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462

    这是因为,卡顿军上次大胜后,突然全无了动静——若他们趁以撒重伤追击,公早就被攻破,然他们却突然停下了脚步,这让人不解,究竟是另有阴谋还是卡顿的上层又有了什么新指示?

    听到这事,一心要去路那的我马上毛遂自荐,不理会圣佛莱将军的惊骇和阻止,嘴里念着“择日不如撞日”,兴冲冲的抓起次元袋就往营地外跑了出去。

    “什么!?拉拉她一个人去路那查探去了?”以撒难以置信的从凳子上跳起来,不小心又扯动了伤口。

    “亲王殿下,是卑职露了口风,让罗丝大人知道了我们的计划。”圣佛莱将军抱歉的说道。

    “该死,那个女人——啊!”

    某非常尽责的医务神官轻轻一戳以撒的伤处,冷冷道:

    “殿下还是担心自己吧,伤口又裂了。”

    “不行,我现在就叫船过去——沙隆!”以撒毫不理会神官的话,套起外袍就往外走,一边喊着侍卫的名字,岂料:“哇——!”一个狗吃屎栽到地上。

    该医务神官表情淡然的收起长脚,一把拎起以撒:“罗丝大人有神力加身,女神会保佑的,不用操心。”

    众人点头赞同:“是啊是啊,罗丝大人会没事的——她不是总喜欢一个人到处跑吗!而殿下您是军中上下的支柱,若是冒然离开,有个闪失就不好了!”

    “不、不行——我不能让她去路那!不是危不危险的问题——因为那里……那里有……”

    “咔”一声清脆的银制手铐将以撒拷在墙上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话。

    以撒呆愣愣的看看手上的拷,又看看依旧面无表情的某医务神官:

    “霍络司,快放开我,不然的话,就算你是莲那家伙亲自指派来的,我也——唔……”

    没等以撒威胁完,名唤霍洛司的该义务神官神色不变却很粗鲁的将一个酒精棉球戳向以撒的痛处:

    “手铐是皇帝陛下给的、施加了特殊魔法的神器,您打不开。还有,请称呼您的长兄为‘皇兄’。”

    在旁的圣佛莱将军看得一身冷汗:“呃……亲王阁下还是好好休息吧!”说完就一溜烟跑了。

    ****

    要暗中刺探军情,自然要挑晚上,所以我换了一身不引人注目的黑袍,选在晚上十点自克拉姆德省海岸骑上小扫帚轻松出发。

    然而,如今已是第二天清晨六点,我还只是在路那南端谢佛洛角登陆口岸附近徘徊。原因很简单——我迷路了。

    夜里,四周一片漆黑,辩不清哪里是岸哪里是海,加上海上强风总是把我的扫帚吹偏航道,害我到凌晨3点左右才上岸。在那之后,我又在宛如迷宫般的小树林里一直晃荡到了天空泛白。

    2月的太阳起得较晚,气温也比低,而在海上飘荡了大半夜的我来说,早已冻得麻木了。清晨,海岸附近的一大片水杉树和梧桐树林里升起乳白色的雾,浓稠而厚重,让我看不见周围五米以外的地方。

    视线所能及之处,只能看见高大水杉和梧桐那在冬季已变成橘红色、凋落大半的叶子和光秃秃的枝桠。地上铺了厚厚的落叶,其间有依傍着树干长出的细小的耐寒植物,沾着薄薄的霜。火红的颜色在略带透明质感的雾里,看来更有梦境般的朦胧感。

    美虽美已,我已无心观赏,因为我现在的状况绝对是这美景中的一大败笔。

    黑色的因雾水沾湿而粘在身上的长袍……本来是为夜里行动方便、不引人注目才穿,可现在却又不方便又引人注目。

    长发也被打湿,一夜以来被风吹得乱糟糟,打了不少结,像挂面似的披在头上,还沾着从树上掉下的细叶……

    因为没有做好充足的准备,我现在又累又冷又饿,脸色冻得青白,两眼发直,鼻下还挂着一行鼻涕,全身颤抖不已。不知道会不会被人误认为是名叫布莱尔的同行?

    我也想过把伊恩小老鼠们放出来,滚进肉乎乎的老鼠堆里取暖,可是……魔族的血是冷的啊~~

    555~~以撒,我大概要死在这里了,你记得每月初一、十五要给我烧点纸钱啊~~~咦?好象听到什么声音!

    侧耳倾听,不远处似有水声,我眨巴眨巴眼睛,缓慢移动过去。

    前方有些不高的山岩,几块巨石环住一池湖水,有泉从岩石上淙淙流下,落进湖中。

    湖并不大,但站在这一边却仍看不清对岸的景物。我呆呆的遥望对岸迷蒙的白色,总觉得那白色中隐藏着什么。无意识的抬脚,我沿岸走去,未等我看到什么,就听见雾中有一道低沉的男声传来:

    “谁?”

    我顿住,一时不知究竟该退还是进,又听那方向有声响靠近过来。我听见的是嗒嗒的马蹄声缓缓的轻响,却始终没见到人影,不觉紧张起来——不会是那匹马在跟我说话吧!

    白雾在近身处较淡,我渐渐看清那是一个一身白衣的人,牵着白色骏马向我走来。

    他的白袍在行进间摇摆,腰际轻摆着一束银白色的发辫。再向上去,他身上里外都是纯白色的衣袍,绣着熟悉的图纹。细长的脖子上是一张瘦削清俊的脸,随着五官在雾中渐渐清晰深刻起来,我不禁瞪大眼,惊叫出声:

    “修斯!”

    对方那一张原本平静无波的脸也有了变动,银灰色的双眸露出诧异的神色。但他没有出声,只是愣愣的看着我,半张着嘴,似乎要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

    我也默默的打量修斯,他依旧一身白袍,却更加高瘦,少了一份曾有的儒雅而从容的风度,多了一份刚毅和坚刻。我想象着他这几年来的遭遇,配合白茫茫的一片清冷色调,让一切看来倍感萧瑟。然而他翩翩的白衣,依旧如以往般飘逸圣洁,衬托他吸引人的气质。

    忽然不远处有一声怪叫冲过来,我看清那是个侍童打扮的青衣男童,一脸戒备的挡在修斯身前,冲我大叫:

    “什么人!你这邪恶的老妖妇,快离主神官大人远一点!”

    很有气势的叫骂,不过……老妖妇?!我咯啦一声捏起拳头,额上青筋狂跳,刚要上前去把他一脚踹进太平洋,却听修斯颇为不耐的低头斥道:

    “够了,你先下去!”

    “呵,哎?”侍童显然很惊讶:“哦,是!”

    侍童鬼头鬼脑的离去,三步一回头的看向仍对峙不语的两个人:一向态度平淡的主神官大人今天竟然会对我大小声?还有,那个奇怪又邋遢的女人是谁啊?还是去通报卡尔卡斯大人比较好!

    “感人”的重逢气氛被人打断,我两又干瞪眼半晌,修斯好不容易开口发出一个字节,又被我使得“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大喷嚏给吓了回去。

    “啊嚏————!”我又开始全身发抖:“55~~好冷~~”

    鼻涕……又流出来了……5~~好丢脸的场面,而且还是在修斯面前。我的鼻子一酸,想要哭,又想要流鼻水。

    修斯无奈的轻叹,递来一条干净的手帕,又脱下外袍给我披上。我感激的擤鼻涕,一边说道:

    “唔~~~幸幸……呼噜噜~~啊,终于能呼吸了!呃……这个,等我洗干净了再还你吧!”我尴尬的指指手帕。

    他不在意的叫我到一边坐下,才道:“好久不见,你怎么一个人到这里来了?”

    “我来刺探军情啊!”

    拜托!不要笑得那么花痴,又用那种天真无邪的语调说这种话好不好!我一说完以上的话,便受不了自己白痴的捏了自己一下。

    “他让你一个人来的吗?”修斯沉默了一会儿才继续问。

    “他?呃……你说以撒啊?我瞒着他偷偷跑出来的!”

    修斯又开始沉默,不知在思考什么。我看着他,长叹一口气,道:

    “修斯,我们已经有三年没见了吧……好长的时间啊!”

    虽然时间像是一转眼就过来了,但回忆起来却觉得那是如此漫长。

    久久,修斯抬脸看向前方:“是的,三年零一个月前的12月24日……也许,当初你选择跟他离开提滋是对的。”

    他阂上眼帘,从侧面可以清楚的看到长长的睫毛:“因为那之后的提滋,还有我……一切都不同了。虽然当初我以为我可以做得很好,我以为我是能够超过科里、以撒,最适合……你……可是,是我高估了自己。”

    我的心一阵抽痛,知道他是想起了自己的父母、被杰索姆地所破坏的弥凯恩家。但事实上自己也是让他受此迫害的祸首之一,想到此,我不禁急迫的道:

    “修斯,其实我……”

    没等我说完,修斯打断:“我现在才知道,你就是德里奇联合公国罗丝一族的传人,所以当初才那么执意要离开卡顿的吧?但是……你不是……女巫吗?”

    “啊?呃……呵呵……恩……那个……”我尴尬的傻笑:“是、是啊……很有趣的组合吧……呵呵!”

    我一边干笑,一边别扭的扯着自己的长发,却越弄越糟……

    “啊,痛!”我无奈的看着自己缠在手指上的头发,呜咽着:“打、打结了……”

    为什么?我这一辈子要遇到的窘迫都凑在今天了!

    修斯忍不住低笑着起身,走至我面前俯身帮我解头发,嘴里轻轻的念着:

    “是啊……女巫和神官……很有意思的组合……”

    “啊?什么?”我的耳朵边被头发骚得发烫,又痒痒的,没注意他说了什么,却感觉那是另有深意似的。

    “没什么。”修斯道:“你怎么会弄得这么狼狈?”

    “呃……我……昨天听说要来这里探察,就马上飞过来……可、可是……迷路了……”

    声音越来越小,实在不想再丢脸下去了。

    修斯帮我理好头发,又坐回去,说道:“昨天就过来了?……不过,我看你还是尽早离开这里,也离开克拉姆德比较好。”

    “为什么?”我呆看着修斯,他的表情又恢复到初见时的冰冷。

    我突然想起昨晚众人向我描述的那个打伤以撒的神官的模样……与以撒差不多高,白衣白发……该死的,根本不是老头子!难怪以撒和他敌对是会有迟疑,难怪他们还边打边聊天——不,可能是边吵架……

    “修斯。”我突然严肃的问:“打伤以撒的人,是你吗?”

    他看我一眼:“是。”

    “为什么?”我不解的不仅是他毫不顾惜的打伤以撒的行为,也是他此刻如此冷淡的反应。

    “我说过的,不是吗?”他依旧语气淡然:“如果他回国,而两国又开战,我们必将于战场上再会。”

    “什……什么……!”我惊讶的瞪大了眼,却突然想起,这确实是他曾经在提滋对我说过的:“你,你该不会就是因为这句承诺,才无论如何一定要与以撒决一死战吧?

    虽然现在卡顿是与公国处于交战之中,但……科里也曾找过以撒,我想你们至少不是敌对的吧!为何,你要如此彻底执行杰索姆达那个害你至此的家伙所下达的命令?!”

    我激动得有些口不择言。

    “害我至此的不只是杰索姆达,斯里兰索姆达也是——不过他现在已经死了。杰索姆达也逃不了多久的。”修斯回答得有些无情。

    “死……”

    “而且,我要做的也不是因为谁的命令,是以我自己的意志,决心与以撒一战,为了我的最后心愿。”

    “最后……心愿……你在说些什么啊!”

    我气急败坏得不知该说什么,而修斯却很冷静的道:

    “是的。我自从离开卡顿去北奥大陆修行以来,便如此计划了。虽然我的愿望有很多,最迫切的也不仅是这个……”他突然看着我,缓缓道:“但是,如今的我也没有能力去实现那遥远的梦想了,如果是这样,就让我在与那个结束我的梦想的人的决战中、结束自己的生命也无妨!”

    什……什么……结束……梦想……绕口令吗?我的头脑一下在没反应过来他所说的那个成分结构复杂的重句。但最后一句我听清楚了!什么结束生命?我气愤的对他大叫道:

    “你在乱说什么?我也知道你这几年来过得很辛苦,但是,和你同样辛苦、甚至比你更痛苦的人,不也这么支撑下来了吗!为什么还要有那样的想法,大家都很关心你的啊!”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