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七十九章 这下真的糟了

    柳大看着唐夏一脸惊慌的站在门外,在看着怀里面看不到表情的柳二,哪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下意识的想要将柳二给弄起来,想要将孙文芝给拦住。

    “大哥!”在柳大动作的那一瞬间,柳二狠狠的抱住了柳大的腰部,将整张脸埋在了柳大的腰间,大声的喊着,柳大的动作微微一顿,若是这个姿势自己再强来的话,说不得小二就会受伤,可是一想到若是孙文芝真的悔亲的话,香儿到底该怎么办?一想到这里,柳大的心里一紧,又往前走了一步。

    柳二在柳大的怀里发出了一丝黏腻的声音,柳大心里一紧,就想要将柳二拉起来好好看看,可是柳二接下来的动作竟是将柳大硬生生的定在了远处,柳二竟然当着唐夏的面往下面移了寸许,轻轻的吻了起来,这样子的刺激哪里是柳大能够忍住的?不由自主的深深喘息了起来,脸上也荡漾着一丝说不出来的刺激。

    原本惊讶滇澠夏看到两人这个动作,整张脸都涨得通红,一把将门给狠狠甩上,有些害怕的向着身后的楼梯跌跌撞撞的走去。

    刚才柳二的动作还有表情实在是让唐夏有些害怕,一想到孙文芝刚才的样子,唐夏还是顺着孙文芝的方向寻了过去。

    “小二,你真的要这样子?∑凁了感觉的柳大将柳二一把给抱了起来,红着一双眼睛死死的看着柳二,一个字一个字慢慢的说着。

    “还能怎么样?若是那人抛弃了香儿,我们不还能够三个人一起生活么?”说到这里,柳二的眼里闪过一丝疯狂的意味,这样子的柳二让柳大的心狠狠的一紧,可下一秒看到柳二眼角慢慢滑落的泪水时,柳大只是长叹一声,拉着柳二重重的吻了上去,让柳二的眼泪全部抹在自己的脸上身上。

    “哥,我是不是一个很坏的坏蛋?”仰躺着的柳二还是不断的流着眼泪。可是嘴角却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香儿明明能够很幸福的,很快乐的活着,可是我却不想要香儿得到这样子的幸福,是不是真的很坏?”

    看着在自己的身下喋喋不休的小嘴,柳大也不说话,狠狠的压了下去,在柳二的嘴角厮摩着,看着柳二眼底的悲凉慢慢变成渴望时,深深的往前一推。由慢而快的动了起来。

    只是看着柳二眼角不断分泌的泪水。柳大第一次没有感到满足。而是感到更加的空虚。

    香儿,或许真的是小二生命里面的劫数吧。

    孙文芝跌跌撞撞的在路上走着,额上满是冷汗,天气渐冷。路上只有几个行人匆匆而过罢了,孙文芝看着身边的景銫,只觉得浑身一痛,竟是扶着墙直接坐了下来,看着不远处两个互相搀扶的老者,孙文芝的嘴角上挑了一下,却又狠狠的落下。

    为什么?为什么要让自己知道这样子残酷的事实?明明,明明还有三个月不到的时间,自己就能够将香儿娶回家了。明明,明明,自己马上就能够得到自己想要的女子了。

    可是,这样子的消息为什么要让我知道?若是一辈子都不知道该多好?自诩坚强的孙文芝这一刻想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躲避。

    可是柳二的那些个话根本就没有从自己的脑海里面消失,反而不断的回响着。回响着当初的那些个一举一动,那些个让孙文芝难受的情景。

    孙文芝就这样呆呆的蹲坐在墙角,身边走过的人们只是奇怪的瞥一眼他便匆匆的走过了,身着锦缎的他在这里好像就是局外人一般格格不入,唐夏奔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幕,站在远处顿了顿,还是慢慢的走了过去。

    “孙文芝。”唐夏站在孙文芝的面前,有些疑瀖的喊着他的名字,“到底柳家兄弟说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你现在是这个样子?”

    孙文芝无神的看了唐夏一眼,等反应过来眼前的人是谁的时候才将眼神又转向了路中央,唐夏见孙文芝这个样子,整个人都要气爆了,这个孙文芝,明明看到了自己,现在装作看不到是怎么一回事?

    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柳家兄弟不对劲,这家伙也不对劲。不过看着孙文芝这个样子,唐夏还是有些担心的,也不顾身边人的眼神,在孙文芝的对面蹲坐了下来,整张脸都在孙文芝的对面,轻声的问道:“说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孙文芝的视线给挡住了,可是他却好像是没有感觉一般,眼神还是没有任何的焦距,只是死死的看着前方,唐夏看着这样子的孙文芝只觉得本来就很冷的身子更加寒冷了一些,微微的往后挪了两步,装出一钙兘常的样子看着孙文芝,轻声说道:“是不是柳家兄弟做了什么?”

    孙文芝这才反应过来,轻轻的摇了摇头,直接站了起来,倒是直接往家里走去了。

    “喂!”唐夏被孙文芝丢在原地,孤零零的看着对方慢慢远去的背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觉得浑身洋的难受,再看到身边人的眼神,下一秒直接跳了起来,冲着孙文芝就跟了过去。

    “不要跟着我。”孙文芝转过身冲着想要说什么滇澠夏说了这么一句话,便再也没有回过头,唐夏的脚被定在了远处,看着孙文芝越走越远的背影,只敢在他的身后挥挥拳头,刚才孙文芝的眼神实在是让唐夏吃了一惊,也不知道孙文芝到底是为了什么,竟然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让人看着就有些生畏,等再也看不到孙文芝的时候,唐夏才转过身回到了客栈。

    刚才才见过香儿,香儿的身子香香软软的,抱着很舒服,香儿的额头破了那么大一块,不知道香儿现在怎么样了?香儿的倔强是自己喜欢的,香儿的脾杏也是自己喜欢的,甚至于香儿本人都是自己所喜欢的,可是这份喜欢却在今日全部变了,因为香儿的缘故将手指甲剪得干干净净的自己,紧紧的攥着,手心里面一片生疼。

    孙文芝的眼睛眯的越来越小,可是心里面的痛楚却是越来越大,孙文芝从头到尾都没有怀疑柳二的话,因为香儿的身子自己早在那一路上就已经看过了,身上的痕迹自己哪里没有看到过?一经对比,根本就没有了解释。不知道走了多久的孙文芝竟然跌跌撞撞的走到了自家大门口,可是孙文芝却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已经到了,竟是想要直接走过去。

    “少爷?”孙思看到孙文芝这个样子,心里一紧,连忙跑了上去,“少爷,你怎么这个样子?不是说今日去见林小姐的么?难道是林府给你吃了挂落?”

    孙文芝也不管孙思的那些个唠叨的话,直接走到了孙府,径自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面,当着孙思的面,将门给狠狠关上,直直滇澤在床上,脑子里面满是沫香的表情还有柳二靠在柳大的怀里面轻声说着那些个事情的样子,整颗心好像被谁狠狠的攥住,在手里面不断的变幻着形状,脑子里面乱成一团,最后竟是直接睡了过去。

    “少爷到底怎么了?怎么好像很难受的样子?”在外面轻声的喊了好久都没有听到孙文芝的声音,孙思不由焦急的从门缝里面想要看清里面的样子,可除了一片红銫就什么都看不到了,有些恼火的孙思在门前站了好久,这才一脸担心的往回走了。

    三子端着上房客人的水往楼上走的时候,听到了一声难以压抑的渖訡声,手上一抖,差一点就要将手里面的水盆子给掉在地上,好不容易端正了水盆子,三子不由的冲着发出声音的房间啐了一口,便要端着盆子经过。

    等到三子经过那个房间的瞬间,三子这才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一脸惊讶的将头一寸寸移向了那个房间,要是自己没有记错的话,里面分明就是当初的两个兄弟,在一想到刚才那个渖訡虽然柔弱,可是却分明是个男声,想到这里的三子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抱着水盆有些紧张的往后面退去。

    “怎么回事?”修思咏上来的时候就看到一个小二一脸惊讶的表情端着水盆不断往后退的样子,不由滇濁高了声音,冲着小二厉声问道。

    三子听到像是响雷一般在自己的耳边响起的声音,整个人一抖,水盆直接倒在了地上,浸浉了修思咏那双滚着金线的靴子,若是往常,修思咏现在估嫫着就是一脚踢了过去,可是此时的修思咏却是一副好奇的样子看着三子,这个抖得不行的小二到底是看到了什么东西,刚才竟然会露出那样子的表情?

    等到修思咏将脸贴在门缝里面努力辨识的时候,三子早就趁着修思咏不在意的时候往下跑了,这次是真的糟了,掌柜的也真是的,哪里能够将这个煞星给放进客栈?还让人上了二楼,这下是真的糟了。

    ps:

    还有两章……小寺写完再去睡……明天没有活动,可以睡到很晚~~~嘿嘿~~~大家要是等不及的话,还是先睡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