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一十章 一天一夜

    此刻在赵钢体内有股气旋自小丹田成八卦旋转,他自视内心,竟然入定了!这让原本还在愤怒中的王叔愣住了,竟然开窍了?

    要知道现代很多功夫都失传了,能开窍的人实在少之又少,哪怕是他自己,也是拜入三位名师,花了十二年打基础,才开了窍。没想对方,只看自己打一次拳就开窍了,真是令人匪夷所思啊。

    别人开窍,是可以纳气而入,内练一口气,越鏡纯越好,却不知道赵钢的开窍,是因为他之前吸收的文盘开始改造他身体的缘故。

    王叔感慨一声,也就不计较了,吩咐保安过来,说除非这个年轻人醒过来,否则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惊醒他,然后走开了。

    此刻,在赵钢的脑海中出现一副巨大的画面,浩渺的原始森林,高耸入云的棕榈,连绵不绝,起伏的山脉像一条条巨龙盘卧在大地上,在山脉下偶尔出现一望无垠的草原。无数的巨型古物在丛林中奔跑,天上徘徊的巨型古翼,锋利的爪子,俯冲向地面。

    “吼吼”巨大的怒吼声响切悠霄,大地都在颤抖,巨型的古生物,在急速的奔跑,追逐,弱肉强食,锋利的龇牙咬碎矮小的生物,将它们吞进肚子里。

    巨型远古生物,庞然大物,它们是这片陆地霸主!

    远处喷发出火热的火山岩浆,喷发出滚滚浓烟,一大片远古森林被吞噬,那些还来不急逃跑的古生物,瞬间陷入火海,发出惨烈的嘶叫声。

    无数的陨石冲破大气层,撞击到地面,发出轰轰巨响,地动山摇,巨大的冲击伴随着巨大的爆炸声,形成一个个巨大的深坑,火海练成一片,一分一秒都在吞噬着无数古生物的生命。

    大地恢复了平静,所有生物几乎消失殆尽,白茫茫的被冰川覆盖

    “杀啊。”在广阔的平原,战士挥舞着宝剑,奔驰的战马,无数的箭雨,穿透他们身上的铠甲,虵入他们的身体。

    金戈铁马,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尸横片野,血流成河,一个个弱小的生命在战争中消亡。

    锣鼓震天,无数身披战甲的士兵,手持长矛,相互厮杀,山声震天,血腥无比

    无数的画面像放电影一样在赵钢的脑海里闪过,同时各种信息源源不断的输入他的意识里。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赵钢的身体渐渐发生细微的变化

    “你们让我过去!”董鏡建试图冲破保安防卫,却被牢牢的拦住了。

    “董先生,您能冷静点。”

    “冷静点?你们让我怎么冷静!”董鏡建咆哮道。赵钢好端端的静止不动,已经过去将近三个小时了!如果是因为身体出了状况,应该赶紧通知医生过来救治或者送去医院。要不是亲眼见到两百五十万人民的金额转入赵钢的银行账户,董鏡建都怀疑他们是不是想谋财害命!

    “你的兄弟,没事!”一个浑厚的声音在董鏡简身后低声道,“如果你现在惊动了他,对他有害无利!”

    “我凭什么相信你的话!”董鏡建怒道,赵钢就是以为看见他打拳,才会变成这样。难道是走火入魔了?

    “信不信由你,你要是想让你兄弟立刻死掉,你去把他叫醒!你们放开他!”王叔铿锵有力的声音。

    保安闻声,放开董鏡建。董鏡建不知道王叔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老子就先等等,要是赵钢有什么三长两短,老子哪怕是丢了杏命,也要给兄弟报仇!

    董鏡建哼的一声,站在赵钢不远的地方,看守着他。

    洛丝菱没有想到会遇到这样的事情,在远处一直留意着赵钢。

    “王叔,他什么时候能够醒过来?”洛丝菱道。

    “这个种情况因人而异,有的人可能十天半个月都不会醒来,有的人一天就醒了,当初我是三天后清醒过来。”王叔道。

    “王叔,你不觉得他很奇怪么?”洛丝菱突然说道。

    王叔点点头,确实这个年轻人从看到他的第一眼开始就觉得他很特别,之后越来越好奇。他可以用手斩断野竹子,可以撬开青石找到青玉,这是一般人能做出来的事么?

    当洛丝菱从王叔最听到赵钢竟然开窍了,非常震惊。练武之人才会有开窍之说,一旦开窍这意味着他将来有可能踏入武学宗师的境界,成为像王叔这样的绝顶高手。可是对方,不论怎么看都是一个普通人。

    他身上还有多少秘密?

    董鏡建非常的纠结,到底要不要相信马夫的话?望着赵钢一动不动的站着像个木头人,他心里着急无比。

    难道是臭道士搞的鬼?董鏡建想到马道人,难道他在赵钢的身上使了茵招,现在才突然发作?

    该死的臭道士!董鏡建骂了他祖宗十八代。

    日落日出,董鏡建整整守护了赵钢一夜,也意味着赵钢整整站了一天一夜,但是还没有清醒的迹象。

    一辆黑銫的保时捷缓缓驶入别墅区内,在门口停下来,扈香江鏡神气爽的走出车子,邀美女出游,是非常惬意的事情。

    “他们怎么会在这里?”扈香江看见了赵钢跟董鏡建,不过赵钢的姿势有些古怪,似乎是站着不动,而董胖子则在一边打盹,鏡神疲惫,好像在守护着对方。

    “该死的家伙!”扈香江暗骂道。

    “扈公子里面请。∑兺人给扈香江带路去找洛丝菱。

    “扈公子,找我有什么事么?”洛丝菱温文尔雅,站在窗户边,正好可以看到楼下的赵钢。

    “今天天气不错,洛小姐想去哪里游玩?”扈香江微笑道。

    洛丝菱收回目光,转过身来,略微歉意的说,道:“我今天有感觉有些累,不想出去玩,让扈公子白跑一趟了。扈公子有兴趣的话,可以到马场去骑马或者去高尔夫球场打球。”

    “那好吧,洛小姐需要我的时候,随时可以给我打电话。”

    扈香江离开洛丝菱的书房,心中不免心中一丝不快。从刚才的眼神,洛丝菱很关心赵钢两人,一定是以为两人洛丝菱才不想出去玩的。

    董鏡建扭了扭肥腰,舒展筋骨,没想一眯眼竟然睡着了,打着哈欠,看了看手腕的时间表,已经上午十点多半了。

    “兄弟啊,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啊?”董鏡建非常担心,真想冲过去不顾一切的把他叫醒,但又怕反而害了他。

    “董先生一直坐在这?”董鏡建听到背后有人说道。转过身来一看,“原来是扈公子。”

    董鏡建不用想都知道他肯定又是来约洛丝菱去游山玩水的,这些富家的公子哥,除了会干这事,还懂什么呀。

    “他怎么了?”扈香江奇怪的问。

    “睡着了。”董鏡建道。

    “睡着了?那么搞笑。赵先生真会开玩笑。”扈香江笑道,他刚才从佣人那打听到,赵钢他们昨天就来了,一直待到现在,赵钢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直站着不动,都过了一天一夜了。

    “扈公子觉得我是在开玩笑么?”董鏡建从扈香江的笑声里听出几分嘲笑的意味,不悦的瞧了一眼扈香江。

    “嗯。董先生,你知道这栋别墅多少钱么?说出来可能吓死你。冒昧的问一下,赵先生在哪高就啊?”扈香江一种高高在上姿势,语气中大有贬低之意,他这是在提醒董鏡建,看清楚自己的身份。

    “无业游民。”董鏡建心中顿时扬起一团火,他这是什么意思?看不起人是吧。

    扈香江讥讽的笑了笑,说:“哦。难怪。”

    董鏡建压低了声音:“你这是什么意思!”

    扈香江冷声道:“什么意思难道你清楚吗?别以为,一时的运气就想接近洛小姐,像您们这种货銫,你以为洛小姐会想跟你们作朋友?也不看看,你们的身份,小瘪三两个。”

    董鏡建强忍着怒火,不知道赵钢究竟是什么情况,不然管他是富二代还什么鸟玩意,定会骂他个狗血喷头!

    “怎么,难道我说错了?”扈香江见董鏡建火爆的双眼,不敢吭声,以为是被自己说对了,令对方无地自容。

    董鏡建压低的声音狠狠的说道:“扈香江!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不就有个好爹么?别把别人不当人看!”

    “你竟敢骂我不是东西!”

    “你还这真不是东西!看到你就像一团狗屎,错了,连狗屎都不如!”董鏡建回应,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要找抽老子奉陪,什么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老子只挣朝夕!

    董鏡建将声音压得很低,几乎贴在扈香江的耳边,要不是他不想惹事,早一拳打他的臭脸。

    扈香江没想董鏡建突然发火,指着他的鼻梁骂,彻底将扈香江激怒了,他以前是混黑社会的,当初谁听到他的名字不忌惮三分,没想今天竟然被一个胖子指着鼻梁骂!

    “你!”

    “想要动手么?”董鏡建道。

    扈香江毕竟在上流社会混一段时间,现在又是在洛丝菱的家里,压住了火气,冷笑道:“晚上走夜路的时候,小心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