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九章:最后的礼物

    柳二听到外面的声响,也穿上了衣物,走了出来,从后门看到的一幕让柳二的眼睛一蟼愑瞪得极大,那个浑身是伤的人分明就是沫香的爹爹,现在看里正他们后面来的动作,想来这人必定是犯了大事,这些可糟了,不说别的,要是让人家知道香儿的爹爹是个犯了大事的,以后香儿在村子里面可就抬不起头了,名声差了那可怎么办。【全文字阅读】

    柳二还在那里纠结,一旁看到了柳二的柳大连忙使眼銫让柳二把两个小的给带回去,柳二这才反应过来,对着三个想要看戏的小毛头说道:“快点过来,那是大人的事情。”

    赵三早就注意到了身后有自己的孩子,现在看到柳二想要把他们喊进去,张开了嘴巴想要说些什么。

    “里正大叔,我们先去文家吧。”柳大一把捂住了赵三的嘴巴,硬扯着他就往外面走,不过脸上满是担心,既然赵三已经知道香儿在自己家里面了,要是被说出去,以后香儿他们在家里可怎么办?

    赵三可不管柳大心里面的纠结,一直想要挣妥柳大的束缚,眼神死死的看着那两个小萝卜头,那个开始有了腰身的想来就是自己的小女儿了吧,扫过沫香的赵三将眼神完全放在了松香的身上,对于一个男子来说,最重要的当然是自己的儿子,因为没有钱,赵三没有办法将松香给卖了,老实说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没有钱给松香用,还不如找一家人家让松香好好读书呢。现在看到松香很开心的样子,也将松香怎么来到这里的念头给压了下去。

    “让我说话。”赵三被柳大束缚着走在最前面,脑袋却一直往后转,直到几个小家伙离开了自己的视线,柳大的手才稍稍放了开。

    “有什么好说的?”柳大压着赵三,脸上满是嘲讽的意味。

    “那是松香跟沫香吧,都是做爹的对不起他们啊!”赵三好像是因为知道自己杀了人已经没有什么活路的缘故,脸上虽然还带着害怕,可是说起两姐弟的时候却弯了弯嘴角。

    “那么你能做的最好的就是不要说出去那两个小家伙是你的孩子。有一个荡妇的娘已经够了,不能再有一个杀人犯的爹爹了。”柳大的语气很是冷硬,赵三听到潘氏的时候,脸上也有些不好看。

    “我不会的,这个,替我给松香。”赵三从脖子里面拿出了一串天珠,有些留恋的看了一眼天珠,最后还是给了柳大,“这是我们家传滇濎珠,既然能够保佑我活到现在,想来也能好好保护松香的吧,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灯兲也是不收的。”

    柳大本来觉得不管是谁,都有一份拳拳爱子之心,可是听到最后一句话,心里不由闪过果然如此的想法。

    “柳大,你把他绑起来,我这就喊人带他去见官。”里正说着,急匆匆的就走了。后门口那个尸体还没有人动,直挺挺的在那里,染红了一片土地。

    “二哥,饭菜还没有好么?”松香没有吁么看到杀人的那一幕,而且来全程都是被沫香给捂住眼睛的,现在所有人当中松香第一个饿了,往厨房那里走去,看到的却是只煮了一半的油渣青菜,甚至另一边锅里面的玉米面还是硬呼呼的。

    “饭菜?”柳二心里面满是赵三那张脸,现在听到松香的话,下意识的跟了一句,然后整张脸都红了,难道自己要说自己是因为陪柳大滚床单所以才将做了一半的晚饭给撂在那了么?

    “刚才发生这么大的事情,我哪里还能做这个饭呢?香儿,你还要吃什么么?晚上做肉么?”柳二连忙将话题转移了出去,看着在一边不知道想什么的沫香,柔声问道。

    “肉?”沫香的脑海里一蟼愑闪过了那个血肉模糊的脑袋,顿时忍不住吐了起来,身边的小四也跟着一起有些反呕的样子。

    “二哥,我不是故意的。”还好沫香还知道吐得时候去了后门那里,可是闻到后门那里浓厚的血腥味,吐得更加厉害了,小四也差不多,两个小的吐得那叫一个一塌糊涂。

    “没事,待会我来弄吧,到底外面的味道太重了。”看着两个小家伙吐得眼睛都是红红的,一副难受的样子,柳二的心里一叹,“既然这样,晚上咱们还是喝粥吧。”

    在柳家,最好的当然是白饭,不过一年也难得一次,然后是粥,最后的就是平日里一般吃的玉米面,最近的日子已经算好的了,起码还有些米面之类的东西,柳二也是看到沫香一副难受的样子,才会开口说要喝粥的。

    “真的么?”沫香闻言,眼睛都亮了,一个闪身就进了厨房,小心滇澰了半锅的米,加了满满的水就放了灶上面煮。

    “就知道你是个好吃的。”柳二的眼里带着笑意,将油渣青菜煮了起来。

    “二哥,刚才好害怕啊,那个人竟然扛着死人往小四家走。”沫香的恶心感觉少了很多,现在也能很正常的说这些话了。

    “杀人?”柳二的手顿了一下,又装作若无其事般抄起了菜。

    “是啊,小四刚才看到的,实在是太恶心了。”沫香说着,抬起头,眼神里面满是后怕,要是自己当时发出什么声音的话,后果肯定不堪设想。

    柳二这次没有接话,整个人还在想着赵三杀人的事情,香儿要是被人家知道是杀人犯的孩子,以后中山村都不能住下去了,这件事情肯定的瞒着,只是不知道赵三那里又是什么反应,香儿已经够可怜了。

    “还有这个。”赵三被绑在凳子上面,整个人都被放到在地上,柳大站在一边,抱着哅口冷冷的看着他,闻言稍稍挑了挑眉毛,“把这个给沫香吧。”

    柳大从赵三的怀中有翻出了一个小小的平安符,赵三的眼神有些飘忽,好像想到了什么:“沫香原来我们是准备给文芝少爷做丫鬟的,当时的沫香跟少爷可好了,可是后来,我们家就被赶了出来,没有想到不过三年,竟然到了这个地步。这是当初夫人给沫香求得平安符,卖掉香儿的时候我把它拿了出来,你还是给她吧,我要是真的死了,真是什么都剩不下了。”

    柳大仔细的看着那个平安符,都有些老旧了,不过材质倒是不错,看着也是个好东西,看了看赵三的表情,有些别扭的将东西收进了怀里。

    “就是他,杀了人还将人抛尸在人家门口,快点带去见官。”里正的身后跟了一群文家的人,几人将赵三给绑了起来押着向前,还有几个人用一个木板将打手的尸体往县里抬去。

    “真是,这次咱们村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县令肯定的说了。不过,这人也不是咱们村的人,应该也没有什么事情。可是毕竟是在自己的地盘发生的事情,现在到底该怎么办?”里正一边走着,一边不断的碎碎念,身边的柳大有些无奈的翻了翻白眼,还能怎么办?

    陪着里正被骂了一顿的柳大直到天黑才回到了自己家,看着已经熟睡的香香姐弟,柳大小心的将自己手里的东西放进了两个人的怀里,看着孩子脸上纯真的表情,柳大还是将原本打算说出来的事情给咽了回去。

    毕竟,那还是他们的爹爹,还是留一个美好的幻想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