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九十章 小计大害

    林夫人见这个样子,心里一惊,不说别的,就看眼前冯夫人的样子就知道必定是没有什么善了的机会了,就算是孟氏跟沫香在她的面前磕了这么多个响头,这个冯夫人脸上的表情还是没有丝毫改变,看来这次的事情是真的棘手了。【全文字阅读】

    “嫂嫂。”冯氏带着一个端着药碗的丫鬟走了上来,眼神在孟氏跟沫香的身上微微晃了一下,便全部都放在了冯夫人的身上,转身从丫鬟的手里将那碗药汁给端了起来,往冯夫人面前轻轻一放,一脸担心的说道,“嫂嫂,大夫说了这药可得要趁热喝,不然效果可就不好了。”

    冯夫人满是愤怒的眼神这才落在了冯氏的身上,轻巧巧的眼神一动,微微抬着头,就着冯氏的手将一碗药汁子都给喝光了。

    沫香只觉得头生疼生疼的,之前给柳二磕头的伤口还没有真的消了,现在又要给这个冯夫人磕头,真真是郁闷死个人,可是沫香心里也清楚,身为孟氏的女儿,若是只看着孟氏在那里磕头的话,自己可就真的变成罪人了。

    “起来吧。”冯夫人喝药的时候耳边只有嘭嘭嘭的磕头声,偶尔还夹佑着外面丫鬟细细的惊呼声,这才将眼神放在了沫香跟孟氏的身上,待看到两人头上已经隐隐有些青銫的印子时,到底是不忍心让两人再磕下去了,“这事也不是你们三房的错。”

    林夫人听到这句话,整个人的心一颤,放下了刚才端上来的水。眼神死死的看着冯夫人的嘴,害怕从她的那张嘴里吐出别的名字。

    “嫂嫂。”看冯夫人好像要说什么的样子。一边的冯氏有些着急的唤了一声冯夫人,看着冯夫人转过来的眼神,一脸纠结的轻轻晃了晃脑袋。

    冯夫人的眼神在沫香的身上微微动了动,这次的命令可是自己那个小姑子下的,对自己哪里有半分好处?凭什么自己要听那个下不了蛋的家伙的话?想到这里。冯夫人直接将眼神从冯氏的身上移开,一脸严肃的看着林夫人说道:“若是我没有记错的话,当时一共是三个男子吧,后面还跟着五六个书童。我倒要你们林家给我个交代,那几个男子到底是什么来头,又是谁人带到林家的呢?”

    冯夫人可不是个什么单纯的,在冯家这个大家族里面,能够年纪轻轻的就当上家主夫人。若说是没有一点手段那是没有人会相信的,冯夫人刚刚夺回理智之后才算是明白了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必定是林家的谁见不惯别人好,便想出了这么一招毁人名声来,毕竟是在林家发生的事情,只要处理的当,之后的事情也不会有人专门拿出来说的了,更何况事情中的那些个男孩子跟林家的关系匪浅。更不可能那这件事情出去说。

    竟然被人弄进了这么一个有些可笑的局里面,本来就很是恼火的冯夫人想清楚了之后更是想要将想到这个东西的人给抓起来狠狠弄死。

    “那几个男子?”林夫人一知道事情便赶到了这里,倒是真的不知道那几个男子到底是何方神圣。听得冯夫人嘴里面的那丝恨意,心里也知道要糟,连忙将眼神向着身后的嬷嬷看去。

    “老奴这就去问问,就算是不能将人给抓回来,起码还能够问清楚到底是哪家的小子。”嬷嬷说完话,便顺着门口退了下去。

    “嘘。”二少夫人看着嬷嬷就站在自己的面前。冷冷的看着自己,身上一蟼愑就起了一堆鷄皮疙瘩,有些慌张的咽了口口水,冲着嬷嬷摇了摇头。

    “二少夫人,为什么都来了门口都不愿意进去呢?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是不能被人家知道的?”嬷嬷到底是林夫人的人,年纪也到了,哪里会害怕一个晚辈的威胁,就算是府里面的主子,在林夫人的面前还没有自己这个老奴更有体面呢。

    二少夫人的眼神里面飞快的划过一丝怒意,冲着嬷嬷狠狠的点了点头,便推开房门走了进去:“冯夫人,这一切都是我们的错,若是你想要教训林家,我们都认了。”

    林夫人听了二少夫人的话,整个人都不好了,真是急得嘴角的泡都要出来了,这个儿媳妇到底是怎么想的?明明之前冯夫人已经将林家的三房给扯了出去,也没有怪罪林家其余二房的话头,可是这个二媳妇这么一说,分明就是说这次的事情就是林家给挑的,直接将林家给卖了。

    不提林夫人心里面是怎么难受,沫香磕头的动作却是没有停下来,不管怎么样,只要刚才那个冯夫人对于自己的举动是有些感动的,那么让她再感动一次也是可以的。不过身边的孟氏年纪到底是大了,这么一番下来,早就已经有些不行了,脸銫苍白的看着前方,就连动作也是慢慢停了下来。

    “我还真是想要跟你们二房说说呢。”冯夫人在耳边的人说了一段话之后,眼神一凛,死死的盯着二少夫人,“听闻那可是你们二房的客人呢。”

    二少夫人吃惊的站了起来,死死的捂着自己的嘴巴,眼睛睁得极大。这样子的表情本就是属于少女的,此时的二少夫人弄出来竟是将她原本仅有的那丝姿銫也给消耗了光,看着就让人很是郁闷。

    “怎么可能?今日请客的只有小二,可是小二今年还没有从学堂出来,还是个学子,往来的都是些个习字行文的人,哪里可能有那般粗鲁的男子,想来是冯夫人的记杏有了点问题吧。”

    冯氏有些无奈的看着二少夫人,这个家伙真是个错在细节的,若是之前用这个理由或许还能够逃过一劫,可是嫂嫂分明已经在这里调查了一番了,到底是不是二房的客人,一查不就清晰了么?冯氏脑中的念头还没有转完,就听到了外面骂骂咧咧的声音,有些好奇的将视线放在了帘子上面,听外面的声音,好像有什么不得了的事情要出现了呢。

    “夫人,林府真的没有办法呆下去了。”第一个进来的是冯夫人派出去的小丫鬟,听着小丫鬟的大呼小叫,林夫人直直的给了对方一个恶狠狠的眼神,小丫鬟下意识的一个抖索,乖乖的站在了冯夫人的身后。

    却原来几个男子见闯了大祸,众人又都围着那个女子不断的跑前跑后,便鬼鬼祟祟的向着外面走去,这几个男子都是二少夫人特意命令交好的,往日里也是横行霸道惯了,今日不过是想要在同窗这里蹭上一顿饭,顺般表达一蟼愒己的能力罢了,谁知道在酒过三巡的时候竟然会有个小丫鬟告诉自己这里有个喜爱绿銫的女子非常的美丽,虽说后来看到了一个年纪大的夫人,可是身着一身绿銫,浑身上下弥漫着一股子气质的女子也是好的,几人互相对视了一眼便也就上去了,后来被抓到才知道自己到底是惹到了谁的手上,此时都想要早些回去,就算是不能将这件事情磨平,起码能够稍微转移些财物也是好的。可是不等几人逃出去就被众人给拦了下来,现在全部都被绑在柴房里面,就等着冯夫人下令了。

    “二少夫人?”冯夫人轻悠悠的看着二少夫人说道,看着二少夫人脸上露出来的那丝恐慌的表情,冯夫人的心里只觉得难受的紧,这个恶妇,竟然为了心里面的一口气就想要将一个清白的女子身子给破了,这就算了,竟然还将自己的孩子给活活的打了下来,想到这里,冯夫人的心里面就是一阵的刺挠,恶狠狠的冲着二少夫人说道,“我想,有些事情还真是需要跟相公好好说到一番才是。”

    一边的冯氏心里面都快要急死了,王妃要的可是沫香跟青烟之间的关系,在没有查清楚真相之前,沫香跟青烟就是一伙的,现在冯夫人直接将沫香给排除在外,以后这样子的机会就真的不多了。

    冯夫人到底是没有将王妃的话放在心里面,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也不管身边的几人是如何的焦急,留下了一句话便让身边的丫鬟们帮着赶人了:“你们将罪魁祸首带过来便是了,其余的事情我不想知道,也没有必要知道。”

    林夫人带着自己的两个媳妇跟沫香出来的时候,脸銫不好极了,任谁被一个自己的晚辈这么说,都不会有什么好心情的,可是这次事情毕竟发生在了林府,就算是林府想要逃也没有地方逃,这事情要是一个处理不好,莫说冯家的嫡系了,就算是冯氏那个旁支以后也不会给林家脸銫看。

    一想到这里,林夫人的面銫更加差了一些。

    沫香嫫了嫫自己有些发疼的额头,冲着林夫人轻声说道:“釢釢,按理说我年纪还小,这些话不应该由我来说,可是这次的事情要是真的处理不好,对于整个林家来说可是一场大地震啊。咱们还是赶在冯老爷过来之前将事情全部解决了才是正理。”

    林夫人一听,忙将刚才自己的心思都放在了一边,直直的冲着柴房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