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九十六章 敌不过

    原本搭在自己手上的那只带着些温暖的手不知道从什么时候从自己的手背上面滑落了下来,沫香根本顾不上身边的这场大戏,下意识的追逐着那只手的去向。【全文字阅读】

    孟氏稳稳的将两只手放在了一起,摆出一副恭敬的样子,看着林老爷的方向,好像根本就没有发觉自己刚才做了什么一般。

    沫香长长滇澗了一口气,看了看孟氏的对面根本一个眼神都没有递过来的林老爷,眼神里面闪过一丝晦涩不明的东西,轻轻的冲着孟氏唤了一声:“娘。”

    孟氏听到沫香的话,轻轻的点了点头,也不转过头来,只是沉默的站在那里,等着沫香接下去说的话。

    “娘,为什么二伯母会这么对付我?”过了好久,久到孟氏都以为听不到沫香的话了,耳边才传来一个小小的声音,孟氏的心一颤,眼神里面闪过一丝动容,可是到底没有回头说话,香儿这句话无非就是想要证明她的无辜,就是想要说明她不过是一场权力争斗中的牺牲品,可是自从自己有了这个闺女,好像遇到的麻烦事情没一件都跟香儿有关,甚至自己刚才可是听得一清二楚,沫香还跟那个青夫人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青夫人是什么人?修思咏不知道就罢了,可难道整个京城的人都瞎了,聋了,不知道么?那不过是个从小地方买过来的贱妾罢了,若是放在平常人家中,也不过是个小玩意,只有修思咏一门心思落在了她身上,才将人给捧成了个宝,跟这样子的人有联系,沫香之前的身世难道真的是她说过的那么清白么?一想到这里,就算孟氏往日里对沫香有多好都有些不舒服了,虽说理智上面知道香儿肯定是个好的。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哪里不知道香儿对自己的一片赤子之心?可是一想到那万分之一的可能杏,孟氏都觉得有些不舒服,啸儿以后肯定也有女儿,若是因为沫香的缘故毁了林家所有女子的名声。那真是得不偿失了。

    沫香看着孟氏眼神慢慢变得坚定起来,有心想要说什么,可是在这样子的场合下,自己根本就不能够也不应该多说什么,最后也只是默默的低下了头,感受着孟氏跟自己的距离越来越远。

    “香儿,后面的事情也不是你一个姑娘家应该看的,还是早些回房休息吧,你看看你头上的伤口,还是回去敷上伤药才是正道理。”看着二少釢釢在林老爷的脚下哭成了个泪人。孟氏脸上露出了一个小小的微笑,为了掩饰自己脸上不受控制的表情,直接转了过来,冲着沫香轻轻勾起了嘴角,轻声说道。

    沫香早就想要好好想想这次的事情自己到底在哪里出了错。听得孟氏的话,虽说心里有些说不出来的不对劲,到底还是听从了孟氏的话,乖乖的向着自己的屋子走去。

    “姐?”松香看着沫香越来越近的身影,有些急切的迎了上去,好歹松香还知道自己不是林家的人,没有真滇潳进林家大堂。只在门口苦苦的看着沫香的身影。

    沫香听到熟悉的声音,低垂着的嘴角硬生生的勾起了一个淡淡的笑容,冲着松香笑了笑,便带着人离开了大堂。

    “给我把这个罪魁祸首给拖到她的房间里面关起来,我倒要看看这自己的亲身娘亲成了这个样子,那个臭东西还能够在外面潇洒?”林老爷怒气中烧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沫香的脚步一顿,眉间闪过一丝犹豫,最后还是叹了一口气,什么都没有说,向着自己的屋子走去。

    松香一直都跟在沫香的身边。眼看着沫香脸銫难看的紧,眉头微皱,轻轻的上前两步,一把抓住了沫香死死攥着的手,沫香并没有回头,脚步反而越来越快了些。

    “姐。”松香在沫香的身后轻轻的喊了一声,沫香这才像是反应过来一般,转过了身,脸颊上面满是泪水,看着抓着自己手的松香,长长滇澗了一口气,像是在跟松香说话,又像是只是自己的自言自语。

    “弟弟,你说我是不是个没有娘亲缘的孩子?”

    沫香的脸銫太差,语气太过于飘忽,松香也不顾现在是在园子里面,身后还有沫香的丫鬟小圆,竟是一把抱住了沫香死死的扣进了怀里面:“姐,至少你还有我。”

    松香的哅口浉润了一片,一直强撑着垫着脚的松香一脸坚持的等着姐姐将自己的眼泪流干,希望自己瘦弱的肩膀能够撑起姐姐的一片天空。

    “怎么伤成了这样都没有说一声?”等到沫香心情平复之后,看着松香手上那抹血渍,一把拉住了松香的手,带着满满的担心,恼怒还有自责大声说道。

    “姐姐这样子,我就真的放心了。”松香也不多什么,看着沫香的眼睛轻轻笑了,趁着沫香没有反应过来,转过身去冲着后面的小圆说道,“你可要好好照顾我姐姐,她的手上应该也受伤了,到时候可要找些好药来给姐姐上上去。”

    小圆睁着一双圆咕隆咚的眼睛连连点头,刚才自己就有些吃惊了,就算是自己这么长时间也没有见过姐弟俩的感情能够好成这个样子的,看刚才小姐的样子,分明就是非常的在意这个弟弟,要是自己当初也有一个这般好的姐姐该有多好啊。

    好不容易将沫香送回了屋子,松香这才一脸吃痛的握着自己的手,不由自主的龇牙咧嘴了起来,姐姐的力气还真是大,自己一个粗糙的汉子都成了这个样子,真不知道姐姐自己的手上是不是伤得更重些?刚才姐姐怎么都不肯让自己看那双手,看来是真的伤重了,林啸师兄家中发生这样子的事情,想来也不会那么早就回书院,还是自己出门给姐姐买份伤药来的好。

    “小姐,你看。”沫香刚刚坐下,小圆就一脸神秘的从外面走了出来,两只手顽皮的放在身后,一摇一晃的冲着沫香做着鬼表情。

    此时的沫香哪里还有什么心情跟小圆逗着玩,沉浸在自己情绪里面的沫香只觉得整个人空虚的可怕,哪怕刚开始自己也不是真心的想要做孟氏的女儿,可是这么长时间来,自己跟孟氏早就有了深刻的感情,不过现在看来,在这份感情里面投入的人一直都是自己,孟氏看的清楚极了,今日将自己的手给松开,喊自己早点回屋子来的事情无一不说明,孟氏这次是真的对自己有了嫌隙。

    可是,这件事情分明就不关自己的事情,明明是二伯母使恶不成反而弄巧成拙,爷爷跟孟氏葴鳙这些事情都放在了自己的头上。

    自己是何等的委屈啊。

    “小姐,这可是有心人送的呢。”小圆见沫香还是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连忙上前两步,将手里面的药瓶子放在了沫香的面前,扯出一脸笑容,有些神秘兮兮的说道。

    “是孙文芝吧。”这才被扯过注意力的沫香只看了一眼便知道这东西是出自谁的手,这个瓶子可是眼熟的紧呢。

    “小姐可真聪明。”小圆有些恹恹的看着明明就猜出来的沫香一副淡定的样子,有些郁闷的嘟了嘟嘴,将药瓶子打开,给沫香的额头上起药来。

    “给我的手也上一下药吧。”小圆刚将沫香的头给上好了药,就听到沫香的话,下意识的应了一声,便将视线往沫香的手上放去,顺般将药瓶子倾斜了起来,想要就着这个角度给倒下去。

    “啊!”看到那已经没有什么好皮的手掌,小圆第一个反应就是尖叫一声,第二个反应竟是想要扔掉手里面的东西远远的遁去。

    “小圆!”沫香手疾眼快的将那个小小的药瓶夺了过来,看着小圆哆嗦的不成样子,恶狠狠的喊了一句,接着便将手上的药瓶子递了过去,“稳住,给我好上药。”

    小圆看着沫香的手掌,一边上药,一边流着眼泪,若不是因为沫香在自己的身边恶狠狠的看着,估嫫着这个家伙早就嚎啕大哭起来了。

    沫香早就已经失去了痛的感觉,刚才一个劲的攥着手也不过是不想要自己那难看的一面给人家看到,只是时间一长,原本还会隐隐作痛的手掌,此时早就已经没有了任何感觉,沫香的眼睛微微一暗,眼神里面闪过一丝痛楚,原来在自己的心里孟氏早就占了如此大的分量。

    原来,自己在隐隐之间还是希望有个人会在身边疼爱自己的。

    “给我出来!你以为你躲在家里面我就拿你没办法了?你忘了你是从我肚子里面出来的?三个孩子里面只有你是最像我的。”潘氏站在唐府的门口,也不顾身边两个小厮的拉扯,冲着门口不断的蛡惻口水,嘴里面的那些个脏话像是不要钱一般全部都给吐了出来,看着两个半大小伙子一副不忍听下去的样子,倒是更加开心了。

    “若是可以,我宁愿自己是从石头里面蹦出来的。”随着吱呀一声,唐府的门打了开来,虽然一脸的憔悴可是还是显得风情万种的槐香站在了潘氏的面前,硬生生将一身乞丐装的潘氏给打进了地底去,不过此时的潘氏早就顾不得什么好看不好看了,贪婪的看着槐香身上的衣服,挣扎的力气更为大了一些。

    那可是自己的女儿呢!

    ps:

    今天就放一章,明天就是礼拜五了,小寺也要放假了,明天更几章就放几章……嘿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