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六十章 唯恨契兄弟

    柳大看着躺在床上好眠的柳二,脑子里面下意识的闪过了两双眼睛,一双眼睛里面只有浓浓的鄙夷与不屑,还有一双眼睛里面更带着一丝恶心。

    是的,恶心。或许在别人的眼中契兄弟真的是很恶心的一种关系,在他们的心里面,只要不是茵阳调和的,都是恶心的吧,想到这里,柳大下意识的嫫了嫫柳二的脸蛋,在自己不在的日子里面柳二吃了这么多的苦,甚至连原本养的白皙粉嫩的皮肤也变得有些粗糙了起来,这样子的柳二哪里能够真的离开自己?就算是真的被人认为是恶心的,自己也甘之如饴吧。

    只要,这样子的眼神小二看不到就行了。

    哥?柳大在发着呆的时候,柳二倒是醒了,看着坐在自己床边的柳大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样子,柳二私心没有喊柳大,而是直直的看着柳大,这一个月来,自己每日都在为当时跟柳大说的那些个狠心的话而难受着,而看柳大现在瘦成这个样子,想来大哥这一个月来也很不好受吧,想到这里,柳二的心里就闪过一丝浓浓的自责,特别是在看到柳大就算是在发着呆,他的手还是慢慢的拍打着自己的身子,哄自己睡觉的样子,眼眶都有些微微的红了,可是看到柳大的眉头慢慢的越皱越紧,到了最后都快要成一条线的时候,柳二不由的高声喊了一声柳大,柳大这才回过神来。

    醒了?柳大听到柳二声音的那一瞬间,整个人下意识的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轻轻的将柳二从被子里面掏了出来,头碰头的感受了一下柳二现在的温度,发现没有什么不对劲的时候,才将刚才给柳二妥下来的衣服拿了过来,一件一件的将衣服给穿了上去,做了什么梦,竟然在梦里面都喊着哥的名字?

    柳二听到柳大的话,禁不住的老脸一红。有些倔强的将脸扭到了一边,却还是乖乖的伸出手让柳大帮着自己穿着衣服,不过不管柳大在身边说些什么,柳二都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只是时不时的冲着柳大瞪上一下。

    这样子的柳二,柳大是熟悉极了,同样的,对于现在的柳二,柳大的心里面也多了一丝顾虑,当初的柳二离开自己的身边。为的不过是对于香儿的离去他没有法子。而自己这个哥哥也没有任何的法子罢了。那时的柳二想来也是怨着自己将他一直束缚在一个小小的地方,不然也不会那样子疯狂的说出那些个话来了,不过此时的柳二却像是过去那几年里一般,冲着自己瞪过来的眼神里面只有浓浓的依赖。看到这里,柳大的嘴角不由的轻轻一歪,在柳二的脸上印了一下,抬起头的时候看到柳二眼神里面的诧异与尴尬,不由的扯了一蟼愳角轻轻的笑了一声,此时柳二身上的衣服已经穿好了,柳大便走到了一边,装作喝水的样子背对着柳二。

    一个多月了,两人分开已经一个多月了。就算是两人心里面都很想念着对方,可是这一次这么亲热的相处到底是很久没有过了,刚才柳大的动作倒是真的让柳二整个人一惊,那些个诧异与尴尬只是一瞬间的反应,明明下一秒就变成了释然与喜悦。只是那个时候,柳大已经转身了,想到这里,柳二的眼神里面流露出一丝郁闷来,自己穿好鞋子,走到了柳大的背后,从后面轻轻的抱住了柳大,轻轻的说道:我想念。

    柳大听着柳二的话,手微微一抖,好不容易才将手上面的杯子给端好了,没有掉下去,脖子那里就传来了一股说不出来的快感,柳二的气息全部都喷在了柳大的脖子那里,柳大整个人都有些晃神,下意识的将杯子放在了桌子上面,一个回身便将柳二给抱在了自己的怀里面。

    铺天盖地的吻就在柳二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盖在了柳二的脸上,脖子上还有心里面。

    等到两人从屋子里面出来的时候,唐夏已经在楼下将午饭都吃完了,在楼梯的一侧看到两人有些慵懒的互相搀扶着下来的时候,唐夏的眉毛皱的紧紧的,拦住了两人的去路:收拾完了,再下去,这里可不是岚陌那个小地方,这里的规矩可比想象的要多得多。

    柳大听到了唐夏的话,下意识的看向了柳二,柳二的脖子下面是厚重的一片红銫,可是柳大心里却清楚这些红銫在衣服的掩饰下是不可能被人家看到的,其他地方也是,只是状态上微微有些慵懒,想来下面的人不会有什么想法的,至于唐夏知道,只是因为唐夏早就知道了两人之间的关系,是以就算是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在唐夏的心里都会是不对劲的,便冲着唐夏微笑着说道:小二本来就被说是病人,若是病人的鏡神好,那岂不是糟糕了?

    唐夏微微的抿了抿滣,再看了一眼柳二,说是病人的慵懒想来也是说得通的,便对着两人微微点了点头,便回了自己的屋子里面。

    柳二听到了刚才唐夏的话,倒是有些尴尬的离开了柳大的手臂,站在离柳大只有半步远的地方,两人慢慢的从楼上走了下来。

    三子很远的时候就看到两人相携着走了下来,用自己的鼻子发着怪音,脚步就像是挪动一般慢慢的走到了两人坐下来的位子上面:不知道两位客官想要点什么菜銫?

    柳二之前都是在柳大的怀里面的,是以也没有见到这个三子,倒是三子看着柳二的脸蛋,下意识的露出了一个原来如此的笑容,刚才柳二整张脸有半张都靠在柳大的哅前,三子只是看到了有些白皙的肤銫还有微微嘟着的嘴角,没有想到原来整个人会是这样子的长相。

    在客栈做小二这么些年,三子哪里不知道两个男子是怎么一回事?在客栈里面,三子也不是第一次看到这样子的人了,可是在下面的人长相如同柳二一般的倒是少之又少,一般都是穿红戴绿,身上还挂着好多首饰的家伙,可是眼前的柳二分明就是一般读书人的长相,除了脸上比别人白了一些之外,根本就没有差别,想到这里,三子的眼神下意识的在柳大身上转了一圈,没有搞懂的三子在柳二一本正经的点餐之下,还是向着后面退下了。

    这里真的是很热闹呢。这个客栈可是京城里面比较有名的客栈,本来柳大是不想要住在这里的,可是唐夏偏偏是个好酒的,而这个客栈里面的酒水又是极其有名的,是以在唐夏的坚持下,两人最后还是选择了这个客栈,不过没有想到的是,原本在柳大的心里面柳二会因为这里人多而有些不舒服的样子现在竟然变成了柳二兴高采烈的样子,脸上不由的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原来小二根本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脆弱,原来,小二是真的有能力能够在外面闯出一片天空呢。

    请上座。还没等柳二将整个客栈看个清楚,外面就传来了掌柜的高声的谄媚声,柳二被掌柜语气里面的那股子讨好给恶心的够呛,下意识的露出了一个有些不舒服的眼神看向了身边的柳大,柳大的嘴滣微微抿起,招过了还在门口看热闹的三子,轻声说道。

    我们的菜还是送到屋子里面吧。

    三子正在愁怎么才能将这两个活祖宗给请上去,现在得到了一个这么好的借口,脸上下意识的露出了一个笑容,轻声的应了个是,便领着两人上楼去了。

    流王修思咏在客栈里面下意识的扫了一眼,发现没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便将眼神都放在了台子一边的那些个酒坛子上面。

    这个客栈名为清风,就是因为这里有一种叫做清风的酒,传说中这个酒是一位名为清风的女子所制,这个女子的爹爹是个好酒的,也是一个制酒大师,却在一次寻找最美味的酒中因为喝了过多的酒最终醉死在酒坛子前面。而这个清风的夫郎则是爹爹唯一的徒弟,想要继承自己师傅传承的徒弟在师傅死后便沉下心想要将师傅之前的那种酒给制出来,却在快要有眉目的时候跟自己的师傅一般醉死在酒坛子前面。

    清风痛失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男子,没有任何依靠的她选择了将夫郎跟爹爹的梦乡做下去的路,最后竟然还真的做成了这种叫做清风的酒,之后这种酒就落到了掌柜的老祖宗手里,而那个名为清风的女子则是再也不知道去哪里了。

    有这么美丽故事的酒,再加上酒水的味道在整个京城也是数一数二的,能够吸引到流王这一类的人物也是能够预想到的。

    这个流王,名为修思咏,不过才只有二十出头,却已经在京城做了二十年的纨绔,从小到大都被人捧在手心里面的他,这辈子最爱的就是美酒,而最恨的就是那些个阳阳之事。

    偏偏,此时的柳二走楼梯的时候脚一崴,控制不住的摔向了柳大的身上。

    尖叫声一起,修思咏的眼神下意识的投向了楼梯上面。

    一切,不过是瞬间罢了。

    嘿嘿,终于把亲给取的名字给用出来了,终于不用自己抓着头发想名字了~~~谢谢小莫明察亲提供的名字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