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八章:睡觉要绑腿

    从郑屠夫那里出来的四人脸上都是一副愁容,柳家兄弟是觉得自己身上的担子又重了一些,本来只是一个沫香,现在竟然还要添个拖油瓶,真是亏到家了。 沫香是在想自己的这个弟弟到底该何去何从,松香的心里只有那个土地公公塌了,现在该去那里睡呢?

    “姐,我走啦。”松香悄悄滇潷起了头,看着柳家兄弟眉间紧紧皱着,不由得松开了沫香的身子,磨磨蹭蹭的往后面挪去。

    “松香!”老实说现在就让沫香对松香产生什么浓烈的感情那是真的没有的,可是见到这么一个小家伙用那样子乌溜溜的眼睛望着你,眼神里还满是渴盼,内里是个怪阿姨的沫香哪里受得了这个?可是到底知道自己在这里根本就没有人权,起码现在的自己还是个有主人的,主人还就杵在身边,想到这里,沫香只好用期盼的眼神看着柳二。

    “哥?”虽说家里小事还是比较听柳二的,可是真的大事却完全都是柳大做主的,就算是现在柳二有些犹豫,到底还是将眼神投向了柳大。

    柳大先是细细的看了一眼松香,这个孩子到底还小,虽说已经四岁了,可是看着不过是两岁的样子,个子小小的,眼睛却有神的紧,看着就是个机灵的,现在家里反正已经有了一个孩子,一个孩子是放,两个孩子也是放,现在看着三双可怜兮兮的眼睛,柳大的心也软了,可是又不想直接就将脸给放下来,只好硬挺着:“先带回家睡几日吧,等到你家有人过来领,还是给送回去吧。”

    沫香听到这句话,眼睛一蟼愑亮了,跟松香两个对视了一眼,松香直接抱住了沫香,小小声的不断说着:“姐姐,我们真的可以在一起么?”

    沫香也学着松香的小声音在松香的耳边悄悄的说道:“这辈子都跟姐姐在一起了。”

    虽然很是嗅澺今天才穿的衣服,可是身边这个家伙可是自己的弟弟,想来把脸上的东西给擦了,这个小家伙肯定也是个白嫩嫩的孩子,想来就让人的心里软软的。

    松香今年也快四岁了,本来也是个圆圆滚滚的小福娃,可是现在却变成了脏脏瘦瘦的样子,沫香的心里还是有些难受的。

    好不容易将松香的脏衣服给撕扯了下来,那些个根本就不能叫做衣服,只能成为破布了,黑乎乎的一团,看着就让人不喜,沫香直接将那些破布往地上丢去,虽说是些个破布,但是还能洗洗干净以后缝衣服用的,将小脏娃娃好好搓了一顿,换了三次热水,最后的水才稍稍清澈了一些。

    “你怎么这么脏啊,你看看,都成这个样子了。”沫香好笑的碰了碰松香的鼻子,松香刚刚还是一副不高兴被沫香给妥干净洗澡的样子,后来就只顾着遮着自己的小东西不给沫香看了,直到看到那么黑的水才开始害臊起来,现在被沫香这么一说,松香立马站了起来,急急的就要从水里面出去。

    “急什么?等擦干净了才行。”沫香用干净的布条给松香好好擦干净了身子,这才将自己那件旧衣服给松香包了起来,将松香包得紧紧的,“你先去哥哥们那里吧,咱们晚上一起睡的。”

    松香一听这话,也不说话,就那么站在沫香身边,一会儿看看顶,一会儿看看下面凹凸不平的土,小嘴巴抿得紧紧的,就是不说话。

    沫香好不容易将战场收拾干净了,就看到松香站在原处的样子,不由得摇了摇头,一把抱起了松香,就往柳家兄弟的房间走去。

    还不等沫香走到床边,看到这么一副画面的柳二先一步笑了出来,沫香本来就是个小个子的,松香别说了,更是显得小,一个小孩子抱着一个小小孩子,柳家兄弟不笑出声才怪呢,看着真是太好玩了。

    柳大一蟼愑将沫香抱了起来,沫香早就已经习惯了,松香却是第一次,不由得小声叫了出来,看着一蟼愑变得好接近的柳大的脸,松香下意识的咽了一口唾沫,声音甚至比刚才的叫声更响一些,柳家兄弟瞬间便笑了出来。

    等到晚上真的睡觉的时候,沫香突然发现,自己把松香带回来是不是个错误?是,自己平日里走路确实有些八字,松香也是如此,可是不用真的用布条将两人的腿都给绑住吧,这不是小孩子才用的法子么?都是因为松香在的缘故,自己才会被这么对待的,对,就是这样,早知道就不带这个家伙回来了,看,现在还在自己身边笑话自己呢!

    柳二是绝对不会承认这是因为沫香晚上睡觉的时候喜欢将腿放在自己的腿上面,可是自己却舍不得这么个香香软软的玩具的缘故,不过这么一来,自己得了便宜,两个小家伙的腿又能变得又长又直,还真不失为一个好法子。

    柳大躺在一边看着柳二不断用各种法子让两人乖乖的绑上布条,然后满足的将沫香抱紧了怀里面,而沫香的怀里还有个松香,心里面不知道为何想到了一家四口,有一个爹,一个娘,还有一双儿女,或许这样子才是真的家的感觉吧。

    原本柳大的心里还剩的一丝待会松香的后悔感被这种温馨给打破了,本来在柳大的心里面就是想要一个家,这个家里面必须得有自己最在意的弟弟,现在有了一双儿女真的将这个家填满了,柳大伸长手臂,将柳二带着沫香松香一起圈进了怀里,慢慢的进入了梦想。

    累了一天的几人将记忆力那个不断哭丧着脸冲着几人哭穷,甚至说自己是被卖掉的就跟家里没有关系的槐香还有那个看着自己的娘子哭就要跟着哭的郑屠夫给抛在了脑后,终于陷入了深深的睡眠之中。

    “你说,你弟弟明日是不是还回来?”郑屠夫看着自己的美娇娘,皱着眉头询问道,自己现在虽然是个杀猪的,可是还不到年关,一个月杀一头猪也不一定能卖的出去,安平县的另外一面有一个姓张的屠夫,那可是这里的老字号了,不说别的,跟县里唯一一家客栈搅和在了一起,哪里没有生意做?那可是真的三天就要杀一头猪啊,自己这里猪的腥味重一些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槐香本就是个喜欢打扮的,要是真的将她的弟弟接进来,那可真是养不起了。

    “要不这样,反正铺子这几日没有什么生意,咱们明日先停一天,他们可是住在中山村,哪里可能天天到镇上来,咱们躲一日,估计就能真的躲过去了。”槐香的手下意识的嫫了一嫫自己怀里的荷包,虽然到了最后还是给了沫香一锭,不过只是半两的,用半两银子卖掉一个麻烦,怎么算怎么合算。

    “如此甚好,娘子,咱们早点安歇吧。”

    此间被翻红浪,概不细述。

    ps:这就算是昨天的第二更,今天的还是晚上会给出来的~~~大家加点收藏啦~~~小寺的收藏就是可怜兮兮的14个~~~小寺的文可是有保证的~~~日更不断的哦~~~大家来看一看~~~加个收藏啦~~~么么哒~~~~[bookid《木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