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464

    我无言的摇摇头,不想太残酷的打破她的期望。

    “那……”莉莉亚的语气有些哽咽:“会不会是掉到别的什么空间了呢?因此而躲过了爆炸?”

    “这……也许吧……谁知道呢……”

    “在人间的命运已完……那么就是说,即使他真的活在另一个空间,也不可能回到这里来了吗?”

    “也……不一定吧……”我看着莉莉亚越发泛红的眼眶,不知该怎样安慰,只能无奈的轻叹:“谁知道呢,也许只有女巫之神会知晓了吧……希望作者能在下一个番外篇里交代一下,也好歹让我们了了心愿啊!”

    莉莉亚也吸吸鼻子,也与我一同望向天际,向女巫之神祈祷。

    “对了……方才那些事,不要告诉其他人好吗?”我对她嘱咐道。莉莉亚看我一眼:“我才不管你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呢,我现在要去图书馆里寻找有关异次元魔法的书了!管他有多少的空间,我一个一个的,总能把他找出来!”

    莉莉亚说着,把我赶下她的扫帚,向东方飞去。我看着她逐渐模糊在初升的太阳的金光中的身影,不禁真心的笑道:

    “艾兹一定还活着,是的,活在某个空间里睡懒觉呢!等我解决了身上的诅咒,顺便向玻灵请教请教,再与你起去挨个空间的寻找艾兹吧,莉莉亚!”

    回到克拉姆德省营地,以撒一脸阴雨的与我谈话。

    “你……见到他了吧!”见我的神色,以撒便知道情况了。

    “恩。”我默默应着:“你上次在战斗中见到他时,与我的感受一样吗?”

    “是很惊讶……但也是预料到的事。”

    “预料到的?!”我大声问道。

    “我与他之间,总有什么梗着,终要有个解决。”

    “什么意思?你们不是一直挺要好的吗?什么时候结了仇的吗?”

    以撒抬眼看着我半晌,才喃喃道:“你真的不知道吗……不知道也好……”

    “什么意思啊!”

    他叹口气,又转过话题道:“修斯他有自己的想法——当初在提滋,他也是我们三人中最冷静却最敏感纤细的人。可能是过于敏感,所以他对事物的看法也……

    自从弥凯恩家被灭,背负上复仇之子的身份,他必须冷酷、无情的去对抗比自己力量更强大的敌人。而做到这些,是他人生的转变也是他开始自我厌恶的过程吧!

    从某方面来说,他是坚强的,却也是最脆弱的。

    上次我见到他的时候,虽然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才让他会那样……我想,他应该是与科里联手了,他付出了什么代价让科里可以为他完成复仇,因此在战斗中,他可以毫无牵挂,甚至连杏命也不顾的拼死一搏。

    而我不能,我还背负着许多,有国家、人民的生死和自己的荣辱……我做不到像他那样无所顾忌。所以我输了。

    但我与他之间始终要有个结果,所以……”

    以撒说到这里,又陷入沉思。

    “所以什么?下次碰面,你也要和他拼死一战?”太荒谬了,这两个男人的脑子里装了什么啊?粑粑吗?

    “是的。”以撒回答得没有含糊。

    这次换我沉默,半晌后,我才坚定的道:“修斯说,要攻路那,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至于原因——我打听到,斯里兰已死,科里继位,杰正被逃亡中,卡顿现在必定军心大乱——这也是他们数月来没有动静的原因。

    若在这里一举攻下路那,战争就结束了。不过,我是绝对会阻止你与修斯一战的。”我说完,离去。

    1512年2月,杰?索姆达逃往边境,欲渡海去路那寻罗丝的密宝以获得新力量,夺回王位。

    3月,德里奇公国太后雅娜?休贝尔致信卡顿新帝科里?索姆达欲与之休战,为表诚意主动收回公国亲卫团权利,同时撤回守备在西岸西洛妲平原的驻军,并对军部施压。卡顿对此不予理会。亲卫团反叛,誓言效忠皇帝,由莲?安法洛控制包围古勒达,压制反对派的行动。

    4月初,卡顿联合帝与边境附属和巴斯克夹击杰?索姆达,押回都城处死。路那驻军大乱,科里密令修斯?安萨尔杀卡尔卡斯,驻扎路那不动,以配合德里奇军的行动,暗中助以撒凯旋。修斯对此不予回应。

    4月10日,德里奇新军到。15日,再次与路那开战,战况惨烈,卡顿败。

    “这么说,卡顿新皇帝科里继位的事,果然是真的……”

    4月10日,公国第二批增援军队抵达克拉姆德,在他们出发前后以及这一路上,陆续接到了有关卡顿国内政权颠覆的消息,并将之详细转告了我们。本来我还怀疑皮耶的话有可能是在骗我,为的是让公冒然进攻受挫。

    虽然实际看来北方传来的消息和他所说的有些出入,但卡顿现在确实已是科里当权了。可是……“官方”消息所称,杀死斯里兰的杰,而不是科里吗?

    我无法把这样的疑问提出口,便又以撒问:

    “既然科里已经掌握大权,他为何不接受太后的休战协议?他应该也不想与我们打吧!”

    “恩……”以撒思索着:“科里那鬼头鬼脑的杏格和与常人不同的思考逻辑实在是……不过他没有接受停战协议这件事,倒也可以理解——与其说他不接受,不如说是无法接受。因为发出要求的是太后,而不是身为公国君主的莲。

    他若接受了协议,可以说是对莲的不尊重和对他权威的挑衅,这反而不是有意休战的举动。而他又不能期待莲能向他发出休战书,因为莲不可能这么做。因为父王遇害之事,卡顿仍有最大嫌疑,现在全国上下反应一致,都对卡顿抱有仇恨,所以莲不可能冒然做此不智之举。

    因此,科里无法让战争以休战这种方式来完结——事实上他也不想——他大概是希望我能彻底击败路那的卡顿军,用卡顿的败北来向人民证明杰的论调是错的,以打击那些潜在的仍支持杰的人,巩固自己的统治。”

    “可是,如果卡顿军大败,对他来说不是一大损失吗?”

    “被派来的路那的军队,大都是杰亲信的贵族军队。”

    “哇,科里真狠,借我们的手来给自己清除反对势力啊!”我忍不住大呼。

    “哼,他有他的如意算盘,我自然也得为自己打算。公国为了这一场战争已经走到这一步,不顾太后等众多势力的阻挠,派兵至此……战事拖延多年,唯有赢了这最后一仗,才算完美的终结。

    否则,即使侥生,我也只有提着脑袋回去向莲请罪的命了。”

    以撒眯着眼盯向前方的地面,像是下了什幺决心。

    1512年4月15日,卡顿与德里奇的最后一战终于开始。

    公的主要兵力在入夜后登船出发,决定于凌晨登陆谢佛洛角偷袭卡顿驻兵。船行至大陆与路那岛中段,先派魔法师飞去上空查探卡顿营地的情况。

    卡顿守备松懈,连个了望的也没有。虽然消息封锁,卡顿士兵们还是隐约得知了国内的情况,将领们关在帐营里讨论下一步该如何行动——虽然新皇登基,但这里始终没有收到新的指令。是该退兵回去呢,还是继续进攻?领头的迷茫不已,手下的小兵们也是个个垂头丧气,毫无斗志。

    黎明时分,公士兵已从战舰上分小船悄悄在岸口登陆。魔法师和神官们押后,我跟着以撒领在队伍前方。

    第二次来到这片树林,仍是雾蒙蒙的景象,空气很潮湿,但近几日来连续晴好的天气,让这里雾中的能见度已比上次好了许多。魔法师们施法让雾气散去,军队再缓缓的摸索着前行。虽然大军尽量悄声行进,但还是很快就被卡顿军发现了。不过无妨,以撒本来就只是担心会在登陆时受到攻击而已。

    卡顿军营里响起急促的军号,合衣而眠的士兵们揉着眼,抓起武器就冲了出来。两军近距离做战,事实上在这种情况下,我是发挥不了什幺作用的。

    因为到处都是人,我顾及到自己一方的士兵,所以不敢妄自使用攻击大范围的魔法,而小型的火球术之类的魔法,在混乱得人挤人的战场内,一个控制不好,就撞回自己身上来了。至于用拳脚解决敌人……太粗鲁了,不适合我。

    所以,我只能撑起一个防御结界,像跟屁虫似的追在以撒身后。

    哎,早知道就乖乖的和神官、魔法师他们一起留在外围,边嗑瓜子边观战边施法不就好了?何必要冲进这人堆里来呢?虽然别人伤不到我,但这人挤人的感觉很不好,就像十一假日上街跟人血拼减价货品一样。

    以撒随意的左一剑右一剑的挥着,砍出一条路来,直直的冲向将领的帐营。不过没等我们冲到那里,就已经看到我们的目标——修斯和卡尔卡斯,正在不远处。

    修斯身周一大圈都是被烧焦的灰烬,卡尔卡斯紧贴在他身后,此外没人敢靠近——看来卡顿兵早已事先商量好了,作战时千万不可靠近主神官大人四周五米范围以内!

    满是人的小树林里,唯有两个人口稀疏点——我和以撒这里,修斯和卡尔卡斯那里。两个怪异的空处嵌在人潮里的景象,确实不那么自然。

    “修斯!”看见他我是很高兴的,但随即又想到现在不是开心的叙旧的时候:“修斯,你们为什么不撤军?!”

    “现在说这些也没有意义。”修斯淡淡的回答,视线越过我直盯在以撒身上:“你准备好了吗?”

    “是的,如你所愿——”以撒说着,抽出水神的承诺之剑,将鞘扔在一旁:“拼死一战。”

    我震惊的来回看看他两,又对修斯叫道:“你们都疯啦——修斯,你们有必要弄得这么严重吗?你真的想死在这里吗?”

    “死?不……”修斯也从袖中抽出软剑:“我从未想过要轻易的放弃生命。只是,有些东西值得用杏命做赌去拼搏,而我,也需要从这一战里来证明……我的代价。

    况且,他也未必杀得了我!”

    “呵~聊天结束!”卡尔卡斯从一旁走过来,对修斯道:“以撒?安法洛是你的,那个小丫头就交由我来处理吧!”

    修斯看也不看他一眼,显然是把他鄙视到底。以撒倒是瞟了他一眼,根据自己在提滋是对他的了解,那个“柔弱的文官”没有什么需要紧张的。于是随意的对沙隆吩咐一句“保护拉拉小姐”,之后就与修斯决战去了。

    “哎~~等等!”看着修斯和以撒丢下我走向另一边,正要上前阻拦,眼前一晃,卡尔卡斯已不知挡到我面前,还变成了那让我寒毛直竖的皮耶的音调:

    “别急,你的对手是我!”

    我吓得向后一跃,瞪着他大叫:“我们的帐等会儿再算,我现在可没工夫理你!”

    我越是急,皮耶越是纠缠住我。

    “沙隆!”我大叫沙隆的名字,想让他帮我拖住皮耶。可是怎么唤都没人响应。

    “你在叫他吗?”皮耶得意的指指我身后。

    我这才发现自己与皮耶周围已形成了一个隔离的结界,不仅沙隆进不来,就算我想出去也不知道能否成功。我放出魔法射向结界壁,却都被挡了下来。

    “你打不破的,这是我针对你的弱点而专门安排的,也只有我才能解开。

    这里是个好位置,可以近距离观看那两个人的精彩决斗呢!本来还打算把你在提滋学院里的朋友们也找来,让这一幕戏更精彩些,不过计划却被弄乱了……不过无妨,光看那两个人自相残杀就已经很过瘾了!”

    “你——变态!”我指着他破口大骂:“你有毛病啊,你要报复的人又不是他们,干嘛要这样作弄他们两个?”

    “哦,那是因为,让他们两相斗会让你很痛苦吧,这样也我报复的一种方式。”皮耶讪讪的笑道。

    “你!我不会让你得逞的!你不是想让卡顿和德里奇两国终日不得安宁吗?这场战役马上就要结束了,只要德里奇取得胜利,以撒回到古勒达再劝服莲与科里签定协议,战争就会结束了,你的好梦就该醒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