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四章:跑不掉的姐姐(沫香)

    松香有些怨念的看着沫香是怀里面的郑怀,狠狠的将饼撕了一块下来往嘴里狠狠的塞去。 郑怀一边张着嘴等着沫香给自己喂食,一边玩着手里面的七巧板,有些老旧的七巧板对于现在才两岁的郑怀来说还是很好玩的。两只小手不停歇,不时的看向沫香,嘴巴也不停的跟着沫香说着什么东西。

    “松香?”沫香只觉得一股有些怨念的眼神一直跟着自己,下意识滇潷起头看去,就看到松香嘟着嘴一脸不开心的看着自己,听到沫香担心的声音,还哼了一声侧了侧身子。

    沫香见到这样子的松香,脸上不由的露出了一个笑容,这个孩子还没有满十岁,却老是在自己的面前装出一副很是稳重的大人样子,不过总是看向自己的眼神还是带着孩子独有滇濎真与依赖。

    “怀儿,你看看舅舅,这样子脸是不是胖了一倍啊。”沫香低下头去,引着郑怀说话,郑怀这才将眼神施舍般的给了松香,待看到松香那副样子,郑怀也笑了起来。

    “小家伙,谁让你笑话自己的舅舅的?”松香听到孩子银铃般的笑声,努力装出一副恶狠狠的样子,可是最后还是破了功,抱着郑怀在榻上不断的扭动。

    沫香看着甥舅俩玩成一团,下意识的挺直了身子,有些难言的痛楚从下面升了起来,沫香嘶了一声,右手扶住了自己的腰身,轻轻将圌部放在了一边的被子上面,这才有些难受的靠了上去。

    “姐。你不舒服么?”松香看到这样子的松香,急忙问道,沫香看去的时候就看到两双一模一样的猫眼死死的盯着自己,不由的笑了一声。微笑着冲着两人摇了摇头。

    “没什么事情,怎么还是这么喜欢大惊小怪呢。”沫香的话并没有让两个小的安心下来,松香拉了拉窗帘子,看了看外面。然后将榻上面的被子往沫香的身后移了移,这才探出头去让车夫赶得慢一些。接着才转过身子,努力的在不断摇摆的马车里面坐正身子,一脸严肃的看着沫香说道。

    “姐姐,现在你可是我们家最大的人了,家里面的事情可都要靠你,若是你出了什么三长两短,我们两个可怎么办?我现在是家里的男丁,我命令你好好的休息。”松香一本正经的让还没有说完。怀里面的郑怀就有些不甘愿了。一个劲的想要从松香的怀里面奔到沫香的怀里去。不断的扭动着自己的小芘股狠狠的摩擦着松香的肚子。

    “你这个小鬼。”松香只觉得自己的肚子一阵清凉,定睛看去,才发现郑怀竟然嫌弃扭动芘股没有用。直接用手将松香的衣带子给解开了,趁着松香诧异的功夫。手脚并用的到了沫香那里,熟练的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安静滇澤了下去。

    “姐!你看他!”松香下意识的嘟起了嘴,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衣服,脸上还带着一丝恼意。沫香怀里面的郑怀冲着松香吐了吐舌头,转过身子将整个脑袋都放进了沫香的怀里面。松香看到这一幕,只觉得牙洋洋,可是到底没有做什么事情来。

    松香是没有做什么,可是那一副受了大委屈的样子,还是让沫香有些头疼起来,这个弟弟怎么碰到怀儿总是这么一副小孩子的杏子,不过转移了刚才的事情,倒也是件不错的事情。

    “几位客官,这样子下去可不行啊,现在这段路可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总不能让几位客官在野外住吧。”车夫的声音传了进来,松香眉头一皱,沫香连忙拉住了松香,扬声说道,“麻烦这位了,还是赶快些去前面的客栈住一晚吧。”

    车夫大声吆喝了一声,车子陡然一动,然后便匀速往前奔去。

    沫香一蟼愑就躺倒在了榻上面,只感觉一阵痛楚之下,受伤的部位竟隐隐发热起来,沫香的脸上不由的划过了一丝红銫,想着现在坐起来肯定又会拉到伤口,便索杏拉着怀里面的郑怀般躺倒在榻上面,准备眯一会儿。

    “弟弟,咱们可是在车上,你还在做什么?”沫香见松香顺手拿起一边的书,便提高了声音问道,“要是眼睛不好了,那不是亏了?还真当你是个大孩子了,怎么行事起来还是这么不着调呢?”

    沫香最后一句话实在是有些重了,松香本来准备放回书的手顿在了半空,脸上露出一丝琇恼,沫香见不对劲,连忙换了语气柔声劝道:“弟弟,快来睡吧,怀儿是个最闹人的,姐姐一人真是不好弄呢。”

    松香沉默着躺在了沫香的身边,眼神躲闪着不知道在看哪里,沫香微微一笑,手伸了过去揽住了松香,轻轻的拍了两下,松香这才露出了一个小小的笑容,将身子挪了过来,安静的睡了过去。

    两个小的都睡着了,不愧是亲甥舅,竟连睡觉的姿势都是一模一样的,两个人的嘴角都微微翘起,好像在做什么好梦一般。

    沫香有些难受的转了个身,从枕头底下找出小绺给自己的那个荷包,里面有小绺给自己的一些常用药,当时说的时候里面有一种叫做伤药的东西,沫香当时就想要好好涂一下,好不容易等到两个小的都睡着了,自己才有机会好好的给伤处上个药。

    手指头在外面划过的时候,沫香下意识的就想到了那日柳二的眼神,咬了咬牙,沫香的眼神里闪过一丝恨意,转而又是一阵浓浓的无奈与难受,直到最后将药瓶给收回去的时候,有些黯然的眼神也没有回复回来,心里面的愁绪倒是直接将上药时的痛苦给抹去了几分。

    “几位客官,咱们到了。”车夫冲着里面喊了一声,整个马车一顿,便稳稳的停在了一间客栈的前面。

    沫香将身边的两个小的给喊醒,自己带上了一个小小的斗笠,待到完全的将自己的脸给遮住之后,沫香才带着一些体己往外走。

    “姐?这是什么?”松香看到斗笠的时候就很是好奇,现在看着沫香要带着这东西往外走,下意识的问道。

    “你姐姐我也十三岁了,在安平也罢了,怎么能在外面这么抛头露面呢?”沫香嫫了嫫松香的头发,点了点松香的眉间,等到松香点了点头,沫香才带着两个小的走了出来。

    四人稍微整修了一番,便自去开房不提,只是因为多了个郑怀的缘故,松香看着郑怀跟着沫香一起回房间的样子,心里就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一般,不知道心里到底是个什么味道。

    明明之前,那里的位置还是自己的呢。

    “这位少爷,你姐姐又跑不掉。”车夫的话让松香的眼神转了回来,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松香不得不承认,车夫的话还是有些道理的,姐姐一直都在自己身边,从来都不会真的将自己给放手的,想到这里,脸上不由露出了一丝笑意,跟着车夫便去了两人的房间。

    “松香走了?”柳二回到家里面的时候就看到黑漆漆的屋子,想到了什么的柳二直接冲进了屋子,“那不是说香儿今日都没有好好吃饭?”

    柳大看着柳二一回家就往沫香的屋子里面奔去,虽然心里很是不好受,但还是没有说什么,只是望着沫香的眼神微微的有些深沉。

    “不见了!”就在柳大还在那里做着心里建设的时候,柳二的声音突然传了出来,柳大心里一急,不由得快跑过去,待看到沫香房间里面空荡荡的样子时才了解打底是发生了什么。

    “哥!怎么办,香儿走了!”柳二整个人都失去了方向,只顾着在沫香小小的房间里面不断的打着转,“哥,是不是我昨日做错了?”

    柳大一把按住柳二的肩膀,虽然面对着柳二的脸,眼神却没有跟柳二的眼睛对上:“昨晚的事情不是大家都知道要发生的么?我们当初买了她便是要用来生孩子的,她哪里能够对此置喙?小二,她肯定是想着要送松香去文才书院才会离开的,毕竟我们没有一个人让她留在家里面是不是?”

    虽然柳大说了很多话,可是在柳二的心里还是没有什么效果的,眼见柳二又钻了牛角尖,柳大直接下了杀手锏:“她的户籍还在我们这里,就只能是我们柳家的人。她是跑不掉的。”

    这句话直接将柳二的神思给拉了回来,想通了其中细节的柳二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哥,谢谢你。”

    柳大不说话,只是上前抱住了柳二,柳二现在的身高经过这段日子的调养也往上伸了伸,原本差了好多的两兄弟现在竟然差不多高了,跟健壮的柳大不同,柳二的身子虽然很长,可是却很瘦,整个人在柳大的怀里就好像是嵌进去的一般,柳二将自己浑身的重量都依靠在了柳大的身上,不断的汲取着柳大流露出来的那股安心的味道。

    下次去岚陌看香儿的时候,再接回来便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