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四十四章:囚禁

    孙文芝倒是没有接话,只是轻轻的将自己的脸靠在了沫香的发间,竟是直接将沫香的身子稍稍的压下了一点,沫香的眼中流lu出一丝难堪来,想要将孙文芝给顶上去,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力气,脸上不由的涨的通红,看着孙文芝的眼神里面也流lu出一丝恼意。【全文字阅读】

    “等我这次春闱过了,咱们就在京城里面住下来,我在京城里面继续考,等到考到了庶吉士,咱们就真的在京城安家,到时候咱们就能安安稳稳的过着我们的小日子了。”孙文芝想到这里,眼神里面不由的lu出一丝欣喜来,之前娘亲跟自己说过这辈子说不得就要早逝,可是因着自己怀里面的这个女子,自己的未来多了无限的可能,只觉得满心欢喜,竟是直接在沫香的发间亲hun上碾压了上去,狠狠的夺去了沫香所有的呼吸,沫香还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便被孙文芝给压在了树上面狠狠的亲了起来。

    契兄弟?沫香的脑子里面此时想到的完全是这两个字,孙文芝知道柳大柳二是契兄弟的事情了?那么是不是那些个人都知道了这件事情?

    以后,自己真的回去了,又该如何自处?

    柳大柳二之间的关系虽说没有特别保密,可是知道的人却是几乎没有的,谁会想到一家养着童养媳的人家竟然会是契兄弟?现在被这么多人知道两人的关系,沫香的心里也有了一丝疑huo,自己真的能够在众人的眼光下面继续做自己的同妻么?

    孙文芝见沫香的注意力完全不在自己的身上,狠狠的咬了一口沫香的下,丰盈的下一蟼愑就被孙文芝咬出了血,孙文芝这才将自己的从沫香的嘴上给挪了开去,死死的看着此时的沫香,轻笑了一声:“回过神了么?”

    沫香死死的咬着自己的下,只觉得自己的嘴一阵疼痛,孙文芝见状,将手放在了沫香的上面,轻轻的煣了两下,血迹便消失不见了,沫香微微抖着自己的看着孙文芝,这才开口问道:“我不想在他们身边住一辈子,可是这不代表我就想要在你身边住一辈子。”

    孙文芝的眼神微微向下看了一下,沫香眼里的那股子怒火可没有逃过孙文芝的眼睛,孙文芝轻轻笑了一下:“若是只有两个选择的话,不是这里更好么?”

    沫香的嘴是正宗的下厚上薄,此势兤皮的下被衬得越发鲜红,趁着上的苍白,生生的将沫香整个人的脸衬出了一丝楚楚动人起来,孙文芝没等沫香回答,就将沫香的脸蛋给捂住:“不要再这样子看我,我喜欢的就是你的这个样子。”

    沫香只觉得整个人气的够呛,明明大家都说古人是很矜持,很有礼貌的,可是自己认识的几个古人怎么个个都是一副流氓气息?气的有些不舒服的沫香死死的瞪了一眼孙文芝一眼,只是现在整张脸都被孙文芝遮住,是以孙文芝只是觉得自己的手心里面好像被小刷子给刷了一下,竟是洋到了心里面。

    “少爷,顾小姐,我们也歇够了,要是再不出发的话,晚上可要lu宿了。”孙思的声音从前面传来,孙文芝这才放下遮着沫香眼睛的手,趁着沫香重见光明的那一刻,狠狠的在沫香的上印了一下,这才慢慢悠悠的回到了马车上面。

    独自站在树下的沫香只觉得心肝疼,等到回到了马车上面的时候,整个人躺在榻上面,有些失神的想着这几日在自己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被苏灿给绑了,变成奴籍,然后被救,恢复成了平民,这便好了,可是孙文芝救人竟然将自己给带了出来,甚至还是向着京城走去,而其他人却是会岚陌的,甚至这段日子,孙文芝每每都要对自己做一些不好的事情来,上一次看到孙文芝躺在自己身边的时候已经够惊悚的了,以后自己还怎么嫁人?

    明明之前被苏灿绑了之后没有想到的事情,现在的沫香却真的将这件事情放在了心里面,仔细的想着,自己现在等于是被孙文芝给囚禁了,虽然孙文芝说要给自己一个妻子的名分,可是这样子没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一句话,真的能够成真么?

    鼻尖突然传来了一阵熟悉的味道,沫香还没有来得及屏住呼吸,整个人便昏睡了过去。

    “姑爷,小姐睡了。”小圆等到沫香昏睡了之后,走到了孙文芝的身边,轻声的说道。

    “我看到了。”孙文芝的嘴角轻轻的翘起,也妥了袜子,在沫香的身边找了个位子,轻轻滇澤下,将自己的身子挤进了沫香的被我里面,脸上lu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这样子才能睡得着呢。”

    “是你?”苏灿看到孙文芝的时候,眉头下意识的一皱,眼前的这个家伙就是在那两个女子被那群人劫持的同时消失的,本来自己还以为这件事情上面还有这个家伙的手笔,可是看着这个家伙只不过一辆马车还向着京城行驶的时候,才真的将自己心里面的怀疑给放了下来。

    “原来是苏兄。”孙文芝脸上的表情不变,冲着苏灿行了个礼,站在自己的马车前面,等着前面排队进城的人一一进去。

    “上一次怎么走的如此匆忙?”苏灿装作不在意的走到了孙文芝的马车边上,下意识的往里面瞄了一眼,只是因为马车帘子的缘故,倒是没有看到里面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还不是那件客栈实在是有些过分了,那个老爷明明是在他们客栈里面生的病,竟是直接让人离开!”孙文芝说到这句话的时候,眼神里面lu出一丝恼意,“这还算了,竟是连个大夫也不肯去喊,只是在那里叫嚣着让那个马老爷离开,若不是这样子,我也不会离开那个客栈了。”

    孙文芝的话让苏灿不由的点了点头,当时的情况确实是如孙文芝所说的一般,当时若不是那个掌柜一个劲的不想要人住在客栈里面的话,那两个女子又怎么会趁机逃走呢?

    “说来还真是有些让人恼怒,我手上的两个女子竟然在那日就跑了出去,我去县衙里面申请逃奴,竟然没有申请到!真是想想都有些火大。”沫香他们的户籍已经变了回去,虽然苏灿有那张所谓的卖身契,可是那份卖身契可是假的,是以就算是梁青想要帮着苏灿也是没有办法,甚至连在聊城那里发布逃奴的消息都是不行的。

    “竟然有如此猖狂滇澯奴,若是被抓到了,可得要好好的教训一番才是。”孙文芝听了苏灿的话,眉间不由的紧紧一皱,一副深有感觉的样子,冲着苏灿说到,“说到这里,我也是深有感触,当初我们家里面就有一家子滇澯奴,竟然逃到了深山里面,过了整整五年才在自己县里面找到,你说我们当时生不生气?这些个逃奴,简直就是太过分了!”

    孙文芝说话的功夫,马车也到了城门口,两个官兵冲着孙文芝点了点头,例行检查过后,就将马车帘子给掀了开来,里面坐着孙思跟小圆,其他的只有那g厚厚的被子,两个官兵点了点头,便将车子给放行了过去。

    “苏兄,我这便走了。”孙文芝冲着苏灿抱了抱拳,道了别之后,便走向了城门里面。

    苏灿的脑子里面满是刚才马车里面的样子,还真的是什么东西都没有呢,想到这里,苏灿的眼神微微一暗,难道真的是那群人将沫香跟谙佩给救出去的么?

    “怎么说?”从苏灿的马车里面伸出了一直白得吓人的手,手心冲上,冲着苏灿轻轻挥了挥,里面便传来了一个温柔的过分的声音,“那人是带走沫香她们的人么?”

    苏灿不得不承认骆芙璨的手段是真的很有效,自从沫香跟谙佩走了之后,骆芙璨就将所有的鏡力都放在了青烟的身上,现在的青烟若说是正宗的大家闺秀都会有人相信的,刚刚说出来的话,就算是苏灿也有些心洋难耐。

    “不是。”苏灿从另一边上了马车,看着马车里面青烟轻轻弯起的嘴角,眼神微微一暗,转过身子没有看青烟的样子。

    “这样么?”青烟点了点头,将身子侧了过去,脑海里面下意识的想到了那日沫香跟谙佩看着自己的样子,还有这之后苏灿跟骆芙璨那么重视自己的样子,青烟只觉得自己的心里面一阵舒畅,若不是自己当初选择了帮她们,此时的自己怎么可能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就连苏灿那的都有些逃不掉自己的魅力呢。想到这里,青烟嘴角的笑容更加深了。r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