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四十七章:同妻or正妻?

    “柳松香去了林府?”柳二的眼神里面闪过一丝失望,却还是礼貌的冲着看山门的小厮点了点头,这才往外面走去。

    “这位小哥,林府的位置还没有告诉你呢。”小厮见柳二有些是失神落魄的往蟼愡,连忙奔了出来,将林府的地址告诉了柳二,柳二这才恍然了过来,冲着小厮行了个礼,连忙着急的往山蟼愡去。

    林府的大门虽说比不上曲家的,可是在柳二的眼里,那也是非常的高大了,有些尴尬的将自己的衣服给拍了拍,这才走到了林府大门的看门仆那里去,看着身形健壮的小厮,柳二吞了口唾沫,这才小声的说道:“我是林啸师弟柳松香的二哥,我现在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他,不知道能不能进去帮我通报一声?”

    小厮的眼神在柳二的身上上下看了一眼,眼尖的看到柳二身上的这件衣服竟然跟昨日进去的松香衣服样式是一模一样的,连颜sè也是差不离的,收起了刚才的那丝小视之意,冲着柳二点了点头,便走向了门里面。

    林府的门很高,跟中山村那个家里的门不能够比较,古朴的红木的门没有一丝破漆的地方,在阳光的映虵下,带上了一丝说不出的厚重之感,看着这扇门,柳二已经有了一丝说不出来的胆怯,下意识的想要看向后面,却在头要动的那一瞬间,止住了自己的动作,直直的盯着那扇门,另一面的小厮有些奇怪的看着这个家伙,不过一瞬间,整个人的气势竟然直接改变了。

    “是柳二哥?”小厮的眼神在柳二的脸上隐晦的看了一眼,这才打开了门,将人给迎了进去,里面自有一个男子等在那里,将柳儿给送进去。

    “我说,那家伙是谁啊?看着就是一副兔儿爷的样子。”站在另一边的小厮有些奇怪的问道。

    “我刚才去找管家的时候,你知道我听到了什么么?”看着小厮一副不知所谓的样子,刚才进去的小厮不由的低声yin笑了起来,“那个叫柳松香的,家里面竟然有一对结为契兄弟的哥哥,刚才那个看着就是下面那个。”

    “哎呀,我就说,怎么着看着跟个女子似的,一点勇气都没有不说,刚才还一副怕得要命的样子,原来还真是个兔子啊。不过亲兄弟变成契兄弟,这可不是乱了套了么?这可是要浸猪笼的呀。”满足了好奇心的小厮不由的低声喊了起来。

    “谁知道呢,反正那人不姓林,可不归咱们管。”

    走进林府的柳二却不知道外面的两个小厮现在正在说自己的闲话,眼睛直直的看着自己的脚,一点都不敢往外面看。

    身边的管家看到柳二这个样子,有些不屑的扁了扁嘴,倒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步伐却是越来越快了。

    “姐?你也同意这件事情么?”松香趁着孙文芝跟林老爷说话的时候走到了沫香的身边,小心翼翼的拉起了沫香的手,轻声问道。

    “我也不知道。”沫香长叹一声,虽然自己的心里面不断的叫嚣着孙文芝的打算或许是最好的,毕竟若是成了顾轻语,自己就不再是同妻了,可是不是同妻又怎样?最后还不是要被男子给牵制起来么?

    原来是柳大柳二,现在是孙文芝,只是这个差别而已。

    松香听到沫香的话,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小小年纪的他虽然早熟的紧,可是在这种事情上面,他也是毫无对策的,前进不是,后退也不是。

    “姐,真的不能从那人身边离开么?”松香想了片刻,还是有些期待的看着沫香。

    沫香咬了咬,眼睛直直的看着孙文芝,孙文芝此时正看着林家老爷,不断地求着情,林家老爷有些疲累的将眼神从孙文芝的身上给移了开来,看向沫香那双深邃的眼睛,不由的愣了一下。

    “林家叔父,就算是晚辈求你了,这件事情对晚辈关系重大。”孙文芝见林家老爷的样子,不由的急了起来,原本的孙文芝认为自己只要求求情便能够成功的,现在想来自己想的确实有些太天真了,咬了咬牙,竟是直接跪了下来,“晚辈真的求求你了!晚辈实在是受不了自己的心上人去给一对契兄弟做同妻啊!”

    “小姑娘,你是怎么想的?”林家老爷这才将眼神放在了孙文芝的身上,那双眼睛热切的可怕,好像要灼伤身边的人一般,林家老爷微微避过了孙文芝的眼神,看向了沫香,轻声问道。

    孙文芝跪下来的时候,沫香整个人愣在了那里,这么长时间的相处,自己哪里不知道这个孙文芝是个最为心高气傲的?若是别的,自己也能接受,可是这为了自己跪下来求别人,沫香是真的有些接受不能,不由的傻傻的看着孙文芝发起了呆,知道身边的松香打了沫香一下,沫香才回过神来,冲着林家老爷行了个礼,柔声问道:“小女子我,真的可以自己选择么?”

    “你先说就是了,我也可以好好想想。”林家老爷原本因为沫香的发呆而有些不爽的眼神在看到沫香那一副大方有礼的样子中消失的一干二净,冲着沫香轻扯了个嘴角,柔声问道。

    “是哪家的姑娘啊?”林老夫人就在屏风的后面看着前面的一切,在看到沫香那张姣好的面容时,不由的问向了身边的林啸,“看着就喜人的紧,也不知道是哪里的山水能够养出这般好颜sè的闺女。”

    林啸狠狠的翻了个白眼,自家釢釢喜欢好看的男子跟女子的毛病就是没有变,无力的将沫香的身世什么的都交代得一清二楚。

    “怎么就这么可怜呢?”还没等林啸说完,身边就断断续续的响起了哭声,有些无奈的一看,身边的娘子军们竟是人人拿了个帕子,擦起眼泪来,林啸不由无奈的长叹了一口气,帮着林老夫人擦起了眼泪来。

    “小女子我想要的东西很简单,我想要自由。”沫香直直的看着林老爷,眼神里面满是坚定。

    林老爷有些惊讶的唔了一声,下意识的看向了孙文芝,有些困huo的问道:“可是,孙家小子不是说你们是一对儿么?现在又是怎么个情况?”

    “什么怎么个情况?我苦命的孩子啊!”还没等沫香回话,整个人被拉了下去,脸狠狠的被拉进了一个软绵绵的xiong膛里面,沫香的脸上下意识的lu出一丝红晕来,抱着自己的人不断的mo着自己的头发,哭着说道,“这苦命的孩子怎么就摊上了那样子的爹娘呢?怎么就被一对契兄弟给买了过去呢?怎么就这么可怜,这么苦命么?竟是连自己的真实身份都要舍弃!”

    “老货,你怎么就出来了?”听着林老夫人的哀嚎,林老爷只觉得自己的脸都要被丢光了,将手里面的拐杖在地上狠狠的戳了几下,恼琇成怒的看着林老夫人。

    “若不出来,这孩子该有多难受啊!”林老夫人看着林老爷,直接将刚才林啸说的话都说了出来,林老爷听到这些话,眼神里面下意识的划过一丝说不清楚的伤痛,看着在林老夫人怀里面的沫香,长长滇澗了口气。

    “孙家小子,这些都是真的么?”孙文芝好像没有听到林老夫人的话,还是直直的跪在林老爷的面前,听到林老爷的话,孙文芝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沫香,眼里满是缱绻。

    “我会用这一辈子去弥补她受过的所有伤害。”孙文芝紧紧的看着沫香轻声说道,话虽不重,却让林老爷的眼里闪过一丝赞赏。

    “老货,这样子总行了吧?”林老爷冲着林老夫人重喝一声,将视线放在了沫香的身上,“小姑娘,你也帮了我们林家多,要不是你的话,咱们林家现在也不会跟曲家连上关系,你以前同妻的身份,说出去也有些不好听,就依着孙家小子的说法,给你个林家外甥女的户籍,如何?”

    沫香在林老夫人的怀里面探出头来,刚要说话,就听到身后的一个熟悉的声音,下意识往后看的众人,只见到一个穿着翠sè袍子的男子,向着这里跑了过来。

    “不行,香儿的户籍早就不是奴籍了,就算是苏灿他们找过来,只要香儿不在岚陌就行了,根本就不需要换一个身份!”柳二刚进这个院子就听到屋子里面的声音,等到听到林老爷的话时,整个人慌了起来,冲着屋子冲去。

    “柳二!”孙文芝转身看到柳二的时候,直接从地上站了起来,走到门口,将柳儿挡在了门口,厉声说道,“你跟你哥哥明明就是一对契兄弟!凭什么要让香儿做你们契兄弟的掩饰?难道只因为当初你花了一两银子将香儿买下来了么?”

    柳二没想到自己跟柳大的事情连孙文芝都已经知道了,有些慌乱滇潷头看着孙文芝。等看到孙文芝眼神里浓厚的厌恶时,有些手上的将眼神转了出去,将有些慌张的眼神投向了一边的沫香身上。

    “香儿?”r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