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十九章:我知道

    松香拖着两条有些疲累的腿来到了沫香的床边,看着沫香眉间紧蹙,就算是睡着都不舒服的样子,心里面的难受不用提了,有些自责的将沫香的手放在自己的脸斑上,看着沫香的眼神里面满是眷恋:“姐,快点醒过来好不好?”

    喝下药的沫香脸上满是汗水,可是身上的炙热感却是比之前好得多了,也不再发出难受的渖訡声,只是就算如此,沫香还是没有醒过来,整个人躺在床上,就像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躯体,让身边的人看的焦急。

    “怀儿,你先睡一会吧。”松香看着躺在沫香脚边上,努力的睁着眼睛看着沫香的郑怀,脸上不由的露出一丝笑容,“怀儿,我知道你疼你姨姨。舅舅会给你看着姨姨的。”

    郑怀听到松香的话,这才辈心的闭上了眼镜,松香看着郑怀这个样子,脸上的笑意一蟼愑就消失了,眉间紧紧皱着,看着还在沉睡中的沫香,眼神里面的担心都快要溢出来了。

    “舅舅,你可要好好看着姨姨。”釢声釢气的声音传来,松香转过头的时候,郑怀的眼睛还是闭着的,可是眉间却是深深的蹙着,松香只觉得心里一酸,眼泪就要掉落下来。

    “姐,醒过来好不好?醒过来好不好?”松香握着沫香的手,整个人伏在沫香的肩膀那里,肩膀不停的颤抖着,声音里也带着一丝沙哑。

    醒过来,好不好?就算是发生了再大的事情,至少现在你的身旁不是只有柳大柳二,还有自己跟怀儿,自己还没有长大,姐,不要这么残忍。

    很深很深的地方。沫香隐隐滇濤到了一个还带着些稚气的沙哑声音,这个声音很是耳熟,跟小时候那个扒着自己裤子的小毛孩的声音合在了一起。那个声音里面的悲凉与绝望让沫香感同身受,手微微的张着。想要像小时候那般将那个小毛孩抱在怀里面柔声的安慰,可是耳边下一刻响起的却是柳大有些决绝的声音。

    眼泪不受控制的坠落,我能怎么办?浓烈的黑暗一蟼愑将沫香沉沉围住,这个地方安静没有任何的伤感,好像踏入便能将外界的那些东西完全屏蔽在外面一般。

    “姐,求求你。”松香的声音带着浓浓的祈求,压在被子上面的眼睛里流露出来的一种说不出的伤感。自己是小,还没有十岁,在人们的眼中,自己甚至是个小孩子。可是姐姐身上发生的事情自己却是清楚知道的。也许小时候不知道,可是这么多年来,自己长得越大,心里面的那份了然也就越发深刻。

    姐姐她心里面很苦吧。

    沫香的手在松香看不到的地方微微动了一下,又恢复了平静。只是鼻息却慢慢平稳了起来。

    我知道。小小孩子眼神里面的苦涩还有害怕,我知道。少年心里面的苦楚,我知道。

    “少爷!”孙思看着孙文芝一个劲的发着呆,桌子上面的书一页都没有翻,不由的急得戳了孙文芝一下。眼看就要到府试的时候了,少爷再这样子下去,哪里得了,若是因为那个沫香的缘故害的少爷名落孙山,自己的罪可就真的大发了。

    “什么?”孙文芝的声音除了原本的黯哑还带着一丝粗糙,看着孙思的眼神里面没有一丝温度。

    “少爷!”孙思被孙文芝的眼神看的下意识就往后退了一步,不过马上想到了什么,连忙向前一步,“过两日就是府试了,少爷也得安下心好好念书。”

    孙文芝的眼睛直直的盯着孙思咬着下滣的模样,可是整颗心却不知道飞到了什么地方,昨日沫香的样子好像还在自己的眼前,真不知道沫香现在又是什么样子,有没有好一些?是不是已经醒了?

    看着自家少爷又在发呆的样子,孙思长叹了一声,也不说什么,只是安静的退下了。站在院子里面的孙思脑子里面都是自家少爷的样子,继而又飞快的略过自己给少爷喝下那碗水的样子,最终长叹了一声,从钱匣子里面掏出了一些银子,向着集市走去。

    “这位少爷,是要买这个?”笼子里面的鸽子扑腾着翅膀,小小的豆眼里面满是愤怒,孙思看着块头不小的鸽子,缓缓点了点头,问话的小二立马露出一丝笑意,从柜台后面掏出一把刀来,直接将鸽子给割了脖子,麻利的用绳子给绑好,这才送到了孙思的手里面,脸上还带着笑容,“诚惠十两银子。”

    孙思有些无奈的将自己手里面的碎银子都给了小二,这家店里面卖的就是这些个野生的东西,不过鸽子显然不是什么野生的,这个年代鸽子可是十分重要的送信工具,自己手里面的这只鸽子肉可是健壮的很,怪不得竟是要了这么个高价。

    提着鸽子离开店铺的孙思脸上还带着一丝无奈,直直的走向了柳大柳二家。

    “又是你?”柳二看到孙思的第一反应就是想要将门直接给拍上去。

    “我是来看看沫香的。”孙思直接将手里面已经不再流血的鸽子往柳二跟前一放,“这是很补的东西。”

    “信鸽?”柳大听到声音从柳二的身后走了出来,看到柳二手里面的鸽子,眼睛一亮,待看到孙思脸上的不以为意,有些疑瀖的问道,“你是哪里来的信鸽?这种东西可不是随意能够被杀的。”

    孙思也不回答,绕过柳大柳二兄弟两个,也不进沫香的屋子,坐在院子里面的石桌上面,用手指点了点桌子,过了好久,才长叹了一声问道:“醒了么?”

    粗哑的声音响起,柳二提着鸽子就进了灶房,而柳大则坐在孙思的对面,冲着孙思微微摇了摇头。

    “若是醒了,还烦两位找个人去我们院子里说一声,到底是小时候一起玩过的情分,少爷可不是什么没有良心的主子。”孙思说完,透过敞开的门扫了一眼沫香的屋子,眼尖的看到沫香手微微的动了一下,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手都可以动了,想来也快醒了。

    “你看到没有!刚才竟是在笑!”柳二眼尖的看到孙思的表情,一蟼愑从灶房里面跑了出来,看着孙思离去的背影,有些愤怒的冲着那个方向吐了一口口水,眼神里面的厌恶都快要溢出来了。

    “这个鸽子对香儿来说,是很补的东西。”柳大哪里没有看到孙思刚才的表情,眼神一暗,心里也给孙家主仆狠狠记了一笔,不过在柳二想要将鸽子给扔掉的时候,急忙制止了,“到底也是好东西,起码得让香儿喝到口汤才是。”

    柳二闻言,这才将手里面的鸽子继续放在了一旁的盆里面,细细的处理起了手里面的那只鸽子。

    “我的鸽子呢?”豹哥一脸焦急的冲进了整个岚陌唯一的野物铺子南逼兲子,一脸凶狠的看着小二,高声问道。

    “鸽子?”小二的额头立马露出了一丝汗水,要是没有想错的话,就是刚才被买走的那只了,怀里面的十两碎银子可是沉甸甸的,怎么能够真的告诉豹哥真相?“我们这里从来没有卖过鸽子,若是豹哥不相信的话,可以去外面问问,肯定没有卖过你的鸽子。”

    豹哥眼神里面的焦急一份都没有减过,这只鸽子的真正主人可不是自己,而是自己那个在京城给人做妾的妹妹,自己能在岚陌这么大地方有现在这么大的权利,还不是因为那个妹妹?自己这次若是弄丢了她的信,自己可真的没有什么好果子吃了,是以现在听到小二的话,豹哥心里面的怒火更甚,一把捞起小二的领子,狠狠的甩了两下:“说,是不是你们这里?你真以为我不是岚陌长大的?整个岚陌要是有人会卖鸽子的话,也只有你们这一家了,其他人就算是抓到了鸽子也会卖到你们这里的。快说,买下鸽子的人是谁!”

    “是最近突然出现的主仆两中的仆人,好像是住在坊子巷那里的。”小二被豹哥这么一吓,整个人都快要瘫成一团了,豹哥眼中的恶意有如实质,好像在下一秒就会将自己弄死在这里一般,一蟼愑就将孙思给卖了出去,眼神紧张的看着豹哥。

    得到想要消息的豹哥一把将小二给甩了出去,眼看着小二的身子撞翻了几个笼子,里面的野鷄野兔全部从笼子里面逃了出来,飞的,跑的,乱成了一团,豹哥狠狠的哼了一声,将脚边的两个笼子也踢翻了过去,这才施施然的从屋子里面走了出去。

    “你给我查查,最近新来的住在坊子巷的主仆俩是住在哪间屋子里面?”豹哥直接将外面的一个小弟给派了出去,人却直接坐在南逼兲子的门口,眼神威凛看着外面的人们,所有人被这个样子的豹哥给吓了一跳,哪里还敢真的走上前去,全部远远的绕开南逼兲子走,铺子里面的鷄飞狗跳也没有谁能够看到。

    “老大,是安平的孙姓主仆。”小弟在豹哥的耳边低语了一番,豹哥的眼神微微一暗,昨日才将将在沫香那里惹了事情,这次还是稍微低调些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