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十八章 发财的路子

    吃过午饭后,赵钢便跟董鏡建一起城里。出了门口,赵钢看见一辆白銫的东风起亚k5耀眼的停靠在路边,就像穿着新娘装的美女摆着优美的pos站在那,等候着新郎的到来。

    虎啸式家族脸谱,前格栅在维持外部造型的前提下,使用了兼具质感和运动感的黑銫钢琴漆蜂窝格栅,而前进气口为了配合车头效果,也一并采用了蜂窝状设计。侧面车身线条极为流畅,圆润的车顶曲线沿着c柱自然过渡到车辆末端。低矮的车窗配合顶部的宽制镀铬饰条,看起来颇有轿跑车的风范。

    “你的车?”赵钢忍不住问道。

    “嗯,刚买的。”董鏡健有些兴奋的说,随手从口袋里掏出钥匙,非常潇洒摁了一下,车子滴滴两声。

    “靠!有钱人就是不一样!”赵钢羡慕道。不过他那娇滴滴的声音,说如此粗鲁的话,董鏡健听着特别搞笑。

    “都是老头子的钱。上车。”董鏡健似乎有点不爽的样子。

    “这车坐来起比大巴舒服多了。”赵钢舒服的靠在软绵绵的真皮沙发上舒坦道。

    “靠,那当然了,这可是真皮,意大利进口的,大巴能比得了么?”董鏡健惊呼道。

    “知道你有钱。”赵钢笑了笑。

    董鏡健很娴熟的开动车子,调转车头,不紧不慢的行驶出村子,很多小孩都跑出来围观,这让董鏡健暗暗爽了一把。

    “我去你们学校找过你,才听说了你的事。大英雄啊,看不出来。”董鏡健笑了笑道。

    “少扯这个,也只是一时冲动,现在想起来,要是把命给丢了,多不值得。”赵钢望着车外的风景,当时自己命悬一线,如果真把命弄丢了,爷爷的剩下的日子可怎么过?

    “现在才知道不值得啊。不过呢,现在好了,你可以学会《葵花宝典》了,上去我让人给你找一本绝密版的。”董鏡健听那娇滴滴声音从赵钢这个男人嘴里说出来忍不住就想笑。

    “去你。”赵钢道。

    这话是骂人,可是听在董鏡健耳朵了里啊,就像是女人在撒娇一样,忍不住哈哈大笑。

    “你还笑?再笑一会,我扁你!”赵钢真受不了了,都是该死的马道长害的,早知道这样就不跟他打赌了,搞得现在男不男女不女的。不过赵钢心里虽然抱怨,但也为他有这样不可思议的手段惊叹。

    或许他真是个奇人!

    “好,好,我不笑,总行了吧。”董鏡健止住笑声,才稍微正经一点的说,“我这次找你是有点事想跟商量一下。我不打算继续读书了。”

    “为什么?”赵钢奇怪道。

    “没意思。在学校里纯粹是混日子,我跟你说我可是个有抱负的青年,第一我不想做富二代。第二我要创造自己的事业。”赵钢一本正经的说。

    三年没见这小子有那么大的长进?记得小时候他还整天跟在自己芘股后面去抓蛐蛐,到河里嫫鱼,到田间去抓田鷄,晚上的时候拿着铁夹子去抓田鼠,然后烤来吃,那美美的滋味,似乎就在眼前。那个时候能吃上肉,是最幸福的一件事情了。跟现在相比跟本没法比。

    “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呀?我说的是真的。”董鏡健怕赵钢不相信特意强调。

    赵钢怕引出笑话,点了点头,但没说话。

    “那么多兄弟中,我就觉得你最够哥们,所以啊,我第一时间就来找你了。当然,你不用像我把学业给停了,平日啊给我出出主意就行了。别说不干啊,我知道你脑袋瓜子特别好使,比我强多了。要是你不帮我,我真找不出第二个人来了。”董鏡健认真道。

    “那你想做什么?”赵钢道。

    董鏡健长长的舒了一口,似乎回忆很美好的事情,道:“我呢也没太大的理想,就是想干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谁不想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赵钢心说这不是废话么。

    “我想养鸟,玩鸟是我最大乐趣。”董鏡健道。

    “靠!这就是你的理想啊,败家子!”赵钢忍不住骂道。这算哪门子生意啊,还说不做富二代呢,这是一般年轻人能玩得起的事么?

    赵钢知道董鏡健打小时候起就喜欢掏鸟窝,还爬过高压线掏八哥窝,差点从上面摔下来,没想长大了还想干这个。

    “娘娘腔,你说什么呢,我养鸟怎么了?你知不知道一只会说话的八哥多少钱?说出来吓死你!”董鏡健笑骂道。

    赵钢顿时被气住了,索杏不说话了。这个娘娘腔的声音真是郁闷啊,现在对着董鏡健已经够让他郁闷的了,到了学校如果还是这样,岂不是笑话大发了?

    “娘哥?”

    “平哥?”

    董鏡健见赵钢闭口不说话了故意提了提嗓门茵阳怪气的说,还是没听赵钢有反应,这下他乐大发了。

    “你要是不说话,我就叫你娘哥了哦。我说娘哥啊,这养鸟的事可有意思了,搞好了真的能挣大钱。上次,我在海南在拍卖会上,一只会说话的八哥,被拍到八十多万!”董鏡健提到鸟的事情他就越兴奋了。

    “娘哥,要不我你叫鸟哥?”董鏡健笑哈哈道。

    赵钢知道这家伙就是故意要激自己,也不打气,管他怎么喊,反正又不少块肉,他爱怎么说怎么说,干脆闭着眼睛睡觉。

    “我说鸟哥啊,你别睡啊,我在跟说你说正事呢,别这样啊鸟哥,你再不正睁开眼睛我就说你是痿哥了啊。”董鏡健笑道。

    不管董鏡健怎么数落,怎么开玩笑,怎么激怒赵钢,赵钢就像一只沉睡的千年,就是闭口不出声。

    董鏡健这下真没折了缴械投降,诚恳的说:“平哥,醒醒,不跟你玩笑了,咱说正事了。”

    赵钢听董鏡健态度比较诚恳,没有玩嘴皮子的意思了,这才张开眼皮子,示意让他说下去,到底怎么个玩法,如果觉得行就帮他参谋参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