便就让人进来。

    “陈局长,你好,我是桐儿湾的赵钢。”赵钢道。

    赵钢长得大块头,尽管看过去很年轻,但是身上的气质一点都不弱,在局长面前一点都不显得拘谨。

    陈局长打着官腔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赵钢开门见山的说:“我想请你们农业局根据我们村的具体情况作一份长远的发展规划。”

    陈局长嘴角露出一丝不屑的笑意,慢悠悠的端起茶杯。

    “陈局长,刚才我在门口站了好一会。”赵钢淡淡的说道。

    陈局长的瞳孔顿时张开,手中的茶杯险些端不稳,道:“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我什么都没听到,也什么都没看到。我在外地赚了一笔钱,想为村里人办点实事,带动村里人富裕起来,但是具体的方案我还没有,所以想通过贵局给个合理的规划。”赵钢道。

    赵钢的语气平和,但是却透着一股上位者的气质,容不得别人有商量的余地。陈局长被赵钢抓住了小辫子,心中很害怕。谁知道这小子是什么来头,万一他将事情捅到上面去,肯定影响自己的仕途,现在新来了县长狠抓公务员的生活作分,关键时候不能让他给搅了。

    陈局长在短暂的思考权衡利弊之后,带着笑容对赵钢说:“年轻人能有这样的思想觉悟,难能可贵啊,这样吧我派一个专家小组去你们做实地考察,然后根据具体的情况,再制定方案。”

    反正这件说来并不是什么难事,他不是说要搞投资那么,搞了自己还有一份业绩,何乐而不为?

    赵钢笑了笑,说:“谢谢局长。什么时候派人下去?”

    陈局长心中有点不爽,不过小辫子抓在别人手里,陪着笑脸,道:“你留个联系方式,明天我就派人下去。”

    赵钢把自己的手机号码给陈局长后,随便说了几句奉承的话,便离开了。他一走后,陈局长立刻把负责门卫工作的科长来,狠狠批了一顿,可怜的科长一头雾水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就挨了一顿臭骂。

    办完事情后,赵钢便开车回家。不知道刘艳还在不在,林巧巧嫁人了么?还有一面之缘的秦岚是否来找过他。

    炫耀的凯迪拉克缓缓的行驶进村子,顿时村里的人注意,在看到是赵钢在开车的时候,露出惊讶的表情。

    “这不是赵钢么,都开上车啦。”

    “这车漂亮啊,这得花多少钱啊。”

    “赵钢才出去一个多月就赚那么多钱啦,厉害啊。赶明,我也让我家老二出去”

    赵钢的车子刚开到家门口,他开车回来的事也在村子里头传开了,街坊邻居都往他家里赶,想知道赵钢是靠啥法子发财的。

    二老看到赵钢开着崭新发亮的车子回来,吓了一大跳:“赵钢,这车是借的还是买的?”

    “买的。”赵钢道。这事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在说自己这次回来是想带动村里人发家致富,自己越显得有钱,他们就越有信心跟着自己干。

    “你的钱?”二老疑瀖的盯着赵钢。

    赵钢笑了笑,说:“不是我的钱,还能是谁的钱啊?”

    赵老爷子脸銫凝重,把赵钢拉到一边,说:“赵钢,你说你是怎么赚那么多钱?儿子啊,咱穷要穷得有骨气,违法的事情我们绝对不能做。”

    赵钢又好气又好笑,道:“爸,瞧您说的,谁干了违法的事了?我赚的每一分钱都是干净的,绝对不会给我们祖宗丢脸。”

    赵父见赵钢不像说假,顿时放心了,但还是有点疑瀖,赵钢赶紧说了:“这事我以后慢慢跟你说,我肚子都饿死了,让我先吃饭行吧?”

    来看热闹的街坊邻居终于走了,赵钢的耳朵总算安静了。

    “爸,我去水塘找啊全。”赵钢跟老爷子打声招呼便出了门去找王全了。这次回来是先还没跟他打个过电话呢。

    赵钢远远就望见王全在滑动着竹筏在水塘里下了料。

    “啊全。”赵钢站在岸边向王全招手。王全一见赵钢回来了特别高兴,赶紧推动竹竿,划向岸边,靠岸的时候直接跳到岸上。

    “你的声音变好了?”王全拍着赵钢的肩膀。

    赵钢爽朗的笑道:“好了。”现在看来还得感谢马道人,如果不是他把自己声音变成女人的声音,他就不会有出去的念头,自然就不会后面的事情发生。

    “太好了。”王全高兴道。

    “晚上去我家酒,有事商量。”赵钢简单的询问了一下水塘的情况,水塘的护理基本上了轨迹,刘二这段时间没敢来捣乱,据说在认真学习,改过自新。赵钢的眼界广了,对于刘二这等的流氓痞子,他已经不放在心上,如果他再来捣乱,一定让他付出惨痛的代价。

    “好嘞。”王全爽快的答应了。

    晚上赵钢跟完全商量如何带动村人里人发家致富的事,起初王全不大相信,但是听到赵钢打算拿五百万出来扶持,顿时瞪大了眼珠子。王全知道赵钢这次进城赚了一笔,但是没有想到会赚那么多。

    “柴哥,你给我透个数,这次进程你赚了多少?”王全忍不住问道。

    俗话说财不外露,不过王全是赵钢的好兄弟,他不是贪财之人,告诉他也没关系。

    “你猜?”赵钢故意吊一下他的胃口。

    王全想了想,试探的说:“八百万?”

    赵钢笑着摇了摇头。

    “不会是一千万吧?”王全道。

    “差不多吧。”赵钢道。

    王全像怪物一样盯着赵钢半天才说出话来:“你才去了一个多月,难道城里遍地都是黄金,随便让你拣啊。”

    “我只是运气好而已。”

    赵钢简单的把自己拣了一本古书然后转买出去得了一千万外加一栋别墅的事跟王全说了一下。

    王全感叹啊:“你的命怎么那么好啊。”

    赵钢发大财了,王全也替他高兴。也更加的佩服赵钢的为人,发财了并没有嫌弃村里人,而是拿出钱来帮助村里如何致富。

    “柴哥,你说吧,怎么干,我都听你的。”王全道。

    “具体怎么搞我还没想好,今天去找县农业局局长,他答应明天派一个考察队下来,了解我们村的具体情况,做出一份可行的方案再做打算。”赵钢道。

    “还是柴哥想得周到。”王全佩服道。

    说完了正事,赵钢问到关于林巧巧现在怎么样了。王全非常泄气,追了林巧巧一个多月,还没追到手,安慰的事刘杰也没追到手。

    林巧巧虽然是赵钢的初恋,跟林巧巧分手时他也恨过,但是他现在随着视野的广阔,那份怨恨渐渐消淡了。

    “加把力。多花点心思,总能打动她的。”赵钢道。在关于林巧巧的问题他也不想多说什么了。

    两人一直喝酒到半夜,王全喝多了直接跟赵钢一起睡了。

    第二天,临近中午的时候,农业局考察队来到村里,对村子周边的山地、田地、地形、土壤等等作了全面考察。

    王全佩服啊,瞧赵钢的能耐,直接把农业局的人叫来,这才叫牛苾!不像某些人只会吹大炮,没见他有过具体的行动。

    等考察队离开之后,赵钢才去找村长林双桥。要带动全村的人发展经济,如果得不到村委会的支持,很多蕚愽不了,必须让村委会出面牵头才行。

    林双桥听说赵钢发大财了,起初还不大相信,村里人传话越传越玄乎,村头说是只猫,传到村未就说成老虎了。

    “你出资五百万?”林双桥端着茶杯手不禁抖了一下,险些没拿稳,瞪着眼珠子疑瀖的盯着柴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