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469

    他不在的时候,我便去奶娘那里探望。自从南征回来后看到她,她的身体大不如前。倒也不是什么大的病痛,只是年事已高,毕竟是已过九旬的老人了。每见我来就说自己每多久可活:

    “小姐如今终于要有着落了,终于要嫁人了。也不知我这把老骨头还能不能挺到那时候……亲王大人是我看得中的,以前老皇帝在时提起此事,我就很是赞同。

    可是啊……现在情况又不同了。他可能将来要当上皇帝……我又有些放不下心。小姐啊,你单纯的心眼不知能不能适应那复杂的环境——要做一国之后,可不能再像以前那样迷迷糊糊的,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都要谨慎……

    如果按我想的,小姐若还只是做个亲王妃才是最好……哎,可即使当初就嫁作了亲王妃,以撒殿下如今还是要登基的。一切都是命定的啊……

    只是我这把老骨头撑不了那么久,不然也可以在小姐左右照应……”

    “奶娘,别说那些不吉利的话了!”我无奈的阻止她没完没了的絮叨。

    然而,事实却正应了她的话。1512年20月中旬,我终于又失去了一个亲人。奶娘病倒后卧床不起,并一直那样直到死去。

    简单的安葬后,没有给我多少时间来沉痛,盛大繁忙的诞生日祭奠又要举行了,这次终于要由我来主持。想想自己逃出沉默之森后度过了几个诞生日,几个生日?每年的12月24日都有不同的经历。倘若我真的嫁给以撒,以后每年的这一天都将要在这里,当着众民的面主持最让我厌恶的诞生祭奠了吗?

    好在我有过在军营里主持祭奠的经验,加上前来参加祭奠的各地人民都是抱着最虔诚的心全里配合,祭奠虽枯燥,倒也顺利完成。只是同时参加的几个人的态度让我不舒服。

    一个是亲王催斯。他本就是极力反对以撒的一个。而那反对不夹任何政治色彩,是纯粹的个人情感。他原是巴结太后、拥护莲为皇的一个,现在更是反对以撒叫得最高声的一个。而他对我的态度也是一如既往的糟糕。

    另一个是以撒的皇叔霍玛亲王——绿蒂的父亲——他从绿蒂和十七亲王的口中得知我有一个“会变成白发红眼男人的宠物老鼠”。他本来就觉得我很奇怪,现在更是带着有色眼光看我。连带一票与他亲近的贵族们,虽然碍于我是先帝承认的“罗丝”一族的身份,和将来可能为后的缘故,倒也不敢正面冲撞,之是不时用一种不大赞同的眼光研究我。

    皇家主持的祭奠从清晨开始,正午前结束。之后是神殿与城民自行安排的悼念会。而以撒和莲又在下午安排了对叛徒费迪南格鲁那夫的处刑。我知道这是以撒一心安排的,因为我一直对此耿耿于怀。

    然而面对那宰杀的场面,我却没有什么感觉。即没有复仇成功的喜悦,也没有对于那血腥杀戮场面的惊恐,我似乎,已经麻木了。

    那之后,我躲回亲王府的书房里,捧着修斯手帕里包裹着的密宝,发呆。看来,我有必要和以撒好好谈谈……也许……

    关于我与他的婚事,那是魁恩一相情愿所订下的。我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公国上演的一系列变动打断了我们关于此事的争辩。对于那未定下来的婚事,时间久了,人们便已习以为常的把它当真。到最后,连我和以撒本人也那么认为,认为彼此间真的确实存在婚约。

    然而,我和他之间真的是那么回事吗?我想要嫁给他吗?他又想要娶我吗?也许,他要当王就必然会“愿意”与身为“罗丝”的我成婚,但……他心里究竟是怎样想的呢?尤其是,如果他知道我不是“拉拉葛罗雷”,而蒂达罗丝也不是“神圣的女神官”时,他又会怎么想呢?

    我混乱的思考着,不知不觉已是深夜。以撒推门进来,见我蜷缩在角落里,不禁一愣:“拉拉,你怎么在这里?找了你好久。”

    我看看他,又看看摊放在腿上的密宝:“以撒……你坐下来……我有话要对你说。”

    我小声的说着。身上仍穿着祭奠上的白袍,脱掉了鞋子靠在长椅上。12月森冷的气温让我缩起身体,蜷起脚趾。两眼只是看着密宝,神情恍惚。

    以撒一脸凝重的在我对面坐下。

    “我想……”我喃喃开口:“如果你答应莲要登基的话,就要先娶我……所以……有些事……也许对现在的你来说是有些刺激,但你也许应该知道……”

    我扭捏不安,不知该从何说起。我捧起密宝,递到他眼前:

    “这个,你应该在提滋见过吧,这就是罗丝的密宝。”

    他愣了两秒,点头。

    “修斯说过,这些结晶是暗系物质吧。”

    他再度点头。

    “你不感觉奇怪吗?为什么圣女神官所留下的宝物不是光系的结晶?”

    他没有反应,只是平静的直盯着我。我知道他当然觉得奇怪,不仅是对密宝,更是对我的举动。

    在他的注视下,我有些烦躁,也有些混乱:

    “你说如果我想告诉你的时候,自己会说……我现在……是想说,也是不得不说……关于我的秘密。”

    他不吭声,等着我下面的话。

    “我……叫拉拉葛罗雷,葛罗雷是收养我的那个老巫婆的姓氏,所以我才会成为女巫……”我说着,抬起头会视他:“我还有一个名字,叫做拉拉罗丝迪法斯。”

    以撒半启着唇,瞪大了眼,仍是一个字也吐不出来。既然开了头,我反倒平静了许多,继续道:

    “我对迪法斯家的事情如此关心,是因为——安纪亚夫迪法斯公爵是我的亲生父亲,刚刚死去的辛西加就是我的乳母。而维尔肯恩……是我的未婚夫。”

    寂静的夜里,凉风从窗外缓缓吹进,我看见以撒浑身僵直,震惊不已,嘴角似在颤抖,半晌才吐出没头没脑的三个字:

    “……为什么……”

    我看看他:“因为我不是病死的,是被诅咒杀四。那个人,就是冒充安娜贝迪道森之名,后来收养了我的老巫婆莫拉葛罗雷!”

    “什……”

    “把死去的我转身到卡顿奇卡布小村然后重生的人,便是创世五贤之一的费茨罗伊奥古兰达。他并没有死在战神神殿——我们在神殿地下所解开的封印正是他的本尊。不过,现在的他是真的已经死了。”

    “那个人——害死……你……的人,为何又要收养你?”以撒结结巴巴又干哑的嗓子,好不容易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为什么?”我自嘲的哼笑:“因为她原姓恩格——创世五贤沙法雷恩格的后人,与罗丝一族世代结怨的一族。在知道我并没有真正死去之后,她要追随着我继续她的复仇。”

    以撒继续发怔加哑口无言。我起身赤脚踩着地板走至窗边,回忆似的缓缓道来:

    “因为沙法雷与费茨罗伊同样深爱着一个女人,就蒂达罗丝,再加上有小人捉住了蒂达的致命要害从中挑拨,不仅致死五位贤者、使得西奥与菲佛两大陆战火不熄,还让恩格与罗丝家结上了仇恨。”

    “什么是致命的……要害?”以撒小心的问。

    我站在窗下,夜风吹乱我的一头长发和衣袍,我凄然一笑:

    “那是——蒂达罗丝,还有我,都不是人,我们是来自魔界的鬼!”

    我是拉拉罗丝葛罗雷,我也是拉拉葛罗雷。

    我是令人厌恶的女巫,我更是众人唾弃的魔族。

    只有“拉拉”,是我真正的名字。然而有两个拉拉,有两个我……

    但是更可笑的是,被人类尊奉千年的女神,竟也是个不折不扣的魔类!被世人趋之若骛的女神的密宝,不过是载附着对罗丝一族诅咒的不详的魔界之物。

    那据说拥有巨大的魔力的罗丝的密宝,似是引发一切的根源。我不知道费茨罗伊究竟是为了保护我还是保护密宝,而彻底扭转我的命运。我也不知道莫拉究竟是想要得到密宝还是得到我的生命,一再的给我伤害。

    我只知道,为了“罗丝”的密宝,我成了牺牲品……成了他两,也成了皮耶的牺牲品。

    可笑的同时,却也可悲。

    我缓缓的道来,像说故事一样。而以撒,也就像听故事一样,沉默不语。

    “我不知道自己此生是否真的与诅咒无缘,也不知道你是否能接受这一切。不过,你若想娶我,想要登上皇位,就先把这些考虑清楚吧。我也想过要自私一点,隐藏一切会更好,但……我能体会到莲的苦恼——一个人背负着太多的秘密,很痛苦。

    我也不在乎你是否把我所说的公布出去……总之……你……自己考虑吧!不论你做出何种结论,我都不会怪你。”

    说完,我迅速离开,不想去看以撒脸上的是何表情。1513年,过了今年我便20岁了。真没想到,自我重生到这人间已近20个年头。想来,前一世的我,就是在这一年离开人间的。而如今,也是我从沉默之森出走后的第五年,一切是非的开端直到真相完全明了的今天,是个漫长的五年。

    得到了密宝的现在,我要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便是带着它前去魔界寻求解除之道。但是,在我想到办法如何重开魔界之门之前,我还需要等待,我要知道以撒最终的答案。

    1月中,距离那晚我向他摊牌已经有一个月,不知是我怕知道结果而刻意避开他,还是他有意回避我,这些日子来,我鲜少有机会与他碰面。

    如今,公国一直忙于同卡顿会面,协商处理路那岛的善后问题。以撒依旧亲王府和皇宫两头跑,不同的是,他与莲之间的隔阂似乎渐渐消失,大概是两个人好好谈了一番,解决了其中的误会吧。

    虽然以撒一直没有找我来正式谈,但外界却已经公布,新皇登基、册后仪式的日子已定,将于4月上旬举行。皇宫内外也已开始着手准备,而我,仍在等以撒正式的通知。

    另外,我也没闲着——我现在正处于被巫术工会的“追杀”之中。

    前不久,我被爱姆之家找去与米歇尔通过通信装置谈话。谈话的主要内容当然是——

    “既然战争已经结束了,那么我们要你找的‘禁忌之书’呢?”

    原本“禁忌之书在皮耶那里”的这一说就是我胡编的——虽然也有一定的可能杏——但现在,皮耶被烧得连渣渣都不剩了,让我上哪儿找?我好说歹说,一天拖过一天,诺涯长老却终于忍耐不住,也可能是看出了真相,上次气愤的对我大吼,大有随时提着家伙冲过来的架势。

    怎么办?还是卷铺盖跑路吧!

    想到这里,我转身就闷头往房里冲,刚好撞上身后靠近过来的以撒。他捂住被我撞到的肚子,闷哼一声:

    “你要上哪去?”

    他的问话……有点兴师问罪的味道,好象察觉到我的企图一样。

    “知道吗,你每次闯祸后要落跑的时候,就这一副鬼鬼祟祟的模样。”以撒毫不客气的冷眼打下评语。

    “呃……哎?是吗?”

    “你第一次被我逮到在提滋皇宫里乱窜就是这种表情!”

    汗……好吧,我是又有麻烦了……

    “什么?波莱达巫术公会要来捉你?”

    “呃……是……是啊……”面对知晓前因后果后发出怪叫的以撒,我心虚的缩缩脖子。

    “算了……我会与莲商量,通过外交途径解决。”

    哗~~“外交途径”……

    “可是那是私人恩怨耶!”

    “很快就不是了,会上升到国家矛盾。”

    “唔……哦……那……你和莲的事解决了?”我见他刚才提起莲时很平静的样子,小心的问。

    “算……是解决了。所以,现在该来解决我们的事了。”

    “哎?”好快,好直接——泪……

    “你干嘛总躲着我?我最近很忙,实在没空玩捉迷藏。”他眯起眼,语气不善。

    “有吗?”

    原来是我在躲他,不是他在躲我……我很认真的研究着这个深奥的问题……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