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章 背后推手

    赵宝刚一有空闲的时间便骑车去县城的新华书店,那是县城最大的籍非常齐全。他去书店唯一做的事情就是把想要看的书本闻一闻,然后又放回原来的位置。每次去书店,他的脑子都会装满大量的知识和信息,那种特别充实的感觉是他以前从来没有感觉到过的。自己的脑子就像电脑的硬盘,源源不断的将各种信息存储进去,尽管只有一个礼拜的时间。

    当赵宝刚翻特别感兴趣的书籍就买下来,没事的时候闻一闻,加强记忆力。

    眼下有经济学和心理学赵宝刚特别感兴趣。不动经济的人去搞经济,最后的结局只有一个浪费钱,而懂得运用市场经济规律的人,可以将生意越做越大。虽然这些书籍不能给他一个明确的方法,但是可以通过那些成功的案例得到启发。这同样对赵宝刚受益匪浅。至于心理学,这门学问,简直就是一门艺术。赵宝刚参照书本上知识,再回想起以前自己跟别人交往时的总总,得出一个结论人心是可以揣摩的。

    赵宝刚一天一天的变化,特别是他的内在不断的在升级,虽然平时与人见面都是憨厚的笑容,但是让人感觉到他跟以前不大一样了。

    “宝哥,林村长找你,让你去村委办公室。”赵宝刚从水塘回到家芘股没坐稳,猴子便跑进来传话。

    “他找我做什么?”赵宝刚有些疑瀖,上次的事让他看清楚了,林双桥跟刘三二是一伙。

    “没说。”

    自从上次的事,赵宝刚对林双桥就不待见了,堂堂一村长不想着怎么带领村子人发家致富,反倒跟流氓痞子靠近乎,没啥搞头。

    林双桥要讨好刘三二是很正常的事,谁让刘三二有个当镇长的叔叔?林双桥的顶头上司,他能不想办法讨好刘三二么?他没有当场让人把赵宝刚抓起来,送去派出所,已经很不错了。

    赵宝刚来到村委会,办公室的门敞开着,村长林双桥就坐在里头,隔壁办公室是会计刘杰。

    赵宝刚不乐意见林双桥,但毕竟人家是村长,又是长辈,出于礼貌,客气道:“村长,你找我?”

    林双桥不待见赵宝刚主要是闺女的问题,昨个的事让他知道了,他跟刘艳艳应该有一腿子,幸闺女没嫁给他,也没做出出格的事,不然拔了他的皮!

    “宝刚啊,坐。”林双桥客气道。

    “村长,你有事就直活,水塘里还有好些事要忙活。”赵宝刚道。

    林双桥还不想见赵宝刚呢,看他那样,想想闺女以前怎么会看上他了,除了一身的蛮劲啥都没有,不过说也奇怪了,刘艳艳这样的女人怎么也看中他了呢?邪门了。

    林双桥放下手中的茶杯,咳了一声,道:“事情是这样的,村委研究决定暂时不把村头的十亩水塘承包出去了。”

    赵宝刚一听愣住了,皱了皱眉头,问道:“村长,这是什么意思?”

    “村里决定把水塘收回来,村里自己搞,明白了吧。”林双桥不悦道。

    如果换以前赵宝刚肯定大发雷霆,说不定急了还要揍林双桥一顿,他冷笑道:“村长,我之前跟村里白纸黑字签了合同,时间是十年,现在一年不到,你就收回来,这搁哪都说不过去吧。”

    林双桥抽屉里拿出一个档案袋,放在赵宝刚的面前,说:“按照合同规定,单方面违约的话,村里退还你一年的租金并用四倍的租金作为赔偿对吧?”

    赵宝刚记得合同是这样写的,道:“是。”

    “一年租金是3000块,两倍的租金加上第一年的租金,总共15000块,你到隔壁找刘会计,签个字就可以拿钱。”

    林双桥不想跟赵宝刚废话那么多了,也没必要跟他解释那么多。

    林双桥执意要收回水塘,赵宝刚也没办法,白纸黑字写得清楚,尽管心中窝火,不过没显露出来,颇为有意思的说:“啥事都没做就挣了一万五了,咱怎么那么命苦啊。”然后乐呵呵的的去隔壁找刘杰要钱了。

    刘杰道是没有为难赵宝刚,当面签字,摁手印,很利索的将一万五给赵宝刚了。

    一万五可不是小数目,桐儿村人均年收入不到八百块!一包钱放在赵宝刚手里沉甸甸的。

    “赵宝刚,天上掉馅饼啊。希望你一直这么好运下去。”刘杰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听你这么一说,好像真是那么一回事。虽然让我的运气那么好呢,财运啊,桃花运啊,想拦都拦不住。”赵宝刚笑了笑道。

    刘杰差点气得吐血,这些天他一直找机会接近林巧巧,眼看好事要成了,谁知半路杀出个王全故意跟他过不去,到处声张他要追林巧巧做媳妇,有事没蕚愜缠着林巧巧,像个跟芘虫一样。

    刘杰认为是赵宝刚使的注意,不然王全一回来怎么就缠着林巧巧不放?

    “你别得意,总有一天,老子一定会把你踩在脚下!”刘杰恶毒的眼神盯着走远的赵宝刚。

    赵宝刚离开村委会便去找王全商量一下今后的打算。

    王全正准备去给林巧巧送花呢,见赵宝刚来了,春风满面的说:“宝哥,你看这玫瑰花好看不?城里的女孩都喜欢这个,不知道小巧喜不喜欢。”

    赵宝刚见王全春风满面,手里头火红的玫瑰花,心想这家伙真是费劲了心思啊,大老远滇澵意去城里买花,换自己肯定做不出来,笑了笑,说:“心意最重要。”

    “对,对,心意。宝哥,有事?是不是刘三二那小子皮洋洋了?”

    “村里把水塘收回去了,咱得想其他法子。”赵宝刚道。他没直接说林双桥,王全追他闺女得考虑一下他的感受。

    王全吃惊的说道:“为什么?”

    赵宝刚苦笑道:“八成是刘三二那丫的在背后使的坏。”

    王全一听火冒三丈,怒道:“草!老子去废了丫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