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471

    我做了一个梦。

    我不知道它究竟是梦还是真实,因为它虽深刻得就像发生在眼前,却又朦胧飘渺。但直到我醒来后,还是能从密宝那透明的水晶体里看见使我忘却不去的影象。

    那是主神之岛沉没的景象。

    我不能确定那是否真的就是蒂达罗丝所居住的主神岛,因为我没有去过,但我看见那茂密葱郁的树丛间威严壮丽的白色神殿,就是诗人们口中所描述的主神殿。

    我又看见一个谦柔、淡雅的女子,她有着和我一样的浅黑色的眸子,还有如同天使一样圣洁温暖的笑容,我似乎在她身上感觉到与我一样来自魔界的气息,她就是蒂达罗丝。

    我隐约记得看见她奋不顾身的扑向被恩里思打伤的费茨罗伊,看见她把自己的能量和密宝都交给费茨罗伊,并把他推进传送去安全处所的魔法阵。

    我又看见一个男人抱着女婴从石柱后跑出来,看见了他与蒂达的争执——他是沙法雷恩格,那个□□了蒂达罗丝并生下女儿的,我的祖先。

    随后,我看见了,主神岛的迸落。她想要毁灭一切,毁灭玷污自己的男人、追杀自己爱人的魔族、可能会延续自己悲惨命运的女儿。然而最终,她才又含着泪,将女婴递给伊恩,请求他们别再伤害这两个人类——自己的女儿和爱人,也告诉魔界的人们,她最后的选择:

    “我宁愿死在这人间界,也不要回去!”

    那一刹那,我看见伊恩眼里的闪光——一直被捧在手心里疼爱的小丫头突然长大了,那是连年长的自己也没能弄懂的人世间的情爱。可就是因为自己和恩里思的幼稚与无知,总以为蒂达只是像喜欢上某一件玩具那样喜欢一个人类,所以他们,也就像喜欢破坏小女孩玩具的男孩子一样,恶作剧的从中破坏。

    但直到蒂达狂怒的释放出全部能量,随着主神岛一同沉没之时,他们在惊觉自己的无助与无知——他们只是想帮蒂达免去身上的诅咒,回到魔界、回到从前,没想到却给她比诅咒更沉重的痛苦。

    所爱的人,即使不能结合,甚至无法相爱,也想要能够见到他,待在他的身边。蒂达就是抱着这样的心情离开魔界的吗?为了心爱的人,即使死也无妨,蒂达就是抱着这样的想法选择与神殿一同沉没的吗?然而这一场人魔的恋曲是否注定是悲剧?

    我不知道,也没有勇气去求证——因为我也正处于这样的恐惧之中。而如果那正是我和以撒,我们能改变那命定的结局吗?

    婚期越近,我的思绪越是混乱。似乎是因为年纪越长,所要考虑、顾及的也越多,不能像以前那般什么都不在意的一意孤行。我要时刻小心戒备着,因为我即将要面对的新环境新身份,也因为我不为人知的半魔的秘密。

    自从莲他们决定好登基的日子、以撒也跟我谈过之后,我便整天忙于学习有关宫廷礼仪及相关的课程。其实对于宫廷礼仪之类的事情,我原本就了解,然而以前的我是作为一个公爵之女来学习宫廷礼仪,但要作为一个皇后在这皇宫里生活,需要学习去注意去做的事便更多、更严格。

    而且很不幸的,给我上礼仪课的正是催斯亲王的母亲,魁恩的侧妃——莉哝。她本就将我当作个野丫头看待,此刻更是捉住机会就在一票贵妇人面前给我难看。要么是让我帮她们张罗野餐会的物品以做“练习”,实则随意的使唤;要么就故意在我面前讨论着最好让以撒和某某国公主联姻,以增强公国的势力。

    要是以前的我,一定很不客气的还击,可是近来越来越沉默的我,精神也因烦心事而低糜,根本没有心情去跟她们发火。与她们所做事的相比,更能影响我动摇不定的心绪的是——

    自己与以撒终究是不同的“人类”啊,这样的我会被别人接受吗?自己的秘密会被接受吗?果然还是不能被人发现这样的秘密——也许,尽快解决密宝的事才是最好的……

    我要谨慎,我要小心,我要忍耐——我要适应自己将来的新身份。可是,我不喜欢这样的自己,也不喜欢这样的生活方式——也许这正应了奶娘的话。但我仍想努力的改变,我清楚自己做这些,是因为在乎——我的努力是为了配合以撒的脚步。

    这样的时刻,我更渴望以撒能经常陪我聊聊——因为现在只有他知道我的一切。然而越是接近婚期,他也越是忙得脱不开身。

    1513年4月13日下午。整个皇宫笼罩在一片瑞气之中——明天,便要举行盛大的典礼了。

    莲与以撒重新检查一遍仪式的流程,办妥一切后,才来我这里探望。我刚试完明天要用的礼服,侍女门收拾着满屋的东西,莲与以撒便进来了。

    “准备好了吗?”莲温和的问,神态尽是愉悦与幸喜。

    “恩。”我白着脸点头。

    “别太紧张了!”他见我全身僵硬,上前拍拍我的肩,笑道:

    “没什么的。想想明天你成了德里奇的皇后,除了以撒外就没人比你大。等你再好好把以撒制服——我会帮你的——然后整个德里奇就唯你独尊了,到时候还怕什么!”

    我无奈的笑笑。虽然感激莲的安慰,但我此刻紧张的心情怎是他能够明白的?自从对以撒吐露秘密而他有坦然接受后,我就好象是做了一种承诺,结果却是一再的自己给自己增添压力,要更努力的做好一切。

    然而,越是这样,心里的不安越是扩大。

    以撒站在一边不语,他也不知该如何安慰我,所以才拖了莲一起来。而此刻,他所能给予的,也只有沉默而关切的注视。

    是夜,我辗转至天边微微泛白,依旧无法合眼。皇宫里似有一种无形的压力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渐渐响起的侍者们搬送物品、张罗事务的声响更让我恐惧。

    终于——

    抱歉,以撒,我还是卷起铺盖,溜了。

    趁着尚未大亮的天色,我一口气逃出皇宫,逃出古勒达。等我发现自己停下来时,已是古勒达城一里以外的一个小山坡上——这里是我与以撒初次回到德里奇时,眺望古勒达的那个地方。

    我转回头去,金色的太阳已经升起,照亮远处正热闹喧腾的古勒达。

    “我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无力的轻喃,有些后悔自己懦弱的逃避,但现在要赶回去吗?还是……

    我在山坡上的树下徘徊不去。想着自己临阵落跑的举动——自己究竟是怕什么?

    我呆呆的在树下盘腿坐好,愣愣的望着那座城。直至午时,那城中似乎突然沸腾起来。我心里又莫名的忧忡。就在恍惚间,却看一道烟尘从城门里冲出,直线向这里奔来。

    快马在我眼前扬起前蹄嘶叫着,来人勒着马,利落的跳下地面,高大的身影遮住我眼前的光线。

    “该死,你竟然真的给我落跑了!”以撒不知是愤怒还是懊恼,居高临下的死瞪着我。

    我无言,睁着无辜的大眼,惊恐的看着他。

    “跟我回去!”

    “不要!”

    “为什么?”

    “……我害怕……”

    以撒无奈的揉揉太阳穴:“有什么好怕的?婚前恐惧症?我知道,这段时间以来我没时间去跟你好好的谈心,等这阵子过去就好了——你不是在皇宫里住过一段时间吗,应该很快就能适应的。”

    “不行,我适应不了……”

    “以前你不是——”

    “以前是以前,以前不需要在乎别人的看法!”

    “现在你也不用在意啊!”

    “但是,身份会不一样啊!”

    以撒不再说话,只是定定的看着我,似乎在思索什么。

    “也许……就像奶娘说的一样,我不能适应那样的生活——从以前开始,我就害怕如此深入的接触复杂的宫廷里的是非——我所做的一切是任杏的随意、不计后果。可是将来的我不能那样,不能什么都不在意,因为今天之后我的身份就已不一样!

    你说的没错,我总会闯祸,即使我小心、忍耐,我……我想我还是无法扮演好我的角色。更何况,我有着与众不同的身份和经理,只要一天没解决那件事,我便永远不能生活得平静——我更不要自己将来生下的女孩中,也要有人继承那样的痛苦!

    你可以不在意我不适宜的举止,可以包容……但……你是以撒,也是德里奇的王,我要做你的妻子,也得做德里奇的后……一切都会不一样了!”

    以撒颓然的垂下脑袋:“你所担心害怕的根本就是我要登基的这件事,也不能接受因为我而给你带来的一连串的变动。”

    得到我无言的默认后,他无奈在我身边的草地上坐下。是的,一切都不一样了。

    我两沉默着,眺望古勒达,就像第一次回来时一样。然而现在的古勒达里不知已经闹成了什么样——典礼当天,最重要的男女主角一起失踪,真是……

    许久,头顶上的烈日也开始西转,以撒才终于开口,声音低沉而沙哑:

    “真的不能……跟我回去了吗?”

    我没有回答,只是埋在膝上的脸埋得更深。只是怯弱,不知道自己在犹豫什么。

    以撒悠悠的叹口气:“我……其实也不知道自己将来能不能做好一个王,但我不能、也无法放弃……也许……如果……我不当皇帝,你会愿意随我回去……对吗?”

    我转头看着他的侧脸,他正在渐红的霞光中望向远方,他的目光,一直落在那里——那将是他的古勒达。我明白他心中的矛盾——夺得王位是他一直以来拼搏的目标,我一直都知道,他不会放弃。

    “抱歉……弄砸了你的登基大典……”

    “你不回古勒达,要去哪里?”以撒不在意的问。

    “不娶我的话,莲还会不会让你登基啊?”我答非所问,语气中有些担心。

    以撒叹气:“那本就是不算数的约定……不过,我是很高兴莲提出这个条件的……虽然没达成,不过,莲那家伙还是很巴望着早点把繁重的事务丢给我的——实际上他自我从南边回来接手他的公务后,他就没再接回去过——所以你不去也没关系。事实上,他已经将典礼推迟到明天举行了。”

    “……那就好。”

    一时无言,以撒伸出手将我揽近,我靠在他胸前抚摩着他身上为举行典礼而穿上的礼服,犹未来得及换下就赶出来找我。心里很是感慨——没想到他还是追出来了,丢下一皇宫的人不管,丢下即将举行的登基大典不顾——那天他警告我要好好呆在屋里不要乱跑时,他说过他不会追的……

    “明天……回去后,你便是皇帝了吗?”我小声的问。

    现在坐在我身边的人还是我的“以撒”,明天……就不是了。

    他不答反问:“等你去过魔界后,会回来吗?”

    “我不知道……如果你还没老死——也没有老很多的话,也许会吧……”

    这是我与以撒在一起的最后一夜吗?我搂紧他的腰,春季的深夜犹冷得让我瑟缩,无力的靠向身旁的热源,他轻缓的拍抚着我的背脊,渐渐睡去。

    “以撒……如果我没办法回来,你也要很幸福哦……”我用自己才听得到的声音轻轻吟喃,轻吻他的唇。

    4月15日,当太阳再次升起,只留我独里在山头。篝火尽熄,身旁也已无人,远眺渐渐热闹起来的古勒达——以撒回去了吗?

    维尔,你说过:有一天,他会为了心里的第一位而放弃我。但不是这样,他不是放弃了哪一方,是我明知这样的结果,却仍让他做出了无奈的选择。他选择了完成自己的梦想、抱负,我选择输给心中无名的畏惧,逃开。

    不,我也不是在逃开,我是要去面对,面对自己的命运——我要去解开那附着在贺蒽姆斯石上的诅咒,除去加诸在我和千万罗丝后代们身上的枷锁。

    望向蔚蓝的晴空,我掏出扫帚,飞上高空。

    上哪儿去呢?回我出生的地方看看吧,然后顺便翻翻莫拉留下来的破烂,看能不能找到沙法雷留下的有关使用阿米沙尔力量的记录。

    我自由自在的飞着,轻柔和缓的风吹拂我的脸,扬起我的长发。脚下是碧蓝的海洋——一切,好象回到无忧无虑的童年,但我却有了新的目标。

    1843年,我20岁,离开了古勒达,离开人世。

    1513年,我20岁,离开了古勒达,开始寻找让我在这人世继续存活下去的方法。

    我出生在西奥格塔大陆,奇卡山脉下,一个叫奇卡布的小村落里。战乱的洗礼,破灭的村庄像被时间掩埋的历史遗迹,看不出曾有人生活过的痕迹。

    小村北面隔山相对的沉默之森,有着让人望而却步的老巫婆的传说。森林深处因魔法效果而坍塌的莫拉的小屋,杂乱的长满杂草和青苔的瓦砾下藏着老巫婆收藏的珍宝,以及——沙法雷恩格的手记。

    我搭了个简易的小石屋,次元袋被随意的丢在一角。从松开的袋口爬出许多白毛红眼的小老鼠,一齐努力的拖出两粒闪着七彩华光的水晶。

    我好笑的看着它们努力搬动密宝的样子——是啊,还有伊恩“们”陪在身边啊!

    好,既然你们这么亢奋的样子,明天开始帮我清理那撞塌掉的房子吧!

    1513年4月15日,德里奇联合公国新皇以撒安法洛登基为王,年24。同年10月,卡顿帝国太后奎安娜安法洛病逝,遗体被运回德里奇安葬。两国正式交好。

    1514年9月,卡顿国君科里索姆达迎娶北奥格塔大陆威地路那王国公主为后。

    1515年12月,德里奇大兴土木,在克得勒斯塔省东郊重建茉兰堡为皇家私堡。

    1516年6月,科里索姆达长子出世,邀众亲友于郊外维伦别堡举行晚宴。当夜,西边森林突发异状,一道金光自森林深处升起,直冲高空。一时风起云涌,夜空中扭转出一道大门,不知通往何处。

    1519年10月,以撒迎娶科里之妹为后,两国再次联姻。

    1520年,有一褐色长发、茶色双眸的吟游诗人出现在大陆各处,唱出一段迥然不同的五贤创世史,而罗丝的密宝已不再流落人间。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